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8 日 0 Comments

他看著葉天傾遊刃有餘,輕鬆至極的將身上的枷鎖,毫無阻礙的掙脫。

他的瞳孔都收縮起來。

兩隻眼睛縮成一團。

身體也哆嗦的宛若是篩糠。

「不可能,這不可能。」

「假的,這一定是假的,怎麼可能會這樣那,假的……」

他近乎失去理智似得喊道。

就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當真是刷新他的認知和他的三觀。

他驚恐無比的瞪大眼睛。

「假的?你說什麼是假的?」

葉天傾的聲音響起。

這時候葉天傾已經站在柳飛的面前,他的手也已經掐住柳飛的脖子。

柳飛想要大喊求救,嗓子眼卻是一句話都喊不出來。

眼神里只剩下恐懼。

他驚恐萬分的看著葉天傾,身體顫抖宛若篩糠。

葉天傾的眼神,則是宛若寒潭飛霧般冰冷。

「你,你想要做什麼?」

柳飛驚聲問道。

他能感受到葉天傾恰在他脖子上的手,正在用力,隨時都有可能將他的脖子掐斷,讓他斃命,直接喪命在此。

現在!

他想要大聲呼喊,讓同事趕緊進來救他。

可他脖子被掐,發出的聲音有限,根本就不能大聲呼喊求救。

他心裡在後悔。

因為他想要用刑,為防止被這裡的監控留下證據,他已經讓人破壞線路,造成監控室攝像頭短路,無法使用。

也就是說!

現在監控室里的人,看不到這裡面的畫面。

根本不知道,這裡面正在發生什麼。

如果葉天傾現在將他捏死的話。

那他也就死路一條。

根本就沒有反抗的餘力。

「你放開我,這裡是新星局,你,你……要是在這裡殺我的話。」

「你是絕對不可能,活著走出去的。」

他顫抖著說道。

雖然語氣還帶著幾分兇狠,可是他的心中卻是要多害怕,就有多害怕。

雙腿也是在發軟,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跪下。

「威脅我嗎?」

「你是在威脅我嗎?」

葉天傾則是滿臉玩味的看著他,淡淡的說道。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現在他的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攥住,似乎只要這隻手稍微用力,就可以將他的心臟捏爆,讓他死在這裡。

「我,我只是在提醒你。」

「這裡畢竟是新星局,你是這裡的犯人。」

「你要是不知死活的對我做點什麼的話,那你的下場,肯定會極殘,所以我奉勸你……最好識相一點,搞清楚狀況。」

他顫聲說道。

底氣,明顯不足。

「咔嚓!」

然而,就在他這話說完的剎那。

骨頭碎裂的聲音,在審訊室內響起。

葉天傾的腳直接踩在他的膝蓋上面。

他膝蓋骨頭盡碎。

「啊……」

在膝蓋骨骼盡碎的剎那,他忍不住發出沉悶的慘叫。

因為喉嚨被鎖住,他的慘叫聲,無法肆無忌憚的喊出,顯得極其沉悶。

外面的人!

也無法聽見。

「疼,疼……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他疼的滿頭冷汗不斷滾落。

身體顫抖的更快了。。。 起身的時候,她的手裏緊緊攥著一顆袖扣。

這是從封晏的手袖上摘下來的!

她小心翼翼的攥著,如獲珍寶。

很快車子到了目的地,所有人都看到寧檬從封晏的車上下來。

一時間集團的風向有些變了,以為寧檬和封晏的關係極好,再加上寧檬本身漂亮身材好又有才華,一時間來服裝設計部串門的人多得很。

她不過是上一趟廁所的功夫,桌子上就擺滿了別人送來的禮物。

她面上故作平靜,但是心裏卻樂開了花。

如果她真的當上了封氏集團的總裁夫人,豈不是追捧的人更多。

她每天到集團,所有人都要對她點頭哈腰,每個人都要叫她總裁夫人。

她和封晏同進同出,同床共枕。

每次一想到這兒,她的呼吸都情不自禁的加速起來。

什麼時候,才能真正的成為封晏的女人啊!

她把玩着手裏的袖扣,有些出神。

「寧檬,你在幹什麼呢。」

周姐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嚇了一跳,袖扣掉在地上。

周姐先一步撿了起來,看到后覺得十分精緻,感覺價格不菲,而且很眼熟,似乎在哪裏看到過。

「這是什麼?男士袖扣?」

她們是做設計的,自然對配飾十分了解。

「還給我。」

寧檬着急的搶了過去,塞在了口袋裏,小臉兒也情不自禁的紅了起來。

「該不會是心上人的東西吧?寧檬,你是不是有情況啊?」

「沒有的事,周姐,你別八卦了,趕緊工作吧。」

她推搡著周姐離開,心思更加深沉了幾分。

中午封晏回來陪她吃飯,他一靠近,她立刻察覺到幾分異樣。

她湊過去嗅了嗅,覺得氣味很熟悉。

「怎麼半天不見,都變成小狗了?」

他摸了摸她的腦袋,寵溺的說道。

「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香水味?」

他嗅了嗅,什麼都聞不到。

「好熟悉啊,好像是……」她想了想,發現寧檬早上出門的時候就是噴的這款香水,茉莉花做前調,還有玫瑰做中調,她不是很喜歡。

「你身上有寧檬的香水味。」

「她?」

封晏微微攏眉。

他想到了什麼:「早上坐車的時候,她跟我一起。」

「你的白襯衫上還有她的口紅印!」

她敏銳地察覺到,這一點封晏倒是沒注意,只擦到了一點點在衣服裏面,他沒有察覺。

「你們到底幹什麼?」

封晏只好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哼,你不要和我一起吃飯,趕緊洗澡換衣服,什麼時候身上沒有別的女人的氣息了再來找我。」

「柒柒,你這是在吃醋嗎?」

「我跟你說,我懷着孕情緒起伏很大,你別惹我……」

「那我就當你是吃醋了,我馬上去換。」

封晏被凶了一通,沒有半點不高興,反而笑得跟孩子一樣。

他洗完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回來,唐柒柒還是板着臉,不和他說話。

「還生我氣?」

「以後……你還是少跟別的女人有來往!」

雖然知道兩人不可能,封晏不會做任何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但還是很不舒服,心裏就像是壓着一塊大石頭,怎麼都喘不過氣來,很難受。

。全球沸騰時,太空機器人已經開始作業,從運輸機列上卸貨。

這次運輸的物資達到了一萬噸,大部分是碳納米管。

只要再運輸幾次,納米繩就可以開始編織了。

而這一次的納米繩將是搭載超導線纜。

到那時,運輸機列的速度還能更快,運輸量也會更龐大。

運輸機列非常長,

《黑科技時代:黎明》第220章納米繩再垂落 「寒哥哥,你去哪裡了?」趙九兒看到葉寒回來,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葉寒笑了笑,說道:「去滅了幾個蒼蠅,對了,明天我要回家一趟,到時候你和我一起去吧。」

「好呀。」趙九兒非常開心,能見葉寒的家人,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會變得更親密一些。

葉寒卻有些無奈。

他安排了藍湖別墅的事情,要在那一天,給李文松和吳艷紅爭面子。所以,明天他必須親自去通知一下,讓二老前往藍湖別墅。只是趙九兒這邊,他也不能走開,只能帶著。

自己剛和李若薇確定關係,現在就帶著一個美得冒泡小美女回家,二老要是不多想,那才真的奇怪。

但葉寒也沒有其他辦法。他不可能拋開趙九兒自己獨自前往,畢竟這是他的任務。而且,就算是以他們的關係,葉寒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朋友受到傷害。

所以他只能帶著趙九兒一起回去,反正到時候免不了要和二老解釋一下,至於他們信不信,葉寒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