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前些天你殺我們至煉國的人,今天我們不會放過你的,你這個異端!」

對方彷彿是在宣誓一般,木子墨並不在意這些,而是自顧自的向前飛行著,而身後的那些高大不斷的追逐,不斷的射擊,精準度還算可以的,最起碼木子墨還要考慮閃避的問題,但是這樣下去可不行,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只會帶著麻煩去下一個星系了。

正當木子墨要進入下一個星系的時候,身後的那幾台高達竟然停止了追擊,開始猶豫不決,難道自己的前方有什麼樣的存在嗎?

管不了那麼多了,繼續前行吧,時間不等人啊。

不遠處有一顆詭異的星系,整顆星球是紫色的,不管是什麼樣子的木子墨先降落下來再說。

降落在這顆紫色的星球上面,第一眼看到的是很多一人粗的觸手不斷的蠕動著,木子墨揉了揉眼睛,妍在映入眼帘的是紫色的草地,紫色的樹木,紫色的湖泊,而不遠處有一個人,這個背影特別的熟悉,白色的長發。

「白雪柔!」

木子墨一聲吶喊,這個少女回過頭來,的確就是白雪柔本人,木子墨開心的走了過去將白雪柔擁入懷中。

「對不起,當初是我不好,才會讓你被空間風暴捲走,一切是我的不好…」

白雪柔用她的纖纖玉指堵住了木子墨的嘴,一臉溫柔的看著木子墨,好像木子墨是她許久未見的夫君一般。

「子墨一看這裡的風景多麼美麗?」

木子墨看向遠方逐漸落下的夕陽,的確這裡的風景特別的美麗,如果可以生活在這裡的話,那該多好啊。

「子墨,陪我一起住在這裡好不好?」

木子墨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但是又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

「雪柔,當初不止你一個人被捲入了空間風暴,還有靈兒,紫茜,子軒和子妍啊,你有見過她們嗎?」

白雪柔指向了遠處,木子墨順著白雪柔的手指看去,四個熟悉的人影正在緩慢的走了過來。

木紫茜抱住木子墨的大腿哀求道。

「爸爸,我們就住在這裡吧,好不好嘛。」

子軒在一旁不斷的揮舞手中的長太刀,轉過頭來說道。

「父親,這裡的鋒力和元氣濃厚適合修鍊,我也想住在這裡。」

而芊靈兒此時從木子墨的身後抱住了木子墨,開心的不得了,畢竟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相見了,隨後甜甜的說道。

「我們在這裡生一個屬於我們的孩子吧~」

木子墨再次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而木子妍此時跟木紫茜在河邊玩耍這特別開心的樣子,隨後五個人來到木子墨的面前央求著木子墨住下來,而木子墨此時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了。

既然五個人都找到了應該回去的才對,為何大家都想住在這裡呢?既然想住下就住下吧,木子墨答應了下來,彷彿忘記了除了這個五個人意外的事情,只知道在這裡陪伴著眼前的五個人。

「啪啪啪!」

「醒醒!」

木子墨瞬間從幻境中醒來,什麼白雪柔,芊靈兒,什麼木紫茜,木子軒,木子妍,什麼紫色的樹木,紫色的湖泊,紫色的草地,全部都消失不見了,而面前出現了一個陌生的女子。

此時木子墨發現自己的身體陷入了這個由很多條紫色觸手差繞在一起的星球里,只露出了一個腦袋,還感覺得到自己的鋒力和元氣在大量的流失著,要不是這個女子及時叫醒自己,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命喪黃泉。

一聲怒吼,木子墨從這堆觸手中沖了出來,隨後站在虛空中給祝各位女子道謝。

「你不用感謝我,我也是碰巧路過這裡。」

木子墨趁著這個機會拿出了五張照片,當這個少女看到這五張照片中的木紫茜的時候特別驚訝。

「這不是孤星的公主嗎?我記得去年我去孤星的時候就見過她的。」

木子墨驚訝萬分,沒想到木紫茜竟然當上了公主?

「正好我也要去孤星,一同?」

木子墨點了點頭,跟隨著少女在宇宙中穿梭,在一個沒有任何植物的星球上降落了,而周圍的村莊有很多,還有一個類似部落的地方,話說這個地方也太原始了把。

「那麼請問公主所在什麼方向呢?」

這時這個少女露出了陰險的笑容,隨後向木子墨丟來一小把金色的沙子,木子墨感覺自己的頭有點發暈隨後失去了意識。

夢中木子墨感覺自己在穿梭一個沒有盡頭的沙漠,其熱度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木子墨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影,而這個人影竟然是木紫茜,木子墨跑上前去打招呼,結果回過頭來的是一個骷髏臉。

木子墨從夢中驚醒,發現自己此時被捆綁的結結實實,被放在了鍋里熬煮,怪不得這顆星球上沒有任何植物,原來這個星球上的人都是食肉動物的,那之前那個奇怪的星球….

木子墨彷彿猜到了什麼,但是現在如何脫險呢?這個繩子特別奇特,竟讓封住了木子墨的鋒力,還讓木子墨無法掙脫。

等等,只封印了鋒力,那麼元氣呢?木子墨嘗試運用元氣,果然元氣可以使用,結果木子墨用元氣撐爆了這個大鍋,大鍋中的湯水將火焰所熄滅,木子墨凝視著周圍的人,看著他們眼眸中猩紅的光芒,多多少少也理解到了,自己不是第一次被當做食物。

「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的鋒力應該已經被封印了才對?這是什麼氣息?」

之前的那個少女走了過來一臉疑惑的看著木子墨,看來這顆星球上的人並不知道到什麼叫做元氣,也難怪整個星球上沒有一個擁有元氣的人。

這時一個老者走了過來。

「這是惡魔的力量,每當有擁有這個力量的小孩都會被獻祭給食人王大人,所以必須處死他,他是惡魔!」

有元氣就是惡魔?這是什麼道理?看來這個星球上的文化發展特別有意思了。

木子墨用元氣包裹住自己,而衝過來的人那木子墨絲毫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他們的攻擊都被元氣所抵擋在外,而此時的木子墨一直在思考著身上的繩索應該如何解開。

「殺了他!不要讓他跑了!」 木子墨身上紫雷不斷的環繞著,最終紫雷將身上的繩索全部震斷,而木子墨並沒有拿出自己的鋒力武器,而是隨手撿起一把元氣長刀,指著不遠處的老人。

「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你吧?」

這個老人看著木子墨的動作瑟瑟發抖,口中念念有詞,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要來了一樣。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看著老人陰險的笑容,木子墨將手中的長刀丟了過去,正好貫穿了這個老人胸膛,但是這個老人依舊笑著,笑的特別邪魅。

「晚了,一切都晚了,食人魔大人馬上就要降臨了!」

說著這個老人躺在地上再也沒有聲息,而周圍的族人全部瑟瑟發抖,好像要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

「吼!!」

一個虛影出現在不遠處的上空,是一個特彆強壯的的人,只見他一拳打了下來,威力極大,雖然只是一個虛影,也有偏神級彆強者的威力,這讓木子墨特別頭疼,估計這個人的真身大約也是主神界別的存在,木子墨不能看著這顆星球就這樣被毀滅。

木子墨咋站在虛空不斷的揮舞著刀劍,刀氣與劍氣不斷的阻擋著這個拳頭降落的速度,可是這個威力太大了,不是可以一時半會就可以阻擋的了的,隨後木子墨一招手,差咋地面上的鋒力兵刃全部聚集到了這個拳頭上面。

最終一個劇烈的暴漲,整個星球被吹飛了很遠,都偏離了軌道,萬幸的是沒有人受傷,木子墨也只是受到了一些輕傷而已,無關大雅,正當木子墨想回頭問這顆星球上的居民們有沒有出事的時候。

一把長刀貫穿了木子墨的胸膛,而持刀的人竟然是之前那個女子。

Justin,姐姐真漂亮 「不要以為你是拯救了我們,你是害了我們,等食人王回來的時候,我們都會死,所以,你必須陪葬!」

木子墨哈哈大笑著,沒想到自己的善心換來的卻是這樣的解決,渾身紫雷陣陣,一下就把少女轟飛,隨後木子墨離開了這個星球繼續向西方飛去,至於這個星球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都與自己無關。

木子墨在宇宙飛行的這個期間身上的傷口很難癒合,不知道對方用的是什麼武器,不但可以阻止傷口癒合,還會讓傷口不斷惡化,如果不是木子墨擁有紫雷,現在早就一命嗚呼了。

這樣下去肯定會死掉的,木子墨尋找到一顆沒有人的隕石上,打坐吐息,開始用周圍的鋒力和元氣,加上紫雷,修復胸口出的傷口,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大概也有一兩年的時間。

身上的傷口終於癒合了,但是耽誤了很舊的時間,這讓木子墨緊皺眉頭。

木子墨站起身來看到不遠處有三個熟悉的身影,就這樣追了過去,但是對方的速度非常之快,這讓木子墨特別苦惱,最終那三個人在附近一顆星球降落了,木子墨也追了上去。

「身後那位兄台,你跟著我們已經很久了,請問有何貴幹?」

一個少年召喚出一把長劍看向木子墨的方向,而木子墨氣呼呼的走到少年勉強給他腦袋狠狠的來了一下,可惜這個少年沒敢還手,一旁的少女卻在一邊偷著笑。

「呂仁,你行啊你,連你叔叔我都不認識了?」

正當木子墨要繼續教訓呂仁的時候,一旁的呂紀突然動了起來,一劍斬了下去,木子墨迅速的閃避,地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鴻溝。

看來呂紀是認真的,但是木子墨的實力根本不是呂紀的對手,剛才呂紀也沒有使用太多鋒力,難道這小子只想跟自己比試一下?

木子墨立刻召喚出自己的白耀和夜魅,迅速的提升著自己的實力,有了白耀和夜魅的加持,自身的實力提升了很多,但是這些還是不夠的,木子墨一聲怒吼,身上紫雷環繞,這樣可以勉強與呂紀戰鬥了。

而呂紀卻是一臉等你好久了的樣子,一劍斬了下來,木子墨立刻用手中的長劍抵擋,用長刀攻擊,但是長刀的攻擊根本沒有奏效,彷彿對方一開始就知道木子墨的動作一般。

當木子墨再次用手中的刀劍攻擊的時候,竟然無法擊中呂紀,連衣角都碰不到,這讓木子墨很驚訝,呂紀的劍術已經到達了什麼樣的地步?如此可怕。

木子墨立刻運用紫雷進行加速,這回可以順利的攻擊到了呂紀,因為自己的攻擊速度已經快到了一種境界,畢竟這紫雷可是天命者的專屬,不是那些普普通通的雷電可以比擬的。

呂紀不慌不忙的抵擋著木子墨的攻擊,木子墨用的還是兩把武器,與呂紀打起來都特別的吃力,之間呂紀一腳將木子墨踢飛,隨後用長劍貫穿了木子墨的胸膛,但是一滴血都沒有流下來。

原來木子墨使用了自己的專屬招數「劍技·無痕」是呂紀讓木子墨想起來了自己有自己的劍術,總是依靠著別人的劍術才導致自己現在弱掉了不少。

「劍技·黑月·改!」

四個月牙疊加在一起飛向呂紀,一開始呂紀簡單的抵擋著這個攻擊,但是感覺到這個攻擊的力量並不是那麼簡單,隨後左手扶著劍身抵擋著攻擊。

木子墨們趁著這個機會繞到呂紀的身後再次施展了一邊「劍技·黑月·改」。

最終木子墨以這種方式贏得了勝利,隨後呂紀身上並沒出現太多的傷口,但依舊還是受傷了,木子墨從空間手鐲中取出果酒灑在了呂紀的傷口,而呂紀開口第一句話竟然是…

「子墨,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木子墨怔怔的看著呂紀,隨後搖了搖頭。

「你不是呂紀,呂紀已經死掉了,而你只是在他的肉體內再次誕生的靈魂,你只是蘇醒了呂紀的記憶而已。」

呂紀苦笑著,的確,木子墨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自己現在的靈魂是呂紀死後復生的時候重新誕生的靈魂,當恢復了屬於呂紀的記憶時,他就成為了呂紀。

「沒有關係,既然如此你依舊是呂紀,也是呂仁的父親。」

當木子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呂仁和呂紀一臉懵逼,難道他倆不知道他們互相之間的關係嗎?

木子墨花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將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理明白。

「我說的嘛,我總感覺我跟呂仁這小子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聯繫,原來這就是親情啊。」

軍婚之這個殺手無節操 看著這父子兩個人如同火爆一樣,木子墨搖了搖頭。

「你們這次是正打算做什麼?去哪裡?」

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任琪走到了木子墨面前,這個小師妹此時已經亭亭玉立了,變的漂亮多了。

「九天玄劍訣,學會了嗎?」

木子墨身為她的師兄,也只能問一問這些問題了,什麼都不說的話反而比較剛好,任琪點了點頭,張開嘴隨後又欲言欲止,最終還是說出來了。

「師兄,這次我是想去為我的家鄉報仇,大仇報完之後打算與呂仁成親生兒育女,懇請師兄也祝我一臂之力。」

任琪彎下腰懇求著,木子墨了就答應了下來,前提條件就是這件事結束之後讓他們三人回到上清宮,這個小問題三個人當然就應了下來。

經過任琪的分析,這個毀滅她家鄉的帝王是屬於西宇宙的,此時應該從藍星回來了,所以只要守在這裡就可以了,畢竟現在所在的這顆星球是這個帝王的家鄉。

接下來這段時間木子墨不斷的與呂紀三人切磋劍技,對自己來說也是有很大的提升,提升最大的要任琪了,這個好強的小姑娘,竟然將自己的實力修鍊到的准神不說,劍技也是特別的強大,比呂仁都勝出了一籌,可能也是因為呂仁懶惰的原因吧。

一個月以後果然這個帝王回來了,竟然渾身是傷回來了,果然不出木子墨所料,藍星上面的變態遍地都是,想佔領藍星,真是開國際玩笑呢吧,趁著這個帝王還沒有進城,呂紀上前攔住了他。

「前方是何人,為何擋住本王的大陸。」

呂紀什麼都沒說,只是一劍斬了過去,而這個帝王竟然拿出了一桿長槍,雖然說是受傷了,但是實力還是不錯的,也是主神級別的實力,還是主神巔峰的實力,而呂紀只有主神中期的實力。

誰知道呂紀是一個遇強則強的怪物,瞬間壓著這個帝王打,給這個帝王打的毫無還手的機會,而木子墨等人趁著這個機會將他的手下開始大清理。

天空中布滿了刀氣,劍氣,紫雷,還有各種各樣的光線,戰鬥越來越激烈,不少戰鬥的餘波將周圍的地形都發生了改變,最後帝王好像不像自己的星球被破壞,帶著呂紀飛向了宇宙,而那些雜兵也飛向了宇宙。

呂紀等人追了過去,但是這個時候發現在宇宙中戰鬥,這個帝王的戰鬥力竟然又提升了不少,呂紀此時被不斷打壓著,木子墨也顧不上那些了,直接沖了過去幫助呂紀。

木子墨和呂紀兩個人不斷揮舞者手中的兵刃,而帝王隨意的揮舞著手中的長槍,最終木子墨被長槍所擊中,畢竟木子墨的實力太低,僅憑這一擊就將木子墨打成了重傷。

而這時呂紀竟然狂暴了,實力也在逐漸的飆升,看到狂暴后的呂仁和任琪立刻選擇了退避,跑到木子墨的身邊開始照顧木子墨。

宇宙中狂暴的呂紀,身上的肌肉不斷的變大,力道也越來越大,彷彿輕輕一拳就可以擊碎一個小型星球一般,這讓帝王特別吃驚,可惜帝王並不害怕呂紀這爆發出來的力量,彷彿自己還有後手一般。

「砰砰砰,噹噹當。」 「千百萬年前在中心宇宙中出現過一個劍魔,你不會就是那個劍魔的血脈吧?」

對於帝王的疑問呂紀並沒有回答的意思,而是不斷的攻擊,彷彿失去了理智一般,帝王搖了搖頭,一腳將呂紀踢飛,隨後全身冒著灰色的光芒,光芒特別的耀眼,而此時的帝王整個人好像變了一樣。

頭生雙角,腰部有一對惡魔一般的翅膀,這個形態很想當初木子妍狂暴的形態,變換成這個形態的帝王迅速的沖了過去,速度是之前的十倍之多,長槍不斷的刺擊著。

而呂紀總是可以巧妙的躲開攻擊,這讓帝王特彆氣憤,難得自己以這種形態與呂紀對打,這可是半步神王的實力啊!

但是呂紀卻是不弱於帝王,總是與帝王打的不分上下,宇宙中劍光不斷的閃爍著,帝王此時才發現,之前呂紀所斬出去的劍氣,竟然折返了回來,全部轟擊到了帝王的身上。

帝王凄慘的叫喊著,可是呂紀沒有給帝王喘息的機會,立刻用自己手中的長劍不斷的攻擊對方,隨後抓著對方的翅膀狠狠一劍,將這一對翅膀斬了下來。

金色的血液不斷從帝王翅膀斷裂出留了出來,帝王連連後退,惡狠狠的看著呂紀,而呂紀依舊在那裡瘋狂的吼叫著,如同失去理智的野獸一般,木子墨看著宇宙中的戰鬥,不由的為呂紀擔心著,而呂仁一邊幫助木子墨處理上一邊講述為何呂紀可以狂暴。

在木子墨消失的那五年裡,上清宮遭受了重大的打擊,當上官禮死在了呂紀面前的時候,呂紀彷彿感受到最親近的人理他而去,而他必須保證身後的人活下去,因為這個信念,呂紀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

一開始這股力量是純黑色的,如同上古魔族一般,但是呂紀好像抑制住了什麼東西一樣,爆發出來的氣息都如同他的頭髮顏色一般,是藍色的,但是當他爆發出這個力量的時候因為力量過於強大,所以導致無法控制,失去了理智。

而如今帝王將木子墨擊墜之後,呂紀擔心木子墨的安危,才會再次狂暴,而這股力量特別難控制,如果控制不好是敵我不分的。

木子墨聽到呂仁所說的這些也一臉凝重,如果呂紀打敗了帝王依舊無法恢復意識,那麼他如同瘋子又有什麼區別呢?

而且木子墨也聽說過,當年那個劍魔就是因為自己心愛的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才變的一場狂暴,最終差點毀滅了整個宇宙,是由很多個神王前仆後繼的才將他殺死。

木子墨盯著空中的呂紀,祈禱這呂紀一定要恢復原來的樣子,木子墨並不希望與呂紀刀劍相向,而且自己也不是呂紀的對手。

宇宙中的呂紀每次一怒吼上身上都會爆發出藍色的氣息,強大的氣息將周圍的隕石全部泯滅。

而帝王身上的鮮血也逐漸止住了,手中的長槍更加犀利了,在宇宙中不斷的橫掃著,很多隕石飛向呂紀,而隕石因為星球的引力,加大了力度,呂紀輕輕閃避,但是隕石此時降落的方向正好是帝王的城市和木子墨的方向。

呂紀因為失去了理智並沒有反應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木子墨也沒有想到這個帝王竟然會這麼狠心將自己的國家一起毀滅。

呂仁跳到空中不斷的解決這降落下來的隕石,而有一個比較大的隕石是呂仁無法應對的,誰知道一個金色的小劍飛了過去,直接將這個大大的隕石炸成了碎渣,原來是任琪的《九天玄劍訣》,此時的木子墨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看來這個帝王的國家中的居民,也並不好過,宇宙中的呂紀不斷的無腦追逐著這帝王,而帝王如同戲耍傻瓜一樣,戲耍著呂紀。

呂紀自己已經不記得撞碎了多少個隕石,可是無論自己怎麼努力想抓住帝王都特別的費勁,好像這個帝王是一個活泥鰍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