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嗯。」譚雲點頭後上前一步,朝木烽神王躬身道:「多謝您老挂念,晚輩在柏家軍中過的很好,大統領對晚輩視如己出。」

聞言,木烽神王笑道:「那老頭子我就放心了。」

隨後,木烽神王看向柏承神王,笑道:「雲兒這孩子,是為兄非常看重的人,柏承老弟可莫要讓他在你們柏家軍中受委屈啊!」

「否則,為兄可是會翻臉的。」

柏承神王笑道:「我和木兄一樣,非常看重雲兒,自然不會讓他受委屈。」

木烽神王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震驚道:「柏承老弟,雲兒這次跟隨你前來鴻蒙神府,莫非他在柏家軍中表現很好?」

「呵呵呵呵。」柏承神王想到譚雲兵神之戰的戰績,笑得合不攏嘴,「何止是好啊!雲兒三十多年前,以一星神兵的實力,在我柏家軍中所向披靡,不僅成為一星兵神,最終還包攬了一至九星兵神的頭銜,是我柏家軍三百億神兵第一人!」

聞言,木烽神王望著譚雲,瞪大了雙目,渾濁的眸子儘是震驚之色,「好小子,若老頭子我知道你越級挑戰實力如此逆天,當年我說什麼都不會讓你進入柏家軍啊!」

「快說,當年你到底答應了誰,才進入柏家軍的?」

被木烽神王一說,柏承神王也好奇了起來。

譚雲如實道:「晚輩是答應了,神王大人的孫兒柏旭,才前往柏家軍的。」

聞言,柏旭在柏承神王心中的好感倍增。

而這時,其他神王、貴族們,望著譚雲,多數人眼神中流露出不屑之色。

在他們心中,柏家軍是百位神王大軍中最弱的存在,譚雲能包攬一至九星兵神,當然不可否認,譚雲實力不錯,不過更多的原因還是,柏家軍中沒有什麼逆天的神兵緣故!

無上神王心中不屑,「本神王的大女兒,雖然只是六等天神,不過也是我部下的九星兵神,若她對陣荊雲,估計荊雲都無法承受片刻便會必敗!」

在眾神王各有所思時,木烽神王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著譚雲說道:「雲兒,我木家軍中也出了一名天才,她叫軒轅柔,數十年前是以二星神兵,一路逆襲成為了九星兵神。」

「方才我看你們的眼神交流,似乎你們認識?」

聞言,譚雲深情的望了一眼軒轅柔,繼而說道:「嗯認識,他是晚輩未過門的妻子,不過中間發生了誤會,現在我們還沒有和好。」

聽著譚雲話語,軒轅柔臉頰染霞,神情有些不自然。

「啊!原來柔兒是你未婚妻吶!」木烽神王回首望著軒轅柔,笑道:「柔兒,荊雲說的是真的嗎?」

軒轅柔貝齒輕咬了一下朱唇,點了點螓首。

木烽神王笑道:「好,很好。你們不僅郎才女貌,還一樣是天才中的天才。」

「呵呵呵呵,柔兒啊!雲兒是個好小夥子,有什麼誤會,你們早日解開便是。今後你們若成婚,老頭子我給你們做見證人。」

軒轅柔模樣羞澀不言不語。

譚雲則笑道:「好的,晚輩將來成婚時,一定請您做見證人。」

「還有柔兒今後在木家軍中,晚輩便放心了,還請您老多照顧她。」

木烽神王笑道:「那是自然的,老頭子我對清兒多好,便會對柔兒多好。」

「如此晚輩就放心了。」譚雲話罷,木烽神王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反觀宇文神王身後的宇文蜀,臉色鐵青,若眼神可以殺人的話,譚雲已死上百遍了!

「木烽神王,究竟發生了何事,看把你給樂的。」

倏然,一道威嚴的動聽女音響起。

此話響起時,席位上所有神王、貴族家主們紛紛起身,變得恭敬無比。

卻是靈霞天尊和一名邪魅、身穿紅色戰袍的青年牽手並肩而來。

青年便是赫赫有名的混沌天尊:黎沉。

在二人身後,還跟隨著一名閉月羞花的白裙少女,和一名氣度不凡的白袍少年。

白裙少女便是靈霞天尊的女兒:黎詩音。

白袍少年便是其子:黎世民!

在一家四口身後是始源至尊、雪影天尊。

始源至尊、雪影天尊身後,便是佝僂著身子的雲鶴上神。

這時,木烽神王躬身道:「屬下只是和柏承神王閑聊呢。」

話罷,木烽神王和其他神王、貴族,帶領貴族子弟、百位神兵,再次躬身道:「見過天尊大人!」

「見過混沌天尊大人!」

「見過始源至尊、雪影天尊、雲鶴上神大人!」

「免禮。」靈霞天尊神色威嚴,旋即,回首面朝始源至尊,鞠躬道:「至尊大人,請。」

「嗯。」始源至尊點了點頭,便帶著雪影天尊、雲鶴上神,率先從第四排、第三排席位旁走過,朝第一排三個席位上走去!

當雪影天尊經過軒轅柔時,軒轅柔望著雪影天尊,突然瞪大了美眸,嬌軀一抖,一不小心碰到了席位,使得席位上的酒杯,「啪!」地一聲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靈霞天尊望著地上摔碎的酒杯,勃然大怒,「今日是本天尊孩兒的生辰大典,還未開始,你便打碎了酒杯,真是豈有此理!」

「還有你盯著雪影天尊看什麼!真是不知禮數!來人,給本天尊殺了她!」 「是天尊大人!」

隨著一道冷漠之音,一名身穿黑色鎧甲的女子從天而降,飛落在靈霞天尊身前,朝軒轅柔一步步走去!

「撲通!」

木烽神王猛地跪在地上,昂視著靈霞天尊,乞求道:「天尊大人息怒,柔兒她不僅是我木家軍神兵中的第一人,而屬下還把她當作了孫女。」

「柔兒沒有見過大世面,這才惹出了岔子,還望天尊大人看在屬下忠心耿耿的份上,饒了柔兒吧!」

話罷,木烽神王叩首不起時,給譚雲傳音道:「放心,老頭子會護住你未婚妻的。」

聞言,譚雲目光感激之時,也不禁迷惑了,暗想道:「柔兒為何看到雪影天尊后,如此大的反應……」

暗忖此處,譚雲渾身一震,「雪影天尊的雙目、鼻子和柔兒頗為相視,莫非……莫非她真是我的女兒!」

就在譚雲暗忖時,軒轅柔急忙面朝靈霞天尊匍匐在地。

靈霞天尊深吸口氣,望著木烽神王,想要說什麼時,雪影天尊絕色容顏上流露出一抹冷笑,徐徐回首,望著靈霞天尊,淡淡道:「靈霞天尊可真是好大脾氣,這個神兵看本天尊,本天尊都未動怒,你生氣個什麼勁兒?」

「還有,常言道碎碎平安,這名叫柔兒的女子,打碎了酒杯而已,難道你就要將她置於死地?」

譚雲和在場所有人,都能看出雪影天尊如此說,並非是幫軒轅柔,而是她對靈霞天尊頗為反感。

「雪影少說兩句。」始源至尊話罷,給雪影天尊傳音道:「為師的好徒兒,靈霞天尊從未對你有過敵意,你為何老是和她處處作對?」

雪影天尊傳音道:「師尊,徒兒就是看她不爽。」

「你這孩子,真是無禮。」始源至尊不悅傳音后,望著靈霞天尊道:「靈霞,算了吧,為了一個神兵動怒不值得,再說我徒兒,也不因為這名神兵盯著她看而計較。」

聽后,靈霞天尊螓首微點道:「就依至尊大人您的。」

話罷,靈霞天尊不悅的瞥視雪影天尊一眼,便朝那身穿黑色鎧甲的女子擺了擺手。

那女子便化為一道光束,消失在頤神園上空。

「木烽神王你們也起來吧。」靈霞天尊說道。

「謝天尊大人開恩。」木烽神王應聲後起身。

「多謝天尊大人不殺之恩。」軒轅柔叩首后,剛剛站了起來,雪影天尊突然冷聲道:「你是盯著本天尊看,又不是看靈霞天尊,你謝她作甚?」

「給本天尊跪下!」

軒轅柔望著雪影天尊,頃刻間,美眸中噙滿了淚水,再次跪在地上,面朝雪影天尊跪了下來,「軒轅柔,叩見天尊大人。」

此時此刻,在眾人看來,軒轅柔是因驚恐而落淚。

殊不知他們都猜錯了!

軒轅柔的淚水,是思念的淚水!

是自責的淚水!

更是心痛的淚水!

軒轅柔簌簌落淚,心聲哭泣,「影兒,我是娘親啊!嗚嗚對不起,是娘親不好,這麼多萬年來,從未陪伴過你。」

「影兒,你明明知道始源至尊是你的殺父仇人,你為何還要拜他為師啊……嗚嗚……」

軒轅柔香肩聳動,淚水斷了線的滴落。

這一刻,靈霞天尊看著軒轅柔被雪影天尊欺負的樣子,她之前對軒轅柔的不悅蕩然無存。

「你哭什麼哭?本天尊很害怕嗎?」雪影天尊娥眉一挑。

「不,天尊大人您不害怕。」軒轅柔叩首不起。

「那你為何哭?」雪影天尊毋庸置疑道:「把頭抬起來,看著本天尊回答。」

當軒轅柔緩緩抬起螓首時,雪影天尊嬌軀微微一顫,暗忖道:「為何她的雙眼、鼻子,和我的如此相似?」

「為何我看著她哭的樣子,會有種莫名的酸楚……」

然而,雪影天尊並不知,這就是所謂的母女連心,是冥冥之中的情愫。

暗忖此處,雪影天尊微微一笑道:「不要哭了,起來吧,我不怪罪你便是。」

「多謝天尊大人開恩。」軒轅柔抹去淚水,站了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雪影天尊問道。

聽到女兒和自己說話,軒轅柔激動不已。她渴望女兒能夠和自己說話,哪怕一句都可以。

她更想和女兒相認,可是她清楚不能,否則,自己是昔日靈族族長之事便會敗露。

而始源至尊、混沌至尊、靈霞天尊早已下令要誅滅靈族,防止靈族死而復燃,想要統治鴻蒙神界。

若自己一旦和女兒相認,自己死沒關係,女兒也會跟著遭殃。

想到這裡,軒轅柔決定試探一下女兒。

「回稟天尊大人,我叫軒轅柔。」軒轅柔恭敬道。

「軒轅柔,嗯名字很好聽,本天尊記住你了。」雪影天尊話罷,正要轉身時,軒轅柔傳音道:「天尊大人,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問吧。」雪影天尊傳音道。

「天尊大人,您如此美麗,一定是人族吧?」軒轅柔傳音道:「小人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覺得您真的好美。」

雪影天尊不露聲色傳音道:「當然,本天尊自然是人族,還有,你長得也很美。」

話罷,雪影天尊便和始源至尊、雲鶴上神,一同落座在第一排席位上。

此刻,軒轅柔不露聲色,實則心中激動不已,「女兒她沒有承認她是靈族,那麼就是說,她認始源至尊為師尊,另有目的!」

「這目的便是,為譚雲報仇!」

這時,譚雲激動不已的傳音打斷了軒轅柔的思緒,「柔兒,你不要騙我,雪影天尊是不是我們的女兒?你快告訴我啊!」

譚雲雙拳緊握,他直勾勾的盯著軒轅柔,企圖從軒轅柔眼神中得到答案。

等待軒轅柔回答的時間,譚雲感覺格外的漫長。

終於!

譚雲看到軒轅柔,螓首點了點。

「太好了,哈哈哈哈,我譚雲終於見到女兒了!」譚雲心中亢奮不已。若此地無人的話,他一定會大叫出來!

這時,軒轅柔叮囑之音,自譚雲腦海中響起,「譚雲,剛剛我試探過雪影了,我想她拜始源至尊為師,應該是想有一日為你報仇。」

「在你我實力沒有足夠強大之前,你千萬不要和她相認,否則,我擔心事情敗露,我們都得死!」 譚雲傳音道:「嗯,這道理我懂,我知道如何做。」

「還有即便和她相認,屆時,也需要你做中間人,在她心中一定因我當年失手殺你之事而恨我,我怕她不會認我……」

不待譚雲傳音話罷,軒轅柔傳音道:「你別這樣說,說的就好像我原諒了你一樣。」

「在沒找到我父親前,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傳音過後,軒轅柔便收回了目光,不再看譚雲。

不過譚雲卻能從軒轅柔這次見到自己后的言語舉止看出,她對自己的恨,已經沒有上次那般濃烈了。

譚雲始終堅信,早晚有一天,待誤會解開,會迎娶軒轅柔,用一生去愛護她。

把曾經對她的虧欠,加倍彌補回來!

在譚雲暗忖時,靈霞天尊和夫君混沌天尊手牽手,帶著一雙兒女,坐在了第二排席位上。

靈霞天尊緩緩起身,亭亭玉立,威嚴而動聽之音響起,「域外天魔猖獗,戰火不斷,從亘古延綿至今,我鴻蒙神界為此死去的神兵、神將不計其數。」

「今日是本天尊兒女萬歲生辰之日,本天尊藉此機會,向在座的諸位神王大統領,說聲你們肩負著保衛鴻蒙神界安危的重任辛苦了。」

聞言,百位神王紛紛起身,回首面朝靈霞天尊,深深鞠躬道:「為天尊大人分憂,是屬下職責所在。」

「為保衛鴻蒙神界,屬下死而無憾!」

靈霞天尊滿意點頭,抬手示意眾人落座后,天籟之音響起,「在舉行本天尊孩兒生辰大典之前,本天尊有四件事要宣布一下。」

眾人洗耳聆聽。

靈霞天尊說道:「第一,本天尊宣布,今日將無上神王二千金,許配給展家少主展祖生。」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