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吼!」

拳影好像活過來一般,竟然張開五指抓向獨孤逍遙,刺目的黃金神光爆發而出,讓黑夜猶如白晝一般,所有人都不由閉上了雙眼。

「這是早已失傳的遠古的絕學擒龍手,為什麼無名會用。」所有人都驚嘆,對無名的身份更加好奇,因為沒有人知道『無名』是誰,他的身份好似迷霧一般。

轟隆隆!

天地隨著無名這一擊好像都有些搖晃,黑暗的天空仿似翻轉了過來,能量巨浪不斷爆發而出,以兩人為中心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遠處觀戰的許多人都搖搖晃晃,不少人都栽倒了在了地上。

片刻!待到光芒散盡,黃金巨手消失,而獨孤逍遙手中的青色神劍也被拳影震的粉碎了,所有人都震驚無比,這兩個人實在太強了,尤其是中皇無名。

「哼!」

獨孤逍遙冷哼了一聲,大步上前,與此同時手中「鏗鏘」一聲,青色光華流轉,又是一把青色神劍重新凝聚而成。

無名冷漠的看著逼近的獨孤逍遙,雙手再次結出的法印,不過與先前有所不同。

「神王印。」

無名直接雙手合印,身體發出一道道金色光芒,一道黃金虛像浮現在無名身後,巨大的身影遮擋了半邊天空,在這黑暗的夜空下猶如一顆耀眼的太陽,又如一尊不滅的神祗。

只見無名輕輕抬起自己的右手,他身後的那道巨大的黃金神像竟然也慢慢抬起右手。

轟!

無名轟然伸出巨掌向獨孤逍遙拍落下來,震動十方。

轟!

神劍蹦碎,巨掌壓向獨孤逍遙,獨孤逍遙狼狽的半跪在地,骨頭都快被震裂。

滿場嘩然,不是沒有想到中皇強橫,但是如此恐怖地身手驚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在場沒有幾人自信能夠接得下無名這一擊。

但是被壓趴的獨孤逍遙臉上沒有絲毫沮喪之色,有的只是更加凌厲的戰。

無名手繼續向下施壓,獨孤逍遙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折斷,但是還是努力著直起身體,牙齒都快蹦碎。

「界門……開。」獨孤逍遙發出一聲嘶吼,體內一道碧玉的門面突然打開,靈力洶湧,一身元力飆升,但是還是在無名手印的壓迫之下,看來只有戰鬥才能激發體內的潛能。

看著獨孤逍遙突然暴起的元力,無名第一次露出驚咦之色,但也僅僅是輕咦了一聲;只見無名抬起他那一隻未動的左手,兩手金黃色的巨手重疊向下拍去。

轟隆隆……

一股強大的威壓襲來,獨孤逍遙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趴在地。

噗!

咯吱!

獨孤逍遙口噴鮮血,似乎還能聽到骨頭折碎的聲音。

「逍遙……」劉大魁一聲大吼,舉起骨棒向著無名衝去;無名冷眼看了一眼衝來的劉大魁,不知哪裡又冒出一隻金色巨手橫掃,氣浪將劉大魁掀得老遠;對於無名,讓人生出一股無力的感覺。

看著趴在地上,但是仍然抬著頭的獨孤逍遙,無名搖了搖頭。道:「看來,你還是不行。」

「輪迴拳!」獨孤逍遙嘶吼,艱難的揮動自己的右拳打向頭頂的金色巨掌。

砰!

一股氣息瘋狂的侵蝕著金色手掌,似是同化,又或是吸收,那原本金瑩的光澤漸漸變淡。

無名微微皺眉,用異樣的目光看著獨孤逍遙,只見他一躍而起,身體之上一道道符印閃爍,對著獨孤逍遙便是拍去。

砰砰砰……

無數道金印打在了獨孤逍遙身上,即便是獨孤逍遙的身體也承受不住這樣的持續攻擊,更何況無名還不是常人。

咔咔咔……

噗噗噗……

一根根骨頭折斷,大口湧出獻血,此時獨孤逍遙所受的傷要比在雲宗城所受的傷還嚴重,整個身子都快被打爛了。

茲茲~~~

雖然傷體不堪,但是獨孤逍遙依然保持著清醒,只見他的肉身釋放出一股玄奧的氣息編織著他殘破的軀體,頑強的支撐。

吼~~~

喉嚨里發出嘶吼,獨孤逍遙冷漠的看著仍在攻擊的無名。

對上獨孤逍遙的雙眼,無名沒有一絲的退讓,更是兇猛的砸向獨孤逍遙,好似在發泄心中的不滿。

「殺!」

似是打出了真火,無名快速的沖向獨孤逍遙,伸出一隻黃金巨手將獨孤逍遙抓起,『砰』的一下又將獨孤逍遙狠狠的拍向地上,整個大地轟然一震。

咳……

獨孤逍遙現在很是憋屈,竟然被人這樣完虐,這是他從來沒想過的,這個無名到底是誰。

看著獨孤逍遙體內那莫名的氣息,無名權衡了一下,好似下定了某種決心,雙眼泛出一絲狠辣,體內一道封印就要被他打開。

嗡!

然而就這時,中州的方向突然爆發一股強大的氣息,就連這麼遠的距離都能感受到那強烈的威壓,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就連無名的身體也是一震。

最後,無名不甘的看了看獨孤逍遙,又看向中州方向,沉思了片刻。

「我等著你!」

無名與獨孤逍遙四目相對,兩人之間迸發出道道火花。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只見無名的身影竟然慢慢變淡,直至消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但是四周狼藉的景象訴說了剛剛大戰過的事實。

獨孤逍遙拖著殘破的傷體躺在地上,抬頭仰望天空的繁星,將全部心神融在大自然之中。

「拼了!」獨孤逍遙咬了咬牙,將體內所有的元力匯聚,孤注一擲。

噗!

只見獨孤逍遙胸口的一道淺淺的印記突然爆發一陣強光將獨孤逍遙籠罩其中,銀光點點,柔和的光芒慢慢侵入獨孤逍遙殘破的軀體,只見那一道道傷痕竟然奇迹般的復原,連體內嚴重的的內傷也開始複合。

「不破不立,破后而立。」

「置之死地而後生。」

「生死八門,第七門—死門……開!」

轟!

龐大的元力席捲,獨孤逍遙整個殘體竟然快速復原,讓人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剛剛只是眾人做的一場夢,但是看著那不太高大的身影,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地階高級!」獨孤逍遙自語,雙手緊握,遙看中州的方向。

「等著我。」

······

中州。

一座輝煌的宮殿,就是這座宮殿卻讓所有中州之人感到一股無力感,沒有人敢挑釁宮殿的主人—通天塔主。

正殿內,兩道高大的身影對望,沒有發出聲音,一個身穿白衣,渾身被柔和的白光籠罩,讓人看不清他的相貌;而另一個卻是身穿一身灰衣,周身被一層灰色的氣息遮蓋,朦朧而又神秘,赫然是那魂殿殿主。

就在此時,無名的身影突然出現,只見他徑直的走到正殿的王座之上,好像沒有將底下的兩人放在眼裡,如果讓外界的人看到,一定會以為這個世界瘋狂了,竟然會有人不把通天塔之主放在眼裡。

無名慢慢坐下,眼睛微閉,似是閉目養神起來。「你們繼續,不用理會我!」

「你還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了嗎?」沉寂了片刻,白色身影終於發出了聲音。

「名字……」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問題對魂殿殿主來說卻好似遙遠的回憶。

「那你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嗎?」沒有回答,魂殿殿主對著白色身影反問道。

兩人對視很久,誰也沒有在說話,殿內變得死靜。

「都是他的錯,為什麼要選三個人,只選一個不就好了嗎。」魂殿殿主突然嘶吼,聲色俱厲,似還帶著不甘。

「你已經入魔了。」

「哈哈……我入魔,是你們入魔才對。」魂殿殿主厲聲吼道。「我一定要把他的世界踩在腳下,奪回我原本的位置。」

「如果你想要,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白色身影輕輕說道。

「哼!少跟我假惺惺的,我會自己親自奪回來。」

四周又陷入了死寂。

片刻,魂殿殿主轉身而走,似是兩人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雨馨……她現在……」白色身影輕聲問道,古井無波的臉第一次露出顫微的表情。

「她已經成為了祭品!」

「我明白了!」白色身影喃喃自語,神情又恢復了過來,現在他的心已無雜念。「下次見面,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魂殿殿主走了,沒留下一絲痕迹,只剩下白色身影孤零零的站在殿內。

「你答應我現在不對他出手的。」白色身影威嚴的聲音響起,不知從哪裡傳出,聲音將整座宮殿震得一顫。

「我只是試試他成長的如何而已。」無名懶懶的答道,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最好如此。」 「前面就是中州了!」

看著眼前魏峨的城牆獨孤逍遙一陣感嘆,這就是中州,與曾經自己生活的琳琅城比起來真是天地之分,曾以為自己一生無法修鍊,怎麼也沒想到現在自己就站在大陸武者的中心—中州。

城牆高達數百丈,牆上沒有任何的落足點,如果沒有特殊手段根本上不去。

獨孤逍遙幾人走在前面,身後整個西域一行人都眼含敬畏的看著獨孤逍遙,昨晚的那一戰讓所有人都見識了獨孤逍遙的強悍,雖然獨孤逍遙沒有戰勝無名,但是獨孤逍遙的恢復能力實在太強了,昨晚那麼重的傷勢今天就好了,而且竟然還突破了。

一行人輕鬆的由西門進入了中州,雖然進入了城內,但這也只是中州的邊緣,裡面還有更為廣闊的空間。

整個中州分為四方,在其最中央有一座直聳入天的高塔—通天塔,它好似擎天柱一般矗立在那,雖然在這裡便能看到,但是從這要到通天塔卻還有著上千里的距離,可見通天塔之高。

中州內大小家族數不勝數,而真正的超級世家就只有掌控中州的四大家族;東方家族,西門家族,南宮家族和北丘家族,當然還有一些不露山水的大家族駐足於中州。

由於通天塔的吸引,越是靠近通天塔靈氣越是濃厚,但是也要你有入住中州中央的資格。

「小毒女,你不說進入中州會遇到麻煩嗎?怎麼什麼事也沒有。」喧嘩的街道上獨孤逍遙問道。

「還不是你昨晚弄的動靜太大,將鎮守西門的那些人都震住了。」婠婠沒好氣的說道。「還想讓西門那些傢伙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呢。」

「是嗎?」獨孤逍遙笑了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