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阿布圖教官!”龍英傑隔着老遠就喊道。

阿布圖看到龍英傑後急忙迎了上來,大聲說:“龍英傑,你可回來了!這麼久,你到哪裏去了?”

龍英傑知道,他進入“武技密室”時,阿布圖雖然在那裏,但是,他卻像其他人一樣被抹除了那段記憶,並不知道他去了哪裏。

“阿布圖教官,訓練營裏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冷清了?大家都去了哪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啊?”龍英傑產生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並沒有回答阿布圖的問話。

“龍英傑,皇城發生大事了!”阿布圖表情嚴肅地說,“我皇病危,路寬國師和童逍遙總監等訓練營高層都被緊急召去了皇城。太子前段時間親自來過,和國師他們一同急急地毀了皇城。太子讓我留在這裏,特意叮囑我見到你後讓你立即前往皇城面他!”

阿布圖原原本本傳達了太子的話。他不明白的是,太子爲什麼如此看重這個看上去修爲並不怎麼高超的學員。

“三大家族的學員呢?怎麼一個不在?”龍英傑問。這是他感到非常奇怪的地方。要在以往,滿路上都可見耀武揚威的三大家族學員。

“三大家族的學員此前都被以種種理由召回了家族。”阿布圖臉上露出擔憂之色,“他們雖然遮遮掩掩,但我總覺得他們被召回家族與我皇病危有關。龍英傑,你是太子的把兄弟,太子上次就好像是專爲你而來。”

龍英傑聽了這些話,心裏越來越感到莫名的不安。

“阿布圖教官,我龍門的兄弟可否都在?”

阿布圖道:“都留在原來的地方。但因爲你不在,太子一直不讓任何人調用龍門的力量。不過,太子留言說,你若回來,可以帶着龍門的人一同前往皇城。”

щшш ▪Tтká n ▪¢ ○

龍英傑現在已經百分之百可以判斷,軒轅夢皇帝病危,軒轅偉目前的境況十分不妙。他甚至懷疑三大家族學員的這次撤離就是一次精心的安排。

龍英傑本想此次出來後可以與納蘭春等一決雌雄,誰知這些人竟然連毛都不見一根。

現在太子急令自己赴皇城,肯定有許多事情並非表面現象那麼簡單。

龍英傑不再耽擱,使出輕功身法就向龍門駐地飛奔而去,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阿布圖眼裏充滿了震驚:“怎麼這麼快?這速度連我都跟不上啊!”

龍英傑回到龍門,見到自己的人都在修煉。不過,因爲龍英傑突然失蹤,他們修煉起來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英傑哥哥,你回來了!”最先看到龍英傑的是閻娘和尚雲燕,兩個女孩子嬌呼一聲衝了上來,尚雲燕乾脆直接撲入了龍英傑的懷抱。

聽到動靜,龍門其他的人也圍攏了過來,只是不見了靈犀公主。

龍英傑想想也對,靈犀公主是軒轅夢的女兒,父皇病危,這個時候她肯定守候在牀榻前。

“英傑哥哥,你一走就是兩個多月,這兩個月你躲到哪裏去了?”尚雲燕的眼淚幾乎就要流出來了。

龍英傑當時被童逍遙叫着就走了,他以爲馬上就可以回來,沒想到這一去竟然已經渡過了武氣大陸兩個月的時光。

“我奉童逍遙總監的命令外出去做了一件任務。沒想到一去呆了這麼久的時間。”龍英傑只好撒謊道。

龍英傑不詳細去說,大家也不好追問。

龍英傑之所以不去解釋他真實去的地方,是怕自己拋出這樣一個話題,可能就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反應。

“還是暫時隱瞞一下,等合適的機會再跟他們講吧!”龍英傑想。

他現在非常擔心皇帝和太子的安危,而尤其是原本在在訓練營內的三大家族子弟突然都被召走,更讓他覺得其中潛伏着什麼陰謀

“現在軒轅夢皇帝突然病危,我擔心皇城內會發生意外,大家抓緊時間收拾一下,馬上跟我去皇城保駕!”龍英傑有些急切,大聲說。

龍英傑尚不知道,一場涉及到華神國存亡的爭鬥已經在皇城內拉開了帷幕! 華神國皇城。

皇帝軒轅夢病危的消息已經不是一個祕密。

軒轅夢的身體原本非常健康,但最近一年多來卻突然急轉直下。

太醫們經過數十次會診,丹藥用了無數,軒轅夢的主要器官卻迅速衰竭,病情越來越重,幾乎不治。

皇帝病危,當然會引來各種勢力的爭鬥。但這種爭鬥一般都是發生在宮內。

這一次卻似乎有些不同。以納蘭家族爲首的三大家族蠢蠢欲動,尤其是三大家主,這幾天突然不約而同到了皇城,都來探望皇帝。

三大家族的勢力現在已經大到連皇室也不敢小覷。太子軒轅偉更是派出專人陪同他們,並定好今天一起到皇帝寢室探視。

此刻,太子軒轅偉卻眉頭緊蹙。他在府內召集國師軒轅路寬及數名皇室及皇家訓練營頂尖高手,正針對最近出現的許多事情祕密商議對策。

據御軍神衛報告,三大家族的頂尖高手最近都突然祕密進入皇城,行動十分詭祕。並且,一些大門派的高手也出現了異動。

而尤其令軒轅偉懷疑的是,三大家族在皇家訓練營的子弟都突然以各種理由返回了家族。最近幾日,皇城周圍還大量聚集了大量三大家族的武修精銳。

種種跡象表明,有人可能要借皇帝病危搞事。

今天,納蘭家主納蘭鵬飛、梅氏家主梅不敗、秋氏家主秋寒將一同去探視皇帝。他們帶來了家族幾乎所有的頂尖高手,並要將這些人帶進皇宮,說是要爲皇帝祈福。

這樣的理由冠冕堂皇,但卻令人生疑。雖然這些家族隨從都有意隱藏了氣息,但又哪裏躲得過御軍神衛的探查。

軒轅偉本想拒絕,但皇后納蘭蕙卻極力促成,說難得舅舅一片赤心,不應拂了他們的心意。

母命難違,軒轅偉也不好再反對。

現在,父皇已經不理朝政,大部分的事情交由軒轅偉處理。

前段時間,皇后納蘭蕙曾慫恿病危的皇帝同意她垂簾聽政,但衆大臣極力反對,納蘭蕙最終沒有得逞,卻一直耿耿於懷。

父皇沒有徹底交權,軒轅偉無法掌控全局,但許多事情又不得不防。他只好找來師傅軒轅路寬等人密商對策。

太子和軒轅路寬都有一班忠於自己的人馬。尤其是軒轅偉,既工於心計又爲人隨和,籠絡了不少的頂尖高手。

軒轅偉和師父等人往最壞處分析,認爲如果三大家族聯手的話,皇族的力量仍勉強稍勝過他們。

這個結果讓軒轅偉稍稍放了些心。

軒轅偉聽從軒轅路寬的建議,在皇宮周圍祕密佈置好力量,並調用御軍神衛密切監視皇城外三大家族人員的動向。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軒轅偉帶領着路寬國師等人去了軒轅夢養病的地方。

軒轅夢養病的寢室外有層層衛兵把守。衆人都在大殿等候,只有皇后和軒轅偉、路寬國師以及皇帝最喜愛的靈犀公主等人可以隨意進出皇帝寢宮。

現在的軒轅夢基本上處於昏睡狀態,身邊有太醫、太監和宮女伺候。

軒轅偉等剛到寢宮外的大殿,衛士來報,說納蘭鵬飛、梅不敗、秋寒等人已經帶領三大家族的人到達殿外廣場。

畢竟是自己的親舅舅來了,軒轅偉讓人將三大家主引進來,自己也作出起身相迎的樣子。其他人等被則擋在殿外,讓他們在殿外廣場設壇祈福。

見太子攔下了隨從人員,納蘭鵬飛的臉色有些難看,從鼻腔裏輕輕哼了一聲。

軒轅偉見納蘭鵬飛竟然沒有將自己一個太子放在眼裏,心中也有些生氣。

太子雖是晚輩,卻畢竟是一國之太子;納蘭鵬飛雖是長輩,但也只是一個家族的長輩。事情上升到國家層面,國家就高於一切。納蘭鵬飛顯然倚老賣老,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納蘭鵬飛見到路寬國師,因爲軒轅路寬不但和他平輩,還是國師,又是軒轅皇族修爲最高之人,納蘭鵬飛倒還是比較客氣。

太子和路寬國師施了一下眼色,剛要陪同三大家主進入皇帝寢室,又有衛士來報,說皇家訓練營學員龍英傑一行十餘人前來拜見太子,並探望皇帝。

軒轅偉聽了,原本因父皇病重而有些沉重的臉上露出難得的笑意,對衛士說:“快快有請!”

軒轅偉顧不得太子身份,竟然向大殿門口迎去。

納蘭鵬飛見狀,臉上勃然變色。

一是因爲納蘭鵬飛進來時,軒轅偉只是起身相迎,並沒有迎接到大殿門口。而一個訓練營的學員來到,軒轅偉竟然有些失態的親自迎接了出去。

二是因爲納蘭鵬飛所帶人員都被衛士擋在了門外,而龍英傑一行十餘人竟然全部被請進了大殿!這待遇就明顯不一樣了。

三是龍英傑的名字早已經灌滿了納蘭鵬飛的耳朵。首先是他最看重的孫子納蘭薰竟然在華神山中被龍英傑重傷傳送出去,其次是在訓練營裏三大家族學員更是接連受挫,已經大大損害了三大家族、尤其是納蘭家族的聲譽。

納蘭鵬飛陰沉着臉看向門口,對梅不敗和秋寒道:“我倒要看一看這個龍英傑是何方神聖,是否長有三頭六臂!”

梅不敗、秋寒也冷着臉望向匆匆迎接出去的太子。

梅不敗道:“看來,我們三個老傢伙還不如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有面子、受歡迎啊!”

秋寒哼了一聲:“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我看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華神國三大家族的最重量級人物竟然對一個十七歲的毛頭小夥子起了殺心。

龍英傑帶着龍門十幾個人剛走到大殿門口,就看見軒轅偉已經飛步走了出來。

龍英傑上前剛要見禮,軒轅偉已經給了他一個擁抱,大聲道:“英傑弟弟,幾個月不見,想死哥哥了!”

“哥哥可好?”龍英傑感受到了軒轅偉的熱情,而又尤其是守着那麼多的文臣武將,可謂給足了他面子。

兩個人還未親熱夠,一身玄衣的軒轅靈犀也飛跑了過來,衆目睽睽之下拉住龍英傑的手親暱地說:“英傑哥哥,這兩個多月你去哪裏了?父皇病重,我離開訓練營回宮時想向你告辭,也沒見到你!”

龍英傑與軒轅偉對視了一眼,龍英傑衝太子點了點頭,意思是告訴他“武技密室”一行大功告成。然後他才面向靈犀公主笑道:“我臨時接到童老安排的一項緊急任務,沒有來得及向你們告辭。”

軒轅偉也不再讓龍英傑解釋,二人攜手向殿內走去,靈犀公主屁顛屁顛地跟在後邊。

龍英傑苦笑,心說:太子這樣做給人看,這是要把我推到風口浪尖啊!看來,若不在關鍵時刻拿出點真本事來,連太子都不好向大家解釋了。

進了大殿,龍英傑見到了路寬國師、童逍遙等人,遠遠就向他們施了一禮。

不知是有意還是忘記了,軒轅偉居然沒有向他引見三大家族的家主。

龍英傑從余光中見到了那三雙陰狠的眼睛,心中一動,隱隱猜到了他們是誰。

不過,既然太子沒有介紹,他便也選擇了無視。

納蘭鵬飛的臉色陰沉的幾乎要滴下水來,一把年紀竟衝動的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對着龍英傑沉聲道:“小子,你就是龍英傑?”

龍英傑聽到他竟然喊自己小子,雖然猜測對方有些身份,修爲很強,卻仍然回了一句:“老小子,你是誰?小爺我是龍英傑!”

龍英傑這句話出口,所有文臣武將都大吃一驚:當真是無知者無畏,初生牛犢不怕虎!這個叫龍英傑的少年竟然敢在華神國武修泰斗前自稱小爺,看來是壽限到了!

有些人看向龍英傑的目光就有了憐憫之色。

果然,龍英傑一句話激怒了納蘭鵬飛,納蘭鵬飛元力灌掌,在大殿內就要出手。

這時,一聲朗朗的笑聲響起:“鵬飛兄,華神國第一高手,若在皇家大殿內對一個孩子出手,也太有些不顧及身份了吧?傳出去會讓人笑話!”

聲音還未落下,軒轅路寬已經擋在了龍英傑的面前。

大殿內所有的人又是一愣:這少年好大的面子,路寬國師這是要爲他出手了!

納蘭鵬飛臉色一寒,想了想又隱忍下來,沉聲道:“走,先去看了我華神國皇帝,出來再說!”

說完,就向皇帝寢室走去。

軒轅偉臉色一變:這個納蘭鵬飛竟然把皇宮當成了自家後院,自己就要闖入皇帝寢室!

“舅舅!”軒轅偉提高了聲音道,“宮內還是要講些規矩的,請隨我來吧!”

這話已經說得相當不客氣。

納蘭鵬飛見太子竟然不懼自己,恨得牙都發癢。但也覺得今天有些浮躁,遂強笑道:“舅舅探望我皇心切,請太子原諒失禮。”

軒轅路寬搶先一步道:“太子,老臣來帶路吧!”

軒轅偉點點頭:“有勞師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