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就在他說話之際。

劍山方位一抹虹光極速閃出,消失在無邊天穹之上。

而這個小傢伙並不知道,那道虹光,正是他口中的古大俠。

……

青州。

位於尚武大陸正東。

近乎一半的面積和大海相連。

在青州的大陸盡頭有著一座城市,名為蛟龍城,在尚未和大陸斷絕聯繫前,這裡是大陸和東州來往的最大碼頭。

不過隨著九州分奔離析,各自為政。

這最大的碼頭就失去了意義,成為漁業為主的普通城市。

臘月初,寒風冷冽。

由於靠海的緣故,蛟龍城氣溫在這個時候比外界要低很多。

住在這裡的普通居民,早就將自己包裹的如粽子一樣厚嚴,不過饒是如此,冷風侵蝕下,還是能夠感覺到幾分寒意。

而就在今天。

蛟龍城來了一個年輕人。

此人年約二十齣頭,背著一把被麻布包裹,不知何物的東西,身上僅僅穿著單薄的藍色袍子,正徐徐從城門走來。

在這種天氣,穿的如此少。

自然而然就吸引了街道上居民的目光。

不過他們也僅僅是看了一眼,便繼續著忙碌自己的事情。

在嚴寒之下,身穿單薄衣服的人,他們見得多了。

也知道,這肯定是武者,因為武者是不怕冷的。

不錯,這個年輕人是武者。

而且還是不一般的武者。

他就是從定州而來,擁有武皇修為,被世人稱之為武狂的古木古大少。

以他的實力,以他的真元之火。

別說如此惡劣天氣,哪怕再降幾十度,古大少這副著裝也能頂得住。

古木來這裡是和段生死會合的,並打算在此出海前往東州。

「這位公子,我看你面生的很,想必是第一次來蛟龍城吧?」就在古木走在街道上,一個滿臉絡腮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眼前。

古木點點頭,微笑看著這個搭訕的男人。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公子,我叫包打聽,在城裡住了三十多年,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需要什麼服務嗎?」絡腮男抖著笑容說道。

如果換做一個美女說,小哥,需要什麼服務嗎?古木可以接受,但一個大老爺們站在面前說這句話,頓然讓他升起一陣惡寒。

不過他知道。

這絡腮男其實想憑藉自己對城市的理解,為外來人指路賺點外快。

於是,微笑的問道:「慶運客棧在什麼地方?」

「慶運客棧?」

包打聽想了一會兒,然後抖著笑臉,道:「公子請隨我來。」

古木不語,便跟了上去。

而當離開后,那些城鎮居民看到這個外來人被絡腮男帶走。紛紛搖了搖頭,繼續著忙碌自己個兒的事情。 一個女人,換來一塊地,值了!

…………

周末。

喬安難得休息一天,小糯米嚷嚷著要騎馬,大伯送給她的小矮馬,還在馬場里養著呢。

她要去騎她的小矮馬。

拗不過她,喬安只能帶著她去。

正要出門,慕靖西回來了。

「要去哪?」

男人踏進室內,便順手把西裝外套脫了。

他一邊解著襯衫紐扣,一邊上前,俯身將小糯米抱進懷裡,「告訴爸爸,要去哪?」

「爸爸,你怎麼才回來?」

小糯米氣鼓鼓的,食指戳著他的俊臉,「小糯米要去騎馬。」

扭頭,笑嘻嘻的看著喬安,「麻麻也一起去~」

眉梢微挑,慕靖西疑惑的問,「你麻麻也去?」

「是噠~」

「這樣吧,讓江叔叔或是夏叔叔帶你去,爸爸和麻麻還有事要忙。」

一聽他要搶麻麻,小糯米立即瞪圓了一雙水汪汪的眼眸,猛地搖頭,「不行,麻麻要一起!」

「我跟你能有什麼事要忙,小糯米,我們走。」

喬安在一旁涼涼的拆台,捏了捏小糯米的臉蛋,笑吟吟的道,「再不去,時間就晚了。」

「好噠~」小糯米掙扎著,要從慕靖西身上滑下來。

慕靖西一手扶額,無奈的看向喬安,「那好,等你回來了,我再帶你去看韓欣彤。」

牽著小糯米往外走的動作一頓,喬安驚訝的側過頭,「你說什麼?」

看韓欣彤?

韓欣彤不是已經出國了么?

這會兒,為什麼要去看她?

「我讓江洵送你們過去。」

慕靖西拿起手機,就要給江洵打電話,喬安一把攥住他的手腕,「韓欣彤在哪?」

「想去看她?」

喬安抿唇,點頭。

想。

很想。

這個耍了自己的女人,喬安一直想給她一個教訓。

奈何,她一直呆在國外,而她也分身乏術。

慕靖西笑得意味深長,「那我總得收點好處吧?」

「你想要什麼好處?」

「你說呢?」

他垂眸,看著抱住他腿的小糯米,「小糯米,把眼睛閉上。」

「為什麼呀?」

「非禮勿視。」

一句非禮勿視,已經暗示了他想要幹什麼,想讓喬安對他做什麼。

「爸爸,你和麻麻又要玩親親嗎?」

喬安:「……」

什麼叫做又?!

慕靖西一臉欣慰,「我們家小糯米真是冰雪聰明。」

「慕靖西,你別教壞孩子!」

豪門盛豔 慕靖西遞了一個眼神給小糯米,「快。」

小糯米跺腳,「小糯米也要玩親親。」

「你先排隊,爸爸先。」

「好的吧。」

不情不願的把眼睛捂住,小糯米奶聲奶氣的催促,「爸爸,你要快一點,小糯米沒有耐心的。」

「嗯。」

慕靖西示意喬安,趕緊的,女兒耐心不多。

喬安又惱又無奈,伸長了脖子,飛快的在他俊臉上啾了一口。

後退一步,退回安全距離,「可以了吧?」

「不太滿意。」

慕靖西舌尖微微舔了一下薄唇,「你還可以做得更好。」

「慕靖西,你不要得寸進尺!」

「快一點,我相信你可以的。小糯米還在等著,你總不想讓她看到什麼兒童不宜的畫面吧?」 喬安勾了勾手,「頭低一點。」

慕靖西順從的低下頭,喬安一口咬在他下巴上,含糊的道,「讓你嘚瑟!」

眸底湧出絲絲寵溺,慕靖西揉了揉她的腦袋,「乖,鬆口。」

「帶我去。」

「好,馬上帶你去。」

鬆開了他,喬安哼了一聲,男人弧度優美的下巴上,有些亮晶晶的。

臉一紅,她伸手飛快的抹去自己的口水,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還捂著眼睛的小糯米,受不了的控訴,「爸爸,你好了沒有呀?」

怎麼可以親親這麼久!

小糯米要要玩親親啊!

…………

C市。

偌大的病房裡,儼然成了慕靖南的臨時辦公點。

他樂此不疲的享受著指揮司徒雲舒的樂趣,吃定了她不會憤怒離開。

「雲舒,我渴了。」

才安靜了沒一會兒的病房,又響起了男人散漫的聲音。

坐在沙發上,剛拿起雜誌準備翻看的司徒雲舒,聞言,啪的一聲,用力把雜誌合上。

目光涼涼的瞥向他,「五分鐘之前,你喝過水。」

「是么?」慕靖南一點也不覺得羞愧,一本正經的說,「不知道是不是受傷的原因,現在又渴了。」

司徒雲舒:「……」

慕靖南,你狠!

倒了水,送到床畔還不夠,還要親手喂他一口一口的喝下去。

從認識他到現在,司徒雲舒還從沒見過他有這麼娘炮的一面,一杯水,愣是被他一小口一小口的,當成佳釀一般品著。

「慕靖南,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娘炮?」

一口一口的喝,米飯是不是要一粒一粒的吃?

一口水差點沒嗆到自己,慕靖南把水咽下去之後,才深吸一口氣,「娘炮?」

「……」

「我?」

「……」

「你說我娘炮?」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