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誰敢擅闖青城禁地」。珠體剛現,殿內現出四道聖影,一個個雖然形如龍鍾,卻是滿面的怒容。

「不好,『血魂珠』丟了」。四道聖影剛現身,看了眼血環,頓時嚇得面如土色。隨後湧入數十位凝氣境大聖者更是嚇得牙齒寒戰連連,瞬間整個人都變成了水鴨子,腿一柔,差點癱在空域。

文宣急點血環,一道光屏飛入空域。聖者身影在光屏中閃現。

「是他」!四位凝氣境大聖者盯著光屏中的聖影,不約而同的驚呼。

「這個孽聖,我等不找他的麻煩,他卻害我等」。丁帆氣得混身發抖,牙都要咬碎了。

「文城主速打開域門,我回聖域追殺」。庄曷氣的這時才說出話來。

文宣的臉都變成了豬肝,紫里透青。許久才回道:「不可,我等身肩重任,不可輕易離開。庄曷速報聖雲城,發聖雲追殺令,通緝莫邪」。

庄曷哎了一聲。取出晶信神識一息,彈入空域。

「薛化,速通知邢天,莫邪已回聖域」。文宣嘴角挑了挑,現出一絲狠意。

「好」!薛化應了聲,遁出「血靈殿」。 「叫你偷東西,叫你偷東西,哼,敢偷老頭我的東西,看我不打死你!」

「哎喲,別…別別別…別打了,我我我…我不敢了,疼疼疼疼…」

三人剛轉過一個拐角,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雖然蒼老但卻中氣十足的叫罵聲,伴著結結巴巴口齒不清的求饒聲落入耳中,只是一瞬,三人便加快了腳步。

倒不是因為三人好管閑事,而是那叫罵聲的主人跟三者都頗有淵源,讓艾莉絲有些疑惑的是,她竟然在那求饒聲中也聽出了一絲絲的熟悉感。

千葯閣門前,一衣著襤褸的灰衣老頭,正騎在衣服同樣破爛的瘦弱男子身上,左一拳右一拳向著男子身上掄去,邊打邊不住地怒罵著,惹得男子一陣求饒。

「灰老頭!」

「爺爺!」

「慕老頭。」

三道聲音齊齊落入灰衣老頭的耳中,讓他手上的動作頓時一頓,遲疑地回過頭,看清來人的瞬間,燦爛的笑臉瞬間綻放開來。

一翻身,麻溜地從瘦弱男子身上躍下,一個閃身來到三人面前。

「老洛,丫…小夥子,你是…笙兒?爺爺的好孫兒?!」

或許是血脈天性,哪怕慕月笙做了偽裝,可慕老頭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只是因著些近鄉情怯的心情,有點不敢去認。

他已經好久,好久都沒有見到他的孫兒了。

他的孫子瘦了,也高了,這些年,這孩子受苦了啊…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先隨我進屋吧。」沈明溪不知何時來到四人身旁,不著痕迹地巡視了一下四周,低低開了口。

「對對,先進去,進去說。」灰老頭擦了擦眼角,隨即又興奮起來。

他的孫子好了!沒事了!

完全…把之前被他揍得跪地求饒的瘦弱男子忘到了腦後。

只是奇怪的是,瘦弱男子並沒有趁機逃跑,而是在認真打量了一番艾莉絲之後,忽然爆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哭喊,刺耳的聲音比他先前求饒時還要高上數倍。

「師父!嗚嗚嗚,師師師師…師父,我我我…我總算找,找到你了,嗚嗚嗚嗚。」

額…艾莉絲一臉黑線地看著抱著她的大腿哭得梨花帶雨,啊不,撕心裂肺的鼠臉男,心中不由嘆了口氣。

她可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鍥而不捨,什麼叫做堅持不懈。

這川城離著他們相遇的城池得有萬里之遙吧?

鬼案迷情 這人是怎麼準確無誤跟到川城來的?

而且…她跟他們,也只有一面之緣吧?

為了拜她這個自己都在為功法發愁的陌生人為師…這貨的腦迴路還真的挺清奇的。

話說…這影煞不是一直跟著暗煞的么?怎麼先前被灰老頭打了這許久也沒見著暗煞的影子?

不會是見灰老頭太厲害,自個兒跑路了吧?那這影煞還真夠可憐的。

正這般想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影煞卻是再度開了口。

「嗝,師師師…師父,快,快救救救大大大…大哥吧,要要…要不大大大…大哥就就就沒,沒救了!」

「嗯? 諸天重生 他怎麼了?」艾莉絲挑眉。

「他他他…病了。」 「病了?什麼病?」微微挑眉,在艾莉絲的印象中,暗煞的身體應該還不錯才對。

「不不不不…不知道。就,就是病病病…病得很,很嚴重。」影煞搖著頭。

「丫…小夥子,你們認識?」灰老頭看了看影煞,又看了看艾莉絲,撓了撓頭,一臉莫名。

沈明溪也是一臉尷尬,他剛還以為這人又在坑蒙拐騙,還想把他趕走來著,看現在這樣子,難不成,真的是艾莉絲的徒弟?

「莫不是,給我收了個徒孫回來?不介紹介紹?」洛輕塵則是眼帶促狹,言語間也是一派逗弄之意。

唯有慕月笙一臉淡淡,只是看向影煞抱著艾莉絲大腿的雙手之時,漂亮的眸子里隱隱閃過一絲戾氣。

「不是這樣的,不過是有過一面之緣罷了。這樣吧,哥你先帶我老師他們回去,我隨他去看一看,稍後就回來。」

見影煞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神情又不似作偽,艾莉絲搖了搖頭,向著沈明溪交代道。

雖然她無意收兩人為徒,也不曾讓兩人跟隨,但他們從那般遙遠的地方來到這裡,說白了還是為了自己。

依著占星學上的命運之說,他們的命運已與自己相扣,若不及時化解,還不知道會牽扯出怎樣的淵源。

再者,暗影雙煞名頭起得雖響,但卻並非大奸大惡之人,她便是去一趟也沒有什麼損失。

「那好,那你萬事小心,我們等你回來。」

點頭應下后,沈明溪便引著洛輕塵三人入了千葯閣,而艾莉絲,則示意影煞帶路。

影煞見艾莉絲真的答應跟他去看暗煞,簡直感動地稀里嘩啦,剛想說些什麼卻被艾莉絲叫了聽,她實在不想聽到那結結巴巴的話語,她怕她會忍不住掐死他。

怕惹惱艾莉絲,影煞乖乖地閉了嘴,安安靜靜地在前面帶著路,兩人一前一後向著城外城走去。

和天風城呈塊狀區域分佈的等級劃分不同,川城的等級劃分是以百川學院為中心,呈環形向外輻射的。

四大勢力佔據了內城,外城與內城之間的範圍被各小勢力和隱世家族覆蓋,外城一般是川城的原著居民,和一些拿到駐留資格的外來人。

而城外城,說是川城的一部分,其實是來川城避難的難民自發在川城外形成的一圈聚集地,並沒有城牆的庇護,只能依靠附魔陣延伸出來的微弱屏障避免野獸的攻擊。

看樣子,這暗影雙煞一直以來,就待在了這城外城之中。

艾莉絲剛一進入城外城,雙眉就緊緊皺了起來,這裡實在是太過髒亂差了。

不曾來過城外城的人,怕是永遠也無法想象,城外城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衣衫襤褸的行人蓬頭垢發,泛著臭氣的黑水潭到處都是,漫天的垃圾,瀰漫在空氣中獰惡的味道充斥在這方小小的天地…然而這一切,卻被川城外的附魔法陣徹底隔絕。

有誰能想到,如此光鮮亮麗的川城底下,竟是這般猙獰黑暗的地方。

「快快快…快到了。」看出艾莉絲的不喜,影煞不由開口解釋道。

雖然他不確定,這個被大哥一廂情願認作師父的少年是否真的能救大哥,可若他一個不開心便掉頭離開,恐怕他的大哥,就真的沒救了。 ?「文城主怎麼辦,我們得給聖魂城城主個交代,卞寒可是不久就要升靈,沒有『血魂珠』,他可不會輕饒我等」。庄曷面現難色的道。

「但願能早些擒到孽聖,索回『血魂珠』」。文宣嘆口氣,也只能這樣安慰幾位聖友。

「卞寒如果來索要怎麼辦」。庄曷接著道。

「怎麼辦,誰知道怎麼辦。讓他自己去搶」。文宣氣呼呼的吼道。

這「血魂珠」可了不得。在外聖看來,不知其有何用,但是對於要升靈的大聖者來說,這東西就是扣開靈域的鑰匙。

聖域大聖者升靈前,都會到青城取一顆「血魂珠」,等升靈時,帶入靈域。至於幹什麼用,化身境大聖者們都掩口不提。

「血魂珠」輕易不能聚珠。青城有記載以來,共聚成「血魂珠」三千四百一十一顆。每一顆都吸收數千載,甚至數萬載,這就要看青城聖者斬殺獸者精血的純度。

此顆「血魂珠」,從卞寒成為聖魂城城主后就定下。如今,一晃已經過去三千多年,「血魂珠」還未化成血晶。

天剛蒙蒙亮,深邃微白的天空中,散布著幾顆星星,閃閃的眨著晶瑩。碧草微動,葉尖抖著薄明的露珠,在屏息靜聽著清晨的風語。

穿峰越谷的雲霧,凌駕著千丈山峰,一道耀眼的流星,瞬間掠過急緩的山坡,深邃的峽谷,蒼翠的松林……,將淡淡的霧靄,撞出一道黑色的長線。

縹緲的霧猛的風動起來,強風撼樹,無數帶著晨光的露珠從樹梢上層層落下,串了線一樣打在顫慄的草葉上,頓時萬點流星炸起,黑墨的山林下了一場不明的急雨。

恍如期許的夢幻山林,在急風勁雨中映著吐露青銅色的天暮,一道黑影幽魂似的出現露雨漸息的林域,風飄而起的黑髮,被露雨淋的濕露露的。

嘶!林間黑影吸了一口清涼的晨氣,臉上現出欣慰的笑意。這是聖域的氣息,冰涼、柔香、土氣。黑影伸手接過飄落的露水,送到眼前,一束束晨光照在水珠上,閃爍著晶亮迷人的光芒,映得黝黑的臉明亮起。

莫邪看著水水的露珠。望著那晶瑩剔透的露容,慢慢的凝起一縷笑意。呼的一下,吹起閃著瑩光的露珠,細濛濛霧雨飛落而下。

噗!急勁的風聲而起,極尖的勁風穿破霧雨,射向莫邪的眉心。

沉浸在美妙心境中的莫邪,猛然從神識恍惚中驚醒過來,臉色一凝,極勁的風針定在眉心前數寸處。

莫邪伸手捻過風針,望著半明半昏的山谷。只見腳下山澗里,朵朵的霧環飛卷,陣陣香風溢漫。

唰!又一顆風針穿破霧域,射向莫邪眼睛。風針飛近數寸,又定在空中。

莫邪抬手又捻過風針,細細的看看。「好霸氣的聖器,竟然能穿破神識風盾」。

「臭聖士別走,留下本主聖器」。莫邪疑惑時,山澗風圈中傳來聖女柔媚甜美的聲音。

莫邪面容微動,冷俊的多了幾分儒雅,漸漸的整個聖體的氣息都變了。黑色的戰甲被閃起的綠光淹沒,綠瑩瑩的如同浮著一層碧玉的光芒。

「別動呀!再動小心我急了」。風圈滾滾的霧氣里,有些微喘的嬌聲又響起。聲聲術法的響音,雷鳴似的響在谷域。

站在崖前的莫邪,捻著風針,背著一隻手,笑盈盈的看著雷霆谷域。「聖友不急,是否要我援手」。

「滾!本主的事,用不著你」。風起雲湧的谷域里急切的回了一聲,便沒了聲音。

莫邪轉身撣撣微濕的岩石,輕輕的坐下,抬手將風針打入谷域。

慢慢得勢的陽光里,白蒙蒙的霧點子,一陣一陣地翻騰、飄散,沙沙的聲從谷下傳來,一股子葯香味兒,帶著點微醺的氣息飄來。

莫邪眉頭微動,臉上現一點驚異。「竟然是二千六百七十年的龍菊,難怪有這般的戰力」。

「哎呀!死植妖到死還扎我一下」。變淡的霧氣里,傳來嬌呵聲。微微的血腥氣飄入莫邪鼻息。

「培行一階,聖靈根,窺聽覺神識五百三十里,窺感應神識六百四十五里,窺味覺神識五十里。呵呵呵,小聖女難怪如此狂妄,神原遠超一般聖者」。莫邪品著霧氣中極淡的血氣,竟然把聖女的修行品的差不多。

「哎!你怎麼還沒走」。莫邪細品血氣時,谷里霧氣湧起。一位腳踏花影的聖女遁出空域,見到莫邪坐在崖邊,不由得驚呼一聲。

只見聖女,相貌俏麗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烏黑的頭髮瀑布般垂直地披在雪白的肩上,臉蛋微微透著淡紅,喘著如蘭的氣息。

白紗飄飄,罩著點裝戰甲,左肩開著一朵大紅花,大片的雪肌映著晨光,似被晨乳洗過一般的白膩。玉手叉腰,手持閃閃的聖器,俏媚的盯著莫邪。

暈!莫邪看著聖女暴露的戰裝,差點流了鼻血。「暈,就這主,也不怕被聖士在山裡劫了」。

「看什麼哪,小心我剜了你的眼睛」。聖女柳眉一挑,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薄薄的雙唇狠叨叨的喊道。

莫邪一愣。「小聖女很叼呀」!

「那個聖士哪」?沒等莫邪答話,暴裝聖女嬌呵的問道。

「那個,這裡就我一個」。莫邪莫明的回道。

「就你一個,怎麼可能,我聖祖不是讓你帶數位大聖者來接我嗎」?暴裝聖女俏臉拉了下來,狠狠的瞪著莫邪。

「沒這事」?

「沒有,就你一個,能保護我嗎?我在這等著,你再去找幫手來」。暴裝聖女氣呼呼的遁向山谷。

「哎!我想問一下,附近可有聖城」。莫邪笑笑,這個叼蠻的小聖女看來是認錯人了。其實莫邪等了半天就是想問問路。

「你問我,我問誰,自己去找,別忘了給帶點綠噬晶,我的要用完了」。暴裝聖女腳下花影一開一合,遁入霧氣繚繞的山谷。

莫邪愣愣的站了一會兒,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時沒了主意,只好默然的站著。

「此聖女腳下的花影,似乎在何處見過」。莫邪鎖起眉頭,拍著腦門想著。

「不錯,是在何處見過」。莫邪又嘟囔一句,花影就在眼前,卻怎麼也想不起誰會此術。

哎!莫邪搖了搖頭,轉身遁向遠處山域。

遁了一息,莫邪又停在山巔上,凝神遠望,但見峰巒起伏,重疊環繞,山谷蜿蜒深邃,無盡的翠綠森林,密密的撐著霧影巨傘。

不良寵妃 「娘的,應該向何處去」。莫邪神識著千里山域,重重疊疊山峰,一眼望不到邊際。

莫邪轉身看看遠處的山谷,無耐的搖搖頭,只好又遁回那處崖谷山澗。

「少主人,回去吧,天色已經不早了」。莫邪站在崖邊,伸著脖子喊道。

「你瞎呀!聖日剛剛升起,綠噬晶哪」?霧谷中傳開柔細的聲音,不溫不火的罵了一句。

「暈」!莫邪從聖袋中取出十顆綠噬晶,投入谷內。

「你這聖士,是誰的門下,這麼沒有禮貌」。谷里怨氣聲又傳,似對莫邪十分厭惡。

莫邪臉皮抽動著,心裡暗罵道:「老子要不是看你是個聖女,早抓你過來拷問,還等你訓斥」。

山域一陣沉寂,山谷里騰起冰冷的寒氣,將漸漸烤人的熱氣吹得向遠山散去。

莫邪又等了一會兒,只好坐到崖邊的古樹下,靠著粗大的樹根,盤起二郎腳,半眯著眼看著天。斑斑點點細碎的日影漏下,在莫邪的臉上閃著光斑。

「你就不能進谷里,幫我找幾株更好聖葯嗎」?谷域里又傳出來氣呼呼的聲音。

莫邪躺在樹根上,撇撇嘴。「少主人,我的職責是保護你,不是採藥」。

「難怪這麼高的境界,都沒混出個名堂,死木腦袋」。聖女罵了句,谷域里又沒了聲音。

莫邪輕哼一聲,拿出晶鼎,放上紫晶壺,泡起茶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