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我停頓了一下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我纔對段喬峯問道,對了段大哥,你說我是不是也犯五敝三缺?

段喬峯聽我這麼問,他衝我搖了搖頭,看到他搖頭我還以爲我不犯五敝三缺呢,可接下來段喬峯卻對我說道,我也不知道你犯不犯五敝三缺,因爲我們兩個修煉的道術不同,所以我不怎麼清楚,但是我知道大多數修道之人都會犯五敝三缺。

既然段喬峯也不知道那就算了,反正我現在也沒什麼感覺,於是我便對段喬峯說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段大哥我就先告辭了。

別啊天佑,今天你就住我這得了,反正我這裏又不是沒房間,明天一早你在去學校也不遲。本來我是想說這怎麼好意思呢,可段喬峯卻非要我留下來,還說讓我陪他說說話。

我現在才發現段喬峯的話確實很多,我倆一直聊到十一點半,然後纔回屋睡覺。

等我早晨起來的時候已經快七點了,段喬峯還在牀上睡覺,我也沒好意思叫醒他,慌慌張張的往學校趕去,就在我剛到學校門口,正好遇到周彤開着車送王靚妹來學校。

周彤看到我從一輛出租車上下來,她老遠就指着我對王靚妹說道,那不是天佑嗎?王靚妹朝周彤指的方向看去,確實是我,於是她便對我擺了擺手。

等我走到她倆面前,王靚妹剛想對我說什麼,周彤打斷她的話對我審問道,你這是幹嘛去了?老實交代昨晚是不是沒回宿舍?”

我真佩服周彤當警察簡直當對了,她這些話就跟審犯人一樣審問我,但我總不能不解釋吧,於是我對她倆說道,昨晚段大哥帶我去。。。。。。”我還沒說完,周彤立即打斷道,帶你去幹嘛了?是不是沒幹什麼好事?”

我暈啊,能不能讓我說完了?我心裏滿是委屈,這要是整不好指定會被按上個不良行爲。

我說周姐你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啊,”我滿臉委屈的道。周彤聽到我這麼說,她貌似比我還急的說道,那你倒是說啊,誰說不讓你說了,就算你是犯人也有說話的權利,是你不說好不好。

女皇升職記 我這回算是真的服了,徹底的服了,以後千萬不能讓王靚妹和她長期在一起。於是我對周彤說道,那你還一個盡的打斷我的話。其實昨晚段大哥是帶我。。。。。。”我又沒說完,只聽周彤有些蠻不講理的說道,誰一個盡的打斷你的話了,明明是你說一半就不說了,反而怪起我了。

都是我的錯還不行嗎?我現在可以說了吧?我無奈道。

周彤衝着王靚妹微微一笑,然後對我說道,說吧。

其實是這樣的,昨晚你們走後,段大哥帶我去。。。。。“我不由得自己停頓了一下,生怕周彤在這個地方會打斷我。

怎麼又停了?你倒是說啊?段喬峯帶你去哪裏了?”周彤對我問道。

段大哥帶我去他家裏了,後來我就住在他哪裏了,事情就是這樣的,我們兩個真的什麼都沒幹啊。

我總算是把說說完了,可算是委屈死我了。誰要是攤上週彤這樣的老婆,那可算是倒黴了,肯定整天就跟審犯人一樣的待遇。 然而周彤卻衝王靚妹笑着說道,看到了吧,對付男人就應該這樣,讓他沒有說謊的機會。

王靚妹若有所思的對周彤點了點頭,意思像是告訴她,我明白了。隨後,周彤衝着我和王靚妹說道,好了,你倆也趕快上課去吧,我也該去上班了。不許欺負我妹妹,要是讓我知道,有你好果子吃的。

周彤這是在恐嚇我嗎?我心裏頓時冒出這個想法,於是我對周彤說道,我怎麼可能會欺負她呢。說罷我又和周彤客套了兩句,周彤走後我和王靚妹一起進了學校。

走在去班級的路上,我問王靚妹,昨晚睡的怎麼樣。

王靚妹笑嘻嘻的說道,睡得很香,你呢。怎麼去段大哥家去睡了,沒回學校嗎?

就在我剛想告訴她,我昨晚陪段喬峯聊天聊到十一點半的時候,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朝我走來過來,我定眼一看,是老李。老李走到我身邊像是見到稀客一般,語氣中帶有激動的說道,老林啊,你這幾天幹嘛去了?宿舍裏的兄弟們都想死你了,今晚回宿舍嗎?說罷老李又看了一眼王靚妹。

王靚妹被老李這麼一看,臉刷一下紅了,而我也覺得挺尷尬的,畢竟我都好幾天沒回宿舍了,一來王靚妹就和我在一起,別人不想歪才怪。

於是我對老李說道,回啊,對了,你這是去上課?還是有什麼事?”

我話音剛落,只聽老李急忙說道,只顧着跟你說話,差點忘了正事,董校長叫我他辦公室呢,我先走啦。說罷老李把腿就朝董校長的辦公室跑去,我有些想不明白,董校長找他幹嘛?”

王靚妹看到我像是在思考什麼,她對我問道,想什麼呢?

我晃了晃腦袋對她說道,沒想什麼,走吧我們去教室。等我們走到教室,班級裏已經來了很多學生,有些學生看我來了,分別向我投來一種異樣的眼神,我知道他們一定是好奇我這幾天去幹嗎了。

過了一會方美慧進了教室,可能是鄭天齊沒告訴她我今天會來上課吧,方美慧看到我坐在教室裏,先是看我我一眼,然後便對着同學們講了下一今天要學習的課程,講完之後,方美慧叫我出來一下。

我走到教室門口,方美慧對我問道,你身體完全康復了嗎?要不要回去休息休息?“

沒事的方老師,我現在已經好了,謝謝您還爲我擔心。我對方美慧說道。

方美慧道,應該的,對了,可以給我透漏一下是關於跳樓的事嗎?“是不是有髒東西在搞鬼?”

我想了想,告訴她也無妨,反正她也知道我是個小道士,於是我便簡單的告訴了她一些關於十大惡鬼的事。方美慧聽後對我說道,沒想到這學校裏還有這麼厲害的鬼物。要是在沒認識你之前有人告訴我這些,那我完全認爲那人有神經病。對了我這裏有前幾天講的課程,你拿回去好好複習複習。馬上就要進行月前考試了,老師希望你能取得好的成績。

我接過方美慧手裏的資料,然後對她說道,謝謝老師,我會盡力的,說罷我又說道,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上課了。

方美慧衝我點了點頭,去吧。

我回到座位上,王靚妹小聲的對我問了一句,方老師找你幹嘛?”

沒什麼事,就是看我這幾天沒來,給了我有些前幾天講課的資料,怎麼?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誰吃醋了,討厭,不理你了,就知道欺負我,看我改天不告訴周姐。王靚妹頭一轉對我說道。

別介啊,周彤這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說話就恨不得把人逼到門縫裏去。你要是告訴她我欺負你,那我可就慘了。你忍心看到我被人欺負嗎?說罷我又在下面扯住王靚妹白嫩的小手晃了晃。

王靚妹轉過頭看向我,一臉得意的說道,周姐說了,只要你敢欺負我,他就有辦法讓你在看守所呆上兩天。

那好吧,你要是真的忍心的話,我也沒辦法,誰讓咱沒有後臺呢。我裝作可憐巴巴的說道。

知道厲害了吧,看在你表現還算可以的份上,我暫且不向周姐打小報告。說罷王靚妹對我壞笑了一下。

整整一天我都陪在王靚妹身邊,吃飯、下課,上課,可以說是寸步不離。同時也沒發現有人要害我,那個幕後對我下蠱的人究竟是誰呢?爲什麼不繼續對我下手了?還是他以爲我現在已經死了?”算了,不下手更好,省的整天都要防備有人暗害我。

晚上九點多送王靚妹回到宿舍,我便開始朝我的宿舍走去。就在我快到宿舍的時候,忽然心裏傳來莽天龍的聲音。莽天龍在心裏對我說道,身後有人跟蹤你。

我聽到莽天龍說有人跟蹤我,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下。只見一個黑影忽然閃過,我想看清是誰,可黑影早已不見了。

於是我在心裏對莽天龍問道,是誰在跟蹤我?莽天龍對我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跟蹤你的一定是人。

人?我想了想,不對啊,要是人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快的身法?難道這學校裏還臥虎藏龍?。

我對莽天龍又問道,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快的身法?一眨眼就不見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敢確定那個跟蹤你的就是人,莽天龍信心十足的對我說道。

聽莽天龍這麼說,我心想難道這個跟蹤我的人就是在我身上下蠱的人。想到這裏我對莽天龍問道“現在那個人還在我附近嗎?”

走了,莽天龍對我說道。

去哪裏了?我緊接着問道。莽天龍回道,不知道。

那你有沒有什麼辦法查到那個人的下落?我試探性的在心裏對莽天龍問道。

莽天龍對我說道,我現在靈氣還沒回恢復,暫時不能幫你查到那個人的下落,等過兩天我恢復了,就可以幫你了。

聽莽天龍的意思是他受傷了?我心裏很是不解,他是什麼時候受的傷?難道是段喬峯幫我破身上的鼠蠱的時候?”

於是我對莽天龍問道,你受傷了?”怎麼回事?

莽天龍告訴我,它與我從冥界上來的時候就已經受了傷,不過現在已經恢復了三成,再過兩天就應該可以完全恢復了。

我大致的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沒好意思提自己是怎麼受傷的,但我知道,他的傷是我造成的。他既然不提,我也就更不想提了。

既然跟蹤我的人已經走了,我暫且先回宿舍再說。昨天都沒睡一個好覺,今天晚上可要好好補回來。

走到宿舍,我剛推開門,只見宿舍裏的衆兄弟齊刷刷的看向我。被他們這麼一看,我倒是感覺渾身不舒服,於是我問道,怎麼了?你們玩的這是啥遊戲?不認識我了咋地?”

老李對衆人說道,怎麼樣,我就說吧,今天晚上老林一定會回來的,怎麼樣,相信我掐指一算的本事了吧?”接着老李有說道,那個誰,你還不認賭服輸?趕緊下去給本大仙買包十八塊錢一盒的黃鶴樓去。

老李說吧,只見老周大眼瞪小眼的看向我,口中說了一句真是神了。說吧老周便對老李問道,我說老李,你是不是開掛了?你倆是不是串通好的?”

串通你大爺啊,我這幾天也沒見老林啊,怎麼串通,你小子別耍賴哈,認賭服輸。老李邊說邊對我使了個眼色。

我忽然明白了現在的狀況。原來老李是在與老周打賭我今天會回宿舍,而且還裝作一副能掐會算的樣子。 看着老週一副懷疑老李的樣子,我忍不住說道,老李啊,你就別裝大神了,這樣吧,今天我請你抽菸,請你抽中華咋樣?說着我又對宿舍裏的兄弟說道,前幾天有些事請了幾天假,也沒來的及告知大夥一聲,實在不好意思,這樣吧,今天晚上我請大家喝酒。就當我像大家賠罪了。說罷我從兜裏掏出五百塊錢,然後對老周和老李說,李哥你倆去小賣鋪弄點啤酒和下酒菜去唄,順便也買兩包好煙。

老林你發財了咋地?哪裏來的這麼多錢?老肥望着我手中的錢說道。

聽到老肥這麼問,大傢伙也都紛紛對我問道,哪裏來着這麼多錢。我只好隨便說了一個慌瞞了過去。

等老李和老周好不容從學校外面弄來兩箱成罐的啤酒和一大包零食,我們宿舍的八個人全部圍在宿舍中央,開始吃喝起來。

就在我們喝的正在興頭上的時候,忽然宿舍裏的滅了,頓時屋子裏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就在我正覺得奇怪的時候,老李說道,老周快把你牀上充電的照明燈打開啊,這樣咋喝。老李話音剛落便聽到老周應了一聲,然後開始摸索着朝他牀前走去。

沒過多大會,老周便把一盞手提燈打開了,然後放我們一張牀上,正好能照着我們幾個。雖然燈光不是很亮,但足以看清酒菜。

щшш▪ тt kan▪ ¢○

這時只聽老肥罵罵咧咧的說,這破學校真摳沒,到點就熄燈。

行了老肥,吃你的酒吧,別埋怨了,不管那個學校都是這樣,老白勸道。

今天我們宿舍的兄弟可算是全部到齊了,也不知道是誰提起了鬼,衆人紛紛來了興趣。其實我不得不說現在的年輕人對鬼都是非常的感興趣,也不知道是小說看多了,還是恐怖片看多了,總有那麼一些人想知道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我眼前的這幾個兄弟就是例子,尤其是老肥,他膽子大,而且長得五大三粗的,自認爲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知道他是吹牛逼呢,還是他真的見過鬼,只聽他開始衝着我們吹捧起來。說什麼他七八歲的時候有一次走夜路,忽然看到一個白色的從眼前飄了過去,他當時還挺好奇的,跟本沒有想到是鬼,於是就跟着那個白色的影子追了過去。可他追了好一段路程,始終就是追不上那個白色的影子,而且距離也始終保持在十米左右。

後來等他追累了,停下腳步歇息的時候往周圍一看,頓時蒙了,眼前的這個地方他從來都沒來過,竟然是一片空曠的野地,在野地周圍全是一些凹凸的小土丘,看上去就跟墳頭似得。

老肥講道這裏忽然不講了,大傢伙追問道,怎麼不講了?然後呢?不會就這樣完了吧?”

老肥喝了口啤酒道,然後我就嚇暈過去了,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正在自家的牀上躺着呢。

是不是你做的夢啊?老李衝着老肥問道。那要不然你是怎麼回家的?”

我也不清楚,我醒來的時候問過我爸媽,我爸媽說我一晚上都在家裏睡覺根本沒出去過,但是我卻感覺不是在做夢,要是做夢的話,那我手上怎麼會有墳地裏的土,說着老肥把手突然衝着我們伸了過來。而且老肥最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聲音也猛然加大了許多。

由於我們都聽得很認真,老肥這舉動把我們幾個嚇的渾身一顫。衆人紛紛衝他罵道,草,嚇死老子了,講就講幹嘛一驚一乍的。

不這樣怎麼能嚇到你們啊,說罷老肥呵呵笑了起來,看老肥的樣子有些得意,看他這樣子我就知道他講的這故事八成是假的,指不定是從哪裏聽來的,現在說成是自己小時候發生的事來嚇唬我們幾個。

後來在我們幾個強烈譴責之下,老肥只好說出了實情,故事確實是他從一個小說上看來的。然後又自罰了一罐啤酒。

本來我們幾個是不想這麼輕易放過這小子的,至少也要讓他連喝三灌,但老肥卻很認真的對我們衆人說道,我在給大家講一個真實的詭異事件,但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我身的,這件事是在我們以前學校裏發生的。

真的假的?不會是又想嚇唬我們幾個吧?老李憤憤的說道。

老肥有些不樂意道,你們要是不信我也沒辦法,不過這件事確實是真的,你們放心我絕對不一驚一乍的,你們要是不想聽那就算了,說完老肥在地上拿起一隻雞爪肯了起來。

誰說不聽了了,你講,老李猥瑣的笑道。衆人也都沒插話,靜靜的等待老肥講他口中的真實詭異事件。

老肥啃完雞爪,然後喝了一口啤酒,又咳了咳嗓子說道,這件事情是發生在我上高中的時候,

當時我們學校有個女孩叫孫寒寒,長得非常非常漂亮,可以稱的上是“閉月羞花貌,沉魚落雁姿,回眸一笑百魅生。然而她不止長得漂亮學習也是頂尖。“在我們那個學校也是校花級別的人物,“也是很多男生暗戀的對象。

說道這裏,老肥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道”不怕大家笑話我也是暗戀她的其中之一。

知道了,你到時說重點啊,繼續怎麼詭異了?老周忍不住好奇問道。

別急啊,預知後續且聽我慢慢道來,老肥學着說書先生的語氣對老周說道。

老周聽了恨不得給他兩巴掌,可是念在自己打不過他,於是只好說道,趕緊往下講吧,不然黃瓜菜都涼了。

老肥憨笑了一聲繼續開始講道,  後來有一天孫寒寒在教室裏複習功課”。直到複習到深夜纔回寢室,“疲憊的她躺在牀上很快就睡着了”

聽說熟睡的她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很帥的男孩”在夢中男孩向她表白。”男孩告訴孫寒寒自己是多麼多麼喜歡她”他要娶她做老婆,一生一世愛護她疼愛她,絕對不離不棄,“最後還求孫寒寒嫁給他。”

也不知怎麼搞到。孫寒寒在夢裏竟然被男孩的一片真心給感動了。“結果就答應了男孩。”

男孩一聽孫寒寒答應了,於是就對她說我們現在是在夢裏“然後又對孫寒寒說,要是她真的答應做他女朋友,等醒來之後去找他”要是找到他,他一定會好好對她。於是孫寒寒就問那個男孩我該去哪裏找你啊“男孩說”我給你我的電話號碼,你把它記住,等你醒來打我的電話就可以找到我了。”

夢裏男孩真的把電話號碼告訴了她“還囑咐她一定要記住,”不要忘記給他打電話。“

當孫寒寒這一覺醒來的時候都七點半了”慌忙的洗漱一番便急忙跑到教室上課去了。“就在她上到第三節課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昨晚做的夢”而且那男孩電話號碼也在她腦子裏浮現出來了“她還清楚的記得當時男孩告訴她的那個電話號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