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0 Comments

「我這是在哪裡?我不是已經死了嗎?難道這裡是地獄?」

一道道充滿了迷茫和疑惑的聲音響起,那些骷髏都清醒了,茫然的看著四周,喃喃自語。

「這裡不是地獄,是人間!」白斬天平靜的說道。

看著這些殘魂,他也有些感觸,死了就是死了,這世上,又有幾個人能夠不死呢?

這些人遇見他,還能重現,可又有幾個人有這樣的運氣? 白骨生肉,讓死寂的靈魂重新綻放出光芒。雖然這只是短暫的,但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到。

沒有重生境的修為,那是想都不用想的。這些死去的靈魂,能夠遇到白斬天,可以說,那是他們前世修來的福氣。

「人間?這麼說,我們是陰魂不散嗎?」

有人喃喃自語,回頭四顧,眼中一片模糊!

他們想流淚,只可惜,他們連血液都沒有,怎麼可能有淚呢?

他們眼中那模糊的光,只不過是眼神之光渙散而形成的一種錯覺而已,不是那富有感情的淚水!

「是誰殺了你們?告訴我,我把他揪出來,還你們一個公道。」 只因你在內心深處 白斬天平靜的說道。

這些靈魂讓他感觸頗深,不過,還不足以真正打動他的心。他的心不能亂,接下來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亂了,可能就真的會出大亂子!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那個可怕的人的靈魂已經從慕容天命父女兩人的靈魂中分離出來了,那個人必定已經察覺。如果他繼續躲在暗處,暗中出手的話,恐怕不止慕容天命父女兩人要大禍臨頭,就連許多無辜人的性命,也在所難免!

「是他,一個大魔頭!」

「他很可怕,如神魔一般,可上天入地!」

「山川遇到他,都要崩塌,大海遇到他,都要乾涸!」

「他不是人,是神。不…他不是神,他是魔鬼,是來自九幽地獄的魔鬼。」

說到那個殺他們的人,所有人影都忍不住顫抖了。儘管已經死了,他們還是感到了恐懼。這是從靈魂深處透發出來的最真實的感覺,那個人的可怕,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了他們的靈魂深處!

「哼,不知死活的小子,你想幹嘛?」無邊的黑霧中傳來了冷冷的聲音:「你想從他們的口中套出我的來歷嗎?這怎麼可能?」

「是他,就是他,這個聲音好熟悉。」

「就是他殺了我,一口把我吞掉,然後一點一點的咬碎!」

「我更慘,被他提在手中,一點點的撕下來,拌著調料,就像吃豬肉一般蘸著吃。」

「還有我…..!」

驟然聽到黑霧中傳來的聲音,所有的靈魂都顫慄了,恐懼的說出來,一幅幅令人髮指的畫面逐漸印入了人們的腦海里。

白斬天皺眉,這樣的做法,絕對是邪派修士。當年的世界,魔道中人也少有人這麼做。

要殺就殺,何必要這麼折磨一個將死之人呢?

怪不得慕容家要世世代代承受非人的折磨。心腸這麼歹毒的人,還有什麼是他做不出來的呢?

封魔塔下,幾人目瞪口呆,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聽到了人世間最慘的慘劇,他們可以想象,這些靈魂在死的時候的那種慘狀,比古代的五馬分屍,凌遲處死還要凄慘百倍!

「如果我有能力,我一定殺了他!」慕容嫣然美麗的容顏布滿了寒霜,冷冷的說道。

「我也想啊,但是想殺他談何容易?你沒有聽到那些靈魂說嗎?那個人飛天遁地,排山倒海都不在話下,乃是真正的神道中人,又豈是你我能夠殺得了的?」靈虛道長長嘆,第一次感到無力。

「白先生能應付得了嗎?」慕容天命有些擔心。

雖然不明白那個人究竟有多強,但只聽那些靈魂說的飛天遁地,排山倒海就已經很可怕了,是和神話傳說中的神靈一般強大的人物。白斬天區區一凡人,能是他的對手嗎?

「我只知道如果白小子不是那個人的對手,那麻煩就大了,我們所有人恐怕都要死!」靈虛道長說道。

黑霧劇烈的翻騰,傳出了可怕的魔哮,讓封魔塔都搖晃起來。

那些靈魂,更是如秋風中的落葉一般,在空中搖擺不定,逐漸的虛淡,隨時都有要消散的可能。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白斬天無視那黑霧中的魔哮,冷冷的說道:「本座先超度了他們,再來收拾你。」

金色字元突然間光芒大作,覆蓋了所有的靈魂,凈化他們身上的侵染的邪惡之力。

轟!

白斬天一拳擊在了空中,打穿了一道神秘的門戶,透發出陰森可怕的氣息。

隱約間間,在那神秘的門戶中甚至看到了奔騰的河水,亭台樓閣,還有一些在空中不停漂浮的身影!

「地獄之門?你竟然打穿了地獄之門!可惡,你究竟是什麼人?」看到那神秘門戶,黑霧中的聲音竟然有些顫抖了。

「不就是地獄之門嗎,本座想讓它開它就得開!」白斬天冷哼。

在白斬天霸氣的話語中,神秘門戶中衝出來了一片絢爛的光芒,凝聚成了一道七彩之門,照耀了天地。

「去輪迴吧!」白斬天對所有的靈魂說道。

「多謝上仙!」所有的靈魂鞠躬,依次走進了七彩門戶。

「白小子,他….他竟然能打開地獄之門!這怎麼可能?」靈虛道長臉色再一次變了。

「道長,什麼是地獄之門?」父女兩人齊聲問道。

「那是傳說中通往地獄的門戶,中間隔著空間的屏障。一般來說,除非在特定的時候,外力是不可打開的。」靈虛道長解釋道。

「難道真的有地獄?還有輪迴?」父女兩人驚訝的問道。

地獄與輪迴,都是傳說,並沒有人真正的見過和經歷過,就算有見過和經歷過的人,都是死人。

「地獄應該是有的,不過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消失了,不在這片天地間。至於輪迴,也是一樣,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靈虛道長說道。

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所有的靈魂都走進了七彩門戶,而七彩門戶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封魔塔下的幾人都緊張起來,他們知道,接下來,白斬天要對付的就是那真正的幕後主使。雖然只是幕後主使的一部分靈魂之力,但也絕對不可小覷,必定會有一番龍爭虎鬥,孰強孰弱,還未可知!

「還不現出你的本體來嗎?你沒有機會了!」

白斬天飛身而起,臨立在空中,背著雙手,任由那狂風呼嘯仍然巋然不動!

依然是一身廉價的衣服,依然是一雙人字拖鞋,但在這一刻,他卻絲毫沒有了一點弔兒郎當的樣子。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比那狂風還要熾烈。

他就像是一座從亘古就矗立在那裡的豐碑一般,遠古滄桑的氣息撲面而來,只是氣勢而已,就讓那滿天的黑霧崩塌了一大半。

轟!

無窮的黑霧潰散,顯現出來了一個高大的身影來,有些朦朧,看不清其面容,但感覺得到他很強大,不過,比起白斬天此刻的氣勢來說,那就不算什麼了。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驚怒的聲音從那個高大的人影口中傳了出來。

「本座白斬天。」白斬天冷冷的說道。

封魔塔下,靈虛道長驚訝莫名,眼睛睜的老大,喃喃自語道:「我的媽呀,白小子究竟有多強大? 萌寶來襲:戰少追妻百分百 恐怕神靈也不過如此吧?」

慕容天命也驚呆了,他沒有靈虛道長的眼力,但也能感覺到白斬天的強大之處。那種無意間散發出來的威壓,雖然沒有刻意針對他們,但也能夠感覺到惶恐!

白斬天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像是神靈,俯視眾生!

慕容嫣然美眸生輝,泛出了光彩,有無數的小星星在眼中跳躍!

自古美女愛英雄,慕容嫣然也不例外。

如果說之前白斬天在慕容嫣然的心中只有那麼一點點的地位的話,現在白斬天就已經把慕容嫣然的心全部給填滿了,再也裝不下任何青年才俊了。 只可惜,白斬天並不知道他已經在無意中徹底虜獲了一名少女的心。

如果不算沉眠的時光的話,白斬天今年二十六歲。二十多歲的人族至尊,白斬天無疑是真正的天才。可是,他的天才只是在修鍊一道上,對於人世間的情情愛愛,白斬天的智商就很低了。

無論是在曾經的世界,還是在如今的這個時代,白斬天都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至今還是處男!

在曾經的世界,這並不奇怪,修士的生命很長,二十多歲的時候都沉醉在修鍊當中,哪裡顧得上談情說愛?

不過在如今的這個時代就不一樣了,二十六歲的處男,傳出去都會讓人笑話!

當然,白斬天本人是不會在意的,他本就是超越世俗凡人的存在,又怎麼會在意世俗凡人的眼光呢?

金色光芒綻放,白斬天臨立空中,面對那黑霧中出現的高大人影。

黑霧翻騰,在空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轟隆隆!

在那翻騰的黑霧中,有金色的雷電閃爍,無窮無盡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散發出來,世界都似乎要崩塌,要毀滅了。

封魔塔下的三人,臉色蒼白,感到了恐懼。

那無邊的魔氣,那金色的可怕的雷光,無不在顯示著那個高大人影的強大與可怕。

他就是真正的魔鬼,從傳說中的魔域走出來的至高存在。

而他,只不過是一道殘魂,如果他的本體降臨了,恐怕這一片天地都要顫抖吧?

「這就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的可怕之處嗎?」靈虛道長驚嘆不已,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螻蟻一般,只要那個可怕的存在吹口氣,動動手指,就能把他給徹底的碾壓!

「白小子,你可要頂住啊,要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可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同樣的,慕容天命父女兩人也是默默的祈禱,祈禱白斬天真的足夠強大,制服那可怕的魔頭,還慕容家一個公道。

轟!

一道金色的雷電突然毫無徵兆的從那翻騰的黑霧中衝出來了,劈向了白斬天。

毀滅氣息浩蕩,那道金色的雷電就像是讓世界毀滅的最後一道光,只要劈實在了,大地都要沉陷。

「小子,迄今為止膽敢冒犯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全都死了。而你,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員而已。」冷漠的聲音從那高大的人影口中傳了出來。

他被黑霧遮掩,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從聲音和體型上來判斷,他應該是個男人。

白斬天微微一笑,沒有說話,但誰都能看出他的不在乎。

那道毀滅性的雷光,在白斬天的眼中,真的不值一提。

轟!

白斬天似乎忘記了躲閃,硬生生的挨了一記,沒有說話。

當雷電散盡了,白斬天依然臨立虛空中,面露冷酷的笑容,毫髮無損。那毀滅性的雷電,擊中了他,卻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這…..這怎麼可能?」

黑霧中傳出來了聲音,雖然還算是鎮定,但卻已經帶著一絲惶恐和不安。

很顯然,黑霧中的那個存在再一次被白斬天的強大給驚到了,再也不敢小覷白斬天。

「白小子果然沒讓我失望,要不然我的這把老骨頭啊,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封魔塔下,靈虛道長手撫胸口,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剛才那毀滅性的雷電,雖然不是劈向他,但卻也讓他絕望。

那是修士在面對無法抗拒的力量的時候自然產生的反應,比普通人更甚!

「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敢用雷電劈我。只可惜,你只是一道殘魂而已,太弱了,無法讓我生起戰鬥的興緻來!」白斬天有些無奈的嘆息。

強者多寂寞。

至尊境的白斬天,就算在曾經的那個時代,那也是至強者,同輩中無敵,可以抗衡諸多老怪物的存在。

如今,在這樣的末法時代,真正的強者都已經不見了,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躲起來了,想要找一名真正的對手真的很難。

沒有對手,那就沒有競爭,沒有競爭,如何還能生起前進的動力?

「小子,大言不慚,去死吧!」

無邊的黑霧涌動,在空中翻騰了起來,形成了一股狂風。

兩道漆黑的光芒如利箭一般衝破了黑暗的束縛,直射白斬天。

那是那個高大人影的目光,具有蠱惑人心的作用,可以讓人產生幻覺。

同一時間,一柄由漆黑的魔氣凝聚而成的長刀突兀的出現,劈斬向白斬天。

那個人要拚命了,感覺到了白斬天的強大,不甘心被制服,要做最後的掙扎。

嘭!

漆黑的目光和那可怕的長刀,都擊打在了白斬天的身上,卻都無法傷到白斬天分毫,被他身上的護體金光給擊散了。

被動挨打,那不是白斬天的風格,之所以還沒還手,只不過是想看看這個人究竟有些什麼手段,值不值得他認真去對待。

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了!既然這樣,那就結束吧!

「天網!」白斬天輕喝。

無聲無息間,一張巨大的金網出現了,完全覆蓋了這一片被白斬天隔離出來的天地,無視所有的一切,快速的收攏!

黑霧翻騰,遮天蔽日,但只可惜,遇到那金色的大網,無不煙消雲散。

很快,天空中就剩下了那個高大的人影還在矗立著,用他的雙手和雙腳來不停的掙扎,試圖撕開那金色的法網。

只是,這怎麼可能呢?

金色大網越收越緊,最後徹底的捆縛住了那高大的人影。

言出法隨,這就是白斬天的手段!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1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1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1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1 月 22 日
  • blog
    2022 年 1 月 2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