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小鬍子老師也沒有解釋,反倒是指著一個方向交代到,「今年新生的住所是在前方直走,第三個岔路口左拐再直走,第二個岔路口再右拐,直走,第三排房子就是你們的住所了,一共十間房間,自己自由分配。」

說完,他面對風玄四人說道,「你們幾個有錢交學費嗎?沒有的話我就開始給你們安排工作了。」

風情萬種,風姿卓越的風玄此時有些發愣,他雖然身份不凡,家裡富有,可是從小就沒有帶錢的習慣,於是轉身問三個手下,「出門的時候你們帶錢了嗎?」

得到三人一陣搖頭之後他意識到情況不妙了。可是風玄卻沒有表現出失望的表情,而是看著旁邊的清靈客氣的說道,「可否借我們四百兩黃金,他日定當加倍償還。」

得到風玄的求助眼神,清靈看了自己身邊的緣峰赤一眼,淡淡的說道,「拿四百兩給他。」

緣峰赤本想拒絕,因為他對風玄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可是清靈開口,他又不好反對,於是很不情願的從乾坤戒指里取出一帶金子給了對方。

風玄笑著接過,可是他的媚笑對待緣峰赤卻一點作用都沒有,他也儘快的把金子交給小鬍子老師,換回了四枚小銅牌子。和清靈幾人一起按照老師指點的方向走去。

前方直走,是一條通向仙道學院之中最大,最宏偉的一所建築,而幾人在第三個岔路口的地方就左拐再直走了,於是眼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前方是一片華麗的雙層小樓,看來來往往把他們當做神奇物種觀看的學院老生們的所處的位置,很明顯這一排排的豪華小樓是他們住宿的地方。

而清靈幾人沒有停下腳步,按照小鬍子老師所說的繼續向前,第二個岔路口再右拐,直走,到了,這邊已經從雙層華麗小樓變為了一層的普通房子,而第三排房子就是他們的住所了,幾人向第三排望去,數一數房門真的一共十間房間,但是,這一排房子怎麼看起來要和其他的幾排差得遠呢?

明明到了這邊都是一層的房子,可是給他們所分配的看起來卻是最破爛的,彷彿多年無人居住,門前的一片空地上長滿了野草,門上,窗台上也落滿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有沒有搞錯?!這就是我們要住的地方??」一向處事不驚的緣峰赤淡定不下去了,他可是前後花了一千多兩黃金才來到了這個地方,可是現在,他有一種拿黃金打水漂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是不是我們走錯路了?」清瑩也不相信今後幾人要住在這個地方,四處看看,希望找到『正確』的路線。

靈冰襲眉頭緊蹙,看的出他對這種地方也是意見頗大,可是不善於表達的他沉默下來。

「我不要住在這裡,我要回家……」雲戴戴怎麼說也是修真界第三大門派掌門之女,在自家門派里被寵的可是五人能比,而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今後她要住上這種比貧民還差的房子,她不能接受!不能接受!!

清靈心中明白是怎麼回事,仙道學院要給新來的學生一個下馬威,要明確的告訴他們,不管你們來之前是什麼人,什麼身份,可是到了這裡之後就必須按照學院里的規矩來做,不然,你們隨時都可以離開。

而新生只需要在這裡住上一年,甚至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可以換房子住了,因為前來的一路上清靈也發現,住雙層小樓的那些修真者學生的修為都要比住一層房屋的學生修為要高,只要他們的修為提高上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換地方了。

「大姐,您看,這裡有快牌子。」

這時,厲明在這排小破房前方的空地上發現了一塊破破爛爛的牌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幾個字,「新生住宅區……」

「大姐,我找到了這個……」

厲光也在小破房那落滿灰塵的窗台上發現了一本紙張泛黃的小本子,只有巴掌大小,裡面卻寫滿了字。

………………………… “老爺。”葉廣拿出手機,撥打了葉鴻德的電話。

“是小寒他回來了嗎?”電話裏傳出了葉鴻德的聲音。

“是的,我們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了。”

“好,太好了。”葉鴻德掛斷電話,對着葉家成員喊道:“小寒他要回家了,來人,馬上進行大掃除,你們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二十分鐘內搞不乾淨,你們都給我滾出葉家。”

整個葉家都沸騰了起來,葉鴻德換了一身唐裝,看上去威嚴十足,葉鴻德不停的指揮着葉家僕人幹活:“那邊的鬱金香枯萎了,換盆新的,那邊的窗簾總體色彩很不協調,換上條深紅色的,看着喜慶,壁燈的灰塵擦乾淨了嗎?注意後面的死角。”

“該死,這桌子是誰擦的,上面怎麼會有油漬,拿條幹淨的抹布反覆給我擦,聽到了沒有!”

身爲葉家的家主,經歷了無數戰爭的葉鴻德,什麼事情都逃不過他的法眼,葉鴻德很享受現在的感覺,就像回到了戰場。

一直站在後面看的葉天無奈了搖了搖頭,“父親他真是…管家不在,他倒是代替了這個職位。”

葉興和葉無雲都在一旁偷笑,葉寒要回來了,他們的心情都很好。

“你們三個。”葉鴻德指着葉天三人,“別偷懶,給我拿條紅地毯鋪到門口去。”

葉天三人一聽,你看我,我看你。

“說的就是你們,還不快去。”

葉天三人苦笑着去拿紅地毯,隨便一腳都能讓華夏晃兩晃的他們,還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如果讓別人其他官員看到了恐怕會驚訝的牙齒都掉下來。

在距離葉寒到葉家還有十分鐘的時候,整個葉家已經煥然一新,葉家的傭人都站在門口,等待葉寒的到來。

十分鐘後,代表着葉家身份象徵的勞斯萊斯幻影元首級出現在衆人眼前,跟在勞斯萊斯幻影元首級後面的,是一輛蘭博基尼-第六元素。

葉家不愧是華夏最大的家族,整個葉家山莊的規模就佔據了一座山頭,雄偉豪華的建築讓人感覺就像來到了皇宮。

葉寒大老遠就看到了葉家的大門,還有那些在等候的葉家成員。

兩輛車,停在了葉家大門外,葉寒深吸了一口氣,推開車門,走下車。

“恭迎少爺回家。”葉家的傭人對着葉寒鞠躬。葉寒踩着紅地毯,慢慢的走進葉家的大門,每一步,看上去都很沉重。

緋色豪門:通緝潛逃前妻 葉廣和心語緊跟在後。

紅地毯,一路延伸到葉家的大廳。葉鴻德坐在家主之位上,雙眼望着正在走來的葉寒,葉天夫婦也是緊張的握住彼此的手。

一步,兩步,葉寒走進了葉家大廳。

葉廣走到葉鴻德身旁,低聲說道:“老爺,我將葉寒少爺帶回來了。”

葉鴻德點了點頭,雙眼盯着葉寒。

心語站在葉寒身後,距離葉寒一個身位的位置。

所有人都不說話,葉家大廳安靜的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得到。

“小寒。”葉鴻德首先打破這個僵局,“歡迎回家。”

“是啊,歡迎小寒回來。”衆人開始稱讚葉寒。

“多年未見,少爺真是越長越帥了。”

“眉宇間散發着一絲英氣,少爺還那麼年輕,是後成就不可限量啊!”

“是啊,我們葉家後繼有人了,哈哈哈。”

葉寒一直聽着衆人稱讚自己,待他們安靜下來之後,葉寒緩緩開口:“我當初就說過,葉家再也不是我的家。”

在葉寒5歲的時候,葉寒的親生母親秦曉夢因病去世,葉寒哭的暈了過去,後來葉寒在母親的墳前待了一個星期,然而,一個月後,還沒從失去母親的痛苦走出來的葉寒收到了一個讓他憤怒不已的消息,他的父親,葉天,要娶當時京城四花之一的秦曉玉爲妻(葉寒的母親秦曉夢是京城四花之首,也是秦曉玉的姐姐),後來葉寒大鬧婚禮現場,直接指着葉天的鼻子罵:“媽媽屍骨未寒,你居然這就娶個賤人回來。”

葉天聽到葉寒罵秦曉玉是賤人,也是發了火,當着衆多來賓的面前扇了葉寒一巴掌,“她是你媽媽的妹妹,也是你的繼母,你怎麼說話的。”

但葉寒接下來的行爲卻讓衆人大吃一驚,葉寒跳起來一拳打在葉天的胸口上,直接將他打退兩步,周圍來賓的你看我我看你,這是什麼情況,葉天怎麼說也是練過的人,居然被葉寒一拳打退。

秦曉玉上前想抱住葉寒,但被他一把推開。

葉寒看着葉天,緩緩說道:“從今天開始,我葉寒,沒有你這樣的父親,你不是一個好丈夫,你配不上媽媽,葉家,再也不是我的家,我和葉家再也沒有任何關係”說完,葉寒轉身跑了出去。

葉家家主葉鴻德連忙派人出去尋找,但,怎麼也找不到,後來才得知,葉寒被當時的龍牙隊長王陽少將帶走,加入了龍牙,就沒有了消息,葉家怎麼樣也無法聯繫到他。

龍牙,龍的牙齒,華夏最頂尖的特種部隊,裏面的成員無疑都是萬里挑一的高手,加入後的成員必須斷絕與外界的聯繫,這也是葉家無法聯繫到葉寒的原因。

葉寒最後一次出現是十年後,而且他做了一件震驚整個葉家的事,和華夏一號首 長頂嘴,還摔了他的茶杯。

最後得知葉寒離開了華夏,去了美國,從此銷聲匿跡。

“小寒。”秦曉玉輕輕喊了一句。

葉鴻德嘆了口氣,說道:“這麼多年了,你的氣,還沒消嗎?”

葉天站起身來,走到葉寒身前,看着他那帥氣的臉龐,緩緩說道:“當年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受那麼多的苦。”

“呵呵,想用真情打動我?”葉寒諷刺的笑了笑。

葉鴻德也走到葉寒身旁,拍了拍葉寒的肩膀,說道:“小寒,回家吧,這裏畢竟是你出生的地方,這裏纔是你的根,不管怎樣,家,纔是最重要的。”

葉寒點了點頭,“謝謝爺爺!”

“你肯叫我爺爺了,哈哈哈哈哈,說明你願意回來了,太好了。”葉鴻德仰頭大笑。

“很高興你能不計前嫌,回來這個家。”葉天伸出手,想和葉寒握手。

但葉寒卻沒鳥他,此時的葉寒愣在了原地,因爲他看到了一個人,林夕瑤。

在自己離開家前,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直跟在自己背後,笑嘻嘻的叫着自己哥哥的人。

葉寒走到林夕瑤面前,抓着她的肩膀,激動的說道:“夕瑤,你是夕瑤?”

葉天自嘲的笑了笑,放下了手。

林夕瑤有點被嚇到了,但還是擡起頭看着葉寒的臉,點了點頭說道:“是啊,葉寒哥哥,我是夕瑤。”

葉寒將林夕瑤抱進懷裏,笑道:“哈哈,想不到當年那小鼻涕蟲長那麼大了,還那麼漂亮。”

林夕瑤有點害羞的伸手抱住葉寒的腰,低聲說道:“葉寒哥哥,人家好想你,你好討厭,一走就是十三年,都不回來看我。”

“哈哈,我這不是回來了,以後哥哥不會再丟下你了。”

“恩!”林夕瑤將頭埋進葉寒的懷裏。

衆人都無聲的看着這對分別十幾年的兩人,沒人去打擾他們。

“爺爺。”葉寒扭頭看向葉鴻德,“我餓了,我要吃飯。”

“好,管家,去吩咐廚房準備飯菜,還有,把我那兩瓶珍藏的茅臺拿出來,我要和小寒好好的喝兩杯。”

“好嘞。”葉廣轉身跑去廚房。 清靈接過看著讀了起來:本地為新生住宿區,新生注意規範,定時吃飯,好好修鍊,到達出竅期修為就可以去領到課程表上課學習,出竅中期可選擇課程,出竅後期,可申請換住宿場所,分神初期之後將領取新的學生規範手冊。

一讀之後,大家都明白了,此時的艱苦生活不是永久維持的,只要有實力,那就可以離開這裡,這也是學院為了給前來的修真者們一個壓力,讓他們好好修鍊,因此才設定的這種規矩。

「我們好好修鍊提升修為吧?」清靈對這種規則很是認同,先不說自己懶惰需要規則來約束,就算是雲戴戴緣峰赤和清瑩三人也急需這種規則讓他們的修為儘快提升上來。

靈冰襲沒有異議,他也明白了規則的含義,清瑩一直都以自己的妹妹為主,點頭答應下來,而緣峰赤和雲戴戴聽說實力提高就可以離開這裡,不管怎麼說都算是有了動力。

風玄在一旁笑看著清靈幾人,雖然臉上表情不變,心裡卻有些驚訝,沒想到幾人失落的心情,這麼快的就被清靈的幾句話給引導的信心十足,更是對這個十四五歲的少女興趣濃厚起來。

「好,我們先來打掃出房間吧,不然晚上可沒的地方住了。」清靈說道,已經打算親自動手去清理房間,可是卻被厲光厲明兩兄弟領了先。

「大姐,我們來吧。」說著,兩人各選了一間看起來不是太破爛的房間推門而進,乒乒乓乓的收拾起來,進進出出的一陣忙碌。

風玄的修為足夠去更好的環境居住,可是他卻不想這麼快就和清靈分開,於是吩咐三位手下也動手為自己打掃起房間來,三位出竅中期的修真者也是忙得熱火朝天。

不多時,三間乾淨的房間就收拾好了,清靈清瑩和雲戴戴三人選了一間走進去,裡面……真的很乾凈,因為除了地板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靈冰襲和緣峰赤走進另一間房間,看到的情況也是一樣的。當然風玄那邊的情況也是同樣。

『唉~~~』清靈無奈的嘆了口氣,算了,反正自己帶的有乾坤戒指,前陣子幾人露宿的帳篷睡覺的毯被都還在,湊合湊合晚上打地鋪好了,反正熬過這段時間,等到同伴們的修為提升上去,和自己一同去別的地方住。

雖然自己的修為足夠去申請好一點的宿舍,可是和同伴們一起,她的心情也會踏實一點。

「妹妹,你真的也要住在這裡嗎?」清瑩有些心疼自己的妹妹,她的天資不應該受這樣的苦的……

清靈點頭,「那當然了,所以姐姐和戴戴你們兩個可要好好修鍊哦~」說著朝兩女笑了笑,讓她們安心下來。

清靈走出房間,找到已經又收拾出一件房間的厲光和厲明,語氣和善的說道,「辛苦你們再幫我收拾出一間房吧,我想修鍊的時候使用。」

想要儘快的提升修為,最快的就是利用丹藥,而清靈現在乾坤戒指中的高等丹藥並不多,好在他們在前來的路上收集到了眾多靈藥,利用這些靈藥所煉製出的丹藥足夠幾人提升修為了。

厲光和厲明聽到吩咐,任勞任怨的立刻動起手來,等到清瑩和雲戴戴收拾好的房間,鋪好住宿的地鋪之後,供清靈『修鍊』的房間也收拾出來了。

道了聲謝,清靈直接走進『修鍊』的房間準備立刻動手煉藥,其他人看到自己一群人中修為最高的清靈都這麼刻苦修鍊,也忙收拾好房間之後進入了修鍊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