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聽說箱子有夾層,彼得雙眼一亮,人從沙發上彈起來,撲到桌子上。他手忙腳亂地將現金美鈔都扒拉出來,金屬箱子的內襯是一層黑色的軟膠。不過這難不倒這位KGB的前間諜,他取出一把鋒利的小刀,輕輕劃開那層膠皮。

不記名債券的邊角花紋呈現在眼前,彼得眼睛就像被逐漸施加電壓的燈泡,越來越亮。

不記名債券,這在任何一家國際銀行都可以進行提取,幾乎是作爲現金使用,能夠作爲不記名債券使用的,面額也鉅額足夠巨大!

錢!彼得心臟通通的狂跳着。

嗤拉——

輕微的響聲隨着刀鋒劃過膠皮而響起,膠皮的缺口處露出底下的紅銅片,火花在刀鋒和銅片之間閃過,細微得如同黑暗中一閃而過的火星。

“完了……”

一道死亡的光亮在彼得腦海裏掠過,稍縱即逝。

轟隆——

火光湮滅了整層樓,劇烈的爆炸引發了這個軍火庫連鎖反應,所有在樓裏的STF隊員和武裝人員此刻都嚇了一大跳。

約翰內斯堡的市民這天晚上在遠處看到,罪惡之城中間攔腰爆開一團火焰,就像黑夜裏盛開的煙花,光彩奪目。 大西洋,巴納納羣島,弗拉基米爾號像條巨大的黑魚一樣悄悄滑入這片海域。

甲板上,海恩斯拿着衛星電話,聽到裏面爆炸聲響起,微微嘆了口氣,將電話遞給旁邊的凱比。

“漢森,我們還有多久到預定海域?”他在輪椅中側過頭,看了一眼蹲在甲板欄杆邊的買頭髮漢森。

漢森忽然從甲板上站起來,目光越過欄杆,死死望着船的右側。

“那裏!”他眼中的紅色火焰愈來愈烈,似乎有被什麼刺激到了,“就在那一片海的現房。”

順着漢森的手指方向,凱比看到了黑暗一片的海面上隱約飄着幾隻小船,海水地下似乎有些紅色的光線時隱時現,顯得十分詭異。

“打開探照燈!”凱比轉頭命令站在艦橋上的黑衣士兵,“照着那片海域。”

船頭和駕駛室頂上的幾盞高瓦數探照燈唰一聲全部打開,蘇制的設備雖然粗糙,不過往往足夠暴力。

上百平方的海域被照得如同白晝。

燈光下,幾艘顯然是漁船樣式的獨木舟孤零零飄蕩在海上,上面空無一人,海面上死一樣寂靜。

獨木舟下的海水冒着細密的白色氣泡,像一瓶打開了蓋子的汽水,不斷涌到空氣中來,蒸汽從水裏嫋嫋地飄上天空,水被煮沸了。

弗拉基米爾號換換駛近,有人忽然大叫:“看!海里有東西!”

凱比跑到甲板邊上,低頭朝海水中望去,幾具被煮得已經變形而且肌肉慘白的屍體從海底被水泡推到海面上,然後又沉了下去,像火鍋中翻騰的一塊肉。

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肉香,就像燉爛的豬肉溢出了鍋蓋。

“是死人!”凱比目睹這些人的慘狀,忍不住捂着鼻子,不由自主後退了幾步,“海恩斯先生,這下面恐怕真的是法夫尼爾宗主,它還沒死?”

“作爲宗主,它幾乎是不死的。”海恩斯按下輪椅上的電動按鈕,那架做工精巧的輪椅靜悄悄滑倒甲板邊,他目不轉睛地看了一陣那片沸騰不止的海面,道:“看到海水裏那一根根紅色的血管一樣的東西沒有?”

凱比伏在欄杆上,藉着探照燈的白熾光看了一下,果然,海水中有些像海草一樣的東西在水中擺動,是暗紅色的,就像人的血管,又想水木的觸角一樣,看起來十分柔軟。

“看到了,那是什麼東西?”凱比對這東西從心底裏泛起一絲噁心。

“那是附在宗主屍身的繭上的觸手,當宗主受到重創,就會進入一個繭化的階段,此時會進入一種假死的狀態,這些觸手是它向周圍環境攝取養分和保護自己的工具,即時武器又是攝食的器官。”

“你是說……它在吃人?”凱比朝後退了幾步,想裏這東西遠一些,免得這觸手撲到船上將自己當做食物可就不好玩了。

“追隨者果然靠不住啊……”海恩斯輕輕嘆息一聲,轉對漢森道:“位置沒錯,就在這裏了。”

他開始操縱着自己的輪椅來到駕駛室下的旋梯旁,一名黑衣士兵按下旋梯上的按鈕,軋軋聲過後,樓梯都被鋪平,成了一道無障礙的殘障人士通道。

輪椅無聲無息沿着通道開上了駕駛臺,一名黑衣士兵在海恩斯的示意下,將他推到艦橋最高處的欄杆旁,在這裏,可以將整艘弗拉基米爾號的甲板盡收眼底。

“開始工作吧!”

隨着海恩斯一聲令下,甲板上開始忙碌起來,巨大的吊臂稱重能力達到一百五十噸,足夠吊起海里那個龍繭。

幾個黑衣士兵跑到船邊,爬上了懸掛在船邊的一艘小型橢圓形潛艇,這艘潛艇看起來和那些進行水底科考的潛艇沒什麼分別,橙黃色的外殼,五米長,直徑有一點八米,潛艇的前頭有兩隻機械臂,可以在水中採樣或者進行一些修補等等的工作。

“小心一些,這片水域的中心水溫現在是八百度,底下的溫度更高,只要碰一下就會被煮熟!”漢森指揮着幾人鑽進潛艇,自己最後一個進去。

“測試氣壓和各個閥門——”

“測試完畢,一切正常。”

“測試動力裝置。”

“測試完畢,正常。”

“影像裝置測試。”

“OK,正常!”

“控制檯,水蛭一號準備下水,請求下水……”

“我是海恩斯博士,祝你們一切好運,我在水面等着你們的好消息。”海恩斯湊到麥克風前,給潛艇裏的人員打氣。

“博士放心吧,我已經確定了法夫尼爾宗主在水底的位置,應該能夠在兩個消失內完成打撈。”

……

正當巴納納羣島海域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二十海里之外,一艘幾乎和弗拉基米爾號一樣的間諜船正在逼近。

這是一艘比弗拉基米爾號還要大的間諜船,船上各式各樣的衛星天線和監控設備正在不停運轉,雷達的天線鍋不斷旋轉,捕捉着附近海域的所有異常信號。

而且不像它那樣進行過僞裝,船身是銀灰色的,上面漆着一行編號——M606。

控制室中,一名英軍大副拿起麥克風,開始呼叫。

“塞拉利昂前線指揮中心,我是M606,目前位置在巴納納羣島西南25海里處,我們的雷達監測到不同尋常的訊號,有一艘疑似前蘇聯間諜船在島東面7海里處,似乎在拋錨作業。我要求中心調取衛星監控,做細緻的調查分析。”

“這裏是指揮中心,M606,你的信息已經收到,我們會馬上調出衛星畫面,情願地等待指示。”

大副放下話筒,轉身走出控制室,對一名水兵道:“馬上通知船長,另外,通知船上的約翰先生,讓他到控制室一趟!”

水兵敬了個禮,答了是,飛快下了旋梯。

約翰是MI6派駐這艘間諜船的一名特工,M606這幾天一支在附近海域轉悠,軍方一共派出了三艘這樣的船隻,顯然是在執行什麼重要的任務,而且每艘船上都有MI6的人,不知道在找什麼重要的人。

不過前幾天在弗里敦海域發生過一場惡戰,M606作爲間諜船也監聽到了一些信息,但是十分詭異的是,很快國防部就下達命令,將那天晚上的監控數據全部進行封存,交給前來接手的MI6特工。

“到底是什麼事?”大副是一名經驗豐富的皇家海軍軍官,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走出控制室外,遙遙望向東面的方向。

天空中忽然響起隆隆的雷聲,閃電在紅色的雲層中劃過,顯得十分詭異,一陣不安的情緒爬上了大副的心頭。 南非,約翰內斯堡與比勒陀利亞的交界,一處私人莊園內。

芬奇坐在書桌後面,前面牆上掛着的幾塊大屏幕上已經聯通了天幕公司行動部和龐特城市公寓的監控網絡。

“博士,龍雲失去了蹤跡,我們現在找不到他了。”其中一個畫面上出現隼的身影,這傢伙蹲在美洲獅直升機的機艙裏,手裏拿着一臺軍用電腦,手忙腳亂地敲擊着鍵盤。

“最後確認龍雲在30層一名叫彼得洛維奇的軍火販子住處出現,這層樓的安保措施做得十分嚴密,防彈玻璃和合金門全部阻擋了熱成像和生命雷達的掃描,我們沒法子追蹤到龍雲的蹤跡。”

“他沒有從裏面出來嗎?格格是不是在現場?讓她馬上到三十層確認一下。”芬奇盯着監控屏幕,將畫面調到三十層,鎖定了畫面。

“博士,我跟隨STF已經到了三十五層,馬上就要到達三十層。”格格的聲音從現場傳來。

“調出彼得洛維奇的個人檔案,看看是什麼來頭,這種精密的設計絕對不是一般的街頭軍火商能完成的。”

“彼得洛維奇,前KGB特工,潛伏在南非的烏鴉……”隼將彼得洛維奇的個人信息調到了大屏幕上。

忽然,隼的通訊頻道里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似乎火光將半邊天都映紅了。

隼在機艙裏盯着龐特城市公寓的方向,雙眼中充滿了驚詫。

“糟了!”他驚得已經說不出話來。

“博士!三十層發生劇烈爆炸!”格格的聲音在頻道里響起,“剛纔整棟大樓都晃了起來,爆炸威力相當大……”

芬奇目光落在屏幕上,三十層的監控畫面上,果然是一片火光,攝像頭很快全部變成了雪花,什麼都看不見了。

頻道里頓時沉默下去,芬奇絞了絞手,忽然十分肯定道:“龍雲絕對不會就這麼死掉,格格,你等火勢控制住之後,進去現場看看,蒐集下現場資料,我相信你只會找到那個彼得的屍體。”

“博士,有緊急狀況。”天幕公司指揮中心的萊娜切入了通訊頻道里,“塞拉利昂的海域有新的發現。”

“有什麼新的發現,萊娜。”芬奇將畫面切到萊娜的頻道,薯片妞此時在行動指揮中心的一張椅子上,手在鍵盤上敲打了幾下。

倆個新的畫中畫在大屏幕上跳出。

芬奇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畫面中是兩艘間諜船,從外型上看,一艘是英軍的情報蒐集船,最近塞拉利昂方面形勢緊張,已經有多艘這樣的穿到了非洲海域,在那裏監聽着各國的行動和通訊。

倒是另一艘讓芬奇興趣更加濃厚,從畫面上看,這是一艘老式的前蘇聯間諜船,不過顯然經過改裝,從畫面看起來似乎裝備要先進了許多。

“萊娜,現在塞拉利昂方面是什麼情況?”

“五分鐘前,英軍一艘編號爲M606的情報間諜船像他們前線指揮部發回了消息,說在巴納納羣島附近發現有一艘形跡可疑的船隻,拋錨在原地進行作業,他要求軍方調取衛星圖片,分析之後決定是否靠近該船,如果有必要,會採取武裝登船進行檢查。”

“你可以把畫面調清晰一些嗎?”芬奇眯着眼,始終看不清像素較低的畫面。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 “博士,沒辦法,我已經加了多層濾鏡,分辨率已經調到最大,這是美國的間諜衛星,但是型號比較老,加上現在塞拉利昂是凌晨兩點多,只能進行紅外成像掃描。”

爵爺你瘋夠了沒 畫面動了幾下,但是優化依舊有限。

芬奇注意到,那首蘇聯的間諜船周圍似乎有一個很大的熱源,面積達到了幾百平方米那麼大,而且從紅外圖片看來,整艘船的確在進行作業,船上的幾處發動機都處於高溫運作狀態。

“你有沒有聯繫英國軍方,他們怎麼解釋?”

“博士,他們也在確認之中,估計獲得的衛星圖片不會比我們更加清晰……”萊娜的聲音一頓,然後又道:“請等一下,英軍指揮部的指揮官聯繫我了,我聽聽他們怎麼說。”

萊娜的畫面暗下去,芬奇切換到格格的頻道。

“格格,龐特公寓三十層的情況怎樣了?”

“博士,很糟糕!這裏被炸成了廢墟,估計是一顆烈性炸彈被引爆,由於這裏是個軍火庫,所以產生了連鎖爆炸,幾乎整層樓被炸成了框架。”

“龍雲呢?有沒有找到屍首?”

“我是強行用天賦進來的,別人還進不來。不過就算龍雲在這裏,恐怕也會被炸成碎片,這要等消防局滅火之後等警方的鑑證組進場提取DNA才能確定龍雲是否還活着。”

“好吧,你先撤離,會酒店等消息,我會和約翰內斯堡警方高層溝通,有消息他們會第一時間通知我。”

“博士,龍雲現在失控了,怎麼辦?”格格顯然有些擔憂,“如果這個彼得是個軍火販子,那麼龍雲必定在這裏獲得了很多裝備,這傢伙是衝着卡馬拉去的,恐怕後天卡馬拉一到約翰內斯堡,這傢伙會捅出大簍子!”

“唉,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傢伙啊……”提起龍雲,芬奇實在感到頭疼,這個年輕人有種瘋狂的韌性,決定做的事情就算是火海刀山都擋不住,“你和隼還有水手三個留在約翰內斯堡,只要按跟着卡馬拉就一定可以找到龍雲。我今晚要飛一趟塞拉利昂,那裏有些新的情況。”

“博士,難道是那條龍有消息了?塞拉利昂那邊很多謎團啊,法夫尼爾到底死了沒有?還有是誰救了我們?那臺直升機是誰派來的?”

“這些也是我想弄清楚的原因,你放心吧,是礁石就總有露出水面的時候,就這樣吧。”

頻道被關閉下去,芬奇切到了天幕公司指揮中心萊娜的線上。

南非約翰內斯堡,龐特城市公寓的地下停車場出口。

一個穿着STF作戰服的士兵從停車場裏走出來,樓上巨大的爆炸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由得停住了腳步,駐足盯着三十層樓上的熊熊大火。

沒有什麼可以形容他的驚訝,如果遲一點離開,恐怕現在自己已經粉身碎骨了。

“可憐的彼得……”龍雲覺得是自己害了彼得,恐怕是追殺自己的那些亞特蘭蒂斯人做的怪,彼得只是個替死鬼。

想到這一點,龍雲更堅定了要將卡馬拉抓到手的決心,不光是報仇那麼簡單,而是這傢伙和那些亞特蘭蒂斯

的近衛和神僕都有過接觸,興趣從他的口中能套出點有價值的情報來。

“什麼人!?”警戒線旁,兩名巡警躲在一輛警察的門後,舉槍對着自己,“舉起你的雙手!”

“自己人!”龍雲走到光亮處,讓他們看到自己的STF隊服和警徽。

“啊,是STF的人啊……”兩名警察看到是同行,總算鬆了口氣,今晚氣氛已經夠緊張的了,剛纔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更是讓他們嚇破了膽。

“三十樓發生什麼事了?”兩個巡警忍不住八卦的心,開始打聽。

龍雲走出警戒線,一邊攤攤手道:“一個軍火販子,估計是引爆了自己的軍火庫。”

“這些人可真是亡命之徒啊……”其中一個胖子警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十分敬佩地看着眼前這名STF隊員,“夥計,你們的活兒可真不好乾。”

龍雲蒙着戰術面罩,只露出一雙眼睛,只是衝他點了點頭,“沒辦法,誰讓我們是STF。好了,我得將一些證物送回隊裏去。”

“要我們送嗎?”

“不需要了,我的車就在對面。” 巴納納羣島,弗拉基米爾號上忙作一團。

“打開冰凍倉!”漢森爬出水蛭號的艙體,站在被吊起的小型潛艇上指揮着甲板上的黑衣人,“這東西很不穩定,必須馬上進行冷凍!”

隨着軋軋的機械滾輪轉動聲,甲板上的隱蔽艙門打開,白色的寒冷氣霧從裏面騰起,下面是整整一船艙的堅冰。

而且船艙裏有六臺製冷機在隆隆運作,不斷在製冷口衝噴出弄弄白煙,維持着艙裏的低溫,讓溫度保持在零下30度,達到了速凍的溫度,任何活物放下去,立馬就凍成一根冰棍。

站在甲板上的黑衣士兵現在是所有人裏最不好受的一羣,腳下的冰塊冒出陣陣寒氣,而頭頂上的龍繭則如同一枚燒紅的鋼球一樣冒着熱氣,讓人彷彿置身在冰火兩重天的環境中。

這些傢伙全部穿着防火服,手上戴着厚厚的石棉防火手套,被吊起來的那個龍繭直徑達到十米,上面纏滿了紅色的肌肉一樣的組織,裂縫中到處閃動着耀眼的紅光,無數只觸手就像章魚怪一樣到處伸展,彷彿在搜尋食物一樣。

困在龍繭身上密密麻麻的純鋼鎖鏈就像連續發射了一千發子彈一樣,透着暗紅色的光,殘留在龍繭上的海水迅速被蒸發,有些在鎖鏈上,發出滋滋的聲音,冒氣一團團蒸汽。

艙門打開到最大程度,龍繭被緩緩吊裝到甲板正上方。

嘎嘣——

一根巨大的鎖鏈經不起冷熱雙重煎熬,頓時斷裂成兩截。

龍繭在空中失去平衡,傾斜了一下,十幾根觸手漏了出來,蛇一樣在空中揮舞着,兩名近衛士兵躲避不及,瞬間被觸手卷上。

紅色的**如岩漿一樣從觸手中滲出,這些近衛渾身冒出白煙,就像扔進火堆裏的小蟲子,掙扎幾下之後再也不動,甲板上飄滿了肉香和石棉服被烤焦的臭味。

“小心一點,吊到冰庫上方就把它扔下去!”漢森顯然也對這玩意十分忌憚,人在水蛭號上跳腳大吼。

龍繭上的裂縫中紅光越來越盛,這東西一直浸泡在海水裏,海水等於一個無形的降溫裝置,此時將龍繭吊到空氣中,失去了海水的冷卻,溫度在急劇上升。

嘎嘣——

又一根鎖鏈斷裂,整個巨大的龍繭有三分之一露在了外頭。更多的觸手得到了自由,又有兩名近衛士兵被卷中,慘呼聲過後,甲板上多了兩具焦屍。

這下子,甲板上徹底炸鍋,那些近衛士兵紛紛調頭就跑,唯恐觸手纏到自己的身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