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除了剛被扔的其他六人不敢遲疑,大步衝向張齊。

樂悠揚叫了聲:“啊,快打110。”

張齊拉着她的手快速後撤,把樂悠揚送到周峯身邊,對周峯說:“交給你了。”

周峯這方面反應的賊快,“放心,我知道了。”一拉樂悠揚的胳膊,將她拽到一邊,“放心,看戲就行。”

“可是……”樂悠揚纔要說什麼,那邊已經傳來了慘叫,最先跟張齊接觸了兩個人飛了出去。

樂悠揚捂住嘴巴。周峯聳聳肩,“別緊張,張齊收拾這幾個人只需要吹口氣。看,又飛出去兩個吧。他這還沒下殺手,要是用了狠力,這些人還沒落地就斷氣了。”

“你不要這麼說,這是犯法的。”樂悠揚的聲音中帶着顫音,她是既緊張又害怕。

周峯老神在在的晃着腦袋,“別怕,看,就剩一個了,這個比前面幾個會慘點。”

正像周峯說的那樣,最後一個被張齊抓起來,向上扔,落下來的時候被張齊一腳踹出去,落在王天宇腳邊。

就像剛剛掃掉桌上的灰塵一樣,張齊一派輕鬆的拍拍手,挑釁的看着王天宇的表情。

六七個人全部打到沒用一分鐘,全場在怔愣了約半分鐘後才爆發出一陣失控的喝彩聲。

“好!好——!”

“酷斃了——!”

“再來——!”

有人扯着嗓子喊,“這比看打黑拳帶勁多了,再來——!”

當自己的人落在腳下的時,王天宇徹底被驚到,這攻擊力太讓人不可思議了。他的保鏢一個個都不是菜鳥,每人都是以一敵十的,怎麼會在張齊的手下一招都過不了,敗的毫無懸念。這是人麼。

這個念頭剛蹦出來,就把王天宇自己嚇到了。

“你,你丫的是人麼?”

“在你眼中我是神,看到你手下的慘狀,要不要改變心意。如果我把你帶來的一百人全當沙包扔了,你說你是當場給我端茶倒水當小弟,還是找個吉日在更莊重的場合認我這個老大呢。”

王天宇臉色發青,眼主珠子轉了幾圈,最後一咬牙一跺腳:“哼,你這混蛋別想嚇唬我。不就是速度快力量大麼。我一百人輪流上場就不信你是超人鐵金剛永遠不會累。”

“最後一次機會你不要,可別怪我沒提醒你。雖然我不是超人鐵金剛,不過對付你的那些草包們綽綽有餘。”

滿含鄙夷和不屑的語氣,王天宇氣的跺腳,對身邊的人吼:“叫你們叫人,人能?快點,再不來老子都炒你們魷魚。”

負責打電話的保鏢連忙解釋:“少爺,人要趕過來需要時間的,至少半小時吧。”

“我呸!”王天宇一腳踹他身上,“半小時,蠢貨,半小時黃瓜菜都涼了。”

聞言全場爆發出一陣大笑。

氣惱中的王天宇扯着嗓子吼罵:“媽的,你們他孃的笑什麼呢,小心老子叫你們各個變太監,敢笑老子找死。”

剛剛還大聲笑的人立馬閉上嘴巴,雖然他們喜歡起鬨,喜歡看到強人出現,可是誰也不想引火燒身,得罪了刺頭。

王天宇是有保鏢開悍馬的人,家世背景不用猜也知道很硬。學生們沒幾個人知道賭王的名號,卻沒人是傻子。

“哈哈哈……”

發出震天狂笑的是張齊。

王天宇氣白了臉,雙拳緊握就像要衝過來打人的樣子,可是這傢伙到底沒有被氣昏頭腦,咬牙切齒的對張齊狂練瞪眼神功。

怕他氣的不夠,張齊鼻孔朝天,繼續攻擊:“你的人都是烏龜不成。我的時間很寶貴,你浪費我的時間要賠錢的。”

“窮**絲,你的時間一文不值。”

“我是窮**絲,可是我有奮鬥,所以我的時間就是金錢。而你是啃老族,你所有的時間都是在浪費世界上的空氣。你這種垃圾活着沒有任何意義。我覺得你應該好好反省反省,不如早點死了把器官捐獻出來,好歹還能幫幫需要的人。”

“你……,你這個土包子,老子的命的金貴的很,比你的命值錢多了。老子一根腳毛都比你貴。”

“一根腳毛,你拔下了我看看,看看是不是黃金做的。”

“哼,老子懶得跟你鬥嘴,等老子的人來了,我看你還能能笑出來。”

“嚇死人了,就算你爹來了,我也不會把他放在眼裏。”

“牛皮不能吹太大,我老子你惹不起。我告訴你,這個世界上高人很多,別以爲自己會兩下子就覺得好粗好大。今天老子就滅滅你的威風,叫你知道老子姓王,萬王之王。”

“萬王之王,哼!”張齊冷笑一聲,還真臭屁,身形化作一片虛影,眨眼之後王天宇驚恐的發現自己站在了車頂上。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他就覺得腰上一緊,人就出現在自己車頂上了。王天宇受驚之下臉霎時白了。

“你,你剛纔做了什麼?”

微顫的聲音透露出他現在的恐懼。

張齊撇撇嘴:“我什麼都沒做,就是想讓你站的高看的遠一點,不要只看眼前。順便提醒你一句,就剛纔如果有車從路上經過,你可能已經躺在飛馳的車輪下了。”

這次王天宇是真的被嚇到了,張齊的速度太快了,快的無人能看的清楚,他要想殺誰,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前妻不可欺 “你,你這個變態,你還想做什麼?”

“我想做的,難道你不明白麼。離悠揚遠一點,不然,下次我不保證你會在眨眼之後躺在什麼地方。”

明明怕的要死,王天宇嘴上還不肯認輸,“你敢,你要是敢動我,我爸絕不饒你。我爸是賭王,大半個國家的賭博業都是我們家的,他要殺個人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你個土包子,別仗着有點本事就爲所欲爲,我告訴你,敢惹我你全家都會倒黴。”

“就算我倒黴,你也看不見了,因爲首先我要捏死你,你爸纔會想要捏死我。所以你註定是要先被捏死的,而我就未必,你口中的爸爸若是名不副實捏不死我呢。”

王天宇嘴脣發紫,“張齊,你等着,等我的人來了,就把你打成孬種。跟我搶女人,你就是找死。”

十來輛由麪包車和經濟適用型商務車混雜成的車隊快速馳近。站在車頂上的王天宇一眼就看見了,底氣瞬間上升數倍。挺起胸膛,一掐腰又恢復了老大樣子。

“奶奶熊,我看你還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十來輛車紛紛停下來,車門拉開,一羣年紀不過三十打扮成街頭混子的人手裏提着棒球棍跳下車涌過來。

帶頭的是個一身牛仔光腦袋的傢伙,皮膚黝黑,一身疙瘩肉,像是個能打能被打的人。

光頭快步走到路虎車邊,仰頭看上面的人。

“大少,怎麼回事,是不是這羣學生仔不長眼惹了您。”

“不是一羣,是一個。”一個戲謔的聲音慢悠悠的傳來。

這聲音響起來的時候,一羣圍觀的人早就自覺地退出兩三丈遠。等一下肯定有一場血戰,他們是既想繼續看下去,又不想被誤傷,所以退遠一點以策安全。

場中留下的人似乎根本沒看見涌過來的人,正仰頭看着天上的雲,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這讓光頭懷疑剛纔說話的人不是他。

“大少,咋回事啊?”

王天宇恨恨的一指張齊:“就是他,這小子跟我搶女人,我要他這輩子都站不起來。”

光頭猛的轉過臉,盯着張齊,兩眼兇光畢露,瞧他這模樣一定是雙手沾過血的人。在他身上能看到嗜血的狂熱,這人就算沒有殺過人,至少也打傷打殘過不知道多少人。

光頭將張齊打量了兩眼,沒有從張齊身上看到多少兇悍之氣,眼中劃過一抹不屑。

“大少,就是這個人,看他一副風吹就倒的樣子,敢跟您搶,不是瘋子就是笨蛋。”

王天宇的貼身保鏢用力的咽口吐沫,靠近光頭,提醒:“雄哥,這小子速度力量人,不要看表面。”

“速度力量驚人?”光頭不相信,再次將張齊上下打量一眼,“就他這小身板速度和力量能強到哪裏去,我看你們是不是被他糊弄了。”

好心提醒的人不好再說什麼,免得被這個雄哥繼續鄙視。

“雄哥,我提醒你了,你自己小心。”後撤一步,就是看好戲的意思。

雄哥不是蠢貨,掃了一眼王天宇帶了七個人,七個人都像蔫吧的黃瓜一樣耷拉着腦袋,雄哥皺了一下眉頭。如果七個人都吃了虧,那對面看似弱不禁風的傢伙一定有兩把刷子。

雄哥邁前一步:“你,小子,混哪個道的?”

這是他們混****的暗語麼,張齊暗猜,不會回答先反問一句:“你又是混哪個道的。”

跟在雄哥後面的人,揮着手中的棍子呵斥:“放肆,小子,先回答我們雄哥的問話。”

本仙就是這麼狂 “你們雄哥是誰啊,我根本不認識。你們這羣人又是什麼東西,在我們學校門口鬧事小心被抓。”

耍橫的小弟冷笑:“被抓,你也不去問問,看哪個條子敢抓我們雄哥。誰敢碰我們雄哥一根手指頭,出門都要小心被打黑槍。我們雄哥在道上那是響噹噹的人物。

你小子要是個愣頭青,趕緊給我們大少賠禮道歉,求大少放你一馬,或許我們雄哥會手下留情放你一條生路。要是你不識好歹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閃開!閃開!都不去上課,在這幹什麼呢。都閃開!”

校門口有這麼多人,校警怎能不知,當值的幾個校警全來了。分開人羣一見這陣勢,幾個校警都吃了一驚。

其中之一看到跟一羣人對峙的張齊,惱火的說:“又是你小子,最近你是不是抽風,到處惹是生非?”

這句話好經典,張齊嘿嘿笑:“是啊,最近抽風,系統故障,防火牆有漏洞,一波一波的病毒入侵,我也沒辦法。”

校警本是繃着臉的,被這句話逗樂了,“你小子嘴巴不弱,這次招的又是什麼病毒?”

“黑病毒,你看站車上的那位是賭王公子,站車下這位一看就是打手,混世的。您看我這防火牆怎麼加固才能把這羣黑病毒驅除出去呢。”

聞言校警臉色變了變,他們沒事的時候也說說八卦,賭王的事他們還是有些耳聞的。賭王的兒子不能招惹,這點常識他們還有。

一個校警過來一把抓住張齊的手,“臭小子天天惹事,跟我會辦公室好好反省。叫你們老師來,學生天天打架,老師怎麼當的。你們都別看了,趕緊上課去。”

顯然這位校警想把事情糊弄過去,他們處理不了對面的人,只能用這種方式把張齊帶走。

雄哥又不是吃素的,能看不出來這一點麼。舉起兩根手指頭揮了一下,二十幾個人呼啦涌上來,將校警跟張齊圍在中間。

雄哥冷笑:“想教訓他也等我教訓完了,你們再帶走。”

校警的臉色變了變,心裏不快,也不敢用硬,“他是我校學生,學校對他的人身安全負責。我們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惹到了你們,請你們和他的老師聯繫,由他的老師來處理這件事情。

各位,他還是個學生,沒走上社會的人多少有些傻乎乎的。看在他不懂事的份上,你們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雄哥擡頭看王天宇,實際上他對帶這麼多人打一個學生很不屑,的“大少,您看……?”

王天宇是那種有仇必報,還要立馬報的主,根本容忍不了改日。

“不行,今天我就要這小子躺在這裏。”

他大老闆的兒子發話了,雄哥自然不能不聽。

“對不起,他惹到我們大少了。我們大少的脾氣你們也許不知道,我可以告訴你們,有仇立馬就報,否則決不罷休。好了,我也不想跟你們廢話。這個小子我們揍定了。”

校警見溝通失敗,偷偷的捅了張齊一下,用眼色示意“快走”。

張齊自然明白校警的苦心,可是周圍這麼多人圍着,他想走沒問題,絕對能輕鬆閃人,但校警肯定要倒黴。這些人都是眼裏不揉沙子的主,校警放水他們能看不出來麼。所以他寧願裝傻充愣,也不能一走了之。

校警費力的使了半天眼色,張齊動都沒動,校警有氣說不出來。沒辦法保護學生安全是他們的職責,就算對面的人再兇,他們也要先替學生着想。見使眼色不行,急了抓住張齊的胳膊:“走啊,你在這裏等着被揍麼,快走。”

雄哥早看見了,怒吼一聲:“給我上,連這幾個臭打工的一塊揍。敢在老子面前耍花招,當老子瞎啊。”

“打……”一羣揮舞着棒球棍的人喊着號子,衝了過來。

校警忍不住爆粗口:“媽了個巴子,人多欺負人少,算什麼東西。”抽出電棍,“哥幾個,今天光榮了,扛住。”

總共五個校警對面一百號人,明擺是實力懸殊,逼上梁山不打也要打。

幾個人拿出傢伙準備扛一扛。

張齊嗤了聲:“不用你們,這是我的戰鬥。”

奪過一人手中的電棍,身形一晃,在衆人眼前再看不見他的實影,一片虛影連成圈。接下來只能看見滿天亂飛的棒球棍還是不斷倒飛出去的人,至於哀嚎聲自不用說已經把所有人的耳膜填滿。就像一股強勁的龍捲風,把所到之處清理的乾乾淨淨。

這場戰鬥持續了不到五分鐘,一百來號人全躺在了馬路上,飛的遠的落在對面,還有人不小心飛高了,被夾在樹丫間。

有意識的正在哀嚎,沒意識的保持落地姿勢一動不動。

看到這一切讓人們想到了戰場的慘烈,被炮彈轟炸到的人就是這麼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活着的呻吟着。

張齊晃晃被打的走形的電棍,歉意的塞回校警手中。

“對不起,弄壞了。”

校警保持這瞪眼張嘴狀態,一動不動,是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唯一沒有被撂倒的是雄哥,原因不是他比較厲害,而是張齊沒碰他。這個人是頭用威懾法最好,實在不行再單獨收拾。

站在車頂上的王天宇突然發現原來人多也不一定能行。至於雄哥更是吃驚不小,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真沒看出來,瘦的像竹竿的人動起手來如此彪悍,更讓他不可思議的是速度,非常人的速度。

雄哥自認再練一百年也趕不上。實力這種東西是硬傢伙,強那麼一點還有可能以弱勝強,但強的太多,就一人對一隻小螞蟻,根本沒有可能勝利。

雄哥混世這麼久手下有一票小弟,各個對他是俯首帖耳,就是因爲他厲害能打。但今天遇上的這小子一千個他綁在一起也未必能贏。雄哥心驚的想,這小子要是混他這行,要不了多久就能橫掃天下。這麼強的人,他怎麼敢得罪。

雄哥上前一步,“兄弟,厲害啊,今天我是長眼了,沒想到你還真是強。哥服你,跟哥走,哥保證你不用半年時間就可以做這個。”

雄哥把大拇指一豎,“這個位置非你莫屬,咱們做兄弟吧。”

現場拉他入夥,這也太明目張膽了。他有好好的光明大道不走,幹嘛跟他混黑,棄暗投明還有可能,棄明投暗他絕對不做。

“咱兩不是一路人。”毫不客氣的拒絕,這時候不存在半點猶豫。

雄哥並沒氣餒,繼續遊說:“兄弟,你說哪裏話,什麼一路不一路。現在人圖的就是面子和錢,這兩者缺一不可。你過來混我們這一行,我保證你稱雄一方。哥我的位置現在就給你。我手下這羣小弟全是你的小弟,你看可好?”

“對不起,我對你那行沒興趣。你還是伺候好的你的大少吧。”張齊故意用不屑的語氣說,就是告訴雄哥,你混的再好也是人家的狗,他纔不要做人家的狗。

雄哥聽出來了,尷尬的笑:“兄弟,話不能這麼說。在這世上混就要有靠山。你再能打沒有靠山也要受人欺負,是不是。我跟大少是朋友關係。”

“你跟他是朋友關係,我跟他的關係卻不很友好。我看你也是跟他老爹混的,要是我混了你這行,我是跟他們家對着幹呢,還是做他們家的狗呢。你覺得像我這樣的會成爲他們家的狗麼?”

雄哥撓撓頭,嘿嘿笑:“不是這樣的,我們替王少出頭是因爲我以爲他被欺負了,作爲朋友,怎麼能不爲朋友兩肋插刀。”

張齊淡笑:“算了,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今天我要是輸了,你現在會跟我說這番話麼。我到底是個學生,不想摻和進你們的圈子裏。好了,我言盡於此,你要是不想爲王天宇出頭了,就走吧,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雄哥眼神變了變,頓了片刻,用力的點點頭:“行,我會讓你改變的。” 野後 回頭對王天宇說,“大少,對不起了,骨頭太硬,我們啃不動。”

王天宇氣的直跺腳,把車頂跺的咚咚響,“你這個廢物,誰叫你來的,給老子換一房哥過來。”

雄哥面色僵了僵,爲了在張齊面前顯得硬氣,一甩頭對手下人說:“能起來的,給我爬起來走。”

躺在地上的小弟趕緊爬起來,互相攙扶着跟在雄哥後面爬上了車。

王天宇氣上加氣,狠命的一跺腳,結果把車頂窗個踹碎了,一條腿掉進車裏。

“啊~,媽的,救我!”這跟掉進下水道口差不多,王天宇疼的又叫又罵。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