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能量狂暴的散開,沖向了外頭的防禦隔絕玄陣,陣中一切都被沖成了虛無。

百名催動的隊員齊齊吐出一口鮮血,差點沒抗住。

好在第一波過後,衝擊的威力就直線下降了。

楚南出現,穩了穩這防禦隔絕玄陣,心中也是后怕不已。

仙師無敵 他的靈玄火爆已經很久沒有動用了,沒想到威力竟然恐怖到這種程度,他若不動用上古玄陣套陣,用玄晶作能量源的話,直接玄晶就會化為齏粉,玄陣自然就撕碎了,那就有麻煩了。

這麼大的威力,七級玄王被壓縮在那麼小的一個空間里,應該也活不下吧。

不過,楚南也不敢肯定,畢竟到了七級玄王這境界,誰沒有兩手壓箱底的保命絕活啊。

在靈玄火爆的狂暴能量弱了一些時,楚南再度沖了回去。

整塊土地都變成了一個深達近百米的深坑,這坑中原來的凍土之類的都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就在這時,楚南目光一縮,手中破殺刀一晃,便聞「鐺」的一聲,擋下一道毒蛇般在暗處襲來的攻擊。

此時,楚南才發現,在不遠處站立著一個焦黑的身影,此人全身皮開肉綻,不成人樣,但卻依然活著,而且目中閃爍著瘋狂的殺意。

靠!這樣都不死?沒關係,多出點力氣送他上路。



… ?浮雕似的刀印層層疊疊,空間都被絞動得扭曲破碎,斬向了余志興。

余志興不閃不避,那焦黑開裂的身體上閃發出一股詭異的青光,由四腳百骸朝著心口匯聚。

「撲撲撲……」

楚南的破殺刀法斬在余志興的身上,但是僅僅再度出現了幾道裂口,竟是沒有將他斬成幾段,反而讓他心口的青光更加的璀璨起來。

「一起死吧。」余志興沙啞叫道,心口的青光鼓脹著,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其中破繭而出。

楚南心中有些發寒,厲嘯一聲,破殺刀上陡然閃現出刺目的金光。

靈犀劍技,九陽劍罡!

以刀使劍技,並不算太困難,楚南能以指掌為劍,以刀為劍更是難不倒他了。

九陽劍罡一閃即逝,而就在這時,余志興心口的青光也沖了出來。

陡然,余志心的心口青芒碎散,他整個胸膛在瞬間成了空洞。

余志興的生機頓時完全斷絕,僵直的朝後倒下,但是,四射的青芒卻衝擊著百名隊員正強撐維護的防禦隔絕玄陣。

總裁,別想逃 有一些被攔了下來,但有二道卻是直接穿透玄陣沖了出去。

楚南眉頭一皺,沖了出去,他知道余志興還有一個同伴沒有進來。

那守在原地的胖子在看到不遠處一道青光射出時,心中便猛然一顫,一股悲涼湧起,他轉過身子便沒命的逃竄,別看他如此肥胖,身體卻是相當靈活,速度也是非同一般的快。

胖子一邊跑著,心中卻是驚懼的無以復加,他是知道自家將軍與瘦子的實力的,竟然都隕落了。

到底是誰?難道是風少爺?不可能啊,風少爺要殺余將軍,根本用不著這麼麻煩。

那麼就是有人假冒風少爺傳遞假消息,引他們進入陷阱。

就在這時,胖子突然肥肉一顫,身體如肉一般橫著滾了出去。

「轟」

胖子剛剛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大坑,當胖子一個挺身站起來時,就看到前面赫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胖子想也不想,一拳帶起呼嘯的風聲朝著楚南轟去。

「砰」

一個拳頭電一般與之對轟了一下,胖子一聲慘叫,整條手臂詭異的扭曲,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胖子在地上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死!」楚南低喝一聲,一掌凌空拍向了胖子的頭顱。

「住手。」突然間,一聲大喝聲傳來,一道恐怖的能量擊散楚南的掌印。

楚南瞳孔一縮,反手就是一片片刀印。

「咦」

對方微微一驚,一團紫金色的縛龍索一抖,楚南的一片刀印一滯,隨即消散。

但就在這時,胖子一聲凄厲的慘叫,腦袋被楚南一道隱秘的拳風轟碎。

「豈有此理。」身著青袍,手拿紫金縛龍索的青年男子臉上流露出怒容,目光冰冷的注視著楚南。

「你讓我生氣了,所以,你必須死。」風隨雲一字一句道,聲音如狂風捲起,要撕碎一切。

「有毛病。」楚南看神經病似的看著風隨雲,轉身就要離去。

驀然,風隨雲手中的紫金縛龍索光芒大盛,一圈圈籠罩住了楚南周圍的空間,猛然收緊。

但就在這時,楚南的身影卻是消失在原地,破殺刀的重重刀印從風隨雲的後方斬了過來。

風隨雲的身邊瞬間出現了幾個龍捲風,絞向了那狂暴的浮空刀印。

「死。」楚南暴喝著,瘋狂的攻向了風隨雲。

「找死。」風隨雲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遇到有人敢在他面前這麼張狂了,不僅當著他的面殺了他要保的人,竟還敢主動攻擊他。

風隨雲的身上泛出淡淡的青光,那感覺竟然與余志興死時發動的攻擊有些相似。

楚南的心剎那間泛起了陣陣寒意,這個傢伙定是星月帝國的風隨雲,他即將發動的攻擊,感覺起來比余志興臨死的那一擊不知要高明多少。

不行,必須殺死他。

楚南心念一動,就要溝通那金甲傀儡,斬殺這風隨雲。

「風隨雲,可否先停下。」就在這時,一個非常清脆,但聞之卻令人全身發冷的少女聲音響起。

風隨雲一怔,身上的青光沒入了體內。

這時,一道身影在空中幾個閃現顯現出來,那一頭金色的秀髮是那麼的耀眼。

「驕陽公主,此子當著我的面殺了我星月帝國的將領,這口氣不出,我風隨雲也不要抬頭了。」風隨雲看了一眼容顏絕世的驕陽公主,緩緩說道。

「哼,星月帝國的將軍覬覦我們發現的礦脈,偷襲殺死我們亞美亞拉聯合王國百餘名正在挖礦的軍士,我為何就殺不得他們?」楚南冷冷道。

風隨雲一時語結,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而驕陽公主那雙煞氣逼人的眸子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楚南,道:「你是桑玉國特衛隊的?能在風隨雲的眼皮底下擊殺他要保的人,還真是不錯。」

楚南傲然站立著,沒有因此有什麼情緒上的波動,對驕陽公主至始至終都沒有行禮。

「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你說的礦脈在哪裡?」風隨雲冷聲道。

「你們若不信,可以跟過來看。」楚南說著,就朝那礦脈的地方而去。

三人走到那裡時,楚南手下的一百隊員正在收集那殘碎的屍體。

看到那深坑,無論是風隨雲還是驕陽公主都不由悚然一驚。

「這是怎麼造成的?」驕陽公主問。

「那兩個星月帝國的將軍貪圖這寒玉礦,也不知道在深處遇到了什麼,爆炸后就成這樣了。」楚南淡淡道。

「你還真是睜眼說瞎話,什麼爆炸只在這範圍內產生作用,竟然沒有溢出一點。」風隨雲冷冷盯著楚南道。

「信不信由你。」楚南看都不看風隨雲一眼。

小娘子不凡 風隨雲心中壓下去的殺機再度翻湧上來,但是驕陽公主看了他一眼,頓時將他一腔殺機給澆滅了。

「軍隊的事就由軍隊去調查吧。」驕陽公主自然看出了一些貓膩,但她是亞美亞拉聯合王國的公主,自然是向著自己國家軍營的。

風隨雲沒有再說話,但一向雲淡風青的表情卻是有些難看。

驕陽公主打量著楚南,以及他手下的一百隊員,目光閃爍了幾下。

「你叫什麼名字?」驕陽公主問楚南。

「九號。」楚南淡淡道。

「九號?你帶我去見一見沃倫將軍吧。」驕陽公主對楚南道。

「好。」楚南點頭,打了一個手勢,那一百隊員便隨著他悄無聲息的往前進。

驕陽公主看了一眼風隨雲,閃身消失。

軍營里,沃倫早就在翹首以盼了,他希望能聽到一個好消息了。

就在這時,有人來稟報,說是楚南的小隊一個不少的回來了,但是那三個支援的玄王以及五十名軍士卻是一個都沒有回來。

沃倫的心中有些心疼,三個玄王啊,即使只是一級玄王那也不是能批量培養出來的。

「將軍,同時回來的還有一個金髮少女,我觀她很有可能是驕陽公主殿下。」

「驕陽公主!你怎麼不早說。」沃倫心中一驚,本還等著楚南來拜見的,現在只能去見他了。

沃倫剛出營房,身體就是一顫,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涌了過來,隨即,他就看到楚南與驕陽公主出現在他的眼前。

沃倫可不敢像楚南這樣無視驕陽公主的身份,他快步上前,用卑微的語氣道:「沃倫參見驕陽公主殿下。」

「免禮吧。」驕陽公主淡淡道。

「謝公主殿下。」沃倫這麼近距離的仰視著驕陽公主,心中無比的激動。

「沃倫,你手下猛將可真不少,這位九號殺了星月帝國的余志興和他身邊兩位副將,還是在風隨雲的面前。」驕陽公主道。

沃倫心中大喜,但卻強自忍著。

「本公主的身邊還缺一個跑腿的傢伙,沃倫將軍不如將九號借給本公主幾天?」驕陽公主淡淡道,她雖是用疑問的句子,但語氣分明就是不容反駁。

沃倫心中一跳,他當然捨不得了,楚南能成功斬殺余志興,無不證明他的非凡,身邊有這樣的屬下輔助,那是每個將軍都夢寐以求的。

不過,驕陽公主別看美若天仙,但她的殺名與高傲是天下共知的,自己雖然在軍中地位不低,但她要殺也就殺了,沒人敢拿她怎麼樣,就連當今國主,驕陽公主的親生父親,也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個……不是沃倫不肯,這個還需要問九號本人的意見,公主殿下該知道,特衛隊其實並不屬於我們亞美國。」沃倫不敢反對,就將皮球踢給了楚南,但顯然是含有警告之意的。

驕陽公主望向了楚南,楚南卻是一挑眉,冷冷道:「我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軍人,不是公主殿下的奴才。」

「你敢拒絕本公主?」驕陽公主的雙眸赫然泛起一層血色,一根血色長鞭出現在手裡,血霧繚繞,她整個人瞬間變成了血海地獄中走出來的魔女,也不知道她是殺了多少生靈才造就了這一身近乎實質的血煞之氣。

「你說呢?」楚南冷冷道。

驕陽公主眸中血光一閃,手中的長鞭如靈蛇一般抽向了楚南,帶起一片滔滔血海。

楚南伸手一抓,竟然徒手去抓這血鞭。

驀然間,楚南的身上泛起一圈圈血芒,他的身體一陣爆響,扭典的如同要爆裂開來。

「吼……」

楚南狂吼一聲,握著血鞭的手一扯。

驕陽公主竟然生生被他扯到了跟前,他的另一隻手徑直朝她的脖子上掐去,速度卻是極其緩慢,他的臉龐也是扭曲的,眼珠子都快爆出來似的。

「你……」驕陽公主看到楚南那張恐怖的扭曲臉龐,心中沒來由的縮了一下,伸手往他身上一拍,楚南就飛了出去。

這一下,明顯是留情的,楚南在地上抽搐了幾下,扭曲的身體與臉龐複位,他掙扎著站了起來。

驕陽公主望著楚南,卻似乎在出神,眸中的血色散了去,手中的血鞭也收了起來。

很快,驕陽公主回過神,拿出一個藥瓶扔到了楚南面前,道:「我這弒神鞭含九泉血煞,你竟敢徒手來抓,十天之內必定全身潰爛,此葯隔一天服一次,三次後會消除你體內血煞。」

而後,驕陽公主看著面無表情,但那目光卻堅硬的如同磐石一樣的楚南,接著道:「你是一個軍人,一個真正的軍人,我不需要一個跑腿的,但我需要一個人協助。」

楚南沉默著不言不語。

「本公主不殺你,不代表不殺別人。」驕陽公主說著,目光卻望向了沃倫。

沃倫心裡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咬了咬牙,開口道:「九號,既然驕陽公主如此看重你,你怎能辜負公主殿下一片苦心。」

楚南依然沉默不語。

「十天半月後我會再來,九號,你考慮清楚。」驕陽公主淡淡道,她也不是非要找一個人來協助,但是她想要的東西就必須要得到。

說完,驕陽公主就離開了。

「九號,下次驕陽公主殿下再來,你就跟著她吧,否則,本將軍必死無疑,就算是狄矅將軍也保不住我。」沃倫對楚南道。

「此事,屬下自有分寸。」楚南對沃倫的語氣明顯變了,原本還要利用這傢伙接近魔蠍王或者狄矅的,但現在顯然這小子是被驕陽公主嚇得不敢再留他了,那何必對他客氣。

等會兒去看看榮耀牌,驕陽公主這妞值多少榮耀點,怎麼也得值個二十萬吧。楚南心道。

楚南回到了自己的營房,拿出了榮耀牌一看,上面已經有九萬榮耀點了,不過都俊龍這小子刷榜刷得飛快,現在竟然已經三十五萬的榮耀點了,第二名的慕容錦繡堪堪二十萬榮耀點。

這時,楚南找到了驕陽公主的任務,一看,嚇了一跳,她竟然值八十萬榮耀點,比起魔蠍王的五十萬,狄矅的四十萬還要多得多。

再一看風隨雲與祝由天,兩人竟然也都值五十萬榮耀點,加起來就是一百萬了。

「難道說,榮耀點的多少不僅僅是以現今的地位與名聲,還有潛力,這三個人潛力堪稱恐怖,特別是驕陽公主,殺了他們等於扼殺了末來,所以他們才這麼值錢。」楚南心中道。

「這麼說來,跟著驕陽公主也不吃虧嘛,只要跟在她身邊,還怕沒機會下手嗎?」

「如果跟著驕陽公主的話,那麼沃倫這老貨也沒有什麼用了,要不宰了他,這老貨可比余志興值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