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我靠,他們回來這麼快啊!幸虧我們已經放好東西!」閆帥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和閆帥迅速遁入地下離開,他們離開后不久,一位年齡大約二十多歲的男人走進屋裡。這個人就是盛家派來的牛府卧底的費解和,他進入屋子之後看到那兩人沒來,他坐在床上,手背著腦袋後面想著事情。

大約五分鐘后,又進來一位年齡二十多歲男人,他就是大風國的派來的卧底齊冠岩。他走進屋裡,望了費解和一眼,費解和睜開眼睛,兩人目光相遇,一絲笑容都沒有,齊冠岩靠在床邊。

大約過了十分鐘,一位年齡大約三十歲男人走進屋裡,他就是衛夏吹,他望了費解和和齊冠岩一眼,也靠在床沿,閉著眼睛。

三人在屋裡一句話也不說,面無表情,各自想著心思,偶爾互相望幾眼,屋裡一片寂靜。

牛老爺從三老婆屋裡出來之後,他回到卧室,他坐在椅子上,「小菊,給我沏茶!」牛老爺喊了一聲。

女僕小菊端著一杯茶水走進卧室,她把茶水擺在桌上,然後出去了。牛老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突然他看到牆角的木箱鎖開了,他吃了一驚,急忙放下茶杯走到木箱前。

他迅速打開木箱,當他看到木箱里的符銀票全部不見了,還有幾件高檔的玉器也不見了,震驚道:「呃,符銀票不見了,玉器也少了幾件!」

牛老爺看到鎖壞掉了,就知道遭賊了,急忙喊道:「小菊!」

女僕小菊走了進來,「老爺,您有什麼吩咐?」小菊望著牛老爺道。

「你看到什麼人晶了我的卧室嗎?」牛老爺冷冷道。

小菊搖頭道:「老爺,沒有看到人進來啊!」

「哼,沒等看到人進來,那我木箱裡面的符銀票和玉器怎麼不見了!」牛老爺冷哼道。

小菊嚇得急忙跪下了,「老爺,小的真不知道啊!小的可沒有拿木箱裡面東西!」小菊哆嗦道。

牛老爺望著小菊,他知道小菊應該不敢拿木箱里的東西,也不會拿那些符銀票和玉器,因為小菊在府里呆了五年多了,手腳一直很乾凈。

「我知道你沒有拿那些符銀票和玉器,我是問你看到有什麼人來過這裡沒有?」牛老爺冷冷道。

小菊搖頭道:「老爺,小的一直站在客廳之中,沒有看到有人進入您卧室。」

「老爺,出什麼事了?」牛老爺的大老婆金彩燕走進卧室。

「彩燕,木箱里的符銀票和玉器被盜了!」牛老爺喊道。

「什麼!木箱里的符銀票和玉器被盜了!是誰偷了?」晶彩菊驚呼道。

牛老爺搖頭道:「不知道是誰盜取的!我剛才進屋的時候才發現木箱被人打開了!」

「老爺,肯定是府里的下人偷的,您馬上聚閤府里所有人,挨個地搜查!」金彩燕建議道。

牛老爺點了點頭,「嗯,小菊,你馬上去叫牛管家來!」牛老爺揮手道。

片刻之後,牛管家來了,「老爺,您有何吩咐?」牛管家驚訝道。

「我屋裡的符銀票和玉器被盜,我懷疑是府里下人偷盜了,你馬上去集閤府所有人!然後你親自帶著人去搜查!」牛老爺吩咐道。

牛管家大驚失色,「是誰這麼大膽子,竟敢偷老爺的錢財,小的馬上就去集合所有人!」牛管家急沖沖走了。

大約十多分鐘后牛府的下人被聚集在前院,牛管家雙手叉腰,「是誰偷盜了老爺的錢財?只要你老是交出來,我們可以從輕發落,否則送到城主府治罪!」牛管家冷冷地望著眾人道。

那些下人頓時一個個互相望著,「我靠,是誰這麼大膽子啊,竟敢偷老爺的錢財!」

「不知道啊!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這種事情,今天剛來新人就發生這種事情了!」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所有的人都望著新來的三位新僕人。

「呃,你們看什麼,我可沒有拿牛老爺的錢!」盛家派人的那位僕人費解和急忙辯解道。

「呃,我也沒有拿牛老爺的錢財,我這人從來不偷東西的!」大風國的派人的僕人齊冠岩也急忙辯解道。

「哦,我也沒有啊!我這人很正派的啊!」大甫國派來的僕人衛夏吹搖頭道。

「哼,你們有沒有拿不是嘴巴說,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啊!」立即有人冷笑道。

「是啊,我看他們三人有很大嫌疑!」有人喊道。

「對,他們三人嫌疑最大,他們一來老爺就丟了財物,牛管家搜查他們三個!」有人大聲喊道。

牛管家望著三人,「大家都說你們三人嫌疑最大,你們必須接受搜身檢查!」牛管家冷冷道。

「沒問題,你們搜身吧,反正我是沒偷!」費解和若無其事道。

牛管家上去搜費解和,片刻之後,沒有發現任何東西,就連符銀票都沒有一張,「呵呵,我可是什麼都沒有吧!」費解和笑道。

「搜他們兩個!」牛管家揮手道。

立即上去兩個人搜衛夏吹和齊冠岩兩人,結果也是沒有任何發現,「呵呵,我也清白的!」衛夏吹笑道。

「哼,老爺還丟失了玉器,不可能藏在身上,我看要到他們屋裡去搜查!」立即有人冷哼道。

「對,玉器無法藏在身上,肯定是放在屋裡了,我們去搜查!」

「呵呵,隨時歡迎大家去搜查,我身正不怕影斜!」費解和滿不在乎笑道。

牛管家望著他們三人,「嘴巴說都是虛的,只有搜查過後才知道!走,隨我去搜查他們三個!」牛管家冷哼道。

眾人隨著牛管家到了三人的屋裡,他們先搜查費解和的床上長下,什麼都沒有發現。接著搜查衛夏吹和齊冠岩,很快就在床底下搜出了布袋,打開布袋裡面出現玉器和符銀票。

「原來是你們偷了老爺的錢財!來人,把他們抓起來!」牛管家怒喝道。

衛夏吹和齊冠岩頓時傻眼了,「這,這是怎麼回事?」齊冠岩吃驚道。

「你就別裝了!你們合夥偷盜老爺的錢財,要把你們送到城主府里去治罪!」牛管家冷笑道。

衛夏吹和齊冠岩一齊望著費解和,「肯定是你小子栽贓嫁禍的!你等著,我們不會放過你的!」齊冠岩氣呼呼道。

費解和看到衛夏吹和齊冠岩兩人倒霉,心裡十分高興,「呵呵,我可沒有陷害你們,你們就是賊性難改!就應該受到城主府里治罪!」費解和笑呵呵道。

「費解和,你不要得意,你等著瞧吧,我們不會讓你得逞的!」衛夏吹冷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下午肚子很不舒服,拉肚子,今天就三更了,抱歉! 「呵呵,我等著你們!只怕你們被關押到城主府地牢裡面無法出來嘍!」費解和笑道。

「把他們兩個帶走!」牛管家揮手道。

眾人押著衛夏吹和齊冠岩走了,費解和望著他們的背影他得意笑道:「呵呵,少了兩個競爭對手,事情就好辦多了!」

這一切事情都在江帆的監視之中,他躲在暗處看到剛才發生的一切,「呵呵,我們已經除掉兩人,等半個小時后就對付這個費解和了!」江帆笑道。

「老大,你準備如何對付他?」閆帥好奇道。

江帆對著閆帥耳邊嘀咕幾句,閆帥露出笑意,「嘿嘿,老大,你這招夠損的!」閆帥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

江帆從懷裡掏出一顆珠子,輕輕地刮下一指甲蓋的粉末,「傻蛋,你把這些粉末飛入費解和茶杯裡面,一定要小心謹慎,不能被他發現了!」江帆悄聲道。

「主人,您放心吧,小的絕對不會被他發現的!」納甲土屍點頭道,他攤開手掌,江帆把粉末放在他的手掌上。

隨後納甲土屍遁入地下消失不見,片刻之後,納甲土屍回來了,「呵呵,主人,小的把色蟲珠的粉末放入費解和茶杯里了,小的親眼看他喝下去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哦,費解和馬上就要發作了,我們就在一旁看好戲吧!」江帆笑道。

費解和喝下水之後,他感覺渾身發熱,內心之中十分渴望女人,他開始還忍住了,可是片刻之後,他再也忍不住了,衝出屋子。

他就像一隻狼一樣,四處望著,尋找獵物,剛好看到女僕小菊路過,他立即撲了上去,「黑嘿,美女你陪我睡覺吧!」費解和一把摟住那女僕。

那女僕小菊嚇得驚呼起來,「來人啊,有人非禮啊!」這一聲還真大,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

「我靠,是誰這麼大膽子敢在府里非禮女人!」南廂房院子里一下出現了十幾名僕人,他們看到費解和正在欺負小菊。

「我靠,是新來的傢伙欺負小菊呢!」有人驚呼道。

「媽的,揍扁他!他敢欺負小菊!」立即衝上去十幾個人,他們平日都喜歡小菊,和小菊關係很好,看到有人欺負她,都十分氣憤。

費解和幾乎是瘋了,他雙眼發紅,他根本不理會眾人,依然摟住小菊就要啃。那些僕人衝上去,對著費解和釋放石頭符咒、冰球咒,片刻之間,費解和被打得鼻青臉腫,頭破血流,跌倒在地上。

吵雜聲音驚動了牛老爺,他帶著牛管家到了南廂房,看到費解和躺在地上,嘴裡還說著:「美女,我要和你睡覺啊!來吧,我一定會讓你爽死的!」

牛老爺頓時冒火了,「混蛋,這傢伙太不像話了,給我扔出去!」牛老爺怒吼道。

眾人七手八腳地抬著費解和,把他扔出了牛府,他爬起來之後,就在街上追著女人,很快就被巡邏的護衛抓走了。

「好了,三個人走解決掉了!今天晚上我們還要導演一場好戲呢!」江帆笑道。

「老大,你還有什麼壞主意?」閆帥驚訝道。

「嘿嘿,大風國、大甫國、盛家都在牛府外租房子住下了,他們在偷偷地挖地道,他們想偷偷地進入牛府尋找北甲大帝的財寶,我略施小計就可以讓他們三方打起來!」江帆壞笑道。

「老大,你怎麼可以讓他們三家打起來呢?」閆帥不解道。

「嘿嘿,剛才牛府他們三方的卧底都趕出去了了,他們彼此之間肯定有了很大的誤會,我們趁機暗殺他們兩方的人,你說他們是不是會互相懷疑打起來呢?」江帆壞笑道。

一聽到暗殺納甲土屍立即興奮起來,「哦,主人太好了,小的就喜歡暗殺!」納甲土屍喜悅道。

「這次暗殺不能暴露出任何痕迹,因此傻蛋你不能用裂空奪魄槍,閆帥不能用符飛刀和弓弩,要用符咒殺死他們!」江帆微笑道。

納甲土屍頓時傻眼了,「呃,主人,小的不能用裂空奪魄槍,那小的如何殺人啊?」納甲土屍驚訝道。

「呵呵,你就用石頭砸,符咒裡面有個石球符攻擊,你用石頭砸他們腦袋,表面上看起來就是被石球符咒攻擊死亡的,這樣他們就無法看出任何痕迹!」江帆笑道。

閆帥豎起大拇指道:「老大,你真是太高明了!」

「好了,我們馬上準備行動了!」江帆拿出三塊黑布,三人用黑布蒙面,悄悄地離開牛府。

在距離牛府大約十幾米遠地方,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冒出地面,江帆手指著其中兩座院子悄聲道:「這就是大風國和大甫國租下的房子,我們悄悄進入殺死幾個人就可以了。」

「老大,盛家沒有派人居住這附近嗎?」閆帥悄聲道。

江帆搖頭道:「盛旺宏這個老狐狸他沒有派人居住這裡,他是想漁翁得利的計策,我們這次殺死大風國和大甫國的人就讓他們懷裡盛家!讓他們三家互相仇視!」

納甲土屍拿出一塊大石塊,「嘿嘿,主人,小的用這塊石頭砸人總可以吧?」納甲土屍壞笑道。

江帆望著納甲土屍手裡石塊,大約有五十多裡面長,三十多裡面寬,最少是兩百多斤,別說是人的腦袋,就是豬的腦袋也經不住這石塊砸。

「嗯,這石塊行,記住必須砸死,不要留下活口,否則就暴露了!」江帆叮囑道。

「小的明白了!」納甲土屍點頭道。

片刻之後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悄悄地進入了大風國的居住的院長里,屋裡有燈光,好像有人在說著什麼。

三人悄悄地到了窗下,納甲土屍鼻子聞了幾下,悄聲道:「主人,屋裡一共十五個人,都是男的的。」

江帆點了點頭,「好,我們就殺死這屋裡的十五個人,你看我手勢發動攻擊!」江帆悄聲道。

閆帥和納甲土屍一齊地那頭道:「好的。」

三人遁入地下,片刻之後,三人突然從屋裡的地下冒出來。江帆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納甲土屍拿起石塊對著距離最近的那人腦袋就是狠狠地砸下,撲哧一聲,那人腦袋被砸碎了,當時倒下。

閆帥使出符雨箭偷襲,噗!噗!那些人根本沒有提防,四人中箭倒下。江帆使出的符石球,目的是為了配合和那家土屍的石頭砸人,十幾個石球飛出,一連串的撲哧之聲,屋裡發出慘叫之聲。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來幾張月票,打賞積分,謝謝! 一分鐘不到屋裡十五人全部被殺死,江帆一揮手,閆帥和納甲土屍跟著他遁入地下消失不見。緊接著他們去了大甫國居住地方,殺死了大甫國十三人,隨後他們悄悄地回到牛府。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