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雖然作爲指揮官,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如今的趨勢,心裏在慢慢回想着可能有用的信息:“作爲先頭部隊,代表鐮組織進攻,實際上是一次自殺行動,摧毀了聖城內部後,再登陸攻佔,想得很美啊!既然是這樣,就不會徹底摧毀聖城,換句話說,只要躲過聖城墜入海面的衝擊,就可以了!”

顯然,這名指揮官顯得太簡單了,正當他命令大家準備尋找庇護所時,卻聽到了一陣炮火的聲音,從聲音上判斷,似乎是聖城軍隊。

在炮彈落地的那一瞬間,便確定了對方身份,確實是聖城軍隊,可是,炮彈剛剛落下,聖城的地面晃動得更加劇烈,隱約聽到地下傳出某種爆炸的聲音。

“那羣傢伙要加速聖城墜毀嘛?!”

“不可能!哪有自己拆自己老窩的?”

“是我們的老窩!不是他們的!”

指揮官並不在意他們這羣隊長的爭吵,***過“祕密武器”,也就是那個盒子,立刻拆開,看到裏面可是一個簡單的信號發射器,並不是什麼高級貨色,但是卻佈滿了各種信號增幅器,頓時,這名指揮官明白了什麼。

“快!給我把它修好!我們的小命就靠它了!”

而在另一邊,於尚這裏,還在重型戰車裏躲着,但是地面開始晃動後,便開始不安了。

“嚴古!發生了什麼事!?”

“不清楚,第一次遇到,也沒有在資料裏看到過類似情況發生過。”

而此時,獵手卻伸出一隻手,示意不要緊張,很虛弱的說道:“都給我安靜,放心吧,接下來幾天內,我們都是安全的,快去給我找吃的。”

嚴古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全身的汗毛的起來,正等獵手解釋原因,可是獵手居然在這個時候說要吃的,還說很安全,實在讓嚴古不放心。

什麼也不懂的於尚也只好不說話,聽大家怎麼說,空弦似乎知道些什麼,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空弦姐,你怎麼了?”

“沒有,只是,想起了一些不高興的事情。”

“反正都快死了,說來聽聽吧。”

“死?於尚,我們不會死,不用擔心,現在的這個震動,是啓動了一個系統,一個曾經害死了很多人的系統,就是這樣。”

顯然於尚沒有聽明白,反問到:“什麼系統?害死多少人?”

於尚能問出這樣的問題,就說明他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空弦只好一口氣解釋清楚,避免控制不住情緒。

“聖城原本的系統,聖盾系統,是個用來殺人的系統,啓動後,會向四周其他國家襲擊,每三小時可以血洗一座城市,如果要阻止它,就需要紅機。”

“什麼是紅機?”

“紅機是高智能機械,不受聖城控制,用於阻止不合理命令,三位將軍人手一臺,獵手曾經擁有過一臺,辭職後,被可羅佔據。” 第一百九十節: 另一種戰術

整個聖城此時處於非常不尋常的狀態,像是某個大型機器正在運動,影響了聖城的核心動力,開始逐漸降低懸浮高度,慢慢接近着海面。

注意到這個情況的人都在忙於準備應急措施,鐮刀部隊的指揮官正在極力修復紅機,可是,不料被甦醒的紅機反撲,雖然紅機沒有任何武器,但是,畢竟是機器,僅僅機體部件就可以置人於死地。

幾名隊長正在嘗試着令它運作時,沒有任何防備,被紅機突然反咬,鋒利的利爪立刻就將幾個隊長攔腰劃傷,反覆幾下,紅機身旁的幾名隊長便劃破肚皮,慘死在利爪之下,當指揮官想要反擊時,一把沾滿鮮血的機械鋼爪就面前出現,短短几秒時間就將這十幾人全部解決。

機械犬的優點就是準確和速度,並且穩定沒有情緒,不愧爲步兵殺手,但是紅機失去了後肢,不能奔跑,只能依靠前肢爬行,但速度依然不慢,雖比不上之前,但也比人步行速度快。

紅機匆忙的趕往機械犬所在區域,似乎要解決什麼,就連身爲機械的紅機,似乎都顯得有些着急,可見,必須保持更快的速度趕回去,不然就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突然出現的聖城軍隊正在瘋狂的進攻機械犬部隊,並且出現的部隊全部都是戰車,沒有任何步兵,趨勢也是一邊倒,機械部隊遭受到了極其大的損失,機械犬對戰車的傷害幾乎爲零,鋒利的機械利爪也只是在戰車表面上留下無數道劃痕,但也僅僅只是劃痕而已,並不能擊破戰車護甲。

殘存的鐮刀部隊也只是剩下戰車,探測到了聖城軍隊後,便開始相互對轟,聖城軍作爲第三方力量加入了這場戰鬥,場面頓時非常混亂,細心的戰車指揮官觀察到,聖城軍隊並非專門來對付他們,而是時不時對着地面開火,想要將這厚厚的地板擊穿一般。

而那些機械犬圍成一個又一個鐵壁,機身和機身緊密的貼在一起,擋在聖城戰車面前,阻止他們開火,這一點引起了鐮刀部隊的關注,在呼叫最高指揮官時,發現無人應答,便立刻下令撤退,隊長級別的人擅自下令在鐮刀組織裏面是會被處死的,但是,這種特殊情況下,這羣小隊長各個都非常機靈,指揮僅剩的部隊撤離,並佔爲己有。

正當這羣鐮刀戰車撤離時,發現從外面又衝進來一羣機械犬,但是,這次的機械犬有所不同,它們的武器卻可以擊毀戰車,似乎比戰車的炮火更加強勁。

戰車靈活性較差,瞬間全部成爲廢鐵,戰車的目標太大,也容易被擊中,這批特別的機械犬剛剛出現在街道上,便對鐮刀部隊進攻,這種特別的機械犬似乎是專門針對戰車也研製,僅存的幾輛戰車想要反擊,可是,還沒瞄準就被擊毀,全軍覆沒。

這批機械犬剛剛越過這堆廢鐵,卻立刻向它的同類開火,針對步兵的小狗根本不是這羣特殊的小狗厲害,雖然數量上並不多的新型小狗,卻在武器上佔據了不少的便宜,一炮一隻的速度比戰車快多了,畢竟這些小狗的開火頻率是非常快的,可以用秒來計算。

一邊倒的趨勢很明顯,若是盲目行動,聖城軍可能全軍覆沒,畢竟鐮刀組織的兵力足夠將這一批聖城戰車摧毀,火力雖強,但是開火冷卻時間長,一分鐘最多隻能發射三次炮彈,效率很低,鐮刀組織的戰車似乎比聖城的戰車更加先進,十秒一炮的速度幾乎是聖城戰車的兩倍。

冥錘的這個計劃似乎湊效了,雖然並不知道他具體計劃是什麼,但是,看他這個大膽的舉動,還是比較佩服他的指揮能力。

而此時,溫古和哨雲來到了一輛地下通道里,隧道里面有一輛列車,看上去是專門在地下行駛的列車,哨雲沒有停下立刻上車了,溫古原本還起了一下疑心,但是沒有想太多就上了列車。

而車內也有幾句士兵屍體,從制服可以看出是聖城士兵,溫古看到屍體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去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到手槍**之類的東西,哨雲坐在駕駛位上開動了列車,向前行駛,並不斷加速。

溫古找了好久,一無所獲,只好拿着一把沒有子彈的手槍來到駕駛室。

“怎麼樣?沒有子彈吧。”

“不用你管。”

“放心,如果你實在不想跟着我,前面到站後,幫我最後一件事,我就再也不纏着你。”

“一言爲定!”

溫古聽到哨雲肯放過他,立刻就答應了,心裏並在想:“先答應,我做不做是我的事情,如果事情很容易,我就順便辦了,回來就名正言順,如果是很棘手,就趁機跑走,日後想辦法解決掉他。”

溫古的想發雖然很奸詐,但是,在哨雲面前不需要太老實,不然確實會被他榨乾,哨雲似乎明白溫古的心意,知道強留一個人下來並不會達到設想的效果,甚至還會添亂,所以,哨雲此時正在準備一件事,看看在現在的情況下,還有什麼事情是可以利用一下溫古,然後清理掉溫古。

顯然這點沒有被溫古觀察出來,還在想着如何應對哨雲的要求,並尋找機會反擊。

溫古坐在副駕駛,手裏握着手槍,不知道該如何突襲哨雲,如果逃走是一件比較理想的做法,但是,哨雲就在身旁,如果現在趁機解決掉,就會徹底放心下來,但是,打不過他就必須用一些辦法,使得哨雲無能爲力。

溫古在旁邊的位置上尋找可利用的物品,例如消防斧或者消防器之類的東西,位置上找不到什麼用的東西,就連破窗錘都沒有,更別提消防斧了。

哨雲注意到了溫古這個舉動,一直在翻找着可以利用的東西。

“不用找了,我全部丟掉了。”

“你又知道我找什麼?”

“肯定不是漢堡包,或者炸雞塊什麼的。”

哨雲這種警示性的話語總算是被溫古察覺到了,老老實實的坐在副駕駛位上,雖然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裏,但是,並不代表溫古心裏不再想。

“他就坐在我旁邊,直接將他擊暈處理掉,這好了,可是,如果不能將他制服,必定會惹惱他,如果有一把匕首什麼的話,效果會非常不同,用槍柄去砸的話,顯然不能造成什麼效果。”

溫古陷入一種無能爲力的狀態,剛剛在隧道里,溫古就嚐到了哨雲的厲害,身手很了得,貿然動手,會很不理智,同時,幸好溫古沒有亂來,因爲,就在哨雲座位內側,藏着一把非常鋒利的匕首,就是準備對付溫古用的。

溫古還在那裏猶豫着要不要突然襲擊,或者是將槍丟出去,干擾他視線等等策略,統統不是理想的選擇。

越想越感到無力,溫古只好等下車在想辦法,哨雲也十分警惕的注意着溫古,位於側內的手也時不時觸摸着那把匕首,時刻告訴他自己,不要放鬆警惕,即使一個再弱小的對手,都有讓你震撼的時候。

兩個人就這樣,很快了到了一個很寬闊的地方,像是個中轉站,哨雲停下車示意到站了。

“哨雲,這是你最後一次要我幫你,說吧,你想幹嘛?”

“很簡單,這裏是國防大樓的車站,上面就是大樓了,我要你去冥錘的辦公室裏拿一件東西,一個類似**一樣的球體,位於他的桌子裏第一個抽屜下方,拿出來。”

“監視器?呵呵,真會找地方。”

“快去,我不想等太久。”

溫古聽到是這個要求,馬上就大步走向車站出口,心裏想:“這個簡單,只要進入冥錘的休息室就可以了,就算冥錘在那裏,都可以想辦法讓他暫時離開一下,這個難度似乎不大,或者是拿着一個類似的東西,回來騙他,當然,前提是我有槍。”

一離開哨雲,溫古就立刻衝去尋找槍械,不管是否找到那個監視器,都要將哨雲解決,但那個監視器對於溫古來講,也是非常有用的,不佔爲己有實在太可惜。

當溫古衝上大樓時,發現四周一個人都沒有,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在士兵的休息室裏找到了一把手槍和幾個**後,立刻衝進了冥錘的休息室,在他的桌子抽屜裏找到了那個球形的監視器,但是,也看到了桌子下面的**,顯示時間只剩下不到五分鐘。

“呼!狗屎!”

溫古拿着監視器立刻往大樓外面衝,一路上看到了到處都是屍體,還有一些燒焦的東西,這些是他離開時沒有的,顯然這裏遭受了襲擊,溫古沒有心情留下來查看死者的身份,如果冥錘在裏面,溫古高興還來不及。

當溫古衝出大樓,看到廣場上佈滿了更多的燒焦的物體,但**眼看就要爆炸了,溫古也沒有減速,繼續往外跑,沿路瞅了瞅地上的燒焦的物體,最後確定了,燒成黑炭的物體是人,而且還是士兵,每一個被燒死的人都沒有放開手裏的槍,所以,很快就確定了死者的身份,全是士兵。 第一百九十一節: 潛伏的獵人

正當溫古衝到廣場上,看到了遍地屍體,而且全是被燒死的士兵屍體。

並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但是,唯一能確定的事情就是,這裏馬上就要夷爲平地,**的時間幾乎馬上就要耗盡,顧不得回頭的溫古加速衝向廣場邊緣的掩體後面,小命是否能保住,就看運氣了。

由於是被安放了**,所以,溫古心裏還是非常高興的,因爲藉此機會,讓哨雲葬身於此,也是個不錯的想法,溫古深信冥錘安放的**不會是個玩具,既然四周沒有任何人,說明**的威力非常巨大,想到這裏,溫古又開心又害怕。

威力越大就越有可能將哨雲炸死在地下,同樣,威力越大也有可能將溫古也順便吹飛。

溫古衝到了一個石碑後面,準備在這裏躲避一陣,順便觀察一下四周,看到國防大樓門前出現一夥人,十幾個人的樣子,速度很快,一步也不停的跑進了大樓,溫古還在想着這羣人是誰,立刻眼前一亮,藏在休息室裏的**爆炸了。

刺眼的強光使得溫古立刻躲進了石碑後面,然後就是一陣劇烈的震動,但卻沒有任何聲音,溫古緊閉着眼睛,趴在地上,藉助石碑抵擋**所產生的氣浪。

和溫古設想的效果一致,**的目的並非進攻誰,而是僅僅想將大樓夷爲平地,想將內部的所有資料滅除,不想被任何人利用,算是一種保護措施,防止機密泄露。

**雖然無聲,但是威力卻不必其他類型的**差,溫古躲在石碑後面都感覺到石碑有些支持不住這股氣浪,似乎僅僅靠風力就能將石碑吹斷一般,但石碑上確實正在出現一些細小的裂縫,並正在逐漸伸長,蔓延至石碑各個角落。

溫古無法睜開眼睛,用手去檢查身上的球形監視器,還在身上,如果監視器丟了,就真不知道去哪裏找回來了。

十幾秒過後,氣浪結束了,普通**的氣浪只是一下子就結束了,而這個**卻足足持續了十幾秒,可見這個**就是一個氣壓粘單,對建築物的破壞十足,溫古睜不開眼睛,強光使得溫古暫時失去了視覺,眼前一片模糊。

氣浪結束後,溫古坐在石碑下面,靠在石壁上,慢慢的說道:“哎!這個時候,誰會去大樓呢?不管是誰,一定被吹上天了,這**雖不是針對步兵射擊的,不代表它不致命。”

溫古用手揉揉自己的額頭,靠在石壁上休息,深吸一口氣,聞到了一股香菸的味道,煙味裏夾雜着一股燒焦的味道,溫古仔細的聞了幾下,心裏想:“這是什麼味道?不對啊,這**是共振原理,最多就是小風比較大,不應該有燒焦的味道。”

溫古還沒有反應過來,溫古身旁突然出現另一個人的聲音:“找你好辛苦啊,叫出來吧。”

這個聲音嚇了溫古一跳,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聽起來年齡超過三十,算是個老男人,但是,明顯不是哨雲這種年輕力壯的類型。

溫古還沒有來得及睜開眼,眼前模糊的閃過一個身影,側臉感到一陣劇痛後便昏了過去,在暈過去之前,耳朵隱約聽到了一句話:“將軍,計劃非常順利!”

溫古聽到“將軍”一詞時,想到了什麼,但是,隨後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到溫古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他自己躺在某個房間的牀上,並被帶上來手銬,衣服也被更換成了囚服。

溫古立刻慌張起來,心裏不斷思考着發生了什麼,但是一時又想不起來,但是前言的情況很明顯,這裏是監獄,從囚服的款式可以看出這裏是聖城監獄,至於是哪一間就不知道了。

躺在下鋪的溫古,站起來跑到門前,大聲的喊着:“放我出去!我是溫古!大家都是自己人!”

但是,附近的其他囚房裏的犯人紛紛不滿起來,跟在溫古的喊叫聲起鬨。

“喂喂喂喂!那個新來的!我們也是自己人!怎麼不放我們啊?”

“那個不長眼的!跟誰的!”

“都閉嘴!再吵沒飯吃了!”

“真沒志氣!爲了那幾口飯,自己是什麼人都忘了!”

溫古觀察了一下附近的囚房,發現他自己所在的監獄是一個圓形監獄,所有囚房都鏈接在一起,圓形的設計是爲了容納更多的人,而中央的是一個圓柱形的電梯,鏈接着每一個樓層,算是唯一的一個出口。

鐵門雖然都是比較簡陋的網狀鐵欄式的囚室門,但是卻鏈接着一個警報器,一旦觸動警報,後果可想而知。

正當溫古思索着如何出去時,房間裏的室友說話了。

“喂!你好!很高興和你住在同一個囚室。”

“閉嘴!我不是囚犯!”

“你就進來了,爲什麼不是呢?”

“不用你管!”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