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歐陽少傑迅速從身上掏出了錢包,把錢包裏的錢全部拿出來說道,“李總,是我的錯,我應該付錢的,怎麼能白要票呢?我沒有說要把票還給你,我是來把之前買票的錢給你補上的。”

李文強倒是沒想到,歐陽少傑這麼快就想到辦法。

還算是挺聰明的。

說道,“這樣啊,好吧,既然你不是來退票的,那就把那幾張票的價位補上吧。”

說着看向祕書,“看一下歐陽少爺拿的門票,是什麼價位?”

祕書拿過來瞅了一眼說道,“這10張門票都是專屬會員座位,5萬一張。”

歐陽少傑聽到這話,倒吸一口涼氣。

要全部付賬的話,那不得50萬啊。

看一場演唱會花50萬,他捨不得。

李文強眯了眯眼睛說道,“是貴了嗎?”

歐陽少傑此時只求自保,如果能破財消災,對他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

他趕緊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沒有,我覺得一點都不貴,古力娜娜小姐可是華夏最當紅的歌星,這座位又是專屬會員的座位,我都覺得便宜了。不行,我得加價,10萬一張吧。”

說着,歐陽少傑站起身來,掏出了銀行卡,遞給了祕書說道,“100萬,刷我的卡。”

祕書也不客氣,拿着卡,輸入密碼,就刷了100萬。

歐陽少傑那是肉疼啊,不過想到100萬買了一條命,也算值了。

李文強笑眯眯的說道,“既然歐陽少爺已經把門票錢付了,那就走吧。也沒啥事兒了。” 歐陽少傑聽到這話,就知道李文強是原諒他了,趕緊點頭哈腰的說道,“謝謝李總。”

他這一次確實吃到了很大的教訓,以後真的不敢再輕易的得罪人。

誰知道對方的背後會是什麼樣的背景呢?

等到歐陽少傑離開,祕書有些恍惚的說道:“李總,我沒想到他真的會付錢。”

其實歐陽少傑的門票並不值那麼多錢,祕書就是看不慣歐陽少傑的行爲,所以纔想要教訓他一下。

但是一下子多了100萬,祕書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李文強想了一下,想着如果是凌羽楓來處理這種事情,他會怎麼處理?

頓了一下,說道,“給你們當獎金吧。”

他唯一能想到凌羽楓會做的決定,就是這個決定。

凌羽楓在他眼中,那纔是真正的男人。

西門家。

西門小鳳姐弟現在在江海市如日中天,但他們卻不敢有任何高傲,反而顯得更謹慎,更小心翼翼。

哪怕現在外界,已經把西門吹風說成了江海傳奇,西門吹風也不敢自傲。

他知道,在凌羽楓面前,他不過就是一隻小雞子而已。

凌羽楓到江海了。

說這話的西門吹風一臉凝重,顯得不安又緊張。

就算以前面對司馬家和吳家,西門吹風也從來沒有如此緊張過。

可現在,一提到凌羽楓,不知爲何,腦海中全是敬仰,甚至有些畏懼。

凌羽楓擊殺那幾個高手的畫面,一幕幕的在西門吹風腦海中閃過。

西門小鳳握住了西門吹風的手說道,“不要慌,我們現在已經不做壞事了,走的模式也是東海的模式,這樣做不會得罪凌羽楓的,他也不是蠻不講理的人。

西門小鳳的頭腦很冷靜。

西門吹風沒有說話。

西門小鳳繼續說道:“西門吹風,你只要記住,咱們西門家依然能夠站在江海市,全是因爲凌羽楓給的機會,所以我們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西門吹風能夠從西門小鳳的話裏聽出來,他們之所以還活着,並不是因爲京城那邊,而是因爲凌羽楓。

所以,選擇陣營是很重要的。

西門吹風點了點頭說道,“嗯。”

“凌羽楓到了江海市,他女人也會來,咱們怎麼說也要發揚一下東道主的身份。”

西門吹風說道,“我安排宴會,不過誰去送邀請函?”

西門小鳳說道:“我送。”

西門小鳳倒是很想見見能讓凌羽楓心動的女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五星級大酒店。

蘇妲己正在看着文件,蘇氏公司要在江海市站穩腳跟,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

蘇妲己來到江海市,並不只是來玩,更重要的是工作。

凌羽楓在沙發上悠閒自在的看着電視。

李小妹更加自由,一會看看手機,一會看看電視。

凌羽楓看到李小妹拿手機看熊出沒,微微搖了搖頭說道,“這動畫片是你這個年齡段看的?太幼稚了吧?”

李小妹朝着凌羽楓笑了笑說道,“姐夫啊,如果我把我成熟的一面表現出來,你可接受不了。”

李小妹眨了眨眼睛,調皮的說道,“如果你不信的話,去問妲己姐,她最清楚了。”

凌羽楓無奈的搖了搖頭,李小妹確實已經到了發育的年齡,

但凌羽楓不會跟她一般見識。

這時有人敲門,李小妹唰的一下,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說道:“外賣來了。”

李小妹的胃到底有多大?

剛去吃飯的時候,吃了一大堆,現在又叫了外賣,也不怕吃胖嗎?

李小妹跑到門口,打開門,看到是一個女人,兩手空空,微微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是誰?”

正是西門小鳳來了。

“你好,我叫西門小鳳,凌羽楓凌先生在不在?”

西門小鳳顯得很有禮貌,把李小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心想,李小妹在這裏出現,難道她就是讓凌羽楓心動的人嗎?

怎麼看上去好像還沒成年一樣?

李小妹點了點頭,轉頭對坐在沙發上的凌羽楓喊道:“姐夫,有人找你。”

說着自己就回到了沙發上。

西門小鳳聽到這個稱呼,愣了一下,怎麼叫他姐夫?

看來這個女孩並不是凌羽楓的女人。

西門小鳳進了房間,來到凌羽楓跟前,很恭敬的說道:“凌先生,你好。”

在來的路上,西門小鳳一直在不停的提醒自己,見了凌羽楓,不要緊張,可是到了凌羽楓面前,不由自主的就緊張起來了。

凌羽楓擡頭看了西門小鳳一眼說道,“你來是有事嗎?坐下說吧。”

西門小鳳坐到了凌羽楓旁邊,併攏着雙腿,顯得很拘謹。

西門小鳳小心翼翼的說道:“凌先生,這一次你到江海來,我給你安排了一場接風宴。”

凌羽楓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就算了吧,我不喜歡太高調了。”

西門小鳳趕緊說道,“接風宴只是一方面,主要還是想跟蘇氏公司談一下合作,這場宴會我也邀請了江海市很多的企業參加,到時候也能幫助蘇氏公司牽個線。”

凌羽楓擡起頭,看着西門小鳳,說道:“你很聰明。”

凌羽楓從來沒有在西門小鳳面前說過蘇氏公司的事,也沒有提過他跟蘇氏公司的關係。

但西門小鳳竟然能夠猜出來,確實很聰明。

西門小鳳對凌羽楓的脾氣也是有所瞭解,知道凌羽楓其實並不喜歡各種宴會,西門小鳳依然還要辦宴會,主要的目的還是爲了蘇氏公司。

西門小鳳深吸一口氣說道,“東海現在變化很大,蘇氏公司儼然成爲了東海第一大集團,同時華東區李家滅亡,蘇氏公司的新產品,迅速佔據了華東區整個市場,這之後就看到凌先生來到了江海,按照推算,我覺得蘇氏公司下一步就是到江海來發展。”

雖然被凌羽楓誇了,但西門小鳳不敢驕傲。

她不知道,凌羽楓的話語當中,到底有沒有帶着殺氣?

凌羽楓輕輕笑了笑說道,“你分析的很對,蘇氏公司總經理就是我老婆。”

西門小鳳看到凌羽楓笑了,心裏才長舒一口氣。 她剛纔確實擔心凌羽楓會生氣,如果凌羽楓生氣,那可是雷霆之怒啊。

“西門小鳳,辛苦你了,我老婆正愁着蘇氏公司怎麼進駐江海,把市場打開,正好可以趁此機會認識一下江海的同行。”

西門小鳳受寵若驚,凌羽楓親口向她道謝,這是何等的榮幸。

西門小鳳趕緊說道,“凌先生太客氣了,這是我份內的事,西門家能夠依然站在江海,全是因爲你的恩德,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報,就盡我所能。”

一旁的李小妹聽到這裏,“撲哧”一笑,看着西門小鳳,很認真的說道,“這位姐姐,你是不是想以身相許啊,這個念頭你可要打消了,他是我姐夫,跟我姐感情很深的。”

西門小鳳怔了一下,倒沒有說什麼。

因爲她確實有過這種想法。

凌羽楓瞪了李小妹一眼,說道:“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看你的熊出沒去。”

李小妹朝着凌羽楓吐了吐舌頭,自顧自的看起了手機。

西門小鳳從身上拿出了邀請函,遞給了凌羽楓,說道,“凌先生,這是邀請函,到時候期待你和夫人的到來。”

凌羽楓接了過來,西門小鳳這才起身,走到門口,突然回頭看着李小妹說道,“如果你想去的話,也可以一起來。”

李小妹開心的笑了起來,應了一聲。

等到西門小鳳離開,李小妹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凌羽楓,但沒有說話。

凌羽楓被她盯得不耐煩了問道,“你幹嘛看着我?”

李小妹撅着嘴巴說道,“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我姐知不知道有這個人物?姐夫,你打算要玩火嗎?”

凌羽楓聽到這話,差點忍不住給李小妹一拳。

什麼叫玩火?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