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我不喜歡我討厭都是我的事,我可以不喜歡他討厭他,可那不代表我就會看著他被你耍!」

「你……」

柳夏也被氣壞了,一隻手高高揚了起來。

江未雨也不怕,「打啊,你打啊,知道你家裡厲害,你打,儘管打,我保證不反抗!」

說著臉都湊上來了。

柳夏胸口一陣起伏,氣得奶疼。

看著面前張牙舞爪的女人,她恨不得大耳刮子抽上去,順便再踩上兩腳,可想起林昊,想起他跟江未雨的關係,硬生生她又忍了。

「你狠,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見識!」冷哼一聲,柳夏率先認慫了。

靜!

從來沒見她輸過,教室里所有的同學都驚呆了。

便是江未雨,看她憤憤不平坐回去,腦子裡也禁不住一陣恍惚。

「難道她這次來真的?」

「不可能,她怎麼會喜歡上一個一無是處的傢伙,她只是好玩,一定是!」

「就算是真的,她跟他也不可能,相差太遠了,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

心中想著,江未雨很快平靜下來。

也沒再跟柳夏爭辯,她直接轉身離開教室,角落裡,她撥通了林昊的手機。

「別傻了,你跟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少做青天白日夢!」

聲音很冷,也很不客氣。

林昊愣了一下,旋即皺眉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懂嗎?」

「我說柳夏,你跟她不可能的,別犯傻,她只是玩你,只是玩你,懂嗎?」

江未雨氣得抓狂。

「哦!」林昊點頭,跟著就斷掉了。

「喂——喂——」

「真斷了!」

「混蛋,到底有沒有聽清我在說什麼??」

「你以為我樂意管你,要不是看在我媽的份上,我吃飽了撐的要搭理你!!」

「……」

江未雨大怒。

也是氣壞了!

跟柳夏吵架的時候她都沒氣成這樣,偏偏這個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的傢伙,總是不動聲色就能氣得她心口疼!

……

掛了電話,林昊獨自走在人行道上。

忽然一輛車偏離主道歪頭歪腦撞了過來,他輕鬆閃到一邊,然後車子就幾個空翻飛了出去。

「毛病,大清早就喝得醉醺醺的!」

看著側前方那輛不斷漏油隨時可能爆炸的賓士,他的心空前安靜。

他看到了,車裡的司機面色通紅,醉醺醺的眼睛都睜不開!

他原本可以強行讓車停下,他現在也依然可以拽開車門將人拉出來!

但是……他什麼都沒做!

習慣了見死不救,他仿若無事般靜靜往前走,沒多一會,後面「轟隆」一聲,火光衝天。

也就這個時候,一輛警車橫在他面前!

原本心情還不錯,可隨著爆炸聲傳來,寧珊珊瞬間臉黑,心裡堵得不要不要的。

「你能救他的!」看著面前的冰塊男,她雙目圓瞪,胸口起伏得厲害。

「那是你以為!」林昊淡淡道,根本不爭辯,側移一步就想繞過去。

寧珊珊氣急,雙臂一橫擋在前面,怒氣沖沖質問道:「你能讓手銬分分鐘變成廢鐵,你為什麼不能拉開車門救人?」

很生氣!

原本這幾天已經冷靜下來,想起那晚劫後餘生,她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感激的。

可是現在,沒了,全都沒了!

見過冷血的,可從來沒見過這麼冷血的!

那車爆炸的地方距離這邊分明不過五十米,以她專業的眼光來判斷,他肯定有足夠時間去救人,可他就是沒有,這讓她很生氣。

林昊也不理她,他就淡淡反問道:「我為什麼是要救?

大早上喝得醉醺醺的,要不是我閃得快,可能被撞死的是我,請問,我為什麼要救他?」

說得跟真的一樣,其實就是習慣了見死不救。

也就這話,寧珊珊氣得胸口扣子都崩掉了! 「可惡!」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啊——」

「怎麼會有這樣的人?連說個謊都不會,他就說他根本不知道或者來不及救我也好想一些啊!」

「……」

寧珊珊都有點氣懵了。

雖然專業上判斷林昊應該是有時間救人的,可到底不能完全肯定。

如此,只要林昊稍稍反駁一下,她或許還能接受他無法救人的事實。

可他呢?

他倒好,明擺著就告訴她他看到車子歪過來,然後又看著車子翻滾、爆炸!

天哪,為什麼會有這麼冷血的人?

他明明什麼都知道,他明明可以救的,為什麼他就能當成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呢?

為什麼這樣的人還活在世上浪費糧食,為什麼老天爺不幹脆一個雷劈死他算了?

越想越生氣!

越想越沒辦法忍耐!

原本只是意外撞見所以下車打個招呼,這下好,她氣呼呼給他戴上手銬,然後拽回了警察局。

這是林昊第二次被戴上手銬,而且給他上手銬的還是同一個女人!

至於警察局……貌似也是第二次來了,上一次是三年前他被張家陷害的時候!

果然事情就是這麼奇妙。

明明這手銬對他一點作用都沒有,可大庭廣眾之下,他終究還是沒有選擇掙脫。

想著反正這女人也不能拿他怎麼著,一路上他也沒怎麼反抗,乖乖就進了局子。

局裡一翻審問過後,寧珊珊又一次氣瘋了!

無可救藥!

無可奈何!

看著那一臉生人勿近油鹽不進的男人,最後她牙關一咬,「砰」的一聲直接鎖門,將林昊關在審訊室。

她的想法很簡單!

的確她是奈何不了林昊也定不了他的罪,可借職務之便管他個二十四或者四十八小時泄憤還是沒問題的。

她也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對!

若是真因為這樣就能讓這可惡的混蛋改過自新,她覺得那是行善積德。

只是時間才剛剛過去一個白天,她忽然就改變主意了!

「玄苦大師,那人……那人真的藏在中心醫院?」 愛是難題,目眩神迷 會議室里,看著那手持八卦盤鬚髮皆白慈眉善目的老人,寧珊珊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老人就是她嘴裡的玄苦大師,據說是很厲害的除靈師!

玄苦大師什麼身份她不知道,所謂的除靈師是什麼,她一樣不清楚。

她就知道這兩天局裡面神一樣供著的兩個年輕人對其十分推崇。

她還知道就靠著手上的八卦盤以及前面那些死難者的頭髮,一夜功夫老人就推算出兇手存在的地點。

這讓她感覺很震驚,也很驚悚!

眼下會議室人不多,除了局裡的領導以及她和幾個專案組成員,剩下的就是玄苦大師跟那兩個上面拍下來的年輕人。

那兩人一個叫唐建一個叫王震,據說是國安派下來的,具體什麼身份,那不是她這個級別能知道的。

眼下便是大家一起在商議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聽她這麼問,似乎不大相信,玄苦大師有些不悅,白眉微揚道:「如若不信,你們大可另請高明!」

十分高傲。

局領導一眼瞪過來,寧珊珊心裡咯噔一跳,叫苦不迭。

來不及多想,她趕忙道歉。

玄苦大師冷哼一聲,也未做理會,最後還是唐建出口緩和道:「大師的本事我等自然深信不疑,寧警官也只是破案心切,並無衝撞之意,還請大師大人大量,勿要一般見識。」

很恭敬。

哪怕以他現在的身份,對上這位名滿天下的大師也不敢怠慢。

唐建之後,市局領導紛紛出言,這才平息了玄苦大師的怒氣。

有了這一出,接下來寧珊珊就不敢隨便插話了!

即便如此,計劃商定臨出發前,她還是忍不住建議道:「我有個朋友,他很厲害的,我可不可以帶他一起去,說不定能幫上忙!」

說著生怕不答應,又小心的將林昊的情況描述了一遍。

場面又陷入沉默中!

嫌她多事,領導和同事瞪眼的瞪眼,勸告的勸告,分明是不同意。

玄苦大師眉頭微皺,卻也沒說什麼!

唐建搖頭笑了笑,正要拒絕,忽然王震在他身邊耳語了幾句。

「真是他?」微微皺眉,唐建有些詫異。

王震點頭道:「千真萬確,我們的人一直在盯著!」

「原來如此!」一陣外人聽不懂的啞謎過後,唐建點點頭,淡淡道:「多一個人多一份力,既然寧警官的朋友有本事,那不妨就帶上吧!」

同意了。

寧珊珊很高興,她也沒想太多,趕忙回到林昊所在的審訊室。

……

「什麼?不去?」

「你再說一遍,去還是不去?」

審訊室里,桌子拍得震天響,寧珊珊又一次被氣炸了。

本來心情不錯準備帶著去捉拿兇手的,結果這人話都不等她說完,直接就選擇了拒絕,若是可以,她現在恨不得一槍崩了這混蛋。

結果林昊也沒拿她當回事,依舊淡淡道:「不去!」

簡單,直截了當,一個字都不肯多說。

寧珊珊氣得渾身哆嗦,卻不得不強行壓住,沉聲問道:「那你怎麼才肯去?」

「不去!」林昊依舊搖頭,根本沒有提條件的意思。

原來是不喜歡這鬼地方,可靜下心來一看,他發現在這裡修鍊貌似也還不錯,比夜總會那種魚龍混雜的地方還要好點。

就這態度,寧珊珊終於忍無可忍。

就在她準備摸槍霸王硬上弓時,忽然林昊又改變主意了。

「是了,你剛說什麼,你說你們找到連環兇殺案的幕後真兇了?」

林昊一本正經的問。

寧珊珊捏緊了拳頭,手抖胳膊都腿抖渾身都在抖,這混蛋,故意玩她是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