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是車鑰匙,車子你們這就開走吧!每個月1號過來領油票,要維修或者保養地話,直接打汽修廠的電話,那邊會安排人過去,不用你們擔心!

我那邊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改天再請你們吃飯。」葉經說著拍了拍韓農學的肩膀,跟楊靖握了下手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車庫。

「這車我看行,車載空調很不錯,柴油動力也強勁,有空帶著女朋友去郊遊也不錯,咱們上車試試!」韓農學笑著打開車門,等到楊靖坐進來之後,這才發動汽車,聽著車子的馬達聲,很是滿意。

開出金華汽貿走了兩條街,在附近的加油站把油加滿后,韓農學直接在車上教導起楊靖開車了,似乎他也是個老司機了,說起來一套一套的,看到楊靖學的很用心,他腳的也很開心,掏出大哥大給葉經打了個電話,讓人把他開來的那輛豐田給送到局裡去后,直接把楊靖拉到了駕校。

陸安駕校是東南省第一批駕校之一,在東方市雖然說不上最好,但是場地夠大,車子夠多,也算是排名前三的駕校了,這裡也是機關事務管理局直屬的單位,韓農學經常帶朋友到這裡來練車,這邊的教練大多都跟他很熟。

「老覃,今天下午休息一下,還有幾個小時,帶一帶咱們監察室的新同事楊靖!」韓農學把車停到駕校停車場后,看了看坐在辦公室的總教練,直接把他給叫了下來。

「新來的監察員?小夥子挺不錯的嘛,竟然能夠勞煩你們領導親自帶你來!」老覃跟韓農學關係也很好,算是局裡的老人了,小車班那幫司機大多都是他的徒弟。

「是啊!燕大地學生。他說他是馬路殺手,我說咱們老覃有的是辦法教導他。他不信,我不就領你這裡來了。我可是把他交給你了,這車是他地,你給安排個人把我送局裡去,下午都沒在辦公室,這萬一有事可不好交代。

小楊。你就安心在這裡學車,沒學會之前,必須老老實實在這裡學,咱們監察室的人,沒有一個不會開車,今後出去辦案子也要會開車。工作地事情不用擔心,咱們不差這段時間!晚上回去的時候讓老覃安排個教練開車送你,不用怕麻煩!」韓農學看了看手中的手錶。然後跟老覃說了幾句后,上了一輛駕校的桑塔納。直接回了局裡。

「小楊,這車的檔位和離合器、剎車、油門你都知道吧?」老覃笑著對楊靖問道。見到楊靖點了點頭,老覃拿起手中地鑰匙。帶著楊靖上了一輛捷達教練車,「你開著車走一下,我看看再安排你的學

對這個楊靖到不用擔心,楊靖知道教練車副駕駛都有剎車,自己就算開不好,他那邊也能及時剎車,當下結果鑰匙發動汽車,掛上檔位放下手剎,慢慢鬆開離合器,車子就慢慢的走了起來。

「不錯啊!開的還行,就是路感不太好,這個東西容易調整,你把這車當成自己的腿,想讓它前進或者左右轉都行,它可老實的很,絕對聽從你手上方向盤地指揮。」老覃看楊靖開車比較緊張,馬上出聲安穩道。

聽著老覃的話,楊靖的神情也漸漸放鬆了起來,跟著老覃地指揮,把車開到了陸安駕校的練車坪,這裡有單邊橋、有起伏路、有限制門,有圓餅,有側方位停車聯繫帶,幾輛教練車已經在場地中練習感,或許對這個電助力轉向系統有些過敏,每次看到前面有車,想超車或者避讓地時候,老是用力打方向盤,這捷達車方向盤比較硬,開起來似乎還感覺好一點。」楊靖開著這車感覺比前幾年自己開賓士要舒服很多。

越是豪華的車,開起來也就越舒服越省事,捷達車雖然此時在華夏還算不錯地車,但是比起賓士和21世紀駕校的那些桑塔納2000來說,確實要差了不少,方向轉向也需要用頗大地力,楊靖開起來就是狠打方向盤也不會轉向的很厲害。

「其實這個車越好開還越容易把一個人的駕駛水平磨低,電助力或者液壓轉向方向盤雖然省事輕鬆,但是對於習慣用大力的人來說,開起來確實比較把握不好方向感。開車最重要的就是放輕鬆,神情不能太過緊張,越緊張越容易手忙腳亂。

你現在開的就很好,別去管其他的事情,安心開車,自己在腦海中分析判斷前面停車轉向的位置,判斷車速緩慢打方向盤就行了,不用打的太急……」老覃不愧為做了幾十年教練的老司機,教起楊靖來,讓楊靖感覺比前輩子那些駕校的教練要好上許多。

這開車都是憑感覺,現在楊靖在老覃的調教下,雖然不敢說進步了多少,至少在猛打方向和急剎車這些壞毛病上面,改進了許多,幾個小時車開下來,漸漸有了感覺。

晚上楊靖和老覃一起在外面吃了一頓,雖然酒店不是東方市最好的,但是檔次絕不會差,老覃這樣的好師傅可遇不可求,楊靖前後兩輩子加起來這麼多年,今天還是第一次能夠把車開的得心應手。

興奮之餘自然對這個教導自己開車的老覃很是親切,能夠混到陸安駕校的總教練,享受正科級幹部待遇,自然不會是一個頭腦僵硬不會人情世故的人,機關事務管理局小車班那麼多司機,大多是他**來的徒弟,在各個單位給領導開車的司機,他的徒弟也佔了大多數。

人際關係網確實比較廣,能夠給領導開車的司機,大多是領導的心腹,這筆資源足以保證老覃在陸安駕校混的風生水起了。當然以楊靖跟老覃的關係來看,老覃確實也有真材實料,6、70年代參加工作的人,大多憑本事吃飯,甚少走關係跑門路。

從楊靖學車開始,僅僅一個禮拜的時間,他就能把那台捷達車開的得心應手了,駕校中的那些注意考試項目,他都能輕鬆過關,畢竟楊靖不是沒開過車,他只是方向感不行,手感太猛,只要調整過來之後,自然也就好了。

「小楊,你這水平也差不多了,這幾天咱們每天都在大街小巷練車,遇到人遇到車你也不會再慌亂了,應該不會有大的問題,開車的時候注意千萬不能開快車,反正不趕時間,開慢點不會有問題。

你的駕照已經安排人去辦了,明天就能送到局裡去,到時候你直接在辦公室等就行了,做師傅的沒多餘的本事教你,只能把這些年來我處理問題的想法和措施交給你,自己多想,遇到事情別慌,那麼就不會有事。

你那帕傑羅停在院子上幾天了,今天也是時候開回去了,放心上路吧!越野車方向感更好,轉向系統也比小車要硬實許多,剎車系統更不是咱們這老捷達能比的,每天下班沒事到駕校場地上再聯繫一下,就能出師了。」老覃笑著對楊靖說道。

老覃教了那麼多徒弟,對楊靖的開車問題那是有過不少經驗,因此因材施教之下,很快就把楊靖給帶了出來,當然也多虧了這年頭車子沒有十幾年後那麼好,不少後世常用的設備,現在都沒有,因此在車子反應速度以及車速上,都不能跟後世的比,這才讓楊靖很快熟練了起來。

月底最後一天了,求下月各位大大的保底月票!手中還有本月月票的大大,請砸票支持一下吧!否則就浪費了,本月訂閱成績很難看,大大們有能力的還是訂閱正版支持一下吧!您的支持,是對隨風最大的鼓勵和支持!謝謝大家!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 「沒想到就出師了?老覃。你可是一個頂呱呱的好師傅啊!今天晚上天府大酒店我請謝師宴。您可務必要來。到時候我請咱們監察室的同事一起。咱們好好聚一聚!」楊靖倒是對老覃的話不驚訝。

這幾天都是他自己把帕傑羅開回宿舍。白天再開車來駕校。現在幾天下來也適應了帕傑羅的各種性能。自然能夠出師了。

「那可感情好。天府大酒店可是咱們東方市數一數二的大酒店啊!這開業一年來。我還只去過一次。那還是跟著咱們校長一起去的。今天可的好好聯絡一下感情了。」老覃對楊靖的大方很滿意。雖然監察室的人不請他吃飯。他也的用心教導。

「那行。我下午下班的時候開車來接您。上班一個多禮拜了。還沒去辦公室坐一天呢!」楊靖說笑著把車上一條紅塔山拿下來送給老覃。他本身很少抽煙。姑姑聽說他在學開車。這才扔了幾條煙給他。讓他孝敬師傅。

開著車一路走來。路上的交警根本就沒人會查省里的小號車。楊靖沒有駕照一樣開來開去。這次開車進局裡。小李子他們到沒有絲毫阻攔。看了看車牌還以為領導來了。很是裝模作樣的敬禮放行。

孫城依舊坐在辦公室門前。看到楊靖從帕傑羅上下來。眼前頓時一亮。「這車可那邊才上市沒兩個月。你這都開上了。還改了舵。真不錯!這車可是男人開的車!」

聽著孫城的話。楊靖微微一笑。從身上掏出一包煙遞給孫城后。閑聊了幾句就上了辦公室。

今天監察室的同事全都在。韓農學看到楊靖來了。笑著把大家叫到會議室。好好介紹了一下。整個監察室就6個人。一個監察長韓農學。兩個副監察長陶松林、羅強。科級監察員李軍、杜森。

大家互相握手之後。在韓農學的主持下。開了楊靖到監察室之後的第一個會議。內容很簡單。只是大概的給楊靖介紹了一下他負責的幾個企業。每一個監察員都有對口的企業監管。平日楊靖就管西園物業管理公司和東南商業技術學院。

12家局直屬企業。每個監察員剛好負責兩個。韓農學負責的是龍城房的產開發公司和省直機關政府採購中心。算是企業中權利最大的單位。其他每個人都掌管著兩個企業。

楊靖不知道這管幼兒園有什麼好處。論油水的話。肯定不如其他企業。但是這幼兒園偏偏是兩個副監察長負責的。不過他們有這個想法。當然有其中的作用。以楊靖的聰明。想了想就明白了過來。

幼兒園雖然看起來不重要。但是省領導的孩子。大多書。這麼多省廳幹部。他們的孫子、外孫之類的在這些幼兒園讀書。自然能夠給監察員們接近這些領導的機會。

確認了自己的負責項目之後。楊靖跟著韓農學進了他的辦公室。

「小楊啊!你剛來。有很多事情不了解。咱們監察室雖然責任重大。但是平日里確實沒什麼太多事情。只要你能確認我們能及時聯繫到你。到單位報道之後。你可以去處理自己的事情。

你的組織關係已經落實了。燕京方面為了讓你能夠自由安排時間。還特意由領導批了一個文過來。今後有什麼事情不好處理的話。打個電話過來問問。雖然你背景深厚。但是有些麻煩不用驚動長輩咱們自己就能處理了。

這是咱們監察室照顧新人的補助。讓你能夠購買合適的生活用品。還有一下飲食補助以及業務津貼。你拿著。」韓農學說著把一個厚信封拿了出來。很是自然的交給楊靖。

楊靖到沒有客氣。哪個單位沒有自己的小金庫。更何況權利大的驚人的監察室了。接過來之後一模就知道。裡面起碼有2萬。沒想到監察室還真有錢。

「咱們機關單位加油有指定的加油站。加油的票老葉那會給你。我這有1000升的油票你先拿著。用完了就到老葉那用你簽字。報名字就行了!」韓農學說著拿出一沓50升一張的油票出來給楊靖。

這年頭單位加油都是用票。開了多少就只能加多少。不過一般單位對用油還沒太多限制。畢竟國家還沒出台相關的文件。在一個現在的油價也確實便宜。能夠開車的又大多是職權部門。因此沒有人會關心一個月用多少油。

「行!謝謝領導的關心和愛戴。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回辦公室去了。」楊靖笑了笑。沒有跟韓農學客套。拿著錢和油票就離開了韓農學的辦公室。

第二次進入自己的辦公室。裡面已經添置了不少東西。辦公桌上放著國旗、的球儀、電話機和傳真機。檔案櫃中也放了一些文件。估計是機關事務管理局日常事務的說明和會議記錄。

楊靖走進休息室。把信封打開來一看。裡面有2萬2千塊錢。還有一本工商銀行的存摺。存摺上有一張卡。上面有自己的名字。對於監察室的外快來源。楊靖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這樣的事情。在華夏是禁制不了的。自己反對不了也沒權利改變。只能順其自然。

把東西全部放入儲物戒指之後。這才到辦公桌上看起關於機關事務管理局的日常工作介紹和會議記錄來。

「楊監察員在嗎?」門外「請進!」楊靖沒有動身。抬頭說了一聲后。繼續看自己的東西。剛才監察室那幾個同事都見過了。他們沒事不會到自己這裡來轉悠。晚上吃飯的事情已經通知了。他們這時候都在休息室休息。因此來的肯定不是同事。

一個身材魁梧。留著平頭穿著中山裝的中年男子打開門走了進來。小心翼翼的把門關上后。這才笑著對楊靖說道:「您就是楊監察員吧?我是西園物業管理公司的總經理喬清江。這是我的名片!」

喬清江說著把自己的名片雙手放到楊靖書桌上。很是恭維的點了點頭才坐下來。楊靖沒想到自己分管的兩家企業。現在就來了這裡。看來肯定有哪一個監察員給這個喬清江打了電話。他才能來的這麼快。

「本來還想抽空到西園去拜訪一下你。沒想到還讓你敢先了!」楊靖說著起身幫喬清江倒了一杯開水。笑著放在他面前。

「您工作繁忙。我怎麼能讓您去我那耽誤時間呢!這不是知道楊監察員你今天上班了。特意趕過來見一見。大家相互認識一下。免的走在路上都擦身而過了不是?」喬清江雙手扶住茶杯。很是和悅的對楊靖說道。

「看你說的。我們到下面去看看你們。了解一下下面工作的困難。也有助於咱們能園物業管理公司。管理著咱們機關事務管理局管理的300多套機關領導住房。

龍城房的產公司開發的房產也是你們在管理。還有咱們單位的宿舍。也是你們在負責。工作確實很繁忙。相信遇到的困難也很多。今後有什麼難事。可以過來說一說。咱們監察室能夠幫忙的的方。一定會幫!」楊靖剛才看了一下自己監管的兩個企業單位資料。對西園物業有一定的了解。

「還是你們這些讀了大學的人開明啊!西園物業面對的都是省委領導幹部。這幾百套領導住房。確實讓咱們的工作很難辦。不過還好這些領導家屬也都明事理。至今為止倒也沒對咱們的工作有什麼為難的的方。

這次過來除開見見楊監察員外。主要就是想給監察員重新安排一套住房。咱們西園物業管理公司下面。還有十幾套三居室的住房。是給局領導準備的臨時用房。有些不適合去賓館的客人來了。就能到咱們的小公寓去住。

你負責咱們西園物業的監管工作。等於就是咱們的半個領導了。哪能讓領導住單人宿舍。」喬清江說著說著竟然想給楊靖另外準備一套房子。對於這樣的好事。楊靖當然樂意了。

單位宿舍畢竟人多嘴雜。不想住在家裡的那些門衛和其都在那樓里。很多事情確實不太方便。郭芳應該已經回家了。自己還在想著把工作的事情安頓好之後。就到郭敬明家看看。

「這不太符合規矩吧!那是局領導準備的房子。我住進去不太合適啊!」楊靖故作為難的看著喬清江。很是不好意自己家買的房子。自己在燕京那一套房子。也屬於半買半送。也是單位分到的。父親或者母親到哪工作。都有單位安排住房。這些事情根本不用他們操心。習慣了用公家住房的楊靖。對這個事情自然不會反對。

「哪有不符合規矩的。現在咱們局裡的西嶽大酒店已經修建好了。現在的客人都願意去酒店。這十幾套房子近一年都沒用了。局裡準備把這房子分幾套給結婚了的處級幹部。現在還有3套空閑。你在那選一套的話。咱們也還有兩套剩餘。不會有人說什麼的。」喬清江笑著勸著楊靖。

「那這樣的話。就麻煩喬總經理了。還好才到宿舍住了沒多久。沒買多少東西。否則搬家都會很麻煩。」楊靖笑著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喬清江的要求。

「搬家麻煩什麼。我們物業管理就有專門負責搬家的人。再說那些房子半年前又全部裝修了一遍。裡面傢具電器和日常用品都有。全是新的。著衣服住進去就行了。

咱們物業公司還有專職的保潔員和廚師。每周都有專人到家裡去打掃衛生。每天都能安排廚師做好飯菜給你送去。」喬清江聽到楊靖的話后。笑著對楊靖說道。

機關單位的福利都比較好。在加上這幾年東南省的經濟飛躍發展。各個部門都有錢。裁減了幹部和人員后。每個人的福利都增加了幾倍。裝修一下住房給處級幹部住。也算是單位給幹部職工的福利

「那可太好了。我這人最怕搞衛生。你們那有專人負責就好。」楊靖滿意的點了點頭。到機關做事還真不錯。下面的人想的周到。只要你滿意。自然有人會費盡心思巴結討好你。哪怕煮飯這樣的小事。人家都考慮的很周到。

「咱們是給省領導服務的單位。當然對自己也不能太差。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空。咱們到那幾套住房去看看。儘早把這個事情定下來。我們也好安排另外兩套住房。」喬清江笑了笑后。對楊靖問道。

「我什麼時候都有空。行的話咱們現在就去吧!」楊靖把文件夾一蓋。整理了一下桌子后。跟著喬清江就離開了辦公室。

三套住房全都在東方市幹部家屬區。只有這邊才比較安靜。晚上不會有太吵鬧的聲停車位於三樓的套房。從喬清江那裡拿了房門的鑰匙。到物業管理處把自己單身宿舍的房子推掉后。直接搬了過來。

喬清江打電話叫了幾個保姆。三兩下功夫就把房子給整理好了。這房子裝修的確實不錯。空調彩電全部都有。電話也有現成的。根本不用費心思。忙到下午把房子搞好后。喬清江這才在房子里留下一個信封后。離開了。

楊靖沒見喬清江留下東西了。等到他關上門。看著自己新的住所。很是舒服的想打個電話給姑姑的時候。這才發現在沙發上有一個厚信封。打開來一看。裡面竟然也有2萬塊錢。想來是喬清江給自己的吧。

「姑姑。今天第一天正式上班。就接到2個信封。韓農學給了一個。說是監察室給新來同事的安置費。另一個是喬清江給的。他還給我安排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在東城路靠近江邊的位置。很是不錯!」楊靖躺在沙發上用座機給楊愛萍打著電話。

「你負責監管西園物業管理公司?不錯啊!那可是個好單位。負責領導的居家。這個油水可很足。韓農學那小子給你多少安置費?」楊愛萍對於楊靖能夠的到這些根本就不驚訝。她是機關事務管理局的老人。對各部門的情況都有所了解。清江給了2萬。這個錢是上交到局裡去。還是自己拿著?會不會出問題?」楊靖的話一說出來。楊愛萍就笑了起來。

「行了。他們給你就拿著。這錢不會有問題。韓農學給你的是小金庫的錢。屬於你們監察室的福利。這個不會有人來查。每個部門或者單位都有各種各樣的福利。不用太在意。

至於喬清江的錢。你別就這麼收。把錢交到局財務處。就說是西園物業上交的錢。財務處的人都明白意思。在財務上做了記錄后。這錢會以季度管理獎金的形式發放給你。

不過轉一下手你只能拿一萬了。這個錢拿了才不會有問題。喬清江做事穩妥。為人圓滑。再加上照顧領導居所這麼多年。人脈積累了很多。雖然他的位置有油水。但是也不會太大。牽扯不到你。按照慣例的話。他逢年過節都會給局領導送禮。這個很正常。到時候你也有一份!」楊愛萍想了想后。把自己的意見說了出來。

楊靖聽到姑姑說拿著這些東西沒事。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把錢收進儲物戒指中了。沒想到一工作就收到幾萬塊。1年一個普通工人的工作才多少?楊靖編製上的工資也才幾百塊一個月。但是誰會在意那一點工資錢?

晚上楊靖的謝師宴在天府大酒店舉行。監察室6個人全7個人。在天府大酒店好好吃了一頓。最後結賬的時候。確是韓農學給的錢。楊靖也沒計較這麼多。反正日久天長。說不定哪天韓農學就要靠自己就開始響了起來。接起來一聽。才知道高海濱到東方市來了。這邊電視台改組的事情已經開始了。他這個董事長必須要過來坐鎮處理一下。再說楊靖到了東方市。他就算不為電視台的事情。也會過來看看。

姚二跟著高海濱一起來的。他準備在東方市待久一點。把田慧慧搞定之後。才考慮回安南。楊靖跟他們說好了明天到電視台碰面后。這才給鄧琪和王小珊她們打電話。

鄧琪的組織關係已經轉出了特勤局。王小珊和陸潔還在東港。準備讀完這個學期之後。才轉學回東南大學。一個電話打了小半個時辰。總算把王小珊她們哄開心后。楊靖這才找到郭敬明家的電話。看了看時間。才點半。這個鐘點他應該沒休息。

「喂。郭伯伯嗎?我是楊靖!」聽著電話那頭郭敬明那熟悉的聲音。楊靖笑著對他說道。

「楊靖?你回東方市這麼久了。也不到我家裡來坐坐。是不是看不起你郭伯伯啊?虧了郭芳還成天想著你。你倒好。電話都不來一個!」郭敬明一聽是楊靖。很是抱怨的對「這不是才參加工作。事情多嗎。郭伯伯。郭芳在家裡沒有?她的工作安排怎麼樣了?」楊靖笑著解釋了一下后。問起郭芳的情況來。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qidian。cm。章節更多。 集在禮堂門口的人群,終於開始了移動。只不過,他們走得並不快。而是跟著前面那三個模糊的背影慢慢前行。

半小時后,人群超越了背影。 隔着時光愛你 嘲笑、辱罵、詛咒,也在那一刻傳到了雷成的耳朵里。對此,他僅報以冷笑,根本不做任何回答。

他第一次覺得,無恥這兩個字的真正意義所在。

就是這些昨天不顧自己生死的人們,今天竟然仍然還要自己帶領他們走出城市。幾個小時以前的事情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生過,旁人生死,與他們之間就好像根本沒有任何關係。

「寧可我負天下人,也不可天下人負我。」

雷成總算是明白了這句話的真正所指。

做為一名心理學成績不錯的大學生,他完全理解人類在面對死亡時候的那種巨大恐懼,也非常清楚在絕望狀態下,人們會做出各種常人難以想象的瘋狂。就好像小說故事中經常描寫到:古人的臨刑前,總是喜歡大喊一聲「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之類的話。其實,這就是一種最基本的恐懼表現。

和已知的事物不同,未知的死亡對於人類來說,實在蘊含了太多的秘密。以至於大部分人在瀕臨死亡絕境的時候,總會表現出極端的自私與狂妄。

雷成可以理解在昨天那種萬分危急的情況下,人們堵塞牆壁的的無心之舉。可是他絕不能夠原諒這些人在事後若無其事的正常行為。

誰都想活命。但是不管怎麼樣,總不能用別人做擋箭牌來保護自己逃跑。

就這樣,雷成攙扶著老人,很快落在了所有人的後面。而前面的人群中似乎也已經挑選出了新的首領,正重新聚合在一起,朝著街道盡頭的路口進發。

兩名老人的體重,至少超過二百公斤。再加上三人肩上的巨大背包、武器裝備、彈藥,所有這些東西的份量,根本就是一座沉甸甸的大山。可是就雷成而言,他卻幾乎感覺不到那種本該壓得自己喘不過氣的沉重。

不知為什麼,幾小時前從虛脫狀態下恢復體力的時候,雷成就發現自己的身體起了某種相當微妙的變化。他只覺得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這樣的體力爆發,絕不同於此前rs試劑壓迫大腦從身體各處壓榨所得,而是一種蘊含在肌肉間的正常體力發散。

這實在非常奇怪。雷成仔細將昨晚戰鬥的每一個細節都重新回想了一遍,最終認定:問題的關鍵,可能還是在於那一針近乎自殺毒藥般的rs試劑。

難道說,是它改變了體內肌肉的部分細胞結構,再加上面臨絕境時因為恐懼而被激發的巨大身體動能,這才使得藥劑中的激素成份與之產生融合,最終轉化為利於人體的某種神秘物質?

在大學的時候,生物學科就是雷成的主修課程。他清楚地記得教科書上關於人體承受能力極限的各種描寫和數據,也明白其中蘊含著不為人知的巨大潛能。雖然在這個世界上有著太多被激發者的例子,可是與地球數十億人口的龐大數量相比,這些被激發者的比例實在少得可憐,幾乎可以不計。

難道說,自己真有那麼幸運?

或者,這根本就是上天在對自己的一種刻意垂青。。。。。。

再有近一公里的路程,就要抵達城市南面的街口。安頓兩名老人稍事休息后,雷成從滿是干硬血污防護服側面的口袋裡,摸出一張保存完好的地圖,默默地看了起來。

在地圖南端,有一個用各種幾何符號所代表的角落。那裡,正是與自己相距不遠的道路介面。只不過,在這張乾淨的地圖上,卻赫然用一個醒目的紅色叉形表示著它的位置。

這張地圖是准尉所留下的。鮮紅的叉形記號也是出自他的手筆。似乎,只有這樣做,才能體現出為了獲得這個小小的標記,那些死去的人們所付出的慘重代價。

按照他的說法,紅叉標註下的街口,是城市在這一方向上與外界相連的唯一進出之路。同時,也是大量怪物聚集的死亡之地。

它們似乎明白,這裡是捕獵人類倖存者的最佳場所。

雷成盯著地圖看了很久,最終還是放棄了另外尋找通過街口道路的想法。

這一帶的地形相當複雜。大量環繞城市興建的住宅小區,將這裡填充成為一片密密麻麻的建築群。如果要從這些廢墟里直接穿行,隱蔽在暗處的怪物隨時都有對你可能發起致命一擊。與其這樣,不如沿著寬敞的街道小心行走。至少,在遭遇怪物的時候,自己還能有足夠的機會反擊。

前行幾百米處街道的旁邊,是一座僅剩四層基礎的大樓廢墟。將兩名老人帶到屋角安頓好之後,雷成這才拉開胸前m5g43的保險,貓著腰,小心地避開腳下各種能夠發出細微聲音的沙粒和碎石,以常人難以想象的靈巧和敏捷,慢慢步上了大樓頂端那僅剩一半的破爛平台。

從這裡望下去,足以清楚地觀察到街口的所有動靜。更何況,雷成手裡還有一台從民兵駐地中帶出的軍用高倍望遠鏡。

這是一個與高速公路相連的十字街口。上端的路面有著近百米的巨大塌陷,巨大的水泥板塊與碎石几乎鋪滿了下端的整個路面。一塊三、四平方米大小的混凝土碎塊,甚至直接將一輛兩廂夏利轎車生生砸扁。雖然這一切都是發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可是從現場留下的殘骸來看,任何人都能想象得當時驚心動魄的那幕死亡表演。

街道的路面非常寬闊。大概因為這裡是出入城市的必要通道吧!數十輛相互追尾而碰撞在一起的大小車輛擁擠成一起,從街口處被砸碎的夏利汽車開始,一直排成昂長的車龍。這也使旁邊沒有任何障礙物的輔道看起來顯得較為通暢。

與整條零亂的街道相比,它的存在顯得是那麼突出。雖然其間也有部分碎石與各種殘破的小物件,但是卻沒有任何體積超過腳面高的雜物。似乎,那裡是專門為後來者留出的一條專用通途。

「陷阱,這絕對是一個布置非常巧妙的陷阱。」

放下手中的望遠鏡,雷成起身離開了這個隱蔽的觀察點,轉而朝著樓層面的另外一個缺口走去。

他必須從其它角度仔細觀察一下這條充滿詭異氣氛的柏油馬路。

雷成開過車。作為一名司機,他非常清楚大多數駕駛者在路面受阻的情況下,肯定會習慣性地選擇旁邊的道路繞行。可是很奇怪,通暢的輔道上根本看不到任何報廢汽車之類的東西。而且在道路靠近旁邊隔離欄杆的部分,明顯留有數道淡淡的黑色拖痕。

那是橡膠車胎在緊急制動后,留下的摩擦痕迹。然而,令雷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些拖痕不是像正常剎車那樣留下的前行印記,而是朝著輔道的邊緣橫向而走。似乎,路邊的隔離攔才是汽車必須抵達的終點。

大樓邊角處的缺口正好面對著破爛隔離欄的背面,從這裡望去,恰好可以看見被那四米多高路基掩蓋的所有秘密。

汽車,從公路輔道上跌落的幾十輛汽車,已經被砸得幾乎看不出本來的面目,好像一團被巨力擠壓過的鋼鐵融團一般,橫七豎八地躺在道路下方的基礎上。

「它們是被從上面推下來的。」

看著這堆再無用處的廢鐵,結合路面上奇怪的拖痕,雷成在大腦中很自然地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人類在緊急的時刻,同樣也會把阻塞道路的車輛推到一邊,以讓後面的車隊儘快通過。可是,從各種微妙的細節來看,雷成完全可以肯定,這並非人類所為。

那些掉落在公路下面的車輛,全都貼緊了牆壁放置。為的,就是要讓那些從路面上經過的人們無法從正常的視線角度察覺它們的存在。

逃難中的人們,根本沒有時間去做這些無聊的舉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