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往小了說,黃老頭事後不追究,吃下這個暗虧,雙方自然相安無事。

可往大了說,就涉及到軍方和朝廷的尊嚴問題。

于軍方來說,黃老頭是當朝名將,在整個朝廷算小有名氣那種吧,在職期間立下過不少功勞,雖然已經隱退,可頭上還頂著個「光祿大夫」的頭銜。

光祿大夫啥意思?軍事顧問~

是封給有功將領的榮譽頭銜,分光祿大夫,紫金光祿大夫,銀青光祿大夫,三個等級。

且品級非常之高,分別是從一品,從二品,以及從三品。

黃老頭是銀青光祿大夫,在地方官員來說是很高級別的榮譽頭銜了。

當然,作為虛職,真打起仗來也沒人找他顧問。

別說腦子不行,就算行,連退休人員都徵用了,豈不是說明朝廷無人?

但他卻代表著軍方的顏面。

身為黑岩軍的老大哥,被人欺負的這樣慘,黑岩軍能坐視不理?

可偏偏就不理了。

前郡守溫鐵心一掌打暈了黃老頭,現郡守又是對方的好朋友,也選擇中立。

在這樣的情況下,軍方想要找回面子,就得往上報,報到幽州府,讓州牧大人處理。

幽州州牧叫慕容玄,也是慕容家的人。

因為慕容家大權旁落的問題,慕容玄儘管是以擋箭牌的身份被封到幽州來的,但其實也極力想把幽州打造成慕容家的根據地。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必要的權威和尊嚴是一定要立起來的。

如此就可想而知,當幽州府得知了黑岩城的事情,會有何等反應。

有鑒於此,這件事直接體現出來的影響便是,有不少客人被家裡下了禁足令,在形勢尚未明朗之前,不允許再到這家網吧上網。

——當然,不允許歸不允許,來不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雖然大部分人都遵守了這道命令,但有不少人還是偷摸摸溜了出來,要不怎麼叫紈絝呢?

就是不聽話,皮,喜歡搞事,喜歡作死。

本來就玩兒上癮了,又恰好是旬休,今天不玩豈不是血虧?

梁成就是其中之一。

本來上午就準備來的,因為禁足令,老老實實看了一上午書,中午憋不出了,託辭哪位朋友請客吃飯,家裡又看他平日還算低調,就把他放了出來。

這一放可好,路都沒繞一下,就直接進了網吧。

「那鬼族也太厲害了,骷髏海戰術橫掃一切,今天必須要再玩幾把。」

手裡搖著扇子,梁成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就準備上機開戰。

突然一頓,「咦?這是什麼?」

抬頭一看,只見休閑區那個360度直播屏幕,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啟了,出現的畫面卻不是哪款遊戲——收銀台也的確沒有葉天的身影,而是一片陰森森的樹林,好像在哪見過。

定睛一瞧,裡面一道身影正在貓著腰追蹤著什麼,看背影還很熟悉。

「……是葉老闆?」

做出這個判斷只需要一秒鐘,因為全網吧只有一個人能使用這台直播儀器。

「他這是在……幹嘛?」

梁成一臉莫名,這葉兄好端端的,不在網吧看店打遊戲,居然跑出去打獵去了?

沒等看明白,旁邊又冒出來一個人:「葉老闆在幹嘛?這好像是……黑風山吧?他怎麼跑那去了?」

扭頭一看,是一名姓石的散修,不知道名字,但在黑風寨時和梁成一起行動,還在後來追擊的時候救過梁成一次。

「石大哥,你確定是黑風山?」梁成不確定地問道。

黑風山可是黑岩城一帶最有名的的歷練之地,裡面妖獸非常之多,同時也非常危險,往往十個人進去,得有三個出不來。

至於上次……那是兩百多人一起出發,裡面一半是高手,當然不帶怕的,可葉老闆聽說才鍊氣境修為,居然單人獨馬就去了?梁成想不明白。

可石飛卻很肯定:「確定啊。我經常去那獵妖,葉老闆現在的位置應該是在野豬盪附近,有很多二階妖獸,甚至三階也是不少,葉老闆……應該是去打野豬了吧,有種三階妖獸叫『剛毛豬』,肉質肥美,鮮嫩多汁,而且還很耐嚼,獵上一頭能賣上百靈石。」

梁成頓時無語:「……」

我是在問你肉好不好吃的問題嗎?黑風山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以葉天的修為,就算有沙漠之鷹傍身,在那種地方也難免發生意外。

可他明顯低估葉天了。

「砰!」

一聲槍響從屏幕里傳來,兩人抬頭一看,只見葉天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狙擊槍,對著遠處開了一槍。

隨後鏡頭拉近,才發現是一頭血紅色的豹子。

「紅血妖豹!」

石飛立刻驚呼起來,不可思議地盯著屏幕:「是紅血妖豹!他居然獵到一頭紅血妖豹!我的天,這一槍起碼是……上千靈石!」

紅血妖豹,是三階上等妖獸。

妖獸共分九階,每階分上中下三等,等階越高實力越強。九階往上便是聖獸。

按通常的說法,妖獸的實力遠比同級人類武者更強,也就是說,三階上等妖獸,一般要凝山境強者才能對付。

而現在,居然被葉天一槍崩了?

而且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紅血妖豹,那可三階妖獸中的極品,因為一般妖獸,血都是綠的,沒經過特殊處理的情況下,喝了有毒。

但紅血妖豹是個列外,它血是紅的,格外能補,喝上幾斤對肉身有極大幫助,換句話說等於好幾兩東海血珊瑚了。

「什麼?紅血妖豹?」

兩人驚呼之際,身後恰好有幾位客人進來,聞言后立刻一驚,趕過來圍觀。

同時靠近休閑區的一些客人,因為耳機隔音沒開很大,便是聽到了這聲驚呼,忙是摘了耳機參與進來。

於是不久之後,便有一大群吃瓜群眾圍在了直播屏幕前。

……

畫面推進屏幕,切換到直播現場。

「呼~終於搞定了~」

低矮的樹林中,葉天一槍放倒這頭血豹,鬆了口氣,便是跑過去收起了戰利品。

這已經是他獵到的第三頭紅血妖豹了,之前一共找到過七頭,有四槍都是打空。

沒辦法,實戰和練習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尤其在黑風山這種地方,環境和風速對狙擊手來說影響都非常大。

再加上三階妖獸不俗的感知力,獵殺起來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至於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就得說到昨天那個問題。

「那個……有沒有治腦殘,哦不,治腦損傷的葯?」

無所不能的系統當然說有,而且有兩個方法。

一種方法是,用來自伽馬星系超科幻文明的基因強化劑,改造黃老頭的基因,使其大腦重新發育。

可實際上卻是行不通的,因為基因強化劑,只有肉身完美的情況下才能使用。

黃老頭作為昔日大將,體內暗疾肯定不少,如果用了這強化劑分分鐘就得嗝屁。

第二種方法就比較傻逼了。

先治好黃老頭的暗疾,然後再給他用強化劑……

考慮到過程比較複雜,工程量又太大,葉天就直接放棄了。

所以最後的決定是,用系統掃描到的一種藥方,配一副湯藥,可治好黃老頭的腦疾。

其中的兩副主葯便是,紅血妖豹的血,和剛毛豬的豬腦。

為此還觸發了一個隨機任務——

「任務名稱:拯救腦子有問題的老流氓。」

「用妖豹血和豬腦合成四階靈藥「生元湯」一份,並治好黃老頭的腦疾。」

「任務獎勵:《反恐精英》DLC(資料片),《反恐精英:生化危機》。」

「任務時限:三天。」

因此,在夢境戰場練了一晚上槍法后,葉天便帶著系統臨時配發的重狙,到黑風山打獵來了。

當然——妖獸情報也是系統提供的,自動掃描目標地點,自動報出最佳射擊距離。

饒是如此也打空三槍,可見神槍手不是那麼好當的。

話說回來,三頭紅血妖豹是完成了,剩下還得打三頭剛毛豬。

地圖顯示,有十幾個紅點出現在野豬盪,方向在右前方一千三百米。

葉天裝好妖血,挖了妖丹,便背起重狙,掏出沙漠之鷹,朝野豬盪的方向極速行進。

片刻之後,一片偌大的湖泊出現在葉天眼前。

湖面波光粼粼,微風蕩漾,岸邊長著大片大片的蘆葦地,足有半人多高。

細細聽去,不時傳來沙沙聲和啃咬食物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裡面進食。

「就這兒了。」

葉天心頭暗動,掏出那桿墨綠色重狙,蹲下身一架,跟著打開瞄準鏡,眼睛一眯,一顆偌大的豬頭便清楚地出現在他眼前。 「就這兒了。」

與此同時,網吧直播屏幕上出現的也是這一幕。

尋找目標,換槍準備,瞄準目標——。一連串列雲流水的動作,看的一群吃瓜群眾羨慕不已。

「好流暢的動作~」

一名年輕公子驚嘆道:「估計至少練了有幾千遍幾萬遍了,重狙的分量可是不輕,從取槍、下蹲到瞄準目標,居然沒有一絲凝滯,不愧是葉老闆。」

跟著便有人附和:「是啊,我之前玩的時候,也用過幾次B46,嫌太僵硬,還是喜歡AK和神鬼(警用B43),難怪葉老闆說還沒出力就贏了,他昨天都沒用過狙。」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哪壺不開提哪壺」另一名客人瞪了他一眼,但也接著說道:「不過道理是這個道理,能把手槍當狙用的,也就他獨一個,你看那紅心,抖都沒抖一下,這一槍絕對爆頭。」

這時候,圍觀群眾已經非常多了,略略一掃,怕不有二三十個。

除了莫無雙等人,王胖子、梁成、沈瀾等人一個沒少,再加上其他的吃瓜群眾,一個個開了機子網也不上,全在這看直播。

畢竟是重狙啊——之前見過一次沙漠之鷹,一槍就把鍾萬山給崩了,現在掏出一個遊戲里的大殺器,人氣能不高么?

當然,葉天老闆的身份也是關鍵,身為高人弟子,坐擁一家神奇小店,大家都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厲害。

「砰!」

便在這時,屏幕中傳來一聲巨響,彷彿一道巨大的衝擊波,把眾人嚇了一跳。

但緊接著就看到,葉天的瞄準器內,一朵血花綻放,果然就像之前說的那樣,這頭剛露頭的剛毛豬直接被爆頭秒殺。

「呼~」

屏幕里,葉天鬆了口氣,沒急著去收戰利品,而是調整呼吸,原地轉了方向,又瞄到了另一頭剛毛豬。

不過這頭剛毛豬看不見腦袋,被蘆葦叢遮蔽了,只能打心臟。

「靠!不是打心臟?要盲狙?」

抱著這樣想法的客人立刻被打臉。

因為屏幕里的葉天並沒有瞄準心臟,而是順著剛毛豬的身體,移到大約頭部的位置,然後屏住呼吸,扣緊手指,準備射擊。

「太誇張了……盲狙?這要是都能打中,我簡直要拜他為師了~」

一名玩CS很喜歡用狙的客人不敢相信地說道。

盲狙是CS中的術語,一共有兩種情況。

一種是開了瞄準鏡,在有障礙物的情況下穿牆射擊。

另一種是不開瞄準鏡,沒有準星,只憑感覺射擊。

系統版《反恐精英》照搬了原作的一項設定。

狙擊槍不開鏡就沒有準星,可如果開鏡,視野就會大幅縮減,同時所見目標會成比例放大,也就是《絕地求生》里的二倍鏡、四倍鏡、八倍鏡。

所以一般情況下狙擊手是不開鏡的,不開鏡射擊,就叫盲狙。

體現在遊戲里,就是先拿手槍,用手槍的準星瞄準,然後秒切重狙盲點一槍,因為要考慮換槍速度和動作的穩定性以及對手在此期間的位置偏差,所以會是非常難的一項技術。

再加上現實和遊戲的差距,吃瓜群眾們看到盲狙時的誇張反應也就不足為奇。

「能不能中?能不能中?」

緊張時刻到來,屏幕中葉天的手指又微微調整了一下,如此細小的一個動作,竟令得人群心頭一緊,忍不住屏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