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既然這赤月狼王是和這個人類達成了契約,那麼它就只需要解決了這個人類。其他的一切,就都不是問題了。

「人類,受死吧!」極光之鹿猛然撲向秦毅的方向,強大的元氣在它的身邊波動著,形成一股攜帶著強大壓迫的氣流衝擊向秦毅而去。

「秦毅小心!給赤月狼王的治療一定不能斷了,否則的話將會對它造成傷害。」對於這種不必要的傷害,如果能夠避免的話,就一定不要發生。

畢竟,傷害到了根基那可就是無法改變的事情了。

秦毅剛剛準備對戰,此刻卻急忙收回自己的元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到赤月狼王的身體裡面去。此刻,不能進行攻擊的秦毅,就只能勉強的使用一些青光將自己的身體給包裹起來。

「哈哈!愚蠢!」極光之鹿心情大好,對於這樣的對手,它還是非常滿意的。

極光之鹿運起強大的元氣,形成一個巨大的發光球形沖向秦毅。

「秦毅,小心!」就在球形力量即將傷害到秦毅的那一刻,紅然急忙衝到了秦毅面前,替秦毅擋下了這強大的一次攻擊。

「紅然!」秦毅驚訝的看著紅然。

兩個人只是相互幫助的關係而已,卻沒想到紅然竟然會為了他擋下這強大的攻擊。

秦毅急忙運起青光注入到紅然的身上去,這樣的攻擊要打在他身上,那並不算什麼畢竟他有青光護體。

極光之鹿一陣狂吼之後,再次對秦毅發起進攻。

「你這愚蠢的異獸,竟然甘心為人類如此!」極光之鹿的元氣之中,泛著讓人難以抗拒的威壓。

而紅然在這樣的威壓下感覺到喘氣都是艱難的,還好有秦毅的青光在自己的身體裡面保護著自己。

「啊……」忽然,赤月狼王的周圍擴展開強大的氣場,那個被點亮了的赤色月亮,此刻紅光四射。

赤月狼王凝望著極光之鹿,極光之鹿立刻感受到身體中一股不可控制的力量在催促著它將所有的力量都甘心情願的送給別的異獸。

極光之鹿急忙停下對於秦毅和紅然的攻擊,全心全意的去面對來自於赤月狼王的力量吸收。

「吼!」赤月狼王兩隻眼睛都跟著變成了血紅的顏色,在秦毅的青光保護下,紅光很快將極光之鹿整個包圍了起來。

極光之鹿恐怖的向後退去,可是它自己卻是清楚的知道,這種來自於血脈的壓迫。是它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也無法抗衡的。

「你真的要為了這個人類賣力嗎?這裡面關押著的可是我們異獸中的獸王,只要獸王能夠被解救,那麼所有的人類契約我們異獸的事情,都會得到改善的。」

極光之鹿依舊沒有選擇放棄,如今的情況下它想要通過自己的力量去抗衡赤月狼王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了。但是,說不定這種長遠的希望就可以讓赤月狼王改變如今的攻擊狀況。

「你們的希望與我無關,我要的只是自己的強大而已。」腦海中回憶起當初它被秦毅契約的場景。那時候,如果其他的異獸能夠幫助它保護它的話,那麼它也就沒有可能會被契約了。

雖然契約之後,秦毅對它確實是非常不錯的。可是,對於每一頭異獸來說,被人類契約了都是最為可恥的事情。而它就是切切實實的經歷了這樣的事情。

這讓它明白了,只有自己真正的擁有實力了之後,一切才是最為安全的。

所以,別人的夢想它如今完全不想顧及。再加上如今的它,已經是秦毅的契約獸了,它是絕對沒有理由讓秦毅死在這兒的,這樣的話它不就等同於自殺了嗎?

契約關係中,若契約獸死了,那也對於人類來說是無所謂的。但是,如果人類死了,那麼契約獸也就不能繼續活下去了。

「你……」極光之鹿完全沒想到赤月狼王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畢竟都是高貴血脈的異獸。靈智這方面肯定是非常高的,卻沒想到一定赤月狼王竟然一點兒都不為大局著想。

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轟!」的一聲巨響,赤月狼王身上強大的紅色光芒猛然向四周衝擊而去。

而極光之鹿身上的力量,如今已經被赤月狼王全部給抽空了。赤月狼王看著自己身上強大的元氣波動,忽然感覺到心滿意足。

只是此時,赤月狼王身上強大的元氣波動也讓那道暗紅色的門出現了一些裂痕。

「我尊敬的王啊……」極光之鹿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看著那道它無數次想要衝破卻一直沒有機會衝破的大門,眼中露出無盡的驚喜。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豪門天價前妻 秦毅一把抓住極光之鹿的靈魂,一手運起熊熊烈火正不斷的燒烤著極光之鹿的靈魂。

對於靈魂的灼傷,是極光之鹿無法忍受的疼痛。

你與時光皆情長 「哈哈!我懂了,原來那句話的意思是說,需要打開這道門,就需要血脈同樣強大的異獸來進行衝擊啊!」

可是極光之鹿卻來不及顧及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它止不住的狂笑,甚至於笑到靈魂都在顫動,那透明的靈魂眼角竟然也流下淚水來。

「人類,我得好好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它可是來了那麼多次都沒有成功過,如今卻誤打誤撞的因為這個人類的到來而讓這道大門終於有了要被打開的痕迹。

「什麼話?」秦毅在這烈火之中加入了強大的雷元素,並加入了一定量的青光對極光之鹿的靈魂進行修復。

這樣以保證極光之鹿不會那麼快就神魂具滅,或許能夠保證他問出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紅光爆破大門開!」這是獸王被關押之後,異獸中所有血脈好貴的異獸通過各種秘法從而得出的結論,只是這麼多年以來,所有異獸用盡了一切方法都沒有解開這個謎底究竟是什麼。

所以,它就只能堅持每隔一段時間之後,就帶著一批血脈高貴實力強橫的異獸來到一堆準備解救獸王。

只是這麼多年以來,卻從來都沒有讓這道大門鬆動過。如今這種情況,到時它始料未及的。

「滾!」秦毅一甩手就將極光之鹿的靈魂扔出去好遠。

急忙來到紅然身邊:「既然這個門已經打開了,那麼我們就進去看看裡面究竟是什麼情況吧!」

他秦毅從來都不是被嚇想法的,如今更不可能會因為這點兒事情就選擇退縮。

赤月狼王也已經恢復到正常的狀態了,跟著秦毅和紅然兩人就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

秦毅輕輕一推,那大門果然就被推開了。進入到大門之中,是一個一直向上的隧道。

秦毅有些好奇,他從來見到的隧道都是向下的,只是這一個卻是一直向上。

一路跟著走,秦毅一邊發現這裡的周圍都布滿了強大的陣法,他應用自己的陣法知識,一步步的避開這些陣法所帶來的傷害。並且將赤月狼王收入到自己的空間裡面,給了它一些丹藥讓它好好鞏固一下自己的實力。

「啊……」忽然,紅然發出一句痛苦的叫喊聲,她抱住自己的頭,痛苦的在地上打滾起來。

秦毅被紅然的這個舉動嚇得不輕,這裡可全都是陣法啊!

急忙利用自己的青光將紅然給包圍起來,一邊替紅然檢查身體狀況。

「怎麼會這樣?」隨即,秦毅驚恐的睜大雙眼,看著四周的牆壁。 沒想到這個地方的牆壁上,竟然還有專門克制異獸力量的陣法。而且,每個陣法都非常的隱秘,很難被人發現。

尤其是實力比較弱的人更是看不見這些陣法,而異獸進入到這個地方之後,就會受到陣法的影響?所以,就算是紅然全盛時期來到這個地方,只怕都是沒辦法安然無恙的走出去的。

「你先到我的空間裡面去避一避吧!」秦毅一伸手就將紅然扔進了自己的空間裡面去。

還好那空間能夠讓活物呆在裡面,也不會受到外界環境的干擾。否則的話,現在他還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你不用擔心,我沒事的!」紅然進入到秦毅的空間中之後,急忙安慰秦毅。

秦毅淡定從容的走在這隧道中,忽然地面傳來一陣陣的震動。秦毅心中忽然一驚,難道那傢伙已經出來了?

以那個傳授自己陣法的人的實力,竟然只是將這獸王壓制在這裡,而不是將它直接殺掉。那麼,就只有兩種可能,一是這獸王的力量太過於強大根本殺不死,或者是需要什麼特殊的材料才能殺掉它。二就是那個人心慈手軟,不忍心殺了這獸王,想要給獸王自己改過的機會。

可是,秦毅怎麼覺得這第二種可能都那麼的像一個笑話一樣?這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秦毅終於在這隧道之中找到了一個出口。只是這出口前的場景。卻是讓秦毅有些意外,沒想到這關押著獸王的地方,竟然會是一個露天的深淵。

只是,秦毅怎麼覺得這個深淵這麼的眼熟呢?

來不及考慮太多,秦毅繼續向前走去。放出強大的精神力感受著周圍的環境,忽然發展前方有一個山洞口的元氣波動特別的強。

秦毅飛身而起,對著山洞而去。當他越靠近這些山洞的時候,記憶中關於這裡的東西就緩緩的浮現了上來。

原來這個深淵就是當初他找到紫竹靈的地方,沒想到竟然會是這裡。

當初他就覺得這個地方奇怪,想要抽空過來看一下。後來就直接給忘記了,卻沒想到今天竟然會有機會來到這個地方。

秦毅走進山洞,將赤月狼王和紅然給放了出來。

只是……

「我空間裡面的那些丹藥呢?」來這裡之前他可是準備了好大一堆丹藥的,再加上之前陳留下來的。

空間裡面的的丹藥絕對是不少的,可是現在怎麼卻一點兒都不剩了?

「這、這裡……」紅然顫抖著手拿出手中最後一顆丹藥遞到秦毅的面前。

好吧,她承認自己的自控能力確實是太差了。竟然完全控制不住這丹藥對於自己的誘惑,一不小心就把全部的丹藥都給吃光了。

「我有阻止她的,可是沒有用啊!也不敢通知你,怕影響你對於陣法的判斷。」接觸到秦毅的刀子眼之後,赤月狼王急忙將頭扭轉到一邊去。

似乎一切都與它無關一樣,只是秦毅要是真相信它了,那就奇怪了!

「你不知道應用血脈的力量嗎?」如今的赤月狼王這種實力,怎麼可能會阻止不了紅然的衝動?

這完全就是不想阻止吧?

額……

赤月狼王低下頭去,不再接觸這個話題,任由秦毅如何說它都不再理會。

「行了!你們兩個能不能在這兒感應到獸王具體的位置?」他實在是不想繼續這樣漫無目的找下去了。

「這裡……」聽到秦毅的話后,赤月狼王急忙釋放身體裡面特有的氣息去感應獸王的存在。只是它得到的結果卻是令人驚嘆的,赤月狼王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

秦毅疑惑的走上前去,在一堆草叢旁邊忽然停頓下來,他能夠感受得到那裡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存在。

蹲下身去扒開草叢,就簡單裡面赫然出現一顆透明的發著紫色光芒的珠子。

「這是什麼?」這和他之前煉化的那些獸晶有些相像,但是卻又不完全一樣。所以,秦毅並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前面還有!」紅然更是一臉驚訝的看著前方,似乎這東西對於它們異獸來說,是什麼非常稀奇古怪的東西一樣。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順著紅然的目光,秦毅再次找到了許多同類型的珠子。只是,每顆珠子上面所發出的光芒是不一樣的。

「這是獸王吐珠!每個獸王都會吐珠,而這些珠子是具有強大力量的。不論是人還是異獸,只要吸收了這裡面的力量,修為都會突飛猛進一大截。只是這東西非常罕見,只有獸王能產出。」

只是沒想到這個地方竟然會有這麼多,看來,獸王就是關押在這附近沒錯了。

「趕緊感應一下獸王究竟在哪兒?」秦毅心中並沒有那麼高興。

對於獸王吐珠的這件事情,他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兒認知的。

如果這個獸王真的是處於非常被動的局面下,真受到了壓制的話。那麼,它是根本不可能吐珠的。如今這裡有這麼多獸王吐的珠,那就只能說明裡面的情況可能並沒有那麼的好了。

「前面有一個陣法的陣眼,或許我們從那兒進入,就能夠找到獸王關押的地方了。」紅然指著前方。

這裡的每一個陣法都非常的隱秘,如果不是細心觀察的話,是根本就發現不了這些陣法的存在的。只是,這裡面究竟有什麼或許也只有親自去看了才知道吧!

聽到紅然這麼說,秦毅也急忙走上前去。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查看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發現一切並沒有什麼異樣,於是點了點頭之後,就帶頭走進陣眼之中去了。

當他們站在陣法之中后,陣法很快就被啟動了。秦毅和紅然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全新的地方。

這裡每個地方都有強大的陣法鎮壓著,而且沒一個陣法都是刻在一顆顆黑色的鐵柱上的。

「這是哪兒?」對於這個陌生的地方,秦毅和紅然也是莫名奇妙。

畢竟,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找到獸王。可是,如今卻什麼也沒有見到。

「人類?」忽然,一道聲音如同從遠古傳來。帶著無盡的威壓,就算秦毅如今的實力相對於之前的已經長進了不少,可是如今在這道聲音面前,他竟然還是能夠感覺到無盡的威壓。

「聲音是從這裡傳來的,我們過去看看!」紅然忽然指著一個非常狹小的細縫,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面。

傳說中的獸王是非常厲害的存在,就算是她在全盛時期,只怕是也抵不過獸王一招的。

如今,她竟能夠有機會親眼見一見這傳說中的獸王了。

跟著紅然的步伐,秦毅很快就來到了一顆非常巨大的柱子面前。看著上面複雜的陣法時,秦毅不禁有些瞠目結舌。

原來陣法到達了高深的境界了之後,竟然能夠弄成這樣!而且,就剛剛獸王的那一聲叫喊,他就大概能夠感受得到獸王的實力一定不是他這個境界的人能夠比例得了的。

可是這陣法卻能將它死死的壓在下面,看來他回去之後,對於陣法的修鍊,還是得要快馬加鞭了啊!

實力上升到了如今的境界了之後,秦毅才深刻的體會到了陣法的好用之處。

符界之主 許多時候,他都是依靠著陣法來替自己解圍的。才能夠在這麼多次危險的環境中,得以保存下來。

「沒想到竟然會有人類要來救我出去?」當秦毅走近了柱子之後,柱子裡面卻忽然傳出來一道好笑的聲音,就如同在嘲諷這個世界一樣。

「我想你想多了,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救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秦毅隨手拿出剛剛在外面撿到的珠子。

沉默,這一片空間裡面因為秦毅的這一句話而陷入了沉默之中。

「這是獸王吐珠,你旁邊的這兩個異獸應該都知道也告訴過你了。裡面強大的力量是你們每個人的嚮往不是嗎?只要吸收了它,你們就能夠更上一層樓了。」沉默了許久之後,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之前這聲音響起之後,秦毅卻蔑視一笑,然後隨手扔掉了手中的東西。

「你、你這是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這東西有多少人求著要的嗎?」對於秦毅的這個舉動,那道聲音非常的憤怒。

紅然也非常不理解秦毅的行為,立刻動身想要撿回那些珠子。可是卻被秦毅給阻止了下來。

「秦毅你幹什麼?」紅然不解的看著秦毅。

只是秦毅卻並沒有理會紅然,而是一轉身找了個空位置就地坐下,似笑非笑的看著那根發出聲音的柱子。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珠子怕是有問題的吧?」

紅然震驚的看著秦毅,有問題?有什麼問題?

沉默了許久之後,那根柱子裡面那道憤怒的聲音再次傳來。

「小子!獸王吐珠,百年不遇。就算是遇到了一次,也會被獸王自己用了。我只是想著自己被困在這個地方,無論如何也出不去了,所以才把這些珠子都給扔了出去。讓它們發揮自己的作用,沒想到你竟然懷疑它們有問題?」

聲音中除了冷厲就是傲嬌,對於別人懷疑自己的寶貝用處,那絕對就是對於他的侮辱。 「你在這陣法之中很安逸嘛,竟然還能夠吐出珠子來。而且,這珠子還能跑到外面去。」秦毅依舊沒有聽信,只是堅持著自己的分析。

而紅然和一旁的赤月狼王聽見了秦毅的這個分析了之後,也都隨著緩緩點了點頭。對於它們來說,獸王吐珠能夠得到一顆那絕對都是這輩子最大的幸事了。

而今天一次性見到了這麼多的珠子,它們自然是非常高興的。以至於完全忽略了這東西為什麼會在那裡,而且為什麼會這麼多的這個問題。

「看來你小子也還不算太過於迷戀力量嘛!」柱子之內,那道聲音再次傳來。這句話說完之後,接著傳來的就是一陣狂妄的笑聲。

「我被困在這裡,如果要被救出去的話,就只能依靠一個實力和我差不多境界的赤月狼王來打碎這跟柱子,我才能夠出來。」

「可是赤月狼王是所有異獸之中最難出現的,一旦出現必為王。又怎麼可能會來救我這個昔日的王者呢?所以,我想要出去,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哼!」秦毅冷哼一聲:「所以你就使用這所謂的獸王吐珠來迷惑所有的人類或者是異獸,只要是能夠進入這裡的對於力量有所貪戀的,都會被你迷惑了吧?」

「不錯,我被困在這個地方有好幾十萬年了,來這裡的人和異獸都被我給解決掉了。這就是我增強自己實力的方法,所以今天你們來到這兒了,也不例外走不掉了。」

忽然周圍的氣場變得燥熱起來,秦毅急忙將赤月狼王和紅然收入到自己的空間裡面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