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這個外來者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招數呢?那輪盤的氣息,分明是通天路盡頭的生死輪盤的氣息啊,只不過少了生的氣息而已!」

在和對方不斷對視的過程之中,對方不斷的進行思考,不過,最終還是膽怯戰勝了自己,畢竟,他雖然氣勢強大,但也不過是一個紙老虎而已。

「好吧,我這次就先放過你,你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你在這個世界之中,待的時間,不能超過一月,不然的話,我就會傾盡所能,滅掉你!」

對於高寒,對方也只能夠放些狠話,就悻悻而去。

高寒冷哼一聲:「那我就多謝你給我這一個月的時間了,走好不送!」

說著,高寒的身影也是一閃,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只不過誰都不會忘記,有一個年輕帥氣的少年,不但挑釁了神武帝國,甚至,連傳說之中的神武之主,都拿此人沒有辦法。

而這個年輕人,就是高寒。

高寒從神武帝國走之後,就來到了一處偏僻的所在,盡心儘力恢復起自己的修為來,化解自己身上的禁錮。

他的修為已經恢復了七成了。所以在恢復起來,倒是容易了很多,每當高寒化解一層封印的時候,整個神武大陸的空間都震動一下。

隨著他抽絲剝繭一般的解除封印,高寒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這幾天之內,神武大陸區域之內,都紛紛下起了大雪。

本來這大雪紛飛的場景,在冬天的時候。是很正常的,可是,現在偏是酷暑。

這大雪一下,很多不適合生長的生物。都迅速的枯萎了,整個大陸無一例外,全部被大雪覆蓋住了。

快一個月的時候,高寒坐在最高的雪山之上。雙眼開始睜開,兩道寒光從雙眸之中爆射出來,向蒼穹射去。

整片天立刻變成了一片冰天。被高寒的那兩道寒芒冰封住了,高寒身體一扭,來到了蒼穹之上。

他感覺,整片天地之力,都與自己為敵一般,不過,高寒可以感應出來,這片天地之力,並不可能與自己為敵,應該戰不過自己。

不過,高寒並沒有將這片天地毀掉的心思,而是向那片冰封的寒天那走去,只不過一腳下去,那片寒天瞬間就崩碎了。

外面的一片星空顯露出來了,這天,並沒有三重天,而是只有一重天,這一點看來,天武大陸的確是比神武大陸強很多。

高寒剛剛到達外面,那片寒天就瞬間恢復成了原狀,高寒試了一下,自己出去之後,在想進去的話,困難了很多,甚至將自己的力量全部調動起來,都沒有辦法將那層結界破掉。

而高寒進來的時候,基本上沒遇上什麼阻攔,從這點可以看出,自己身體之中黑白二聖的力量,的確有很多不可思議的妙用。

高寒一出來,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無限的鼓動起來,彷彿要將自己的身體撐爆。

他的神情瞬間嚴肅下來,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到了不突破到皇者境界的地步了。

高寒立刻盤坐下來,雙眼肅穆,身體之中立刻散發出陣陣寒氣波動,向四周的氣泡波動而去,那些氣泡都是一些世界,倒是沒有則怎麼破碎掉。

以高寒身體為心中,方圓千萬里,都開始有高寒身體之上的寒氣波動了。

這些寒氣的波動,與高寒身上的波動一般無二,在空間之中跳動著,伴隨著高寒心臟跳動的頻率,一下下向外散發出去。

若是放到天武大陸或者是神武大陸之中,必然會將之變成廢墟,幸虧是在這裡,四周都是一片片的世界。

而在世界外面則是非常強大的防護罩,這些就算是高寒到達真正的皇級,也絕對不可能撼動半分的,更別說現在只不過是身處在突破的關鍵時候呢?

「咚咚咚……」

高寒的身影開始一圈圈的向外面散發出去,而在高寒的魂海之中,他的武魂正在向另外一個方向發展。

突破了巔峰武魂,進入了一個不知名的境界,他的武魂好像進入了一片寒冰的世界,有彷彿他自己的武魂就是一片寒冰。

就這麼在空中一圈圈的釋放著寒氣,形象卻是高寒的形象,高寒的身體就像是忽然變大了很多倍,將整片世界星空都包裹在其中。

高寒的雙眼驟然睜開,那層層闊大的影子也是驟然睜開眼睛,彷彿一雙雙冰凍的星體一般,散發著強大的寒氣。

他感覺,自己身體之中的真元彷彿燃燒起來了,能夠釋放出比之前的真元強大十倍的力量來。

而自己的武魂,則是徹底的變成了黑白兩片雪花,在空中不停的轉動,散發著屬於一片世界的力量。

「我是寒冰的皇,任何寒氣都要聽我的支配,我說,這天地該被寒冰冰封!」高寒的武魂之中忽然爆發出強大的力量來。

那些力量之中,冒著寒氣,但凡是被這股力量波及到的地方,都變成了一方冰封的世界。

四周那代表世界的氣泡,都被紛紛冰封上了,不過,還真有那麼一兩個,高寒看不到的所在,高寒沒有冰封上。

那些世界,都是等級比較高的世界,裡面不乏皇者,不過,也正是由於那片世界的強大,所以也造成了裡面的皇者想要出來倒是非常的困難。

「這天下的寒冰,都要為我所用,我就是寒冰之中的皇,是唯一的……皇!」高寒雙眼的瞳孔之中,倒映著兩片雪花的形狀,彷彿高寒的眼睛之中隱藏著兩片雪花。

高寒身影一動,在他的頭髮上,散落下一些雪花來,當那些雪花碰到有實質的物體的時候,就立刻化成寒氣,將那個物體完全的冰封起來。

上面,每一片雪花的力量,都能夠滅掉一名半皇。

「這就是皇者的實力么?」高寒淡淡的睜開自己的眼睛,雙眼之中一陣寒光閃過,但是,這次寒光彷彿與之前不太一樣了。

之前的寒光,都是帶著絕對的冰封,無盡的寒冷,而兩道寒芒,卻不僅僅是如此。

這些寒芒之中,還代表著絕對的統治,對於寒氣絕對的統治力量,任何別的寒冰,在這兩道寒氣之下,都要臣服。

「好,好,你果然順利的從中出來了!」這個時候,空間之中一陣扭動,一個人影忽然從高寒的面前出現。

而對方的後面也跟著兩個影子,後面的那兩個影子,高寒倒是非常的熟悉。

「黑白二聖?」高寒詫異的說道、

但是,在那個老者背後的黑白二聖卻是什麼都不敢說,只是靜靜的看著前面的那個老者,根本不理會高寒。

高寒豈能看不出來,對方的強大,連黑白二聖都不敢質疑的存在,恐怕最少都是聖級的武者。

「不知道前輩是誰?」高寒對著那個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禮,淡淡的說道。

對面那個老者,一頭黃*色的頭髮,黃色的衣服,連臉都是蠟黃的。

瞳孔之中也是渾濁的黃色,高寒真懷疑,對方的牙是不是也是黃的,若是那樣的話,對方一定是喝完了玉米粥沒有刷牙。

「本座是黃泉老祖,是你身上那張黃泉碧落圖的創始人之一,其中的黃泉,正是我的管轄範圍!」

那個老者慈祥的一笑,和藹的說道,高寒卻是不怎麼相信:「黃泉老祖,那應該有碧天老祖吧,你怎麼不去死,有能耐你們兩個一起讓我看看,不然的話,我才不信呢!」

現在高寒真的要被氣笑了,剛剛遇上了碧天老祖,差點將自己玩死,這次又來了一個黃泉老祖,不把自己玩死不罷休嗎?

「碧天?哼,離經叛道之人,辜負了師傅對他的信任,居然想要妄圖殺死你,真是夠了!」

高寒聽到這,倒是有點明白了,至少,其中的一點是明白了:「黃泉老祖≠碧天老祖,而從表面現象看來,還是死對頭!」

「不知道前輩找我來,到底為了什麼,難不成也是考驗?」高寒詫異的問道,身上已經開始調集力量了,免得一會兒對方來個突然襲擊,自己應接不暇,再次被算計了。(未完待續。。) 後傳五之國服篇

隨着視線一閃,周圍的景色逐漸從水波般搖晃中歸於平靜。

只見這是一處山青水秀的山谷,烈日朗朗,山川秀美,牛羊遍野,一切都是如此自然和諧,唯一不怎麼和諧的便是,這裏所有的景色全都是由方塊組成的。

沒錯,這裏就是MC的世界,傳說中能夠同時容納數萬人在線的國之大服。只不過,令人失望的是,如此大服,竟然被分成了無數個只能容納一百人同時在線的小服,完全失去了想像中那種無盡世界,玩家遍地的壯闊場面。

不過我們終究還是選擇了這裏,國服中花雨庭世界的1服1區。非是玩耍,而是爲了完成我們的一項重要使命,將魔皇路西法的無敵真身隱藏於此。

通過宇老大的異界之門及影狐的指南針武靈的指引,我們很容易便尋到了路西法的真身,不過同時也被那處異界中無限的危機嚇的不輕,想不到茫茫宇宙竟然會有如此強大的異界,儘管我們此行集結的是最強的力量,但卻抵不過那方世界的一條蟲子的力量。

也因此,在尋回路西法的無敵真身後,我們片刻也未敢停留,可以說是狼狽不堪的便逃了回來。不過,經過我們對路西法真身的檢查,發現路西法的真身卻並未死去,這不禁令所有人心頭又壓了塊石頭,路西法一天不死,終是禍患。

但也不知路西法的修爲會有多高,任我們想盡了辦法,也沒有傷到路西法真身的分毫,連紫櫻那麼大的修爲也對路西法的真身沒有辦法。便如金鋼不壞之身般,完全不怕我們的禍害。

用盡了各種慘無人道的辦法無果之後,我們終是放棄了。既然傷他不到,那便只能藏了,藏到一個最最安全的地方。有人提議藏到一個沒有生機的異界,但思來想去,我還是感覺應該放在我們能夠親自監視的地方最爲安全。

因爲只要路西法醒來,我們馬上就能發覺,然後採取辦法補救,但若藏到異界,萬一路西法醒來而我們卻不知道,豈不麻煩。要知道,路西法可是也能撕裂時空進行穿越的。

於是,在經過一番研究過後,我們最終選擇了國服,要以國之力量壓制路西法。雖然與國服相比,似乎污神新建的服務器可能會更加穩定,畢竟污神的服務器這次可是有着他的武靈加持,但曾被路西法附身過的污神終是不能太過信任。

所以,此刻我們便站在了國服的世界之中。而這次穿越進來,我們可都是真身前來的,並不是以遊戲世界中那種方塊人物的形象出現。

有着宇老大的異界傳送門,想來還真是方便,只要能夠查到某一異界的座標,馬上就能進行穿越,就連這種虛擬的世界也不例外。

幾個人環視了一下週圍的景色,我頓時朝近前的一座大山點指道:“就那裏吧,咱們便以此山爲中心點,將路西法壓於大山之下,同時將新的狙擊手小窩也建在這裏,時刻監視着路西法真身的動靜。”

“嗯,村長大人所言極是,這就好比將孫猴子壓於五行山下一般,加上咱們全村人的監視,相信這路西法也興不起什麼風浪了。”

“對對,這個辦法好。”

一時間,所有衆人全都一至通過。紫櫻隨即上前,擡手一指,一道巨大的靈光便如激光一般朝山體中衝去,緊跟着便聽“轟隆”一聲,整個世界都搖了三搖。

再朝大山望去,只見如此雄偉高大的山體竟被紫櫻一指貫穿,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山洞。但衆人同時也發現,國服的空間就是穩定。

若是放在之前的第七夢境,如此強烈的靈爆,弄不好就會令空間形成一道道裂縫。但在這國服之中,竟然只是稍微震動了兩下,便什麼事也沒有了。

“好,開始吧。”朝衆人微一點頭,幾個人頓時朝山洞中閃身而去。

很快,山洞中心便被衆人用靈力轟出一處巨大的空間,既然知道了國服的穩定性,那衆人也便放開了手腳。僅是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一座巍峨的大殿便在山體中心開鑿而出。

緊跟着,一道道信標便跟不要錢似的佈滿了整個大殿,再以鑽石塊、紅石塊及黃金塊等貴重物品進行裝飾,一時間,整個大殿竟是一片富麗堂皇之相。

雖然我們是剛剛進入國服,但因爲有着宇老大的異界傳送之門,這些貴重物品還不是信手拈來,只要一個異界傳送門打開,衆人便完全可以從污神的服務器中大量搬運貴重物資過來。

不過,通過實驗我們卻發現,遊戲世界中大部分的物品在拿到現實世界後都會瞬間化爲一道能量消失不見,能夠在現實世界中通用的物資非常有限,一般只有能量型的物資纔有通用的可能,便如末影花及經驗瓶一般。

將路西法的無敵真身安置在大殿正中的水晶棺槨之中後,我們所有人這才全部穿越回了真實世界,並以遊戲人物的身份再一次回到了新落成的狙擊手小窩,包括紫櫻前輩也是如此。

雖然此時大家都變成了普通的遊戲玩家,但真若路西法醒來,我們卻都有着無限次重生的機會,再不怕路西法在裏面興風作浪。

而隨着我們修爲的不斷提升,路西法再想通過異能強拉我們過去可是相當困難了。此時,在現實世界中,我們每一個村民的手中可是都有着取之不盡的經驗瓶的。

那些都是宇老大通過異界之門,在遊戲世界中取出來的。不過隨之而來的儲存問題卻成了我們當前最頭痛的事情。如此多的附魔瓶及一些末影花放在家裏,終是太佔地方了。

而紫櫻的一句話卻馬上令這個問題迎刃而解。

“咱們爲什麼不試着穿越到武靈大陸呢?”

我的第一反映便是感覺紫櫻很可能是想家了,想通過宇老大的武靈回家鄉去。但馬上我便意識到,紫櫻說的沒錯,因爲武靈大陸上可是存在着一種天然異寶的,那便是空間之石。

紫櫻手中此時便有一塊品質最好的天然空間之石,但卻也僅是一塊而已,不可能碎成上百塊分給大家的。那便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穿越到武靈大陸! 「哈哈,小友,你的防禦心可是真的很高,不過,在我的面前,你根本就沒有防禦的資格!」黃泉老祖哈哈大笑著:「要知道,你所在的區域,正是我的黃泉大世界!」

高寒一下子呆了,看了看對方,在看看四周那如同沙漠一樣的世界,在下面半黃*色的水流之中,一具具巨大的骸骨,在不斷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那各支支的聲音聽得高寒心中毛骨悚然。震驚的看著對方的黃泉老祖:「難成,你真的是什麼狗屁黃泉老祖?」

黃泉老祖確定的點了點頭:「沒錯,我正是那個狗屁黃泉老祖,這下面正是黃泉……」

「那我們世界所流傳的,黃泉路,你這裡總有吧?」高寒一下來了興趣,連忙問道。

黃泉老祖搖了搖頭:「黃泉路,黃泉之中的路,就是陰陽路,在黃泉之上,就像是一座橋一樣,在黃泉路的上面,是碧落之天!」

經過了黃泉老祖的解釋高寒才明白,原來黃泉,就像是一條河流一樣,而且是非常寬闊的流域。

別說黑白二聖了,就連黃泉老祖都是勉強能夠渡過去,要說,這黃泉碧落,乃是一方世界,怎麼可能讓兩個只有祖級的武者佔領了呢?

所以,他們都是如同高寒一般,之吸收了黃泉碧落世界之源之中的一部分本源之力。

要說這黃泉碧落,是屬於地獄,而這地獄也的確如同高寒所想,並不是只接納靈魂的世界,而是靈魂與人共生的世界。

只不過在這個世界之中,靈魂的力量要比肉身力量強大很多。

也就是說,這裡面並不適合連煉體武者來這邊,很容易死掉的不說。在裡面也不要想要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