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五號會意的看去,一輛卡車和一輛老爺車,還有兩兩輛摩托車停在移動比較別緻的院落門前,似乎,這是某個有身份的傢伙,看中了這個院落。

董庫左右看了看,這裡不是軍營。應該只是一處民宅,遂示意五號,讓五號通知其他人到來。

五號掏出步話機,轉身遮擋著。將命令傳達,隨即,跟董庫溜達著圍著這裡轉了開來。

一圈下來,這是個帶有花園的住宅,顯然之前的房主應該有點地位啥的。裡面估計也差不了,要不不會被日本人看中。

六號幾人在董庫賺回來的時候,已經趕到了附近,隨之匯合。

黑暗中,董庫並不打算光開車走。這裡不是路邊,卡車一旦著火,門口那倆更看大門的必然會看到,出城都是麻煩。

簡單的布置了下任務,五號帶著兩個近衛摸向了後門,董庫換上了近衛帶來的一副,背上了背包,全副武裝,跟六號貼著牆根,慢慢的摸了過去,在兩座石獅子旁邊隱伏,

此時,董庫距離左邊的人有三米多,撲出去畢保會被看到,反抗不一定有機會,但喊叫可不保准。

黑暗中,董庫看到六號已經就位,遂在地上摸著個小石子,探手扔出。

啪嗒。

石子落地的聲音吸引了來人的目光,隨即,董庫和六號在倆人扭頭的瞬間,縱身撲出。

董庫右手立掌如刀,在那傢伙轉頭的一刻,碰的一聲就砍在了他脖子上,隨即,那傢伙悶哼一聲,身體癱軟了下來。

六號動作同樣,也是一掌砍暈了目標,並未擊殺。

將倆人扶住,董庫看了眼並未關嚴的大門,遂示意六號,將倆人慢慢的拖到門邊的角落裡。

這邊搞定,隱身暗處的六個近衛悄無聲息的摸了過來,隨即,一人看門,七人悄悄的推門而入。

董庫慢慢走過朗庭,跟六號向中間燈火輝煌的主房摸去。其他人分散開來,各自尋找目標,一路放倒了三個護院,摸向一個個亮燈的房間。

隱身暗處,董庫傾聽屋子裡三個人的談話,只聽了幾句,就確認了這裡的主人是個漢奸。

「算你倒霉。」

董庫揮手下令,跟六號慢慢的靠近了房門,隨之悄悄的打開房門,一閃,就衝進了屋子裡。

正在交談的三個傢伙看到一個鬼臉端著帶著一節管子的駁殼槍站到了面前,都是一驚,手裡的茶碗掉落的一刻,伸手就掏槍。

董庫豈能給他們掏槍的機會?在三個人要動的一刻,噗噗兩槍,將一左一右兩個傢伙頭頂的禮帽打飛,隨即低喝道:「不要亂動,也別指望會有槍聲。」

三人愕然的看著董庫,他們從來沒見過這種槍,只發出輕微的噗噗聲,而且開槍的人槍法極准,動作敏捷,兩個禮帽被打飛的傢伙頭皮還火辣辣的,差點就被掀飛天靈蓋。

控制了三人,董庫在六號上前將三人搜了一遍,將身上的槍支和匕首都掏了出來后,說道:「碰到你們是意外,說說吧,你們是什麼人,為日本人做什麼的?」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卻沒有人說話。而且被槍指著,也沒有普通人那種害怕的情緒流露。

董庫見三人不配合,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槍,噗的一聲,左邊的那人頭顱砰然炸裂,後腦噴出一團血霧,仰頭到了下去。

「刀子!!」

右側那人悲吼一聲,眼中凶光立現,身子一動,就要拚命。

「你最好老實點。」

董庫看也不看他,盯著中間鎮靜的中年人說道。

這時,他已經看出三人不是普通人,但也不是軍人,倒是一身的匪氣,像是幫湖中人。

那個中年人輕哼了聲,江湖手勢抱拳道:「這位英雄不知在哪個碼頭高就?」

董庫聽到這貨說的,證實了心中的猜測,遂說道:「別廢話,你只有三秒回答,不回答就跟他一塊去,、計時開始。」

那人眼中凶光一閃,點頭道:「兄弟我認栽,我是張小林師傅的大徒弟張彪,這位是師傅的義子坎子,那個被你開瓢的是刀子,也是師傅的義子。」

「青幫的?」

董庫瞳孔一縮,瞬間想起張小林何許人也。這貨是青幫的實權人物,在上個時空就是漢奸,為日本人在租界里抓g黨,抓軍統特務,抓抗日人士。可說做盡了惡事。

「你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就敢動手?」

張彪瞳孔驟縮,一股殺氣瀰漫了出來。對方膽子太大,居然不踩盤子就敢伸手,顯然是愣頭青。

雲若塵 「你還沒有回答完問題,為日本人做什麼?」

董庫語氣冰冷的說道。

「好!好!」

張彪怒極,連說兩個好字,盯著董庫說道:「我是給碼頭採購蔬菜的,混口飯吃而已。」

「採購蔬菜?碼頭?」

董庫眼睛眯了下、問道:「是賣給租界還是日本人?」

「都有。」

張彪簡單的回答道。

董庫懶得問了。這就是個沒有國家概念的混混,混口飯吃,跟著張小林給日本人做事,這也叫混口飯吃?混日本人的飯吧!

董庫待張彪說完,手一抖,噗噗兩槍,將倆人擊斃,隨之下令,一個不留。

此時,五號已經自後門摸了進來,所有人都只是打暈,並未殺死,在命令中,三人翻身回去,一路清理所有暈倒的。六號也轉身離去,清理外面的那些幫會成員。

董庫在六號出去后,開化寺在屋子裡翻找。可惜,偌大的宅院,居然只有四十餘根小黃魚和五千大洋,十幾件小文物,並無太多東西。

董庫也不嫌少。估計這些也都是張彪收購蔬菜的資金。大錢,應該在租界里,那裡,會更安全。起碼他們會這麼認為。

清理了宅院,將屍體全部沉到了後園的荷花池中,檢查了卡車,在張彪兜里找到了特別通行證,遂換裝,開車離開了這裡,直奔大門而去。

出城並未費事,張彪手裡有特別通行證,卡車也是日軍認識的,雖不認識董庫和五號,但有通行證,連檢查都省了,就直接放行了。

除了蘇州,董庫在顛簸的卡車裡靜靜的思索。

這些漢奸還是沒有殺絕,看來回到租界還要加大力度,在攻打上海之前,將這些漢奸全部剪除!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ps:鞠躬感謝、、,感謝偶是童鞋投來的本月第五張月票,三鞠躬感謝!!!

董庫拿著張彪的特別通行證,即便是在緊張的時候,這張通行證也足以讓他們輕鬆的闖過一道道關卡,省去了諸多的麻煩,在半夜時分,董庫一行人回到了上海,在角落裡將卡車扔下,順著地道返回了租界。

順利回到租界,董庫顧不上休息,致電詢問丹陽孫濤那裡和杭州的情況。

丹陽,在這一天里,日軍開始收縮,任憑孫濤騷擾襲擊也不追擊,孫濤聚集了一個團的兵力,對一個旅團進行大面積襲擊,對方在扔下兩千多屍體的情況下,依舊向丹陽聚集,就是不分兵追擊,讓孫濤很是無奈,只好重狙和狙擊槍延伸射程,不斷獵殺。

日軍似乎鐵了心不跟這裡的先遣軍游鬥了,部隊不斷的彙集,任由隊伍里不斷有士兵倒下,除了迫擊炮轟擊一通,就堅挺的彙集成旅團,然後彙集成師團。

這一來,孫濤沒辦法襲擾了,活動區域雖然大了,但相對獵殺的人數卻逐漸減少,傷亡反倒增加。

那些炮彈雖然僅有兩三千米的射程,但同樣可以將隱身草叢裡的先遣軍戰士傷到。

劉忠這裡倒是安穩了,日軍在牛島貞雄潰敗后,將上海的駐軍在調去了一個混編師團,協助戰敗的牛島貞雄守住嘉興。根據偵查員的彙報,那裡在城外十里就開始構築陣地,綿延幾公里,擋住了所有通道,顯然是準備據守,不打算進攻了。

董庫知道這是徐州等地**的反撲造成的。日軍壓力巨大,已經無力進攻,轉而防守。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這樣,不能快速突破,就是一場比拼國力,比拼兵力的戰鬥,成為一場不斷消耗的戰鬥。

可此時。董庫也拿不出辦法。不將上海拿下,常州,丹陽,乃至揚州和南京的日軍就有補給,源源不斷的增兵,也會讓這場消耗戰能夠堅挺下來。達不到一擊而潰的目的,達不到快速分割的戰略目標了。

看完兩封回電,董庫坐在那裡靜靜的思索。

他之前設定的大反攻似乎要遇到桎梏,雖然成功的激發了全民抗日的決心,可一旦膠著,損失還是相當巨大的。

他不用想也會知道,缺少先進武器的官兵們將會用血肉之軀對抗日軍的飛機大炮。用鮮血堵住日軍的鋼鐵進攻。

想到那些犧牲的官兵,他就心疼。雖然戰爭避免不了會出現這樣的結果,可如果武器和訓練能夠跟上,還是會減少損傷的。

想到這,他親自擬就電文,讓孫濤抽出兵力,將丹陽那裡繳獲埋藏武器打包,運往長盪湖。等待進一步命令。

將電文發出,董庫又給順子和狗蛋發電,讓他們嚴守家園,讓柳敗成加速生產直升機,加速生產坦克,儘快進行下線實驗,儘快培養駕駛員和飛行員。

月牙島這裡。目前具備戰鬥力的僅有一艘潛艇,其餘三艘還在訓練中。要想搞掉黃浦江上和吳淞口,還有杭州灣的大量日軍軍艦,別說四艘潛艇了。就算再有四艘,也難以達成攻擊效果。襲擊一開始,就會被對方的魚雷艇,驅逐艦炸沉。畢竟這裡的水深限制了潛艇的藏匿。

董庫知道月牙島那裡暫時還指望不上,除了給山子發電,讓已經開始建造的五艘魚雷快艇加快建造下水,繼續打造潛艇,讓直升機儘快下線,進行試驗外,沒有太多的指令。

一切安排完,天色已經漸漸明亮。董庫洗了把臉,沒有休息,他先是去拜謝了幾位幫助訓練虎牙戰士的江湖武師,簡單的交流了下,看了這裡參加急訓的一千虎牙戰士,董庫發現,短短的幾天,大家的氣勢就有所改變,變得內斂了,不再那麼鋒芒畢露,身上的殺戮氣息在減弱。

好!

董庫心裡暗喝。

他就是需要這樣的結果。軍體拳的訓練和戰場的洗禮,讓這些戰士身上都透露著鐵血的味道,這對於喬裝來說,有著不小的影響,很容易讓人看出跟普通人不一樣,就算化妝,身上的氣勢也太過鋒利,跟尖刀一樣,讓人警覺。

董庫沒有太多的廢話,將幾位武師叫到一起,一家兩根小黃魚作為酬謝,讓他們繼續訓練這些挑選出來的,和之前跟他在道觀里呆過的虎牙隊員,作為第一批學員。

留下的幾個武師也感到了欣慰,他們的付出得到了認可,雖然都藏著家底沒有露出,可也就當訓練門徒了,還算儘力的。

董庫告別幾位武師,叫來顧鵬飛,詢問了馬如龍的行蹤,讓他確認下,並約見馬如龍,隨之去看望養傷的左伯陽。

左伯陽的傷勢好的非常快,他除了用了山子獨家傷葯外,自己還煎熬了湯藥,加上吐納修鍊,短短几天就已經可以行動自如,不再躺在床上了。

左伯陽坐在那裡打坐,在董庫靠近房間的一刻已經知道了他的到來,待董庫推門而入時,睜開了眼睛。

「左兄,看來氣色不錯,恢復的速度超出了預期。」

董庫微笑著說道。

左伯陽長發飄動,瀟洒的站了起來,微微一笑說道:「勞煩挂念,隊長一身血腥的回來,想必是有事情牽絆,我傷勢已經康復大半,雖未恢復全盛,倒是可以履行追隨者的職責了。」

董庫愣了下,左伯陽親口說出追隨二字讓他還是震動了下。雖然之前有這個意思,但畢竟沒有明說。

「左兄……」

左伯陽揮手打斷了董庫要說的話,微笑著說道:「左某自今日起,除了不能跟著隊長入洞房外,將不離左右,左兄稱呼免了吧,不妥,可以的話給我個職級即可,方便稱呼。」

「好!」

董庫也不是拖拖拉拉扭捏之人,洒脫的喝道:「既然如此,那董庫就不矯情了,今天開始,你就做我的副官吧。」

「副官?好!我左某也當回兵!!」

左伯陽洒脫的說著,隨之說道:「隊長,你一身血腥氣,顯然是剛剛經歷了廝殺,既然回來必然有事,左某今天這個副官就走馬上任。」

董庫上下打量著左伯陽。此時的左伯陽那裡還有一絲的病態?青布長衫,長發披肩,更像是先生或者帶有書卷氣的俠客。

「既然可以行動自如了,想來也悶了幾天了,那就出去溜達溜達。」董庫抬起頭笑著說道,「估計有些日子沒有享受美食了吧,不知道副官可有忌諱?」

「哈哈!屬下沒有忌諱,生冷油膩葷素不忌,正想出去感受下美食,只是要讓隊長破費了,我可沒錢付賬。」

「付賬?」

董庫笑道:「左副官,你什麼時間見過長官請屬下吃飯,替屬下掏錢的?那不是你是長官,我是隨從了嗎?」

「哈哈!」

左伯陽非常喜歡董庫這份隨意,大笑道:「可我剛剛就職,身無分文,平時果腹還不敢離開這裡呢,等什麼時間長官給發薪水了,再出去自當由屬下付賬。」

董庫也喜歡這種感覺。對方明明是高人,而且應該原本是方外修士,能夠如此洒脫,也很對脾氣。

「那可不成,我董庫怎麼能讓屬下兜里沒錢呢?那也太失敗了。」

說著,他回頭看了眼面色如常,不苟言笑的五號說道:「五號,今天開始,你跟隨付賬的工作就交給左副官了。」

五號一個立正,啪的一個敬禮,大聲說道:「那就辛苦左副官了!」

說著,揮手在馬甲兜里掏出五根小黃魚和一袋二百左右的銀元,遞給了左伯陽。

看到隨手就拿出如此的財富,左伯陽詫異的看了眼董庫,隨即笑道:「隊長,看來屬下以後會胖的流油啊。」 總裁強娶,女人,要定你 說著,伸手接過小布袋和小黃魚,在身上看了圈,沒找到合適的位置放。

董庫看出左伯陽的尷尬,一襲青衫,哪裡有什麼兜一類的,有也是很小的內兜,裝不下這些東西,遂回頭說道:「五號,去給左副官取一件戰術馬甲。」

說完,待五號離去,董庫轉回頭來說道:「今天我們去見個人,地點就在飯店,等回來我再把這次回租界的目的細說下。」

「好。」

左伯陽笑容一收。他知道,董庫回來肯定有大事。他天天看報紙的,報紙里那些照片,那些供詞,讓他一分鐘也不想多停留,昨天看完報紙,就打算結束修養的。

雖然不知道要去見什麼人,但有一點他是明白的,董庫回來必然有動作,而且動作不會小。

董庫換上了一身西裝,頭戴禮帽,腰間別著一把勃朗寧,帶著飛刀。左伯陽還是長衫,只是換了件,稍微肥大點的,方便蓋住戰術背心。五號也是一身西服,六號司機打扮,四個人開著車,離開了三號秘密地點。

老公是高嶺之花 路上,董庫簡單的說了下目前的局勢,左伯陽沒有任何錶情,就這麼靜靜的聽著。

老爺車在人流里慢慢的行進,目標自然是柳如寄的龍翔國際臨時分店。

馬如龍已經接到了顧鵬飛的邀請,帶著四個隨從,先一步趕到了龍祥飯店,被柳如寄安排在了一座包間,等待董庫的到來。他很期待,上次的買賣讓他著實的賺了一筆,不知道這次會有什麼收穫。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董庫下車后,左右看了眼,看到幾個眼神遊移的路人和黃包車夫,隨之,也看到了自己人,遂用隱晦的手勢表明了身份。()

看到這裡不足五十米遠十幾個不明身份的,董庫心裡暗自搖頭。這些人不用說,不是馬如龍的手下,就是g黨地下黨,至於日本人,現在,租界里經過虎牙的清理,除了些隱秘的漢奸,和幫會中人以外,日本特務已經基本杜絕。只要進入租界,用不上半小時就會消失,連骨頭都不剩,直接沉進黃浦江了。

左伯陽同樣眼神掃了一圈,目光極其柔和,身形隱隱的貼著董庫,錯開半米不足,顯然,已經進入了追隨者的角色。

董庫雖不知他實力如何,但看得出,絕對不會太差。對於這個還不知深淺,意外得來的副官,董庫也需要時間來觀察。

看了一圈,董庫起身進了飯店。

大堂里,他再次看到幾個顯然不是食客的身影,對於馬如龍的小心,他很覺好笑、不過,馬如龍並不知道租界除了g黨以外就是他們的人了,日本人明面上是沒有了,所以,小心也屬正常。

當董庫推開包廂,目光掃過他帶著的倆人,看到馬如龍的一刻,馬如龍已經滿臉堆笑的站起身來,伸手虛引,客氣的說道:「韓先生請坐,馬某聽到召喚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了。」

「哈哈,馬站長動作麻利啊,倒是小弟姍姍來遲。」

董庫笑著,就座到了馬如龍對面。

他剛剛坐下,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馬如龍旁邊的手下似乎滿懷戒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旁側。

他不由得下意識回頭看了眼,回頭的瞬間,他看到了左伯陽那深邃的目光,漆黑的瞳孔像是無底洞一般,身上更是散發出了讓自己警覺的氣息。

恩?

董庫一頓。目光緊接著轉了回來,仔細的看著斜對面那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