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大叔,真沒想到,你還挺厲害的嘛。難怪你這麼有信心能夠對付鼠王,原來是有專門剋制它的東西!”

“嗯,要是沒有十足的準備,我怎麼敢讓你以身犯險?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我怎麼揍他的!小金人,出!”

話音一落,我便上手結印,與此同時,兩張道符齊齊飛出。剎那間,兩個伏魔金人閃亮登場,兩人二話不說,出手便是重擊,狠狠地砸在黑鼠王的身上。

楊珊驚訝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尤其是兩個小金人的出現,更讓她大呼神奇。

我操控着兩個金人與和鼠王戰鬥,而另一邊,卻分神關注血棺的變化。

根據小吃店兩位老哥的講述,這口血棺裏有人,而且黑鼠王現身在此,那就說明,這裏面的人,就是趙武靈王了!

“武靈王,你會以何種方式復活呢?復活之後的你,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到那時,你會如何選擇自己的命運?”

我心裏想了很多,難以揣摩武靈王的心思。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他絕不會坐以待斃,任由我消滅的。

黑鼠王被羽蛇虛影壓制,力量上也和小金人相當,佔不到一點便宜。因此,他的結局已然註定。

“臭道士,我投降,不打了!”黑鼠王被一頓胖揍之後,突然大喊道。

見他求饒,我也見好就收,並沒有將他逼到死路。

“對你來說,投降很簡單,但問題是,接下來,你想做什麼!”

聞言,黑鼠王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小道士,你有所不知。就算我奪回了自己的身體,能不能扛過雷劫,還是個未知數!” “雷劫?”

“沒錯! 先婚後愛:霸道總裁別太壞 不管是我,還是武靈王,都要渡雷劫!武靈王奪舍重生,已然成妖,而且修煉了千百年,也到了渡劫的時候!”

我恍然大悟,不由看向血棺,輕嘆道:“原來如此!武靈王之所以在生與死之間的循環,只是因爲這是他的修煉方式。如今修煉圓滿,也到他渡劫的時候了!”

黑鼠王點點頭,苦笑道:“武靈王復活之時,就是他渡劫之日。而九天雷劫,幾乎沒有妖怪能夠扛下來!”

我暗暗點頭,黑鼠王說的沒錯,如果武陵王真要渡劫的話,成功機率很小很小。關於妖族渡劫,秋楓曾經跟我提起過。

他說,就算身在未央界,天降雷劫,能夠成功的機率也是微乎其微。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除非實力達到了逆天級別,否則的話,天劫降臨之日,就是身死道消之時。

秋楓的意思很明顯,妖族想要渡劫成功,非常艱難!

身影一閃,黑鼠王變成武靈王的樣子,默默地站在我的旁邊。他眼巴巴地看着血棺,除了絕望,只有絕望。

“黑鼠王,依你看來,武靈王還要多長時間就能復活!”我突然問道,將其嚇了一跳。

楊珊害怕地站在我的身邊,兩手緊緊地拉着我衣袖,不敢鬆開。

他沉默片刻,微微皺眉,接着說道:“小道士,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還有六個時辰,他就能復活了。”

“六個時辰,也就是說還有十二個小時,這樣看來,要等到晚上了啊!”我心裏默唸,沉吟道。

一念及此,我反倒不那麼緊張了,對楊珊說道:“楊珊,我們要守在這裏一段時間,所以,你不要太過緊張,不然的話,整個人會受不了的!”

楊珊有些不明所以,疑惑地說道:“大叔,剛纔的氣氛那麼劍拔弩張,你怎麼突然間放鬆了?另外,我想看看那個黑鼠王,你能讓我看到他嗎?”

“傻孩子,事情已經解決了,幹嘛不放鬆?再者說,只要他願意,你就可以看到他!”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我話音剛落,黑鼠王便在楊珊的面前顯露了真身。搜雖然意外,但心裏卻開心不已。這樣一來,我們之間就沒必要開戰了。

“大叔,他就是黑鼠王?”楊珊好奇地指了指鼠王,難以置信地問道。

我點點頭,輕笑道:“不是他還能是誰?另外我告訴你,他的樣貌和歷史上的趙武靈王一模一樣。”

楊珊再度震驚,差點忘記了呼吸,她怎麼都沒想到,我能說出這樣的話。

“大叔,你沒有騙我吧?他的樣子,真的和趙武靈王一樣?”

“如假包換!”

我和楊珊的對話,頓時讓黑鼠王感到不好意思。他老臉一紅,感慨道:“想我黑鼠王縱橫一世,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是這樣。或許,這就是命吧!”

見他有些頹廢,我急忙安慰道:“黑鼠王,你也不要太傷心,比起妖族悠久的壽命,人族的壽命實在短暫!黑鼠王,你活了這麼久,有沒有想過自己爲何活着?”

聞言,黑鼠王頓時一愣,急忙看向我,疑惑地問道:“小道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身爲妖族,不斷修煉,登天成仙就是我的追求,還有什麼其他可想的?”

聽了他的回答,我也沒有立刻反駁,只是從我的戒指裏召喚出了一樣東西。 聽到熟悉的聲音,我大驚之餘,卻絲毫沒有危險的感覺。儘管我不清楚武靈王的心思,但我想,他不願意和我交戰。

“那個啥,武靈王,你醒了?要不要來吃點?還有,你能不能不要喊我葉塵,我叫趙青歌!”我手裏拿着烤肉,不知爲何,竟然說了這麼犯二的話。

旁邊的楊珊一點這話,原本緊張到極點的心情頓時一鬆,竟然忍不住笑了出來,就連黑鼠王也忍俊不禁。

如此一來,武靈王變得非常尷尬,他看了看自己乾枯的手掌,隨即用嘴一吹,緊接着,我們便驚訝地看到,他的雙手竟然恢復如初,變得和正常人一樣了。

“你這臭小子,已經殺了我一次,難道還想把我氣死嗎?武靈王苦笑一聲,然後身影一閃,直接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他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後看了看黑鼠王,沉聲道:“黑子,要是沒有你,我早就死了。今晚的雷劫,你我共同面對吧!”

聞言,黑鼠王微微一嘆,感慨道:“武靈王,這麼些年,我無時無刻不想着吃掉你,奪回我的身體。但我今天突然發現,我錯了,我和你都錯了!”

“錯了?”武靈王疑惑地看了看他,急忙問道:“黑子,我們哪裏錯了?”

黑鼠王默然不語,指了指地上的烤肉,輕嘆道:“武靈王,我們一直處於對抗狀態,從未坐在一起吃肉喝酒聊天,你不覺得很遺憾嗎?”

聽他這麼一說,武靈王頓時大笑道:“黑子,這一次醒來,我感悟頗深。還是葉塵點醒了我,我不是一個好父親,我對權利看得太重,總想掌握一切。”

看到大徹大悟的武靈王,我由衷地感到開心不已。即將渡劫的他,能夠明悟自己的不足和此生的遺憾,也不失爲一件幸事。

既然彼此沒有交戰的意思,武靈王非常隨和地入了坐。楊珊迅速消化眼前的一切,畢竟,她哪裏能夠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和歷史書上的人物坐在一起吃燒烤。

就這樣,我們四個不同時代的人,非常和諧地坐在一起談天說地,吃着烤肉,講述各自的故事。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便到了晚上。黑鼠王和武靈王同時一怔,相互對視一眼,輕嘆道:“這一刻,終於要來了啊!”

聞言,我神情一凜,急忙問道:“你們要去渡劫了嗎?”

兩人點頭,竟顯得非常灑脫,沒有絲毫畏懼的神情。我立刻將東西收進空間戒指,然後說道:“既然如此,就讓晚輩在一邊觀摩觀摩吧。畢竟,能夠親眼看到妖族渡劫,也是一件難得的事情!”

武靈王哈哈大笑,感慨道:“葉塵,你想幹嘛就幹嘛,我也阻止不了你。不過,我真的要謝謝你。不然的話,我可能還身陷自己的執念中呢!”

“武靈王,這都是你自己開悟了,我只起到引導的作用!不過,你能有這樣的解決,我很欣慰。”

“如果我渡劫成功,一定要去未央界看看,相比於人間,那裏纔是妖族的家園!”武靈王突然感慨,卻讓我震驚不已。

“武靈王,你也知道未央界?”我急忙問道,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我當然知道未央界,這是黑鼠王告訴我的。每個妖族成員,靈魂深處都有關於未央界的記憶。人間的很多妖怪,都出自未央界,尤其是一些遠古大妖!”

我大喜不已,立刻問道:“武靈王,你知道未央界的入口在哪嗎?”

見我如此熱衷未央界的事情,黑鼠王對我解釋道:“小道士,未央界已經分崩離析,想要找到入口,非常困難。”

“困難?黑鼠王,你的意思是說,我還有機會找到入口?”我突然反應過來,滿懷期待地看着他。

“沒錯”,黑鼠王點點頭,接着說道:“小道士,如果你能找到未央女君的四神將,或許就有可能找到未央界的入口。另外,未央界很神祕,而且和人間不在同一個維度。所以,你的思維不要太侷限,這塊大路上找不到線索,或許別的大陸就能找到你想要的。甚至,廣袤無垠的大海里有關於未央界的線索。”

聽完黑鼠王的話,我久久難以平靜。他的話,非但沒有讓我陷入困惑,反而打開了我的思路,讓我想的更遠了。

“那麼,未央女君身邊的四神將,是哪四個?”

“這個嘛,就是傳說中的四聖,分別是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不過,未央界分崩離析之後,便再沒聽到關於他們的消息。”

我還想再問些什麼,哪知武靈王突然打斷我們的對話,大笑道:“黑子,雷劫將至,我們走吧。”

黑鼠王神情一凜,然後身影一閃,和武靈王一起去到了外面。

至於我和楊珊,也被他們帶了出去。而此時此刻,外界風雲大作,天空中雷霆炸響,聲勢駭人。

關於雷劫,我瞭解的也不是很多,但看到眼前的陣勢,我不由一慌,心裏替武靈王和黑鼠王緊張了起來。

因爲直覺告訴我,他們倆能夠成功渡劫的機率非常低,甚至爲零!

隨後,武靈王朝我看了一眼,微微笑道:“葉塵,我曾在內蒙草原聽到過關於未央界的傳聞,你可以去那裏看看!現在,我要去渡劫了,不管結果如何,我都要和天鬥一鬥!”

話音一落,他和黑鼠王便朝着拜佛臺飛去,他們要在拜佛臺上渡劫。

我和楊珊急忙跟過去,但不敢靠得太近,畢竟天雷沒長眼睛,要是被波及到了,那就太無辜了。

“大叔,你說他們倆能夠成功嗎?如果不成功,他們會不會死啊?”楊珊好奇地問我,有些擔心他們。

“楊珊,這是他們必須要經歷的一道關口,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我們都無法幫助他們。大道無情,妖族想要修煉成仙,就必須經歷雷劫的洗禮!”

楊珊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兩手緊緊地抓着我,她最怕打雷了。

而另一邊,武靈王和黑鼠王已經準備就緒,準備迎接天雷的降臨。

“總共九道天雷,不知他們能夠捱過幾道?”我心裏默唸,頓時揪心不已。 秋楓曾經說過,妖族渡劫,共有九道雷霆。這九道天雷比平常的雷霆要厲害許多,但卻不能睥睨威力絕倫的紫霄神雷。

不過,他也說過,九道天雷的最後一道,有些妖族在渡劫的時候,就會出現紫霄神雷。但是,根據他的描述,幾乎很少有妖族能夠撐到最後一道天雷。

雷霆風暴徹底形成,武靈王和黑鼠王的氣息已經被天劫鎖定。他們的周圍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能量場,排斥一切想要靠近他們的人。

自從武靈王奪舍重生之後,他和黑鼠王的命運便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不然的話,兩人也不可能同時渡劫。

只不過,如此一來,雷劫的威力將會厲害很多,增加了很多的不確定性。

但是,事已至此,我和楊珊也只能祈禱他們能夠堅持到最後。

武靈王看向天空的雷霆,微嘆道:“我早就該死了,但當我真正要面對死亡的時候,我還想活下去。黑子,你你害怕嗎?”

黑鼠王灑脫笑道:“武靈王,或許這就是我和你之間的緣分吧。儘管你佔據了我的身體,但要不是你的幫忙,我也早就魂飛魄散了。我們,扯平了!”

“扯平了?”武林王馬上一愣,難以置信地說道:“黑子,你向來睚眥必報,你這麼說,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唉”,黑鼠王一聲輕嘆,苦笑道:“武靈王,你沒醒過來之前,那個小道士問了我一個問題,他問我活了這麼久,有沒有想過自己活着的意義是什麼。”

“你是怎麼回答的?他又是怎麼說的?”武林王好奇地問道。

“我的回答很簡單,修煉成仙!只是,他卻沒有反駁我,也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請我吃燒烤。”

聞言,武靈王微微一笑,追問道:“那你現在知道他爲什麼要請你吃東西嗎?”

黑鼠王尷尬一笑,點頭說道:“正是因爲我理解了他的意思,所以我纔跟你說我們扯平了。”

“那小子的確不簡單,沒想到,我們兩個活了這麼久的老怪物,竟然被一個孩子開悟了。嘖嘖嘖,箇中的緣分,當真難以描述啊!”

“武靈王,不要感慨了,準備迎接天雷吧!”

緊接着,他們一起擡頭,看向天空的雷霆風暴,那風暴之眼的位置,便是雷劫降落之處。

黑鼠王仰天長嘯,頓時變成本體的模樣,巨大的身體,散發出強悍的氣息,付出自己的全力,迎接自己一生中最關鍵的時刻。

成,則爲仙,飛昇天界,威名遠播;敗,則隕落,身死道消!

正所謂大道無情,天地以萬物爲芻狗,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不多時,第一道天雷從天而降,銀白色的電弧呼嘯而至,狠狠地砸在武靈王和黑鼠王的身上。

不過,這第一道天雷的威力不算太強,對於他倆而言,根本構不成威脅。

兩人合力,輕而易舉地接下了第一道天雷,接着拍拍手,準備迎接第二道。

短暫的醞釀之後,第二道雷霆轟然落下。這道天雷的威力,遠遠超過第一道雷霆的威力,兩人的臉色微微一變,感覺到有些棘手。

不過,雖然感到有些棘手,但以他們的實力,也不會如此輕易地隕落。 第五道天雷的落下,完全超出了黑鼠王和武靈王的意料。而更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這道天雷竟夾雜着一絲紫色。

這也就意味着,這道天雷帶有紫霄神雷的威力。而紫霄神雷,現在的黑鼠王和武靈王無法抗衡。

第五道天雷猛然爆炸,而身處爆炸中心的黑鼠王和武靈王瞬間重傷。黑鼠王被炸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武靈王也好不到哪去,胳膊被炸斷了一條,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不由得,他看了看黑鼠王,嘆息道:“黑子,看樣子,第六道天雷就能將我們終結了啊!”

“咳咳咳”,黑鼠王重重地咳了幾聲,感慨道:“武靈王,這就是我們的命運,我們的結局。但我很慶幸,我沒有死在你手上,你也沒有死在我手上。”

“你說的沒錯,沒有比這樣的結局更適合我們了。”武靈王大笑道,緊接着,第六道天雷轟然落下。

這是第二道坎,所以第六道天雷變成了淡紫色的球狀雷霆,其威力不可小覷。

見狀,兩人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將之化解,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天雷落下,砸在他們的身上。

我眼神一暗,不由悲嘆道:“兩位,一路走好!”

球狀雷霆剎那間爆炸,將兩人的身影完全覆蓋。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必死無疑,根本沒有逃生的可能。

楊珊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難過,兩隻手抓住我的衣袖,默不作聲。

隨着黑鼠王和武靈王的隕落,雷霆風暴迅速消散,不多時,天空便恢復了平靜,仿若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和楊珊靜靜地看着拜佛臺,什麼話都沒說,深深地鞠了三個躬,便轉身離開了。

我本以爲武靈王復活之後,我與他之間會有一場硬仗。可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如此戲劇性。

“武靈王,黑鼠王,和你們之間的這次燒烤,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我心裏默唸,悲傷之情漸漸淡去。

這樣的結局,對他們兩人來說,算的上是死得其所。唯一遺憾的是的是,他們的靈魂徹底消失,神魂俱滅。

畢竟,在那樣的天雷轟擊之下,神魂俱滅的結果,乃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我看了看手錶,也才晚上九點三十五分。

“大叔,我們接下來去哪?”楊珊突然問道,情緒不是很好。

“去哪?當然是把你送回去了,怎麼,你不想回去讀書了?”

“不是,現在放暑假,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纔開學。開學之後,我就高三了。所以,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想和你待在一起,見見世面。”

“和我待在一起?”我不由一愣,急忙說道:“楊珊,跟我待在一起很危險的,你不害怕嗎?”

楊珊點點頭,毫不掩飾地說道:“大叔,我很害怕!不過,我還是想跟着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我不知道的世界。”

我頓時皺眉,急忙說道:“楊珊,這件事情,你和我都做不了主,我先將你送回去再說。”

楊珊點頭,她也不是胡鬧的人。這件事,還是要好好地跟自己的父母商量一下的,畢竟,她剛剛纔從外面回到家。

她如果二話不說,又跑出去一個月,就太不像話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