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玩意兒是與生俱來的,又稱天資。

靈根亦分十彩。

其中彩色數量越多,說明靈根就越強大,靈根越好,代表著與天地之間的靈氣契合度就越好,吸納起來也越容易。

同等情況下,一彩靈根的弟子,苦練一個月,所吸納的靈氣,可能還沒有一個五彩靈根弟子修鍊一天所吸納的多。

不用懷疑,現實就是這麼殘酷,靈根越好,吸納靈氣就越容易,修鍊速度自然就快。

對此,古清風可是深有體會,當年他就是因為靈根不挂彩,所以才被雲霞派拒之門外的,非但不挂彩,反而還是那種很垃圾的靈根。

此刻聽火德說現在四彩靈根只能算一般?這著實讓他頗為吃驚。

正如火德所說,在他們年少的時候,如果能有個一彩靈根那就了不得了。

「這還只是靈根而已,各種寶體這些年是層出不窮啊,什麼火靈寶體,什麼風靈寶體……」

「你以為只是如此嗎?現在的小兔崽子築基都能築出花兒來,什麼青蓮根基,什麼銀月根基,什麼烈陽根基……各種根基多的讓人眼花繚亂。」

「還有真身……立的真身也是非同小可,什麼如意真身,什麼火雲真身,什麼大岳真身……唉!

「各種特殊寶體,各種特殊根基,各種特殊真身……簡直……你說咱們修鍊那會兒,哪見過這些玩意兒,這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好嗎?老夫在浩劫之前,活了幾百年也就見過寥寥幾個而已,浩劫之後呢,見的各種寶體各種根基各種真身,數都數不清了,連我們小小雲霞派就有不少。」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血脈,什麼仙緣……簡直……簡直沒法說。」

「唉!生不逢時啊……如果老夫在浩劫之後出生,還至於混的如此凄慘?」

火德不禁嘆口氣,這一嘆,嘆盡了修行的無奈,也嘆盡了造化弄人,嘆盡了所謂的時也命也。

旁邊古清風亦是深深凝皺著眉頭,說起來他也修鍊五百年,先後問鼎過仙魔王座,飛升過天界,也問鼎過九幽帝座,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主兒。

然而,此刻聽火德講述著浩劫之後的變化,聽的他也不禁大為震驚,他知道浩劫之後,如同天地重生,隨著萬物復甦,各種奇迹也必然會應運而生。

他知道。

只是沒想到會復甦的這麼瘋狂。

各種特殊寶體、各種特殊根基、各種特殊真身、各種特殊血脈、各種特殊仙緣……

竟然都出現了?

聽火德的意思好像還很多,連小小的雲霞派就有不少……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真是太瘋狂了。

見古清風沉默不語,火德又是嘆口氣,道:「浩劫之後,萬物復甦,遍地是靈脈,靈氣那叫一個充盈,小兔崽子們修鍊的速度那叫一個快啊……以前咱們從後天境界第一重開始修鍊,修鍊到第九重,踏入先天境界,起碼得十年時間吧?最快也得兩三年吧?就算號稱天縱奇才少說也得一年吧?」

「現在一些個小兔崽子從後天境界修到先天境界,一年都算慢的了,有的小傢伙幾個月就能突破,那速度……簡直……簡直快把老夫羨慕死了。」

火德的神情有些落寞,仰頭灌了一口酒,道:「浩劫之前,老夫仗著溫養幾百年的金丹還能混出點名堂,即便遇見道尊,咱也能比劃兩招,現在呢……甭說道尊了,在外面隨便遇見個小傢伙,老夫都得繞道走。」

「以前出來混,靠的是實力,什麼是實力,修為境界、仙藝造詣,法寶強弱,現在出來混,已經不講究這些了……講究的是各種寶體、各種根基,與各種真身啊……」

「就拿打傷我那小子來說,人家的寶體一發威,仗著特殊根基,咱連人家的真身都奈何不了,當時如果不是老夫仗著修鍊七八百年的金丹靈力,怕是就丟大人了,即便這樣,老夫也吃了個啞巴虧,被那小子的真身給反震了一下,把老夫的金丹震出一條裂縫,至今都沒有恢復。」

「有沒有你說的這麼邪乎?」

說實話,古清風雖然經歷過不少事兒,可對於那些特殊寶體,特殊根基還有特殊真身,他還真不是太了解,因為他在世俗界修鍊那會兒,雖然也有人擁有什麼寶體,但是並不多見,至於天界,不是仙就是魔,更不講究這些。

「古小子,老夫並沒有嚇唬你,也知道嚇不住你,更何況你小子當年修鍊的時候,若說變態,你小子絕對是前無古人,至於後面有沒有來者,那就不知道了。」

「老夫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千萬不要小看現在的小傢伙,千萬不要,有些事情你恐怕還不知道吧?咱們世界有好幾個輪迴轉世的大能都被抹殺了,而殺他們的就是這些小傢伙。」

「聽說那些個轉世大能,沒有輪迴之前都是天界的大仙,既然能飛升天界,成為大仙,一定很厲害吧?不說資質如何,仙道十藝絕對是手到擒來吧?可又能如何?轉世之後不照樣被小傢伙滅了。」

「媽的!現在的小傢伙真這麼厲害?連輪迴轉世的大仙都敢抹殺?」

古清風眯縫著眼睛,端著一杯酒放在嘴邊,有些難以相信。

「老夫騙你做甚。」

「聽你這麼一說,我還有點小害怕。」古清風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笑道:「別他娘的到時候沒有幫你把雲霞派的掌門給搶回來,再把老子自己的小命兒丟到這裡,那這個笑話可就玩大發了。」

「滾犢子,連天道都審判不了你小子,你還怕個毛!」

害怕?

火德知道古清風這小子的人生字典里從來就沒有害怕這倆字。

「我說火德,老子能從天道審判中活下來,不是因為老子有能耐,是因為我運氣好。」古清風笑罵道:「更何況老子現在這麼虛弱,現在的小兔崽子又這麼瘋狂,連輪迴轉世的大仙都能抹殺,你就不擔心老子被他們宰了?」

「如果擔心,老夫也不會給你裝這麼多天的孫子。」

火德撇撇嘴,瞪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現在的小兔崽子雖然瘋狂,可與你小子當年比起來,他們只能算是過家家,他們抹殺個轉世大仙在老夫眼裡或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大事兒,可在你小子眼裡那叫個事兒?跟小孩兒玩尿泥差不多吧?」

「爺當年可沒抹殺過輪迴大仙啊。」

「你小子是沒抹殺過輪迴大仙,你他娘的直接殺的人家大仙本人,你殺了大仙還不盡興,你還去滅了仙朝,仙朝成千上萬個大仙,被你一人殺的乾乾淨淨,當年你小子揮出那一劍,你還記得不?」

「哪一劍?」

「就你斬滅仙朝宮殿那一劍,當年你小子那一劍不僅把仙朝滅了,連他娘天空都被你小子斬裂了,你知道裂開的那道口子存在了多久不?足足兩百年啊……直至諸天浩劫之後,天空那道口子才癒合,現在每當天空陰暗的時候,偶爾還能看見那道口子的痕迹。」

「有嗎?」

這件事兒古清風早就不記得了。

「得了,甭給老夫在這裝糊塗,反正你小子已經答應了,必須給我辦妥當了,而且這件事還不能等,九華同盟那邊最近動作不斷,老夫怕夜長夢多。」 是夜。

星光璀璨。

古清風穿著一件單衣,端坐在床上,雙手隨意放在膝蓋,微微閉著雙目,似靜坐似入定亦似養神,更似呼吸吐納。

周邊絲絲靈氣宛如迷霧般有條不紊的透過全身毛孔滲入體內,在體內經脈中遊走之後,滋潤著五臟六腑,也滋潤著筋骨皮膜。

這方世界,修仙問道四大階段,十二境界。

修士階段:後天,先天,築基

真人階段:真身,紫府、金丹

道尊階段:元神,道心,法相

地仙階段:大成,歸元,渡劫

所謂後天境界,亦是吸納天地靈氣,淬鍊自身筋骨皮。

所謂先天境界,亦是吸納天地靈氣,打通全身經脈。

唯有將全身經脈打通,方能築基。

大道有三千,仙道是其一。

不管修鍊哪一種大道,第一步皆是築基,築下大道的根基,仙道也不例外。

根基就是根源。

是大道之根,也是大道之源。

仙道築基,講究的是三靈合一。

靈根、丹田、經脈。

將自身的靈根與丹田經脈連接貫通方能築下仙道根基。

若築基成功,等於脫胎換骨,肉身變強,體態輕盈,寒暑不侵。

築基是修仙之路第一大關,不成功便成仁。

築基成功還好,若是築基失敗,自身的靈根、丹田、經脈必然受損,潰散也不無可能,以後想要修行,難上之難。

百年之前,上古時代末期,天地靈氣稀鬆,築基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幾率也非常低,很多很多人都止步在這裡,築基失敗,斷送修行之路。

浩劫之後,今古開啟,萬物復甦,如今雖然靈氣充盈,各種修行資源也多不勝數,但若是急於求成的話,亦有可能築基失敗。

當然,築基失敗,也可能導致發生異變,這種異變是在築基的過程中,靈根、丹田、經脈扭曲混亂在一起,導致肉身異於常人,雖然異變之後,肉身強悍,不過由於靈根、丹田、經脈扭曲混亂,從此也很難繼續修鍊。

築基失敗導致肉身異變的幾率很低。

古清風之所以被誤認為異變廢體,便是因為他的肉身異於常人。

當然,他的肉身之所以異於常人,並非是築基失敗導致,其一是因為他用九幽祖火淬鍊過肉身,其二是被天道審判所至。

他的大道根基被天道審判所毀,若想修鍊,必須重新築基。

此時此刻,他體內的靈力正慢悠悠的在經脈裡面流淌著,這些靈力都是來到雲霞派后全身毛孔自主吸納轉化而來的,靈力並不是太多,也不是很強。

本來古清風打算先過幾年悠閑的生活,以後再說其他事兒,所以也沒把修鍊當回事兒。

現在既然答應了火德,琢磨著得儘快築基才行。

儘管憑藉肉身的力量,他可以不懼任何人。

不過聽火德說現在各種寶體各種根基非常盛行,古清風對這些玩意兒也不是太了解,琢磨著自己還是小心點為妙,別他娘的到時候真被一個小傢伙給宰了。

還是儘快築基穩當點。

在古清風的身旁放著一些白玉瓶以及各種五顏六色的石頭。

白玉瓶裡面裝的都一些上好的丹藥,而這些五顏六色的石頭則是各種極品靈石。

這些丹藥和靈石都是火德送來的,見古清風答應幫忙,火德自然是全力相助,將自己珍藏的修行資源全部送了過來。

古清風打開一個白玉瓶,嗅了嗅,而後一股腦將裡面的丹藥全部咽了下去,又挑了一顆極品靈石抽取著裡面的靈氣。

若是此刻火德在這裡的話,必然會嚇的目瞪口呆。

這些丹藥和靈石都是他珍藏多年的寶貝,白玉瓶裡面裝的是乃炎火蘊丹,這玩意兒他服下一顆沒有個幾年根本消化不了,而古清風卻一口氣將白玉瓶里十幾顆火蘊丹全部咽了下去。

那些靈石則是星火靈石,這玩意兒蘊含星火靈氣,以火德的修為來說,沒有個一兩年也煉化不了,而古清風隨隨便便就那麼將一顆星火靈石盡數煉化,將其內的星火靈氣抽的乾乾淨淨。

丹藥也好,靈石也罷。

任何修行資源。

不管是服用還是煉化,都必須得循序漸進,尤其是功效越強的資源更是如此,若是盲目服下煉化,靈根丹田經脈根本承受不了,極有可能潰散,若是引起體內靈力的反噬,暴斃而亡也不是沒有可能。

當然,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如此。

對於古清風來說壓根就不存在這些問題。

並不是因為他沒有丹田,也不是因為沒有靈根,而是因為他這具肉身曾經用九幽祖火淬鍊過,即便如今被天道審判的打回肉身凡胎,全身筋骨皮膜五臟血液也依舊蘊含著九幽祖火之質,莫說這勞什子的星火靈氣,縱然是天雷靈力他也敢煉化。

就這麼一邊磕著丹藥,一邊煉化著靈石。

一夜之間,十多個白玉瓶一百多顆炎火蘊丹早已被他嗑的乾乾淨淨,七十多顆星火靈石也被盡數煉化。

古清風體內的靈力也愈發深厚。

只是還不夠!

遠遠不夠。

築基需要大量的靈力支持,尤其是他的肉身非比尋常,所需求的靈力更是一個未知數。

若是單靠吸納天地之間那點靈氣,猴年馬月能不能築基都是一個問題。

火德送來的這些丹藥靈石固然價值連城,但也只是對普通人來說是這樣,在古清風眼裡和一堆垃圾沒什麼區別,也只能湊合湊合。

一夜無話。

直至天亮,太陽初升。

這才緩緩睜開眼眸。

望著空空如一的白玉瓶,又看了看這些廢棄的靈石。

古清風起身下床,伸了一個懶腰,洗漱了洗漱便去找火德,琢磨著再要點丹藥靈石,只是找了一圈並沒有看見火德的影子,正疑惑時,耳中傳來聲音。

「公子爺,您在找什麼?」

說話的正是靈隱園的雜役王大山,不過自從古清風住在靈隱園后,王大山便成了他的貼身雜役。

「火德呢。」

「火德長老昨天夜裡就出去了……公子爺不知道嗎?」

「昨天就出去了?」

古清風揉著下巴,仔細想了想,這才想起來火德昨天說要去找幾個自己人商議一下計劃。

「這老頭兒也太心急了吧?」

古清風搖搖頭,坐在太師椅上,便曬起了太陽,想著火德的計劃。

好像是先讓自己去通過外門考核,晉陞為外門弟子,然後再去奪什麼外門十二院的首席?然後再去通過內門考核,成為內門弟子,再去奪內門九殿首席?

說這是雲霞派的章程,這樣做既符合雲霞派的規矩,也讓別人挑不出理來,同時也能增加信服力,到時候便可以順理成章的爭奪掌儲弟子。

「公子爺……早上的時候,譚思茹師姐來了一趟,說是……說是飛雪真人要見你。」

「飛雪真人是誰?」

古清風想了想,從不認識叫什麼飛雪真人的。

「飛雪真人是雲霞派的外門掌院,內門長老,也是大執事,更是……更是譚思茹師姐的師傅……」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