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林驚羽彷彿一顆突然劃過的流星,前十幾年一片空白。

直到,幾個月之前,在玄天道院的登仙梯上,大放異彩!

登上七十一階仙梯!

成為了百年來的最強天賦之人,但那時的他,也不過是一個靈溪境小修士。

並不太為人所關注。

直到山海宗一役,才終於成為了比肩姑蘇長風、太玄皓等首席的絕頂天驕。

甚至,他的風頭,還一度蓋過了姑蘇長風、太玄皓,與獸袍少年葉小天被譽為未來聖子之位最有力的爭奪者!

看到這些消息,孟會長一度對林驚羽的未來,感到憂慮!

畢竟,精力有限。

偏重於武道,在丹道之上,擁有的精力,便會不足。

但如今,看到林驚羽的戰鬥,你一切的顧慮都似乎煙消雲散。

天賦太高了!

靈海境的修為,碾壓一個靈脈境的圖騰一族傳人,還有什麼理由讓他放棄武道?

況且,林驚羽武道天賦極高,也並未影響他的丹道天賦。

四品開光師的身份,已經說明一切!

「咦?」

「驚羽他…..」這時,一側另一場交鋒,也已經決出高下。

北宮傾城,僅僅憑藉一根紅綾,便已經擊敗那猥瑣男子。

但當她一雙美眸看向正在與戰狼圖騰傳人交鋒的林驚羽,也不禁露出一抹愕然。

進步太快了!

她不得不讚歎,林驚羽的進步簡直神速。

她猶記得,那一夜在毒王谷的山洞中,那時的林驚羽與鬼王宗弟子交手,尚且險象環生。

即便是在與山海宗一役,林驚羽表現驚艷,卻也沒有與靈脈境強者正面交鋒的實力。

如今,僅僅十幾天過去!

他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尚未施展出他的融合印法,尚未召喚出魅靈小優,僅僅憑藉這一套神秘的拳法,便已經壓制了一位靈脈境強者。

北宮傾城如何能不驚訝?

「或許…….」

「這才是他真正的天賦吧?登上七十一階仙梯,打破玄武閣記錄,她的身上,到底還有什麼秘密…….」

北宮傾城望著林驚羽的背影,看著他雙拳揮動,大開大合,暗暗想到。

「停!」

「好啦!不打了,老子算是小瞧了你!今天就放過你一馬!」

「你那火焰晶石自己留著吧!」

那戰狼圖騰傳人司徒沐終於堅持不住,向著林驚羽大喊一聲。

一時間,林驚羽也猛地收拳。

不過,林驚羽卻也感到好笑,這傢伙是不是沒搞清楚形勢?

「呵呵!」

「放過我一馬?你打算放過我,我可沒打算放過你!」

林驚羽冷笑一聲。

畢竟,剛才他已經打出了真火,可不想就這麼算了!

「什麼?」

「臭小子,你想幹什麼?」戰狼圖騰男子司徒沐臉色極為男子,厲喝道。

「幹什麼?」

「以彼之道還之彼身!把你身上所有人的火焰晶石交出來!」

「否則,想要活著離開,先扒一層皮!」

林驚羽冷冷說道,態度很堅決。

對待這種人,他不會有任何心慈手軟。

「什麼?臭小子!」

「你不要以為老子真怕你,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不介意與你魚死網破!」

那戰狼圖騰男子司徒沐怒吼,擺出一副魚死網破的架勢。

「哦?魚死網破?」

「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魚死網破……….」 戰狼圖騰男子司徒沐很憋屈。

他幾乎已經退無可退,但讓他交出自己的火焰晶石,他如何甘心?

那豈不成別人的笑柄?

「該死!」

「是你逼我的……」戰狼圖騰男子怒吼,將指尖咬出了一個血口,像是要逼出一滴精血。

「司徒沐!」

「你想幹什麼?你要記住自己的身份!」

這時,一道厲喝從他身後傳來。

那是一位身形魁梧,如同小山一般的男子。

此人,年紀不大,與林驚羽等人相仿。

卻顯得極其沉穩,一步一步緩緩走來,當來到司徒沐的身旁,司徒沐也不禁微微一顫。

「象大哥!」

異能者收集手冊 「我……我是被他逼的!」司徒沐顫抖著說道。

「不必多說了!」

「你的所作所為,我都已經看得清清楚楚,我會如實稟報少主的,現在跟我走!」

這身形如同小山一般的男子,冷冷說道。

聽到「少主」二字,司徒沐不禁渾身一顫。

他原本還想辯解一二,但看到此人冷峻的面龐,他最終也無奈地低下了頭。

「呵呵!」

「這麼輕輕鬆鬆,就想把人帶走?」

正當司徒沐二人,準備轉身離開,林驚羽卻突然厲喝一聲。

他看得出,這身體如小山一般的男子不簡單。

與司徒沐相似的是,他身上同樣刻滿了神秘的圖騰紋絡。

只是,這些圖騰紋絡,並非戰狼圖騰。

而是一種黃金戰象圖騰!

「哦?」

聽到林驚羽的話,神秘黃金戰象圖騰傳人臉色微變,露出一抹難掩的怒意。

他名叫象天羽。

此刻,也緊攥著雙拳,發出咔咔的響聲。

一時間,周圍的氣息中,都瀰漫著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息。

但是,突然間,象天羽注意到林驚羽身後不遠處的孟老。

此刻,孟老依舊默默地站立在林驚羽身後不遠處。

微微眯著雙眸。

望向這神秘黃金戰象圖騰傳人象天羽。

一時間,象天羽也不禁渾身一顫。

那是一種上位者,對下位的震撼,讓他不敢生出一絲抵抗的念頭。

「司徒!」

「願賭服輸!既然是你惹的禍,就把火焰晶石交出來!」

無奈之下,象天羽只得朝著司徒沐怒吼一聲。

他知道,這是全身而退的唯一辦法。

「可是…….」

「象大哥,我花了足足一個月,才攢的這些火焰晶石……」

司徒沐有一些不情願地拿出一個錦囊。

「沒有什麼可是!」

「區區幾塊火焰晶石,莫非你要違背我的命令?」象天羽依舊擺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態訓斥道。

「好吧!」

聞言,司徒沐也只得無奈地搖了搖頭,將手中的錦囊拋向林驚羽,低垂著頭消失於人群中。

接過錦囊,林驚羽第一時間打開一看。

錦囊內,零零散散,三十餘枚火焰晶石。

這些火焰晶石,最大的也不過是他那火焰晶石的三分之一。

最小的甚至都不及他的火焰晶石的十分之一。

這就是,此人一個月的成果?

這運氣未免也太差了吧?

林驚羽這時才明白,司徒沐等人在看到他的那一枚如鵝卵石一般的火焰晶石之後,眼神中爆發出的貪婪目光。

因為,他在這赤炎火山口,想搶到一塊稍大一些的火焰晶石,簡直太難了!

「傾城!」

「這一袋火焰晶石,就送給你了吧!」

林驚羽笑著說道,將錦囊拋向不遠處的北宮傾城。

「驚羽!你這是幹什麼?」

「那人明明是你擊敗的,這些火焰晶石自然是你的……..」

北宮傾城拒絕道。

「非也!」

「若是沒有你挺身而出,替我鉗制那一人,我也無法擊敗這戰狼圖騰傳人!」

「況且,我這裡還有一塊更大的火焰晶石嘛!」

林驚羽再三勸說,北宮傾城終於沒再推脫,將裝滿火焰晶石的錦囊收入懷中。

「哎,散了吧,散了吧!」

「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免得一會火焰晶石噴發,錯過了機會!」

這時,不知誰大喊了一聲,周圍剛剛圍觀的那些修士,都狀若鳥獸散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知道……」

「這火焰晶石,到底該如何煉化?」

林驚羽好奇地將那如鵝卵石般大小的火焰晶石,捧在手中。

突然間,一股如電流過體般的感覺傳來。

他彷彿感覺,有一股暖流從那火焰晶石中,緩緩湧入他的體內。

這過程很緩慢,也很奇妙。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