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可到最後沒玩幾天就回開溜,再也不回來。

這次他乾陽就算是被墨離岑煩死,噁心到嘔吐,也不會再收這麼個辣雞徒弟了。

墨染打了個哈氣,一腳踹開了墨離岑。

「離老娘大腿遠點,要是把鼻涕糊上去我讓你舔乾淨,敲里嗎。」

墨染振動雙翅,身子瞬息出現在十步之外。

在鄙夷的看了眼墨離岑后,墨染輕啐一聲:「滾,老子沒你這樣的徒弟。」

真香?

不存在的。

今天乾陽就是要用行動來證明,真相定律在他身上不存在。

墨離岑咧開嘴,陰險的笑道:「就不想知道,在你死後那個暗戀你的女同學怎麼樣了嗎?」

一份拜師邀請就出現在墨染的身前。

總裁的天價小妻 只要點下確定,她就是墨離岑的師傅,受到系統承認的師傅。

「你……」

「做我師傅,我會告訴你一切。」

「墨染」擊殺了「墨離岑」

「墨染」成為了「墨離岑」的師傅。

雖然又一次進入的死亡,但墨離岑卻笑得十分開心。

有世界第一boss作為師傅,這逼格沒的說,還怕自己沒法變強嗎?

「說,那個女同學怎麼樣了?」

「當然是找人嫁了啊,畢竟她對你也只是有那麼一點感覺而已。」

墨離岑完全是在胡扯,近乎失憶的他,又怎麼可能記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那女孩又不是什麼蘿莉,咳咳。(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實話實說怕是得被乾陽守屍五百年,這才編造了個可信的說法。

「已經找人嫁了嗎,那也挺好。」乾陽的情緒沒有任何波動,那暗戀自己的女孩不過是人生過客。

至少自己是這麼看待的,兩人的身份差距過於巨大,在一起也不會幸福。

「咳咳,容老夫我插句嘴可行?」

東方文成從天而落,重重的砸在了兩人之間。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乾陽透過墨染的瞳孔,默默打量起眼前的老人。

東方文成與爺爺軒轅昊一輩的前輩,當前作為人類而言,明面上的最強者。

也是差點正面擊殺自己的人。

「也好,正要去找你。」墨染不再理會墨離岑,而是轉而看向了眼前老人。

「哦,找我?」東方文成頗為意外道:「是有什麼事嗎?」

「一筆交易。」

「交易?」東方文成來了興緻:「說說看。」

「讓你重新煥發年輕,並且可以延年百歲,不過我想讓你為某人正名。」

「誰?」

「軒轅昊。」說出這話的並非是墨染,而是帶著阮韻瑤與坤月一同走來的乾陽。

東方文成瞪圓了眼睛:「空明你?」

「軒轅空明,那是我的家母,我叫做軒轅乾陽。」乾陽雙手相握,垂於身前,很有大小姐的感覺。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感覺,使得東方文成認錯了人。

也對,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就算是孩子也該長大為人母了。

東方文成笑看著乾陽道:「果然你是軒轅空明的孩子,快過來給干爺爺看看。」

這一刻的東方文成連最基本的警惕之心都消失了。

他迅速走向乾陽,只想好好抱一抱這從未見過的孫女兒。

乾陽不斷向後退去,始終和東方文成保持著距離。

而煙雀也在這時出現,擋在了東方文成的身前:「文成冷靜,對方很古怪。」

「它不是人類。」

「你們的作品,人器的結合,能夠通過他人信息進行繁衍的荒。」乾陽扯開嘴角,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談論起那個錯誤的決定,東方文成愧疚的低下了頭。

實驗真要說起來,罪魁禍首非他莫屬。

什麼我也沒想到,我的本意不是如此,這樣的話說出來也是多餘。

「我的錯,如果你從我這裡得到補償,什麼事情都可以,只要不傷害人類。」

東方文成少有的讓步,足以讓世人驚訝。

「你並不欠我什麼,你欠的是我的爺爺,是我的母親。」

終究是欠了什麼,坤月的記憶中並沒有記錄。

或許只有那天當面詢問才會知曉吧。

「我與你只是單純的交易。」乾陽伸出手,拉過了身旁坤月:「這是我的妹妹,軒轅坤月,她想要體驗人類的生活,我要的僅僅是一個好用的身份。」

譬如聞人家的女兒。

「既然如此,不如做我的孫女兒,那樣的身份一樣好用,無人可欺!」

東方文成的話不無道理,若是那樣去做,更加快捷更加有用。

只不過乾陽並不想要這樣的結果。

「不覺得作為落寞家族的後裔,一點一點努力,最終再次光耀家族,是一種美妙的神話傳說嗎?」

說到這裡,乾陽微微停頓,臉上也出現憎惡的神情。

「再者,你覺得我們會認賊作父?」

「殺害了我們祖父祖母的人,妄圖成為我們的爺爺?」

呵呵,乾陽那表情,就差開口罵人了。

「東方,歐陽,聞人,沒一個好東西,你們都該死。」乾陽將坤月推向前去。

「姐姐?」坤月茫然的站在場中央。

乾陽微微笑道:「請洗乾淨脖子,未來我的妹妹會去殺掉你,毀掉你們三大家族。」

「誒?」

那可是東方文成!

殺掉什麼的……

坤月慌張的甩動著雙手連連驚呼:「我不是,我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

「若你們願意,我就站在這裡,殺掉我,但請不要動我身後的人民。」

東方文成面無表情的向前一步。

「文成!」煙雀怎麼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

「無妨!」

東方文成制止了煙雀的阻攔。

反正也已經沒幾天好活,更是對眼前世界徹底絕望。

既然如此,不如帶去仇恨,好解脫。

「我們可不需要來自敵人的施捨。」乾陽呵呵笑著,拍了拍膽怯的坤月,沖著東方文成道:「再者,你認為殺你很難?」

我的英雄學院之我的人生 乾陽冷笑一聲,隨意的打了個響指。

天空一聲巨響。

恍若天罰,蛟龍般的閃電從天而落,貫穿了厚重的岩石直擊地下蟄伏的荒獸。

兩隻僅次於天災級的荒獸氣息瞬間爆發,可也就在短短數秒內化作虛無。

死了。

只是一擊,便摧毀了兩隻近乎天災的荒。

這不是關鍵。

關鍵是沒有造成任何其他破壞。

精準的力量控制,東方文成也只有感嘆的份。

本以為強的只是那位天使,可現在看來,眼前修女模樣的乾陽也不是好惹的。

軒轅一脈當真是人才輩出。

相信軒轅昊九泉之下也能嘚瑟不止吧。

乾陽於煙雀警惕的目光中,收回了自己的手道:「我是乾陽,也不是乾陽,你們的仇恨終究沒有影響到死後重生的我,所以我不會替妹妹去報仇,那樣毫無意義。」

乾陽緊緊捏著坤月的手道:「原諒我的任性,讓你背負了這些,她是這麼和我說的。」

摁向自己胸膛,在那裡一直有個聲音在耳邊喧囂,唯有報仇才能讓它停止。

「變強吧,我的妹妹喲。」

強到天下無敵,強到不死不滅。

那樣我也能輕鬆些,不用再擔心你何時會出現意外。

「那麼交易?」

「我同意。」東方文成滿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臉上露出和藹的微笑道:「百年的時間我等你們的復仇,只是那時我可不會坐以待斃。」

「自然,反抗是弱者的權利。」

「呵,小丫頭說話還真氣人。」東方文成哈哈大笑起來。

「不許叫咱小丫頭!」乾陽齜了齜牙,兇巴巴的說道:「老娘不小了,都四十多了,再敢叫咱小丫頭,定叫你趴在地上滾著走!」

哈哈哈,小丫頭就是小丫頭。

東反文成大笑著道:「我都已經過百歲了叫你一聲小丫頭又如何?」

「很好。」乾陽怒極反笑道:「很好,我現在就兌現承諾。」

讓你恢復年輕,同時也切掉一些東西。

別以為你是爺爺輩的,我就不敢為所欲為。

「設定更改:身體重塑。」

「重新定義性別,女。」

「性格思維模式保持恆定。」

「塑造開始。」

另一邊,某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墨離岑,接到了進入遊戲以來的第一個任務。

勢力選擇。

海霧勢力:完全由女性組成的強大聯盟,每一位成員皆擁有超強的戰艦本體,可輕易做到排山倒海。

加入條件:性別女/變更性別為女

人類聯邦:倖存的人類所組成的多國聯邦,人類戰士可召喚屬於自己的器替其戰鬥。

加入條件:人類/器

荒獸王朝:天地異象所產生的永生怪物,與器相似,強於器,可化作世間萬物,擁有操控矢量的能力。

加入條件:荒/完成絕地系列任務

這些都是個什麼鬼哦。

特別是海霧,變更性別為女性是什麼意思?

墨離岑總覺的自己胯下涼颼颼的,但為什麼有加入的衝動?

不只是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