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洪武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問棺君道:“棺君大人,這紫色光華是代表什麼意思?是好還是不好啊?”

不想棺君卻是沒好氣地回答道:“我哪知道。”

“這什麼情況?”

“我還想問呢,你這很特別啊,是不是這法陣佈置出問題了。”棺君道。

“不會吧。”洪武也不太敢確信。

“那就再布一遍。”棺君說道。

“啊,還布?”

“怎麼,心疼靈石啦?這才哪到哪,這只不過是個初級檢測陣法,若是你升到銅屍,便不能用靈石了,而是要用靈晶了。”

洪武被棺君說得打了個哆嗦,這什麼情況啊,幹嘛一個陣法就要花這麼多錢。

不過心疼歸心疼,洪武還是乖乖地布了一個檢測陣,這次棺君每個步驟都監督着,確保萬無一失,等陣法成了,洪武站進陣法之中。

結果洪武剛一進陣法,陣法之中頓時生起紫色華光,和前一回沒有任何區別。

“不要再重布了吧?”洪武都快哭了。

“這是什麼情況?”棺君似乎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

“棺君大人,我這種情況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有什麼不妥?”

“這麼說吧,所謂寒光鐵屍,就是你一進陣法,應該是發出白光纔對,可是你一直去,卻出紫光,這就是問題所在。”

“發白光和發紫光,有什麼區別嗎?”洪武不由鬱悶。

“那當然有區別了,你亂髮紫光,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是什麼境界?”

“可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我還鬱悶呢,白花了兩塊靈石。”

“算了算了,看來只能再換個辦法了。”棺君道。

“什麼辦法?”

“這個需要我再想想。”

洪武只好先回帳篷,一路上棺君都在桃源空間裏不停的自己唸叨,自己在那兒想辦法。洪武也不好打擾他。

仙女帳篷的許多小帳篷都可以花錢租下來,因此洪武花了一百元石,租下了一個相對舒適的,因此他現在有單獨的帳篷。

回到帳篷之中,洪武便着手做乾坤袋了,其實他自己現在有了桃源空間,根本用不着乾坤袋了,但是李愛蓮她們,跟着自己去捕獵沙蟲,這些天又忙着忙後,服侍自己倒是十分周到,更重要的是,她們知道洪武得了這麼大一張沙蟲皮,卻沒有做出一個乾坤袋來,不免分起疑心,雖然她們是洪武的忠實奴僕,但是洪武這個人做人還是很有原則的。

這些邊角料雖然不多,但是做幾個乾坤袋還是綽綽有餘的,洪武心念一動,便將每個乾坤袋都做得很小,比荷包還小,這就比一般以乾坤豚的皮做成的乾坤袋要精緻得多,但是裏面的空間卻比乾坤豚的皮做成的乾坤袋要大上許多。

做完了四個,洪武對自己的手藝也是相當滿意,看來自己的煉器水平又提高了一層。

他先將三姐妹叫了進來。

三姐妹這一陣子修煉上得到了洪武的指點,倒是進步挺快,加上洪武又將靈蛇練體術傳給李愛蓮和她們三個,這靈蛇練體術本來就是木行功法,和合歡宗的功法並不衝突,因而她們改修靈蛇練體術之後,從煉體期三層一下子升到了煉體期六層。或許是因爲改修功法的緣故,她們三個現在的身材比以前更加柔軟婀娜,容顏也比原來要俊俏得多。

三姐妹聽到洪武的召喚,一個個歡天喜地,一齊涌進洪武的帳篷。現在她們一點也不怕洪武,和他也十分親近。

洪武將三隻做工相當精緻的乾坤荷包放在她們面前,她們的眼睛頓時一亮,驚叫道:“主人,這是您做的?”

洪武點頭道:“這都是乾坤袋,比那種大的乾坤袋要方便攜帶,裝的東西也多,是沙蟲皮做成的,你們三個一人一個,拿着吧。”

三姐妹接過乾坤荷包,頓時眉開眼笑。

突然玉瓶和兩個妹妹對視了一眼,將身子捱了過來,將櫻桃小嘴湊到洪武的臉上,輕輕啄了一口,金瓶和銀瓶也一樣,湊過來親了洪武一下。

洪武的心突然一動,這時候竟然動了一絲情。修道之人,重在順其自然,洪武將三姐妹一下子攬進懷裏,三姐妹起初一驚,但是很快就配合起洪武來。

洪武將她們抱到大牀之上,開始挨個寵幸,這三姐妹練過靈蛇練體術之後,身體柔軟極了,而且身上又帶着合歡宗的一些功法,取悅起男人來十分有效。她們從被洪武收爲女僕那天起,便知道有這麼一天,她們甚至也十分期待有這麼一天。

四個人糾纏在一起的時候,突然一朵蓮花的虛影從玉瓶的身體中釋放出來,隨後金瓶的身體之中也綻放出一朵蓮花虛影,最後是銀瓶。

這就是蓮臺三現嗎?

三姐妹綻放完蓮花虛影之後,修爲竟然一下子提高了一個境界,竟然全都變成了煉氣期三層的修爲了,再看她們,原本只能說俏麗的容貌,現在卻變得美豔驚人。

洪武不由看呆了,正在他想要和三姐妹再來一番雲雨之時,卻聽到棺君大叫:“我想起來了,這個辦法應該有效。” 棺君突然這一聲喊,把洪武的興致給全都打消了。

洪武苦笑一聲對棺君道:“你可真會挑時候。”

這時候棺君才發現洪武身邊的三姐妹,大叫道:“你怎麼演小片都不叫我?這蓮臺三現是多麼難得的事情啊,你竟然不叫我。”

洪武連忙叫道:“棺君大人,你就放過小的吧,快說說,到底什麼辦法?”

“哦,對了,你剛纔一打岔,我都差點忘記正事兒了。是這樣的,你去弄一碗清水來,完了之後我告訴你怎麼做。”

洪武讓三姐妹去打水,自己留下來,跟棺君抱怨道:“我說棺君大人啊,你以後能不能別神不知鬼不覺地嚇我一跳,給我個心理準備啊,要不然我覺得我沒被敵人殺死,倒要先被你給嚇死。”

“小子,你還真別說,就你這膽子,我一個能嚇死你十個。”棺君道。

這時候水上來了,三姐妹爲了爭得洪武的表揚,竟然搶着打水,竟然打了滿滿三桶。

洪武哭笑不得,揮揮手讓她們退下,然後對棺君道:“棺君大人,現在怎麼做?”

“現在你將手放在水碗邊上,雙掌用力往水碗中間擠。”

洪武道:“這水碗不一下子便碎了嗎?”

“不,你既要保持水碗不碎,又要以最大力度去擠。”棺君說道。

洪武道:“這也太過強人所難了吧?”

“你就是笨,別找那麼多理由。”棺君催道。

洪武只好試一試,果然這力道不好控制,修真界的修士們,很少會去煉體,原因很簡單,煉體難成,更要吃苦,再加上煉體修士雖然是肉盾血牛,但卻遠不如以靈力攻擊來得瀟灑。而且煉體修士也很少會對力道有精準控制的,大多煉體修士都仗着血厚防高,力氣又大,跟人對敵之時,總是一拳將敵人打倒,因此力大力小無所謂。

像棺君這麼要求洪武精準控制力道的,幾乎沒有。但是洪武雖然嘴上抱怨,心裏卻生起一股不服輸的勁頭來,自己雖然不如洪非,但是自己也絕不會被這點小事難倒。

試了一次又一次,洪武都捏碎了不知道多少個碗了,終於掌握到一點點竅門了。這對力道的控制,便是自己與自己較勁兒,力道多少用於攻擊,又有多少是用於防禦,只要攻擊的力道與防禦的力道相等,這水碗便不會碎掉。

終於,洪武終於可以不把水碗捏碎了。這時候只見水碗的水慢慢變熱起來,竟然在短短時間內,變成了沸水。洪武自己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神奇的事情。

卻聽棺君解釋道:“一代主人將這個叫作能量守恆什麼的,反正是個什麼定律,現在你的攻防力相當,因此相互抵消,產生熱量,這熱量越快將水加熱,便說明你的煉體修爲越高。讓我看看,你現在加熱一碗水需要一刻鐘,那就說明……說明什麼來着?”

“我說棺君大人啊,你能不能靠點譜啊。”洪武心中萬千神獸奔騰。

“哦,對了,說明你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二百象力以上。”棺君道。

“哦,二百象力以上。”

“不對啊,這不合理啊,這根本不科學啊?”棺君突然大叫起來。

洪武也意識到了,自己這還是初次煉體吧,怎麼可能就達到了二百象力?這已經超過了銅屍的境界了啊。

會不會出錯了?洪武問道。

“不行,那就再回到那塊風水寶地去,再試一次檢測法陣。”棺君咬牙道。

洪武頓時喊道:“那算了吧,反正二百象力就二百象力,說不定和別的因素有關係。”

“對了,我明白了。”棺君大叫道。

它的身體從棺材上滑來下,它又重新跳上去,坐在棺材蓋上晃着小短腿。

“首先你接受了蓮臺三現的祝福,力量大有提升也是可能的,第二則是你現在這種境界修爲,以前一代主人跟我說過,他說他和這個修真世界的契合度很低,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很慢,因而不得不創造出《無上煉體法》,強行將天地靈氣煉成體內,而你是這個世界的土著,與這個修真世界的契合度很高,因此可以不能以一代主人給自己身體定下的標準來衡量。”

“契合度是什麼?”對於棺君時不時崩出的新名詞, 只要不影響理解,洪武都忽略過去了,但是貌似這個契合度很重要。

“契合度就是你與這個世界的聯繫,換句簡單的話說,就好比一代主人便是這個世界的養子,而你是這個世界親生的孩子一樣,而親生的孩子,卻也有遠近親疏,比如有很多人福緣深厚,是天道寵兒,有些人卻只能憑着自己的毅力前行。”

“我成了這個世界的寵兒?”洪武有些不敢相信。

“這話我可沒說,我只是說,你比一代主人更受這個世界的寵愛,至於你和這個世界的其他修士比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好吧,那既然這契合度比洪非前輩要高,又代表什麼意思呢?”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一代主人也預想過這種情況,因此他特意定了另一個境界標準,比如說,你這個境界,便叫紫光鎳屍,這鎳是一種金屬,當然咱們修真界卻並不存在這種東西,它非鐵非銅,十分堅硬,這紫光鎳屍的境界,身體強度大約在一百到一千象力之間,你這兩百象力,倒也不算太突出。”

“不過這樣我就滿足了,煉體一次,便有兩百象力,這身體,估計可以和築基巔峯一戰了吧?”

“現在還不行,你對力量的掌握實在太菜了。”棺君道,“力量也不是無根之水,怎麼用都不會枯竭,你需要練習力量的控制,力量控制越精準,你的戰鬥力就越高。”

“這個我倒是有深有體會,這就和靈氣控制一樣,一般沒有戰鬥經驗的修士,總是選擇靈氣外放,這種招費力不見效,稍有點經驗的修士,便選擇將靈氣凝在手上或者腳上,只有當擊中的時候才外放。只不過力道這東西,要如何才能精準?”洪武道。

“你放心吧,本大人特意給你準備了一套訓練課程。”棺君得意道,“只不過這套課程是一代主人修煉的加強版,你自己好自爲之吧。” 棺君說要給洪武訓練,可是卻缺少許多材料。

這洪非留下的訓練辦法,總是和修真界格格不入的,所以訓練所需要的東西也是稀奇古怪。光聽這些名字,洪武頓時覺得頭都大了,更不要說去尋找了,看來目前還只能是粗放型比較好一些。

轉過天來,李愛蓮興沖沖地跑來跟洪武道:“主人,有個好消息,最近巴丹小鎮上要舉行一個拍賣會,據說這個拍賣會是由黃金家族特意舉行的,在全國巡迴拍賣。”

“巡迴拍賣?”洪武的心念一動。

“是啊,有許多拍賣品都是首次拍賣,據說還有天材地寶拍賣,上回來這巴丹小鎮,應該還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這回竟然有這等榮幸。”

洪武心中生起一絲疑惑來,這次巡迴拍賣來得實在太過巧合了,看來是黃金家族想通過這次拍賣,引出那朵“九彩仙蓮”。不過他們哪知道這“九彩仙蓮”已經成了自己的桃源空間之中,別人完全不可能得了去。

“什麼天材地寶?”洪武問道。

“好像是一件叫紅蓮地火的異火。”李愛蓮道。

“紅蓮地火嗎?”洪武重複了一遍。這紅蓮地火他知道,在異火榜上排行第五十七位。這紅蓮地火是從地心生出來的一朵異火,它的高溫可以用來煉器,煉丹,是件不得了的寶貝。不過洪武這下子更加確定了,這紅蓮地火一定是黃金家族拿來引出“九彩仙蓮”的東西,一般人得了九彩仙蓮,一定是要煉丹的,但是一般的凡火,根本不可能將這“九彩仙蓮”融化掉,因此得到九彩仙蓮的人一定會到處去尋找“紅蓮地火”這一類的異火。但是這世上異火榜上的異火,卻是實在太過稀少,還有很多異火,都在成了名的人物手中,像丹尊者,藥王尊者等,器大宗師等等,這些成名數百年的人物把控着異火,使得異火更加難得。

巡迴拍賣會便是個陷阱,但是洪武卻有些想法,正猶豫着的時候,聽到棺君說道:“紅蓮地火嗎?小子,你有福了。”

“有什麼福,明明是個陷阱。”洪武道。

“我知道你也心動了,只不過做不了決定。一件事情你在猶豫做與不做的時候,別猶豫,做,一個地方但你猶豫去與不去的時候,別猶豫,去。今天永遠是你人生當中最年輕的一天,若是不做不去,你的生活還有什麼意義?”

洪武被棺君這一番話說得心潮澎湃,說道:“棺君大人您說得實在是太有哲理了。”

棺君卻笑道:“少拍我馬屁,這話是一代主人說的,他說這叫心靈雞湯,專用來激勵人用的。”

“那您的意思是,咱還得去?”洪武道。

“當然要去,雖然你的九彩仙蓮已經不用再煉丹了,但是你本身卻是一顆人丹啊,煉你的火越是高級,你的身體便越是堅硬,你別看你現在是紫光鎳屍,比寒光鐵屍要高出好多倍,但是若你一上來便有紅蓮地火這種高級的異火來煉體,你現在早已經突破千象之力了。”

“而且你若是不去,倒會引起舉辦者的注意,他們既然來這裏開拍賣會,必然是有了兩手準備,到時候這拍賣會的舉辦者一定會將不去的高手都查個遍,說不定就會查到你身上,雖然你還不算高手,但是你之前力懲四大公子的事情,說不定已經傳出去了。”

“好吧,照你這麼說,我還真得去看看,看看這拍賣會上的紅蓮地火。”

“這就對了,若是能弄到紅蓮地火,咱就發達了。”

***

與此同時,巴丹小鎮的各個家族還有傭兵團都開始準備拍賣會的事情了,這拍賣會可是需要元石的,這時候若不準備足夠的元石,到時候看上了什麼自己想要的東西,再沒有元石,豈不是空歡喜一場?

特別是這拍賣會上可是有紅蓮地火啊,好像紅蓮地火這朵異火,只在巴丹小鎮的拍賣場才拍賣,因此各個家族的宗家,還有許多其他宗門,都紛紛派使者到趕來巴丹小鎮,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