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本來還發愁十萬年的日月精華沒地方用,這下子找到用處了。

內功在高,最怕沒有用武之地。

江來看了下月色,約莫了下時間。

應該是半夜了。

他沒有手機手錶之類的,早就憑藉土地的優勢,學會了如何判斷時間。

江來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把身體增加到總重大約三百斤的樣子,便離開了叢林。

太重的話,移動起來也很消耗元氣。

增減土壤得多練習,這等於是可變大變小,是一門不錯的本事。

「繼續大坐忘功。」

不需要休息,就是這麼任性。

月色正濃的時候,江來感覺到了附近傳來沙沙的聲音。

江來目光放開。

他知道,有人來了。

夜晚無法阻擋他的視野。

有三名黑衣人,鬼鬼祟祟朝著山寺移動。

「咦?他們的氣息,和左玉書的不一樣!」江來疑惑不解。

而且這三人的波動程度,都有築氣六層左右。

三名黑衣人在距離山寺五十米的地方停下。

江來山寺和黑衣人之間的位置。

全身收緊,安靜看戲。

「清虛門的餘孽,應該就在這裡了。」

「玉虛門已經付了錢,我們的任務只需要殺掉他們即可。」

「我很奇怪為什麼玉虛門不自己動手?」

「廢話,他們同屬道門一脈……學的都是道術。自相殘殺,會被人詬病。」

「玉虛門還知道要臉?」

「別管那麼多,身為刺殺者,任務才是首要。你倆去找一些乾柴,一把火,送他們上西天!」

極品貼身家丁 「放火會不會出事,金庭山樹木茂密,起了大火,附近的山林百姓都會遭殃。」

「現在不是仁慈的時候,別忘了,左玉書是辟府高手!他若沒中毒,你我三人給他塞牙縫都不夠。」

江來明白了。

這是要放火燒山。

江來生氣了,你放火殺人可以,燒山,不等於燒老子嗎? 穿越到這個世界的這段時間裡,江來還真沒試過被火燒的滋味。一般土壤被燒,就會變黑變干,變硬,從而導致皸裂,變成碎渣……

江來倒不怕會被燒死,畢竟當初連閃電都劈不死他,而是燒過之後,身體必然遭到損害。本體的土壤,經過日月精華的滋潤,已經是這一帶最好的土質。

換身體多麻煩?

江來紋絲不動,安靜地看著他們。

三人的一舉一動都被江來看在眼裡。

他們卻毫無察覺。



三名黑衣人朝著山寺掠去。

這場景讓江來想到了一句話:夜黑風高殺人夜。

趁他們的注意力都在山寺上,江來移動了。

繞過他們行進的路線,來到偏南處略微高一點的地勢上。

從上俯瞰,一切盡收眼底。

江來把自己偽裝成一塊土壤團,不規則的四方形,毫不起眼。

「老頭應該沒什麼大礙,別告訴我,你現在還打不了架……我就等著你們拋屍了。」江來忽然覺得自己很惡劣,等著左掌門殺了三人。

清虛門不可能留著屍體,不管拋到哪,又或者埋著,都難不倒江來,到那時,就是自己飽餐一頓的時候。

三名黑衣人準備了不少乾柴,將山寺圍著。

動作很謹慎小心,沒有聲響。

放置完成後,帶頭的黑衣人,做了一個放火的手勢。

唰。

火焰燃燒。

紅色的火焰,頓時照亮了四周。

秋高氣爽,乾柴烈火,頃刻間燃燒了起來。

江來沒有痛感,卻也感覺到了一股鋪面而來的熱浪。

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一道人影從山寺中破空而出。

「何人膽敢放火?」

這一聲暴喝,震徹山林。

帶著少許的元氣,翻滾出一道音浪。

其他弟子也被驚醒。

左玉書腳踩虛空,落在了山寺頂端,環視四周。

「青衣,大倉,小岱,你們負責滅火……」

「是!」

三名黑衣人露出驚訝之色,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的左玉書。

帶頭人眼神凌厲,果斷作出判斷:「情報有誤,撤!」

三人掉頭疾走。

「哪裡走?!」

左玉書凌空踏風,俯衝而下。

以閃電般的速度追擊了上來。

三名黑衣人頓時散開,形成掎角之勢。

火光衝天,他們面帶黑色面罩,看不清楚容貌。

但左玉書淡定從容:「放了火,還想走?」

裝了逼不走難道等死?

三名黑衣人不想纏鬥!

且戰且退。

視力很好的江來,目睹了這一切。

比電視中還要精彩百倍的打鬥,刺激著江來……

砰砰砰。

拳頭交錯。

三人又形成上中下三路進攻,手中寒芒閃過。

「刺殺者?」左玉書一眼便認了出來。

三人手持匕首,同時刺向左玉書。

左玉書冷哼一聲:「不自量力!」

轟!

渾身捲起一道詭異的氣浪。

將三人擊飛!

江來有些驚訝地看著這一幕,左玉書出手的時候,他能感受到左玉書渾身的元氣流動速度增加了數倍,而且很有規律的運轉。

爆發出來的時候,在左玉書的腹部,有明顯的元氣在做周天運行,然後突然迸發。

好強!

這是迄今為止,江來看到的這個世界依靠元氣打鬥的最震撼的場面。

「退!」

三名黑衣人依舊堅持後退,頭也不回。

和左玉書足足差了一個大段位,被碾壓也在情理之中。

左玉書健步如飛,速度比他們快得多。

落後的黑衣人覺得脊背發涼,回身甩出匕首。

左玉書抬手一揮,匕首擋掉,一掌拍出。

砰!

「老三!」

黑衣人筆直地向前飛了出去!

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像是蛤蟆向前跳似的。

前方兩人一把接住黑衣人,滿臉驚駭。

火光越來越大。

左玉書落地,略微遲疑,回頭看了一眼。

三名黑衣人彼此攙扶,且退且防。

風變大了。

山寺的大火,朝著林間蔓延……

「走!」

黑衣人下令。

明知不敵還要死戰,那不是勇敢,而是愚蠢,也絕不是一名合格的刺殺者!

左玉書剛想要追,體內的元氣有些紊亂了起來。

身子出現了短暫的搖晃。

「師父!」

孔岱焦急的吶喊聲傳來。

左玉書只得放棄追擊,返回救火。



江來看到這裡,有點失望。

他也看到了老傢伙的元氣出現了混亂。沒想到,百蟲毒素這麼厲害,到現在還沒根治乾淨。

三名刺殺者做事乾淨果斷,發現情形不對,立馬撤退,沒半點戀戰。

可惜了,今天是吃不上人了。

等等,什麼時候我把吃人當成一個理所當然的想法了?我去。

然而……

大火隨風燃燒,朝著江來的方向燒去。

江來納悶,我招誰惹誰了?

後面就是巨大的山林,若是讓火勢燒過來,金庭山必定會化為灰燼。日月精華的吸收也會受到影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