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讓你嗑了你就嗑了,慌個錘子?”江北冷哼一聲,把這還靈丹朝着那張歡慶就一丟。

張歡慶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差點都忘了伸手去接……

可這還靈丹已經落下,他只能拼盡了全力,前撲過去,伸出雙手,希望不要玷污了這丹藥。

整個人……

趴在地上,雙手高高舉起,掌心之中,是那枚被江北當成糖豆的丹藥……

江北嘴角狠狠抽了兩下,這特麼不逢年不過節的,行此大禮,不好吧?俺又不給你紅包。

“那個……張執事,快快請起,咱們兄弟之間,不必這樣,俺先溜了,溜了……”江北擺擺手,趕緊離開。

總感覺這張歡慶一天天的總小題大做。

別墅大廳內,張歡慶緩緩站了起來,雙手緊握成拳,可是又不敢用力,生怕這手中的還靈丹被他捏碎了。

看着大門口,法海大師緩緩離去的背影,看着那光頭,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樣子。

下一刻,只見這張歡慶將握着還靈丹的右拳,移到了胸口。

心臟處,像是在宣誓一樣。

他的雙眼,流下了熱淚……他也要變強,他要誓死效忠法海大師!

另一邊,剛走出來的江北完全不知道這張歡慶現在是個什麼樣子。

五百塊靈石,一枚還靈丹,這玩意對於江北來講是真的沒卵用。

“哎……”江北緩緩嘆了口氣,真是富貴使人忘本啊,想當年,他沒事就嗑還靈丹的時候,那可是驚爲神丹妙藥啊。

打架的時候都得嗑,跟人家比的就是一個財力,誰能嗑到最後,誰就是勝者!

我不懂什麼叫年少輕狂,我只知道勝者爲王!

打我又打不過你,那咱們就跑,慢慢的,靈力消耗差不多了,我開始嗑藥,接着跑,等你跑不動了,我再回去弄你。

這是一個富家公子的覺悟……

下山路。

江北的小心思也起來了。

主要還是這突然來的消息給江北震撼的不輕快,萬魔宗要選聖子聖女,不光是一個萬魔宗,連南北兩大冥教的人也來了。

嘖嘖嘖,以後要是把這南冥教,北冥教都給收了,然後再給結合到一起,那不就是南北冥教了嗎?

正好跟他們這名號也對上了。

只是……南北冥教來的都是什麼人?萬魔宗尚且如此複雜,這南,北冥教,就這能派一些辣雞內門弟子前來?這不可能。

那幫正派宗門還有什麼親傳弟子呢,他就不信這冥教能這麼簡單。

當然,江北也不傻。

他可不認爲萬魔宗把消息傳出來,讓所有的弟子都瞭解這次聖子聖女的競選,是爲了鼓動這些弟子積極踊躍的參加。

自己有多少實力,得掂量掂量。

但是……江北不服啊!

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去找那楊薇看看情況,沒準人家就有恆心,有想法呢?

要知道,當個聖女,那好處可是多多的啊!

而自己,聖女導師,萬魔宗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有這麼個名頭,豈不是也美滋滋?

多少姑娘以後得等着讓本座手把手的好好教導教導?

擦!不能亂想。

江北趕緊把臉上盛開的笑容給收了,還下意識的朝着兩邊看看。

可能是生怕被某個女人看到吧……

但是下一刻,便反應過來了,這是在萬魔宗啊,他慌個蛋子!

下山!

不過多時,便來到了山腳下。

可剛來到這,江北便吃了一驚,很多人……在這聚集着。

好像,是在等他…… 江北當時就驚了好嗎!

這出去遛個彎,都能碰到這種場面?

看着這幫明顯是長老打扮的人,一個個手持着刀槍棍棒,一臉怒意的樣子。

江北心有點發涼,腿,不由自主的打顫,下一刻便想跑!

但是想想,這特麼是自己的地盤啊!跑個錘子,都決定幫老爹蠶食這萬魔宗了,他就得拿出來點底氣!

瞬間,神識外放而出!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先得探查一下這幫小長老們一個個的都在說什麼。

總不能下山就白挨一頓揍吧?很明顯,這羣人來者不善!

“他來了!他來了!他帶着笑容走來了!”

“誰來了!什麼!果然是那南北峯主其中一個下來了,沒錯,大光頭的,整個萬魔宗就這麼兩個!”

“怎麼辦!是走程序還是直接弄了他!”

“我覺得直接弄比較好,修明長老的死不能白死,竟然被斬殺在了這南北峯!”

“我同意,這南北峯主實在太過囂張,就連我們上去賭都得排隊!”這句話,說到了衆人的心坎裏。

當時,就有附和的!

“不能忍!這南北峯主現在名頭太甚,正好這次他們分頭行動……”

江北有點無語,不過聽出來了,這羣人好像確實是爲他來的。

看起來又不像是來快樂的。

這可難辦了,江北都準備給他們開個後門,然後大家一起快樂快樂的……

難不成只有打了?

不想打架……得保留吃力,不能亂出手。

可是……那什麼修明長老,又是什麼人?

他這纔剛回來,也沒惹什麼人啊?

下一刻,猛地一拍額頭,想起來了,這一覺可能是睡傻了,昨天有個沙雕長老跑出來鬧事,然後一下就被老哥給幹翻了。

九成九就是那什麼修明長老了……

“那個,各位來這可是爲了報仇的?”江北走過去,把褲襠……哦不,是腰帶裏彆着的小騷騷竄了竄位置,趕緊掏了出來。

衆長老,執事:???

要不要來的這麼直接,我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這……敢問閣下何人?”一個長老上前,臉上盡是冰冷的笑意。

江北撇了撇嘴,賊尼瑪。

剛纔不是都確定了嗎?兩個大光頭的,就是南北峯峯主,萬魔宗一共就這麼兩個光頭。

“難道是本座的頭不夠亮?”江北反問,還順手摸了摸自己這大腦袋。

挺光滑的啊……

別說,最近都沒想法去生髮了,還惦記着哪天要是突然長出來了,再找老哥給燎一下。

這舊社會,沒有空調,尤其是這大夏天的,小風一吹,這大光頭是真滴涼快。

倒是這句反問,讓那些長老都吃了一驚。

他爲什麼會這麼問?

帶頭的長老,也是個半步闢海境的強者,看得出來,外門長老的實力並不強,一個個的也就合谷五階左右,大圓滿的高手已經甚少,更何況是半步闢海?

看來昨天被搞死的那個什麼修明,應該地位不弱……

“閣下的頭,固然很是亮眼。”那長老眼珠子轉了兩圈,上前朗聲答道。

衆長老,執事:……

江北:???

我特麼是在問你,看到這麼亮的大腦袋,還用不用跟我研究什麼身份,不是問你我的腦袋亮不亮好嗎!

“呵呵……”江北乾笑兩聲,愣是不知道這該怎麼辦了。

“行了,別裝王八犢子了,說吧,今天是不是來報仇的,要報仇就快點報,報完了仇本座還有事呢。”江北擺了擺手,也懶得跟他們廢話。

那帶頭長老有點懵,他感覺自己可能是老了,這腦筋是不是跟不上了,前面還在考慮什麼叫王八犢子。

後面就說了什麼……報完了仇,他還有事?

莫非,這是將我這近十位長老不放在眼裏!

來去自如?

“呵呵……本座與閣下不過第一次見面,談何報仇呢?”那長老一臉的尬笑,後面的那些人也是尬笑着。

別看他們剛剛還各種囂張,但是昨晚修明長老的死,就是前車之鑑!

他們還沒活夠呢!

江北也有點無語,到底打不打啊,這頭還惦記着去找女弟子們玩呢,被一堆中年人,老傢伙堵住,算是什麼?

“在這萬魔宗,有這麼騷氣髮型的,除了我南北峯兩大峯主,還有誰?”

“本座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法海大師是也,哦對了,昨天那個什麼修明,死在我哥手裏了。”江北果斷說道。

那些長老有點懵,平時他們也就自稱個什麼道人啊,或者什麼長老的。

但是……第一次聽說有人自稱大師的。

“什麼!您就是法海大師!”那爲首的長老頓時一驚,演的那叫一個逼真!

“昂,沒聽嗎,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江北嘴角抽了抽。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