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此時的邢燦,倒在地上,鮮血流淌不止,嘴裡不斷的冒出來鮮血,雙眸之中,滿是驚恐之色,望著鹿羽。

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三元化形境,竟然會敗在一個一元化形境的人身上。

然而,鹿羽也不給他多想的機會。

嘴角裂出一道燦爛的笑容,鹿羽雙眸微寒,舉起潮汐劍,漠然道:「記住,殺你的人,叫做鹿羽!」

「刷!」

話畢,潮汐劍寒光一閃,揮動而過。

斗大的頭顱,頃刻間拋飛而起,鮮血如柱般噴涌而出。

邢燦,身消道隕! 鹿羽在蒼玉峰頂盤膝坐下,運轉心法,調養有些匱乏的靈力。

瓢潑大雨仍在不停的拍打著地面,像是豆子一般。

鹿羽的身體早已經濕透,頭髮垂落,身體之上,在夜裡散發著淡淡的熒光,那是運轉心法時的靈力。

待到靈力恢復完畢后,鹿羽站起身,目光在蒼玉峰頂掃視一圈。

天狼隊之人,死傷無數。

死者姑且不說,那些未死之人,都是喪失戰鬥力,倒在山頂動彈不得。

如果沒有人管他們,他們也必死無疑。

但鹿羽還是伸手,握住了潮汐劍,手腕輕輕抖動了幾下。

「刷刷刷……」

寒光在黑夜裡閃動,潮汐劍每一次出劍,都帶起一股劍意,將那天狼隊未死之人的頭顱給割了下來。

數顆頭顱高高飛起,重重落地,滾動了好幾圈。

雨水沖刷著蒼玉峰頂的鮮血。

斬草除根!

鹿羽不是那種會給自己留下禍害的人,只要這些傢伙沒有死,鹿羽就有可能會面對血靈城的報復。

一個人,是絕對不可以與整個血靈城對抗的。

趕盡殺絕,才是最好的做法。

做完這一切后,鹿羽便下山。

此時還是在夜裡,但快要天亮了,雨水沖刷著大地,地面一片泥濘。

在蒼玉山脈之中。

一道身影,正在東張西望,面色焦急,雨水將她的衣服打濕,愈發襯托出來那玲瓏有致的身材。

雨水拍打著她的身軀,腳掌深深的陷入地面的泥濘之中。

「你在哪裡?」

她抬頭,望著漆黑如墨的黑夜,輕聲呢喃:「你可千萬不能出事啊……」

這道身影,乃是顏玲兒。

血靈城之人佔據蒼玉山脈,進行獵殺。

這事情在以往的時候,並非沒有發生過,剛剛得到這消息的時候,顏玲兒還不甚在意。

畢竟見過的多了,而且藍月城之人,也會進入赤色森林之中獵殺血靈城的人,明爭暗鬥了這麼久,已經無法在顏玲兒的心裡掀起波瀾。

只不過,她忽然想起來鹿羽說過,要再度進入蒼玉山脈之中,還問自己需不需要什麼東西。

她去了鹿羽所在的房間,打算告訴他,近段時間不要去蒼玉山脈。

結果,鹿羽早已經不在房間裡面了。

顏玲兒在房間裡面等待了鹿羽足足一天一夜,不見其歸來,便隻身一人,前往蒼玉山脈之中。

「難道你就不知道蒼域山脈裡面有血靈城的人么……」

顏玲兒在泥濘的道路上行走,雙眸之中,滿是擔憂之色,小聲的呢喃著,卻仍然義無反顧的向著蒼玉山脈內部走去。

一路上,她不敢使用靈力,怕引起血靈城之人的注意,只能艱難的踏著泥濘前進。

她在蒼玉山脈之中,見到了很多人的屍體,每一個屍體,她都會仔細觀看,生怕是鹿羽。

「嗖……」

遠方有聲音傳來,肆無忌憚,破空之聲極大,甚至能壓制住雨水拍打地面的聲音。

「不好!」

顏玲兒俏臉微變,身影一動,悄悄的隱藏起來自己的身影,匍匐在地面的草叢之中,雙眸望向那聲音傳來之處。

蒼玉山脈已經被血靈城佔據,藍月城的人,絕對不敢這麼肆無忌憚,只有血靈城的人,才敢這樣!

美眸盯著那飛掠而來的身影,顏玲兒越看越覺得眼熟。

片刻之後,她的美眸之中,一片震驚之色。

「你要死不成,快下來!」

顏玲兒一陣焦急,急忙的大叫一聲。

來者,正是鹿羽。

此時這地方被血靈城所佔據,這麼明目張胆的飛掠,很容易被針對!

飛掠之中的鹿羽眉頭微微一蹙,身影穩穩的站立在一顆樹的樹梢之上,剛剛,他好像聽到了顏玲兒的聲音。

只不過,此時乃是深夜,又有雨水拍打地面的聲音,一時間聽得不真切,不確定是不是顏玲兒。

「應該不是。」搖了搖頭,鹿羽自語道:「顏玲兒大半夜應該不會來到這蒼玉山脈。」

他身影一動,正欲再度飛掠而去。

「你聽不到我說話嗎?!」

一道惱羞成怒的聲音想起來,聲音激動甚至有些尖銳。

鹿羽聽清楚了,的確是顏玲兒。

「嗖!」

他的身影,從樹梢之上,沿著那聲音傳來的軌跡,直接飛掠了過來。

只是身影剛剛來到聲音來源地,目光一凝,仔細望去,望見了顏玲兒趴在地面上的身影,正欲說兩句話,顏玲兒卻是手掌一伸,直接抓住了鹿羽的身軀,將其拉趴下,與之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

「你是不是瘋了,這蒼玉山脈之中,早已經被血靈城的人佔據了,稍有不慎,便能惹來殺身之禍!」顏玲兒有些氣急敗壞,在鹿羽耳邊小聲的怒道。

溫熱的氣息,噴在鹿羽的耳朵旁。

他略微的愣了一下,剛剛若非知道這人是顏玲兒,在其伸手的一刻,他便被直接將其震殺。

而現在,聽得那看似憤怒,實則關懷的話,鹿羽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們走吧。」他在顏玲兒身邊輕聲道。

「不急。」

顏玲兒看起來經驗十分豐富,趴在地面上,一隻手還緊緊的抓住鹿羽的衣服,手臂搭在其身上,形成一個很是曖昧的姿勢。

「剛剛我們鬧出了這麼大動靜,希望有雨水的掩飾,不會被血靈城的人發現。」顏玲兒的目光掃視四周,道:「不過,我們也需要小心謹慎一些,姑且在此蟄伏片刻,有人來,就等對方過去我們在出去,若是等一下還沒有動靜,我們在一起走。」

鹿羽眨了眨眼睛。

顏玲兒的做法,在任何經驗老道的人看來,都挑不出來毛病。

但是……

這四周根本沒有血靈城的人了啊!

鹿羽輕輕動了動身軀,幾乎是壓在顏玲兒的身邊。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這讓顏玲兒俏臉通紅,感應著雨水中鹿羽的體溫,嬌軀輕顫了一下,修長的睫毛輕輕抖動。

鹿羽嘴巴愈發靠近顏玲兒。

顏玲兒輕輕的閉上了眼睛,手掌不知何時,愈發用力,狠狠的抓住了鹿羽腰上的肉。

「玲兒……我們不用在這裡隱藏。」鹿羽的嘴巴幾乎要貼在顏玲兒的耳根上,有些艱難的說道:「還有,你的手掌抓的我有些疼。」 攻心日常:首席的危險新妻 鹿羽心裡很鬱悶。

他原本只是為了告訴顏玲兒不用擔心血靈城的人,誰知到剛剛一動身軀,顏玲兒的手掌就驟然發力。

因為顏玲兒整條手臂都搭在他身上,發力之時,向後環抱,難免會讓鹿羽的身軀,愈發靠近顏玲兒。

到得最後,就成了這種兩人緊緊貼在一起的曖昧姿勢。

聽得鹿羽的話,顏玲兒才清醒過來,急忙鬆開了自己的手臂。

而鹿羽也順勢從顏玲兒身上滾了下去。

「你……」

顏玲兒知道是自己的過失,有些慌亂道:「你剛剛說什麼?」

鹿羽揉了揉自己腰上的肉,齜牙咧嘴道:「我說我們不用在這裡害怕血靈城的人,他們永遠不會過來的。」

望著鹿羽的樣子,顏玲兒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旋即正色道:「怎麼回事?」

鹿羽道:「血靈城的人,差不多應該是死絕了,我在蒼玉山脈之中尋找東西,但被血靈城的人追殺,後來碰到一個中年男子,他的出現,將血靈城之人,盡數反殺了。」

對於自己做的事情,鹿羽沒有明說,而是虛構了一個莫須有的人。

自己的實力,能隱藏一些是一些。

鋒芒太甚,過剛易折。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這些道理,鹿羽心裡很清楚,他一直都在讓自己盡量低調起來。

「這麼說來,是有人知道血靈城在此獵殺我們藍月城的人,故此開始反獵殺了。」顏玲兒若有所思的道。

「應該是這樣。」鹿羽點了點頭。

顏玲兒不疑有他,藍月城之中,有著不少的散修,並沒有成為武士,但真正實力,卻也不容小覷,偶爾有一些存在,正好在蒼玉山脈之中,被血靈城的做法激怒,憤而出手,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你是否還記得那中年男子的模樣?」顏玲兒問道,如果能將那中年男子也拉攏到武士的行列之中,對於藍月城來說,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畢竟,那可是一個人獵殺了所有血靈城之人的強橫存在。

「額……」

鹿羽有些尷尬,認識倒是認識,只是那就是自己啊。

他不在這事情上面多說,轉移話題道:「我們走吧,這地下太潮濕了……」

說著,鹿羽的目光,在顏玲兒的身上掃了一下,雨水將其衣服浸濕,玲瓏有致的身材讓鹿羽有些回味剛剛的觸感。

「往哪兒看!」

顏玲兒瞪了鹿羽一眼,順利被帶偏,沒有再問那中年男子的事情,伸手在自己胸口處遮擋住了——

她的衣衫沾染了地面上的泥濘,更添誘惑。

鹿羽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咧嘴一笑,便是在地面上起身。

tw.95zongcai.co… 兩人一同離開這裡。

走在蒼玉山脈之中,因為顏玲兒已經走進了深處,若是走出去的話,恐怕是需要到天亮的時候才能回去。

「你不是要三色草么?」

鹿羽撇了撇嘴,手掌在身後探了一下,一株三色草,便是出現在他的掌心之中,「喏,給你的。」

顏玲兒看著鹿羽遞過來的三色草,愣了愣神,他還真的記得自己隨口提過的這個要求……

不由得,顏玲兒心頭一暖,對鹿羽溫和一笑,道:「多謝,如此我便不客氣了。」

伸出纖纖玉手,去接那三色草,手指與鹿羽的手掌輕觸了一下,顏玲兒心頭微顫,將三色草拿在了手裡。

這三色草,並非鹿羽採摘的,而是在那先人洞府之中找到的。

上一次去的時候,鹿羽並沒有發現三色草。

這一次將先人洞府翻了一個遍,卻是發現了十來株三色草,都是放在一個盒子裡面。

說來也神奇,三色草採摘之後,藥性會在一段時間之內流逝完畢,但是在那盒子裡面,藥性卻是封存的極好。

正好顏玲兒說需要,鹿羽便拿出了一株給她。

「跟我無需客氣。」

鹿羽輕輕一笑,戲謔道:「我們都那樣接觸了……是吧?」

顏玲兒俏臉一紅,不理會鹿羽,向著外面走去。

不知不覺,雨停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