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二百?洪武頓時傻眼了,這同樣的畫,怎麼一會兒三百一會兒二百?

“不是三百嗎?”洪武一問出這話,便後悔了,這話不就表明自己剛纔便來過嗎?

幸好王冕對這些話都免疫了,一聽洪武說三百,他突然笑了起來:“好不容易有個知音來了,覺得我的畫價得更多,那我可不能賣給你了。”

又不賣了?洪武頓時要抓狂了,轉頭正要走,卻聽王冕道:“紅粉贈佳人,寶劍贈英雄,這位道友既然這麼看得起王某人,王某人也不能小氣了,自然要將這畫相送。”

說着,抽出一副畫卷來,看也不看,便交給了洪武。

洪武慢慢展開這一張畫卷,一看,卻是剛纔那個侍女的畫像。洪武不明白是何意,於是開口問道:“王道友,我要的是去金錢幫的地圖。你給我一張侍女圖是何意?”

“這位道友,區區一張地圖,豈能表達我對知音的感激之情?自然是這張侍女圖要比那地圖值得多。”

洪武頓時無語了,他對王冕一拱手道:“那道友,咱們後會有期。”

轉頭便出去了,洪武知道和王冕這種癡人是說不通道理的,因此只有再回來一次,這次不往下還價,也不往上擡價,王冕開多少,就直接買下來便是。

第三次進屋,卻沒有侍女再出來了,洪武叫了一聲:“有人在嗎?”

過了好一會兒,王冕才走出來,臉上,手上都是墨。

洪武道:“買金錢幫地圖。”

王冕似乎心情很好,從一堆畫卷當中抽了一張道:“給。”

“多少靈石?”

“我剛剛畫完一張侍女圖,這次畫得甚爲滿意,因此也不收你靈石了。”王冕說道。

什麼情況?洪武打開畫驗證了一下,這次是真的金錢幫地圖,他連忙將畫一卷,向王冕道聲謝,生怕遲則生變,急急忙忙便出了門。

“怎麼樣,仙師大人,買到畫了?”

“買到了。”洪武一高興,又給了王小二一塊靈石,王小二頓時高興地快發瘋了,兩塊靈石,便是兩百萬兩黃金,對一個凡人來說,兩百萬兩黃金是什麼概念,這便是真正的富可敵國了。 靜室之中,洪武打開了這幅地圖。

地圖上的山山水水都畫得十分清楚,似乎是隻要輸入一絲靈力進去,便可以讓這些山水變成真的一般。

洪武的心念一動,往這畫裏輸入了一絲靈力,果然,山水都開始浮現起來,由平面變成了立體。這並不是一幅從西郭城到達金錢幫的地圖,而是一幅天元大陸的全景圖。

想不到這王冕不但人物畫得好,這山水畫得也是出神入化,而且這真的可以說是仙畫了——只要輸入靈力,便可以看到自己想要看的任何一個地方的景色。

這真的是一幅好畫,這種畫,別說三百靈石,便是三萬靈石,洪武也覺得相當之值。

或許這畫對別人來說只是一幅地圖,但是對洪武來說,意義遠在一幅地圖之上,這張天元山水圖,給了洪武一個非常大的啓發,若是自己找回了桃源世界,也可以將桃源世界裏的山水佈置得跟天元大陸一模一樣,這簡直就是藍本,是模板。

值,太值了。

將這幅畫收了起來,洪武想到了另一幅畫,那幅美人圖。

如果說這幅山水可以往裏輸入靈力,而使山水立體化,變得活靈活現,那麼這幅美人圖很可能也是如此。

這就可以解釋了爲何王冕穿得這麼寒酸,但是侍女卻衣着華貴了,這根本是一幅畫。

王冕竟然可以使自己的畫變成活人,而且這個活人還是修士,明顯具有修爲,不但具有修爲,修爲還很高。

這種畫道若是用在與人對戰之上,豈不是所向披靡?只要給王冕一隻筆,一張紙,便可以畫出無限軍隊,畫出各種不可能的妖獸來。

幸好王冕沒有野心,他若有野心,想必整個天元大陸都容不下他的野心。

洪武拿出那一幅侍女圖來,往這幅圖中輸入了靈力,不一時,一個如花似玉的侍女便從畫中輕移蓮步,緩緩走了出來。

“主人。”

這輕啓櫻脣的一聲,便將洪武叫得渾身**。

不過這侍女在外面呆了極短的時間,便又回到畫中去了。

洪武再次輸入靈力,再次將這侍女從畫出喚出。

他發現,往畫中輸入越多的靈力,這侍女在外面呆的時間便越長。原來還有這樣的限制,那麼自己剛纔所想便錯了,王冕縱然想要稱霸天元大陸,卻也需要有足夠的靈力才行。

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啊。

洪武這次將侍女圖收起來,又將那幅山水圖重新拿出來,打開了慢慢琢磨。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了無上煉體經中的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叫解構探測陣,這個陣法洪武一直都不知道用在何處,修真界的東西從來都很簡單,沒有那麼多彎彎繞,簡單直接,便是修真界的陣法與靈器所追求的。

可是這幅畫,卻與一般的靈器不同,它也不是什麼陣法。

這就是一幅畫,可它又不是一幅畫,這幅畫是融合了陣法,靈器,五行,還有天道之力在當中的東西,可以說,創造這幅畫的人,甚至可以說超過了仙人,達到了神的地步。雖然神的創造是永恆的,而這幅畫卻是短暫的,但是能將物體具現化出來,讓它具有生命,這本身便是隻有神纔能有的本事。

洪武初次佈置解構探測陣,速度不算太快,不過依樣畫葫蘆,最終還是將這陣法佈置好了。

洪武將這幅天元山水圖放進了陣中,頓時陣中射出一道道光來,這些光組成了一個光的幕,在這幕上,許多數值都顯現了出來。

洪武猜得沒錯,這當中的確有陣法,有煉器,有五行之力,還有符道,有天道之力,還有心力。這些力量有機地組合在一起,這才能構成這樣一幅畫來。

通過這個解構探測陣法的數值,洪武試圖仿照這幅天元山水圖來重新畫一幅。

且不要說一幅,只要畫出一棵樹來,能夠輸入靈力便活過來,這便代表着洪武又掌握了一門戰鬥技藝,而且這種戰鬥技藝是全新的,甚至連王冕也沒用過的。

洪武走進了西郭城的一家商鋪,這家商鋪正是賣制符器具與符紙的。

甩下一袋靈石,拿走了商鋪之中最好的制符的筆與紙,洪武向着西郭城外飛去。在這天元山水圖中,西郭城外有一個山洞,這當中正好有一隻符血獸,這符血獸是一類妖獸的統稱,比如靈狐,比如幻蛇之類的,它們的血可以摻入符墨之中畫成符,可以使得符的效果成倍增長,同時洪武也需要一個安靜的畫畫之地。

雖然洪武很想快點上金錢幫宗門去,將孫秀玉給救回來,但是他更是深知磨刀不誤砍柴工的道理,學會一門戰鬥技藝,才能使自己這一趟闖宗門之行多一份保障。

雖然洪武現在可以與大成期對敵,但並不表示洪武可以與一個宗門爲敵,天元大陸的宗門之中,至少有着一個渡劫人仙。

若是那隻仙貓還在,洪武還真不需要如何緊張,至少在宗門之外,與一般人仙對上,就算打不過,也可以逃得走。

可是現在洪武沒有仙貓在手,更是要進入別人的宗門,這宗門之中還有守山陣法,除了守山陣法,還可能有渡劫期的護宗靈獸,這都不是洪武能夠對付的。

可是就算是有再多的渡劫期高手,再多的渡劫期靈獸,再強大的守山大陣,洪武還是會一往無前,只要決定了,便去做,這便是洪武的脾氣。

使了幾個縮地神行之術,便來到了這符血獸所在的山中。

山中的一個巨大天坑之中,一隻烏黑的陸行墨魚正在曬太陽。

洪武上前一步,一道心力網從手中放出,這心力網上,層層電光閃耀。

陸行墨魚修爲已經達到了合體中期,在這片最高只有金丹妖獸的地面上也沒有什麼天敵,因而反應有些慢,一直到被網中了,纔開始驚慌起來,不停地往外吐出黑色的墨汁。

洪武使了一個縮放之術,將這隻龐然大物變小了百倍,纔開始慢慢往上收網。 這隻陸行墨魚,它的肚中有一個叫“海螵蛸”的東西,這種東西磨成粉,摻進符墨之中畫符,卻可以使得符的效果強上十倍。

洪武將這隻陸行墨魚開膛部肚,取出一隻巨大的海螵蛸來,雙手一拍,頓時這海螵蛸便成了粉末,飄在空中,洪武將粉末收了起來,取出符墨和符紙來。

凝神靜氣,洪武開始畫畫。

畫這種畫,實在是有些難度,要以調好墨,要同時具備五行靈力,更要有心力,甚至連神識都不行,只能是心力。

對於符道,對於煉器,對於陣法,對於天道之力都要有足夠的理解。

這一些洪武都具備,不過洪武對於畫這一道,卻是沒什麼天賦。

修真世界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不懂浪漫生活的,其實也不是他們不懂,而是修真世界實在太過險惡,也實在太過現實,因而這些人不得不走上修行的道路,因爲不修行,便成了螻蟻。

洪武相當於活了三世,可是這三世之中,卻沒有一次學過畫畫。

不過他不會,並不代表他不想學,他立刻呼喚起棺君來。

棺君可是無所不能的,有時候他也會自詡爲藝術家,要不然也不會把桃源世界和桃源空間都弄得那麼文藝。

“小子,啥事啊?”棺君最近沒什麼精神,沒有了桃源世界供創作,他就像犯了酒癮又不讓喝酒一樣,打呵欠,懶洋洋的什麼都不想幹。

“棺君大人,有好東西,要不要一起研究?”

洪武對棺君的心理已經摸得十分透徹了,只要一聽說有新鮮玩意兒,他一準就來了勁兒。

“什麼,快來讓我老人家瞧瞧。”

洪武將那副侍女圖送進了九天丹棺。

“什麼嘛,就是一張漂亮姑娘,本大人根本不喜歡。”棺君一見,頓時有些失望。

“棺君大人,這可不是普通的畫哦,你用輸靈陣往裏輸入靈力看看。”

棺君不是實體,只能通過輸靈陣來實現。

靈力傳輸進去之後,畫裏的侍女便出來了,在這九天丹棺的空間之中行走。

棺君頓時大叫道:“這個好玩。”

“想不想玩點更有意思的東西?”洪武說道。

“更有意思?你小子吊本大人的胃口,快點,快交出來。”

洪武又將那幅天元山水圖送進了九天丹棺。

這回根本不用洪武教了,棺君又往這天元山水圖輸入靈力,同樣,這山水變成真山真水一般,雖然都是微縮的,但是棺君卻也一下子想到了,這種東西絕對可以用在以後桃源世界的改造之上。

“小子,你從哪裏撿到的寶貝,竟然不告訴本大人一聲。”

“您可真冤枉我了,您最近茶不思,飯不想的,我哪敢去打擾你啊。”洪武笑道,“不過這並不是找您老人家的最根本目的。”

“你還有什麼好玩的東西?”

“不是東西,是想法,棺君大人,請教我畫畫吧。”

“畫畫?”棺君有點摸不着頭腦。

“對,我也想試着畫出這種圖來。”洪武說道。

棺君的眼睛一亮:“你說什麼?你也想畫出這種圖來?”

“棺君大人您沒發現嗎?這種畫其實是可以用來戰鬥的,只要靈力輸入的足夠多,它裏面的東西便會跑出來,咱們便能將這東西畫得越強大,從畫裏跑出來的東西也就越強大。”

“好主意,這可真的是個好主意。”棺君連連誇讚道,“小子你最近有進步啊,煉體已經出人意料了,現在又有這麼個好玩的主意。”

“只不過我不會畫畫啊。”

“本大人會啊。”棺君道,“本大人教給你,你能畫成什麼樣,就看你的造化了。”

洪武一向虛心學習,加上此時靈魂強大如他,悟性又高,對力量的控制也相當到位,棺君只不過教了一小會兒,洪武便已經能畫得像模像樣了。

“畫畫的最高境界,便是畫的意境,畫山非山,畫水非水,這纔是好畫。”棺君說道,“當然,這樣的畫對你來說還有點難,你只要畫出一副像樣的畫來便可以了。”

洪武點頭,重新開始凝神靜氣,符筆在手,一隻小鳥飛快地畫成了,雖然細節上並不算完美,但是要兼顧陣,符,器,還要有心力,天道之邊,還要畫得符合原理,這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極其困難的事情,可是洪武現在卻做到了。

往這符紙上輸入靈力,這張符紙頓時化成一團青煙,青煙之中,一隻小鳥飛了出來。

“成功了。”洪武不由歡呼,這也是創造的喜悅。

小鳥飛在空中,撲騰着翅膀,盤旋了一圈,最終化成一團墨汁,完全散開。

棺君也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嘖嘖稱奇道:“好傢伙,想不到修士也能創造出生命來,這可是神才能做得到的事情啊。若是能在它們身上弄個聚靈陣,會不會飛得更久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