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你個老妖婆,都上百歲了還整天裝成一副小姑娘的樣子,你自己看著自己不噁心,我看這你都覺得噁心!」柯成毫不猶豫地諷刺著。

狐仙兒接下柯成的一擊,臉上的表情猛然之間變得憤怒,「柯成!你找死!竟敢說我是老妖婆!你才上百歲了!」

夜若晞一時之間有一點接受不上來了,這個狐仙兒真的已經上百歲了,那一定是用了駐顏丹,再不然就是用了什麼邪術,不然怎麼可能一點點歲月的痕迹都沒有?

畢竟只是玄丹境巔峰,根本就還沒有到永葆青春的實力。

「柯成和狐仙兒大打出手,而狐仙兒的表情也是微微一變,她一開始聽到柯成中了毒確實很高興,但是柯成在和她對打的時候,卻完全沒有任何一點中毒的跡象,這讓狐仙兒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沉重。

她突然一個後退,對著柯成說道,「不和你打了,我們兩個再怎麼打不是兩敗俱傷就是平手,毫無意思。」

柯成狠狠地瞪著狐仙兒,隨即也收起了武器,「你今天來我這裡鬧事,還殺了我的人,想要做什麼。」

「當然是想要跟你要個人,今天新進城的女人,劉將軍可是已經看中了,你可是要想清楚,真的要和劉將軍搶人嗎?」

「你!」柯成聽到狐仙兒用劉放來壓制他,一時之間只能強忍著心口的怒氣,「就算劉將軍要,也可是是我們飛鷹盟送過去,憑什麼要你們青狐盟!」

「當然是憑我是劉將軍的女人,而你不是。」狐仙兒毫不避諱地說著,絲毫不介意自己是劉放女人的這件事情四處傳揚。

看著為了她而爭得不可開交的雙方,夜若晞忍不住皺了皺眉,對著一旁雲卿問道,「話說他們兩個是不是完全忘了我願不願意了?」

雲卿不由得點了點頭,但是還是趕緊湊到夜若晞的耳邊說道,「小晞子我看你還是趕緊走,這個柯成因為中毒了所以怕你,但是這個狐仙兒可是沒有中毒的,你如果現在不走會不會遇到危險?」

「柯成不會把我讓出去的,全都有利可圖,他怎麼會把討好劉放的機會拱手讓給這個狐仙兒?」

「也是啊……」雲卿非常理解的點了點頭,隨後繼續說道,「既然這樣那麼我們就繼續觀戰吧,不過你還要不要這什麼飛鷹盟了?」

夜若晞搖搖頭。

「嫌棄?」

夜若晞點點頭。

她是真的嫌棄了,現在對這個默不作聲的白虎盟倒還有一點點好印象,她倒是非常想知道,這個白虎盟的盟主怎麼就沒有來湊熱鬧呢。

柯成和狐仙兒吵到最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結論,反倒是夜若晞看著他們兩個很認真地問道,「既然你們兩個什麼都沒有吵出來,那我就先回去了,想必你們現在也知道我究竟住在什麼地方,等你們爭論出來了再來和我說吧。」

夜若晞涼颼颼的丟下這麼一句話,從二樓一躍而下,瀟洒地直接離開了天悅樓。

而柯成和狐仙兒也就真的就這麼看著夜若晞帶著兩個人直接離開了,等到他們兩個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指著對方的鼻子大罵。

出了天悅樓,夜若晞這臉上的表情到現在還覺得匪夷所思。

「一開始還覺得這飛鷹盟也算是三盟之中勢力最強大的,怎麼碰到青狐盟盟主,就一下弱成了那個樣子,這簡直就是兩個人在那裡罵街啊,這死城的三盟之間難道都是這麼相處的?」

「我們現在直接回去嗎?」

「當然不回去了!我們去白虎盟走走吧,我只是很好奇白虎盟的盟主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這裡都吵翻天了,他那裡還那麼的安靜。」

對這個白虎盟,夜若晞確實有些好奇,這一路上吃吃喝喝走過來,對於這三盟的事情也道聽途說了不少。

就好比說這個飛鷹盟,便是最強的一個,人數也是最多的的,但是因為青狐盟盟主和劉放有一腿的關係,所以對青狐盟的囂張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實則內心恨不得直接把青狐盟連根拔起。

而白虎盟眾人卻說的很少,就算有人提及也不過是說白虎盟很少參與其中,是三盟之中勢力最弱的一方,而且也不擅長巴結,所以在城主府的眼裡並沒有多大的用處,一直沒有處理掉就是因為他們的人數太少,不管是飛鷹盟還是青狐盟,還都看不上眼了。 夜若晞很好奇,這樣一個低調的白虎盟究竟是怎麼在這裡混下去的,而且還不被生吞活剝了。

她想肯定不是如傳言中的那樣,僅僅是因為白虎盟的肉太小,兩大盟全部都看不上這樣的原因。

夜若晞一路直接到了白虎盟,白虎盟的門邊就做得不夠氣派,隱匿於市井之間,如果不是以為內置到這裡是白虎盟,或許會把這裡當成是一個尋常人家,走過也就算了。

之前是飛鷹盟找到,這次是她主動找上白虎盟,就看白虎盟見不見了。

守在門口的守衛看到夜若晞走過來的時候,直接伸手攔住了夜若晞,但是臉上的表情倒是挺和氣的。

「三位,你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我們這不是私人府邸,不過你們如果要找人而不知道位置的話,我或許可以幫你們。」

聽到這守衛的話,夜若晞不有得挑了挑眉,這個白虎盟還真的很特別,竟然能夠對他說出這樣一番話。

夜若晞想了想,便開口說道,「其實我也不確定我有沒有走錯,那請問白虎盟盟主落風住在什麼地方?」

守衛聽到夜若晞的話,卻一點點也不著急,他只是緩緩的說道,「你要找落風嗎?那你就繞著我們這裡走到後門,對面有一條街,那裡就是落府。」

「好,謝謝。」 浪跡在星河上的夢 夜若晞對著守衛道了聲謝,隨後按著守衛的指示沿著他們的府邸一直往後街的方向走去,而守衛在她離開之後,直接打開了身後的門。

「去告訴管事,那個姑娘真的找到我們這裡來了,已經讓她去了盟主那裡了。」

「好,我這就去。」

夜若晞自是不知道她離開之後後面發生的事情的,但是她走到後街的時候,確實看到了落府,隱匿於整個死城最不繁華的角落裡面,這就是她剛剛新入手的府邸,都比這間來的氣派。

夜若晞剛剛想要敲門,門卻已經緩緩打開。

夜若晞眼前微微一亮,眼前的老者竟然就是他們一進城的時候就碰到的鳶老。

鳶老看到夜若晞的時候一點都不意外,只是緩緩開口道,「夜姑娘,幸會。」

「沒想到鳶老竟然會是白虎盟的人,這一點還真是讓人想不到。」夜若晞對著鳶老禮貌的點了點頭,對這個老者她本身就沒有太多的排斥,只不過她也沒想到明明一開始就碰到了他們,但是卻從來沒有后提及過讓他們去白虎盟,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給他們白虎盟拉人。

忽然她想明白了。

或許不是不拉人,而是只要心甘情願自己尋來白虎盟的人。

因為是自願進入白虎盟,沒有任何的威脅利誘,所以他們對白虎盟就會更加的忠心耿耿。

跟著鳶老走進去之後,夜若晞才說道,「鳶老,你一開始是不是就知道飛鷹盟和青狐盟會爭奪?而那個店小二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特意提醒我小心飛鷹盟,不要去?」

鳶老搖了搖頭,「這一點小丫頭你可就高看我了,我哪有這能耐,不過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待會可以直接問我們盟主,你既然已經找上門來不就是因為已經大概猜到了嗎?」

「這倒也是,那就勞煩鳶老帶路了。」

夜若晞也不多說,反正來意對方也就清楚,她不過就是想看看白虎盟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他們是不是可以聯合起來,想辦法離開這個死城。

畢竟在死城之中,即使被困上一個月都是她不願意的。

兩個月內她一定會離開修羅界,而且一定要離開。

跟著鳶老一路走進了一個院子,鳶老才對著夜若晞說道,「小丫頭,如果你真的要見我們盟主,這兩位可不能夠跟進去,這點我得在這裡就和你先說了,如果你現在決定不見也是可以的,只要回頭就行了。」

「不用,我自己進去就好。」夜若晞說完對著雲卿和雲不凡點點頭。

但是兩個人卻全都忍不住拉住了夜若晞。

「小姐……」

「小晞子……」

「我沒事,我都不怕了你們兩個還怕什麼,既然來了就沒有道理直接打道回府,你們兩個說是不是?」夜若晞說著直接朝著院內走了進去。

而這一進院子她的眼前豁然開朗,從院外看進來,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院外看進來這裡面光禿禿的,幾乎就是寸草不生,但是真的走進來之後才發現這裡面竟然別有洞天。

不過夜若晞卻分不清楚了,究竟哪一個才是幻境,但是心中覺得這芳草萋萋,滿是花草樹木遍布的院子才是真實的。

而就在這庭院之中,夜若晞只看到一個滿頭銀髮的男子背對著她,一身如雪一般潔白的長衫,他的臉上帶著沉靜的笑容,微微一笑之間似乎讓整個庭院內的花草都失去了顏色。

「你來了。」落風對著她緩緩說道,那誘人的聲音,讓夜若晞都不由得有些沉醉。

都說這青狐盟的盟主有媚術,她感覺這個落風才是真的有媚術的一個人,就是這說話的聲音都能夠將人的神智給勾走。

只不過,美中總有一點不足。

夜若晞看著坐在輪椅中的落風,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可惜。

「在可惜我不良於行嗎?」落風絲毫不介意的直接說出了這個問題。

夜若晞聽到落風直接這麼說自己,也直接承認道,「沒錯,確實很可惜,你這麼傾國傾城的一個人,這雙腿卻廢了。」

「傾國傾城……」落風似乎有些眷戀的呢喃著,他的目光落在夜若晞的身上,隨後緩緩開口說道,「曾經也有一個人對我說過同樣的話,不過那時候我的雙腿還沒有廢,沒有想到現在雙腿雖然廢了,但是還能夠從你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讚美。」

落風帶著柔和的笑意,隨後指了指不遠處石桌上的一壇酒說道,「既然來了介不介意陪我喝上一杯酒?我最喜歡喝酒,但是鳶老不讓我喝,好不容易碰到了會誇讚我的人,不如我們就喝一杯,原來應該不會罵我才是。」 「噗嗤……」聽到落風的話,夜若晞竟然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可是白虎盟盟主,還怕鳶老了不成?」

夜若晞口中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卻朝著落風的方向走了過去,細細端詳之間才發現落風蒼白的面容之間,並非因為原本的膚色就是如此的蒼白,而是因為受了重傷。

「不如我推你過去。」夜若晞提議,觀察著落風的表情,卻看到落風微微頷首。

「好,那就多謝了。」

夜若晞推著落風,朝著前面的石桌推了過去,石桌上放了一壺酒,兩個酒杯,不知道是早就準備好了放在那裡的,還是知道她要來才準備的。

「一直想要找機會找個人和我喝酒,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我還真是幸運。」落風說著直接拿起桌上的酒,將兩個酒杯注滿,他端起酒杯對這夜若晞一飲而盡,眉眼間都帶著讓人嫉妒的美色,如謫仙一般,夜若晞甚至不敢說出任何一句話再去調戲他,也不敢褻瀆了他這樣一番特別的美。

「這酒沒有毒,這是當年說我有傾國傾城之姿的朋友,親手釀的桃花酒,不過當年一別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碰到,我又在這修羅界,怕是這一輩子都見不到了,既然你是有緣人,不如你就當時她陪我喝一杯。」

「我……知道沒有毒。」夜若晞的表情帶著一點異樣,其實她本來就沒有想過這一杯就有毒,就好像她覺得落風不會害她一樣,這種感覺很奇怪。

不過聽到落風說起他的朋友,她聽得入迷了,或許一個人一生也就是為了尋一個那樣的知己,可以談天說地。

夜若晞端起桌上的酒杯,隨後對著落風微微拱手,隨後一飲而盡。

甘甜的桃花香還殘留在唇齒之間,喝下這一杯酒,她就好像是品了落風和他朋友之間的一段故事。

一杯酒飲盡,落風將桃花酒收了起來,桌子上面空空如也,而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

「你今天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實不相瞞,我一開始來就是想看看白虎盟究竟有一個什麼樣的盟主,外面飛鷹盟和青狐盟已經打得不可開交了,你還能夠坐在這裡。」

「現在知道為什麼了嗎?我坐在這裡不過是因為我知道是我的永遠都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強求不來,這不你還是找來了。」落風臉上的表情讓夜若晞覺得,他好像早就知道她會來一樣。

她不由的問道,「你早就知道我會來?」

「不,我並不確定,畢竟飛鷹盟喜歡用毒藥控制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如果你也被毒藥控制,進入飛鷹盟也很正常,不過現在看來,你並沒有被控制,甚至於狐仙兒想要把你送給劉放,所以你對青狐盟也不會有任何的好感,如果你一定要選擇一個勢力的話,那就肯定是我們白虎盟了,是嗎?」

夜若晞點了點頭,泰然自若地看著落風,隨後說道,「你說的沒錯,如果我一定要選擇那肯定就是白虎盟,不過是不是白虎盟也要看白虎盟值不值得吧,不是嗎?」

「那何謂值得?」 毒後權傾天下 落風動了一下身體,或許是因為久坐的緣故他整個人顯得有一點點疲憊。

「我要離開死城,至少兩個月後我一定要離開修羅界,城主府有離開這裡的傳送門,我只是想知道白虎盟有沒有這個想法。」夜若晞第一次對著一個人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甚至於如果落風將這件事情說出去的話,她會直接被城主府追殺,但是這都不是重點,她就是想要知道這個落風是不是也想要離開這裡。

而落風就好像知道她心裏面在想著什麼,隨後說道,「你就不怕我把這件事情直接告訴城主嗎?這樣你的計劃就會全盤落空,又或者我直接就可以制服你,把你送去城主府討賞。」

夜若晞挑了挑眉問道,「你會嗎?」

落風微微一愣,像是沒有想到夜若晞竟然會這麼反問他,他隨即微微一笑隨後說道,「我不會。」

柔軟的笑容就好像春風拂面,目光深沉的落在落風的身上,她看著落風總覺得他的眉眼之間有一種熟悉,落風?落雪?

她感覺自己就在落風的身上看到了落雪的影子。

雖然雲卿和雲不凡都是雲姓,但是那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兩個人。

但是落風和落雪,真的是太像了。

想到這裡夜若晞忍不住問道,「落風,你來這裡多久了?」

「多久嗎?」落風掐指算了算時間,隨後說道,「應該有千年之久了吧,我們在這裡相識,在這裡分別,我千年之前重新回來了,我想或許我們還有機緣在這裡,重新相逢。」

夜若晞聽到這,不由得有一絲感嘆,「你對你的朋友真的是情深義重,不知道她是不是可以找回來,你們分別了恐怕也不止千年吧?不過我相信她一定會找回來的,畢竟這裡有你這樣一個朋友在等她,你的桃花酒下次可不要隨便拿出來喝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她就突然出現,你如果把她的桃花酒都喝完了,她估計會揍你的。」

「嗯……再也不喝了,這些我都會好好地珍藏著,這酒果然是越陳越香,是嗎?」

夜若晞聽到越陳越香,不由得又想到一個問題,「你在這裡等了千年之久,那你一共等了多久了?」

「我等過一個千萬年,等過萬年,一直在等她回來,或許我是應該從這裡出去了,既然你想要出去,我們白虎盟可以幫忙,不過今天我有一些累了,如果不介意明天我去你那裡,我們詳談好嗎?」

落風的眉眼之間都是疲倦之色,夜若晞點了點頭,卻很認真地說道,「明天可以,明天我可以替你診脈,我會一點醫術,或許可以幫到你。」

落風對著夜若晞柔和一笑,「好,謝謝你……不過今天飛鷹盟和青狐盟肯定不會就這麼放過你,你回去之後小心點。」

老公,太悶騷! 感受到落風的善意,夜若晞也是微微一笑,「多謝提醒,這杯酒的情誼我記下了,明天我會在家中等你。」 夜若晞起身直接離開,而鳶老也等在門外,還有一臉著急的雲不凡和雲卿。

「艾瑪,小晞子,你可是嚇死我了,你去了那麼久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我以為你出不來了!」文卿忍不住抱怨了起來,「瑪的!要是出不來,勞資就直接殺進去,搶人!」

雲不凡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旁邊的鳶老倒是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們兩個這兒緊張,怕我們盟主吃了這小丫頭不成?你們先回去吧,盟主身體不舒服,今天怕是要休息了,我送你們出去。」

「好,謝謝鳶老。」

而院子里,落風的臉上還帶著滿足的笑容,等到鳶老回來的時候就看到落風一臉知足的樣子。

「哎……」鳶老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也不枉費少主在這裡等了這麼久,終於還是碰到了,這酒喝過了是不是可以收起來,以後不喝了?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的身體,是不是可以讓你這麼喝酒。」

「這不是高興嗎?鳶老,這麼多年了她還是那個樣子,雖然容貌有一點改變,但是性情中就是一點點都沒有變,還是可以開始碰到我的時候一樣,對我並沒有太多的戒心,還是可以泰然自若地喝我杯中的酒,只是不再記得我。」

「少主,老奴有一事不明白,這男人和女人不都是情愛,可是你和姑娘兩個人之間,怎麼不是那種情愛,但是你還要在這裡等她。」

落風看著夜若晞離開的方向,忽而緩緩說道,「知己難尋。」

隨著落風的話落,原本芳草萋萋的院內變成了和院外一模一樣的凄涼,和整個死城一模一樣,並無區別。

落風看著這個院子,這裡的一草一木他都是按照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院子建造的,就是這裡的一草一木都和那個時候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這裡不過就是一場幻境,而現在這個幻境已經不需要了,他已經把她給等來了,這就夠了。

他的手放在自己的雙腿上面,或許著雙腿也是不同的地方,那個時候的他還是健全的,還可以跟在她的旁邊,陪她俯瞰這個天下,但是現在的他,卻已經無力為她再戰,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替她固守一方城池。

「城主府現在是什麼情況?」落風看著城主府的方向,手指掐算著,突然他的眼神微微一變,「不好,這一段時間只注意了夜兒的下落,竟然沒有注意到她,她什麼時候也進了這修羅界。」

「少主說的是?」鳶老有一些不明,不由得問道。

「且不說這個,就說城主府現在什麼情況,她在這裡這麼久不也是為了等夜兒過來,她是不是也準備行動了。」

「如您所說,城主今天將自己的貼身婢女都轟了出來,甚至進行了虐打,看來她也快要行動了。」

「我去密室,你幫我留意夜兒那裡,如果有什麼異常即刻來報。」落風說完,控制著輪椅消失在庭院內。

他必須好好好算算,是不是還有一線生機。 豪門之賀總裁的剽悍嬌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