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中年警察聽到這裏,立刻吩咐手下到酒店前臺,進行視頻取證。

這麼小的事情,居然搞得滿城風雨,楊非凡唏噓不已!

安排完工作後,中年警察轉身看向楊非凡。

當中年警察看到楊非凡的一瞬間,震驚萬分!

“楊先生,是你!”上級領導曾經吩咐中年警察,要派警察暗中保護楊非凡。

所以,當他看到楊非凡時,纔會感到震驚萬分。

楊非凡點了點頭,使了一下眼色,示意中年警察,不要暴露他的身份。

中年警察會意,微笑地點了點頭。

這時,但見,很多記者推開人羣,紛紛將照相機和錄像機,對準楊非凡等人。

“護送我離開,快!”楊非凡施展千里傳音絕技,字字清晰地,傳進中年警察的耳朵裏。

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楊非凡是一個喜歡低調的人,他不想出現在新聞頭條上。

更何況,他得罪的人實在太多了,假如,出現在新聞頭條上,那麼,就會暴露他的行蹤。

行蹤一旦暴露,就會給楊非凡帶來諸多麻煩,說不定,會將殺手全部吸引過來。

所以,楊非凡才會急着離開。

對於林鐘的無理取鬧,楊非凡根本就不會放在心裏,反正,這裏已經沒有什麼事了,乾脆早點離開。

這裏的人實在太多了,要是沒有人爲他開路,楊非凡想要離開,必定要花費很多的時間。

當然,憑着楊非凡的功夫,這裏,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可以阻擋他的去路。

問題是,這些圍觀者和記者,他們根本就不是惡人,試問,楊非凡又怎麼忍心下手呢?

如今,有警察在場,楊非凡立刻想到,讓警察去爲他開路。

“讓開,讓開,快讓開,我們要帶他回警局錄口供。”

這些臺詞,完全是楊非凡叫中年警察,故意這麼說的,因爲,只有這麼說,纔會使人覺得合情合理。

聞言,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的林鐘,嘴角露出了一抹陰冷的笑容。

在數個警察的開路下,所有的圍觀者,立刻讓出了一條通道。

不過,也有一些圍觀者,站出來替楊非凡打抱不平,斥問中年警察,爲什麼只帶楊非凡回警局,而不帶林鐘走?

“我們警察辦案,自然是有我們的辦案方法,無須向你們交代。”

中年警察大手一揮,沉聲道:“沒事了,你們都散了吧!”

轉眼間,大部分的圍觀者,相繼離去,唯獨有些記者,無論警察怎麼呼喝,都不肯離去。

這些記者,大部分都緊跟在警察的身邊,時不時,提問楊非凡幾個問題。

楊非凡沉默,並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

警察一邊爲楊非凡保駕護航,一邊驅趕記者。

此刻的楊非凡,就好像是明星一樣,無論走到哪裏,都被一大班記者,緊緊地圍着。

值得慶幸的是,在警察的驅趕下,這些記者,根本就無法靠近楊非凡。

在警察的保駕護航之下,楊非凡很快就已經下樓,來到了大廳。

“謝謝!將我護送到門外就可以了!”楊非凡拋給中年警察一根香菸,然後,看了一眼大廳的四周,發現沒有記者跟來,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楊先生,你要去哪裏?我們直接護送你。”中年警察接過香菸,點燃後,慢條斯理地吸起來。

“不必了,你們暗中幫我留意一下,看到底有沒有可疑的人跟蹤我?這樣,就可以了。”楊非凡一邊吸菸,一邊大踏步往前走。

中年警察點了點頭,直到楊非凡走出大酒店的大門,朝着另一個方向走去後,他才宣佈收隊。

在宣佈回警局的時候,中年警察吩咐了五個警察,暗中保護楊非凡。

……

爲了安全起見,楊非凡在離大酒店五里外的一個街道,找了一間旅店住下。

簡單地吃過夜宵、衝了一個冷水澡後,楊非凡打開手機,發現有十多個未接電話。

這些未接電話,全部都是山泉秀櫻打過來的。

離開趙家的時候,楊非凡故意關機,無非是想讓山泉秀櫻找不到他。

楊非凡留下書信,不辭而別,本來是想讓山泉秀櫻死心,壓根就沒有想到,適得其反。

山泉秀櫻不但不死心,而且,還不斷地打電話找他。

這是一個癡情的女子,楊非凡唏噓不已!

“秀櫻,你這又何苦呢?”楊非凡看了一眼那些未接來電,禁不住搖頭輕嘆。

就在楊非凡搖頭輕嘆之時,他的手機響起了一首,悅耳動聽的歌曲。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楊非凡長嘆一聲,然後,將手機扔到一邊。

手機響了又停,停了又響,如此重重複復了十多遍。

楊非凡被這些手機的鈴聲,吵得心神不寧,根本就無法靜下心來,修煉醫武傳承。

“唉!早知這樣,還不如不打開手機。”楊非凡有點後悔了,他很想再次關機,然而,又感覺這樣做,不是太好。

躺在趙家廂房沙發上的山泉秀櫻,茶飯不思,一直都在等着楊非凡的電話。

可惜的是,楊非凡不但不打電話給她,而且,還不接電話。

這分明就是故意迴避,山泉秀櫻又不是笨的人,自然明白楊非凡的用意。

“大哥哥,你爲什麼老是不肯接聽電話呢?”

山泉秀櫻眼中的淚水,已經悄悄地滑落到沙發上。

一滴,兩滴,三滴……

打了無數遍電話,山泉秀櫻眼中的淚水,幾乎都已經滴完了,然而,楊非凡依然不肯接聽電話。

此刻,楊非凡的心十分凌亂,有好幾次,他想接聽電話,不過,當手指按在手機屏幕上的時候,又停住了。

“不行啊,我不能接!”

楊非凡咬了咬牙,長嘆一聲:“秀櫻,我也是爲了你好,忘了我吧!我們註定是兩個世界不同的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非凡的手機,終於安靜了下來。

楊非凡並非絕情的人,相反,他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不過,爲了山泉秀櫻的幸福着想,楊非凡寧願她當自己是絕情的人。

山泉秀櫻明知道楊非凡愛的人不是她,可是,她就是放不下楊非凡。

楊非凡有太多、太多的優點,山泉秀櫻沒道理不喜歡他。

當然,就算楊非凡滿身都是缺點,山泉秀櫻同樣會喜歡他。

因爲,喜歡就是喜歡,喜歡一個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就在楊非凡輕嘆之時,他的手機,傳來了短信提示音。

“到底是看,還是不看?”楊非凡心裏感到十分矛盾,就算是不看,他也知道是山泉秀櫻發過來的短信。

最終,楊非凡忍不住看了一眼短信。

“大哥哥,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

楊非凡長嘆一聲,拿着手機繼續往下看。

“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愛,但,你不可以阻止我繼續愛你。除了你,我不會再去愛其他人。”

看到這裏,楊非凡既感動,又難過,此刻,他的眼中,已經佈滿了淚水。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沒有到感動的時候而已!

一旦感動,淚流滿面。

不過,感動並不代表愛。

“大哥哥,我是倭國人;我是天皇的女兒,也就是別人眼中的內親王。這個祕密,相信你早就已經知道。謝謝你,一直都不把我當外人看!”

看到這裏,楊非凡一怔,壓根就沒有想到,山泉秀櫻居然會坦誠相待,告訴他這個祕密!

“大哥哥,你要特別小心,因爲,我的伯父想置你於死地。另外,你要格外留意一個人,他叫……”

看到這裏,就沒有下文了,楊非凡快要抓狂。

“秀櫻,你這是故意吊起來賣麼?”

山泉秀櫻故意吊人胃口,楊非凡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該高興好,還是該難過好?

直到這時,楊非凡不得不佩服山泉秀櫻的心計。

很顯然,山泉秀櫻爲了讓楊非凡找她,故意拋磚引玉、吊人胃口。

山泉秀櫻就好像是楊非凡肚子裏的蛔蟲一樣,知道他到底需要些什麼?所以,纔會故意吊人胃口。

楊非凡最需要的是,查出山泉家族背後隱藏的祕密。

因爲,山泉秀櫻發過來的短信,可以爲楊非凡提供極大的線索。

所以,楊非凡心動了,他真的心動了。

鎖眉深思了一會,最終,楊非凡決定尋根問底。

“秀櫻,你叫我格外留意一個人,他到底叫什麼名字?”楊非凡打完字後,立刻將短信,發送到山泉秀櫻的手機裏。

很快,山泉秀櫻回覆了短信。

“想知道麼?打電話給我,哼!”

楊非凡看到這條信息後,哭笑不得。

山泉秀櫻故意吊人胃口的手段,就連楊非凡,也感到自嘆不如! “到底是打,還是不打?”楊非凡打着背手,在房子裏踱來踱去,一直都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打電話給山泉秀櫻?

山泉秀櫻故意吊人胃口,無非是想讓楊非凡打電話給她。

好奇心之下,最終,楊非凡決定打電話給山泉秀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