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隨著,林逸在打量那鶴髮童顏的老者,站在武鬥場上的不少年輕人目光也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只是很快,就收回了,林逸的穿著,以及氣度在他們看來實在不堪一擊,沒有多看一眼的必要。

王世興在眾人面前,被老者如此呵斥,平日里溫和的一張老臉,此時也陰沉了下去,盯著鶴髮童顏的老者,淡淡的冷笑道:「陳文斌,難道我做什麼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不成?」

「你……」

陳文斌一聽,眼睛一瞪,氣的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隨後玩味的嘲諷道:「這就是你今年找來的天才?」

王世興聞言,抿嘴微微搖頭帶著幾分得意冷笑道:「這可不是我一個人找的,而是城主大人跟我一起找的。」

陳文斌一聽,瞳孔微微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不管你的修為,你的實力,你的地位在白雲城有多恐怖,有多可怕,可全不都要在高俅之下。

因為高俅才是整個白雲城真正的主人。

「王世興,你確定沒有開玩笑?你看看他的穿著,寒門難出貴子這事兒你不會不知道吧?」

陳文斌咬著槽牙,一臉憤怒的盯著王世興呵斥道,在他看來,王世興今天帶林逸過來,那就純屬是搗蛋的。

武修界跟世俗界差不多,可是競爭卻更加的激烈,窮人家的孩子,從小就缺少資源,想要成為一方強者的機會實在太小了。

畢竟,當你還在為吃的著急的時候,強者,富豪們的孩子,已經開始吞服各種珍貴的靈草,丹藥,塑形,提升自己的上限跟天賦了。

而且,強大的父母,他們本身在修行上也都是極有天賦之人,不但能夠言傳身教,提供的環境也不是窮人能夠相比的。

所以,在武修界,寒門難出貴子這話簡直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林逸的穿著他們自然都看在眼裡,實在太過普通了。

「小子,這裡不是你能來的地方,滾回去吧!」

「不錯,就你的那點實力,真的讓你混進去,也是找死何必呢?」

「哈哈,不錯,你們這樣的窮人,能夠修到化神期已經十分不容易了,趕緊回去吧!」

「可不是,你們是拼了命才能夠進入化神期,而我們不一樣啊!我們是拼了命的壓制修為才能夠保持在化神期的啊!否則,現在早就已經是仙人之境了啊!」

那一群穿著奢華的年輕男子,紛紛盯著林逸不屑的嘲諷了起來。

「嘖嘖,都這麼牛的嘛!你們得過第一名?」

林逸眼睛一翻不屑的冷笑道。

「你……」

「你們為白雲城爭過光?」

林逸盯著不爽的眾人再度質問道。

這兩句話,簡直就像是兩道響亮的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眾人的臉上,包裹陳文斌都是一臉的憤怒。

往年的比賽可都是陳文斌在主持,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白雲城什麼時候拿過第一名呢?什麼時候又為白雲城爭過光呢?

每年的比賽,幾乎沒有任何的異常,絕對都是白雲城墊底。

「小子,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給老夫滾出去!」

陳文斌再也無法忍受心中的怒火,手中的拐杖一揮,頓時勁風滾滾,席捲天地,朝著林逸殺了過去,這一擊,竟然用上了八成的力量。

王世興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雖然這些年白雲城的確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名次,可是卻不能否認,陳文斌的確是一名恐怖的強者,萬一林逸被打傷了,那事情可就大發了。

「陳文斌,你個老東西想死不成?林少那可是城主大人親自點名的,你不按照規矩來,壞了城主的好事兒,小心你的狗命!」

王世興大吼道,隨後周身寶光飛舞,直接擋在了林逸的面前。

陳文斌一聽,頓時心頭一顫,這下也回過神兒了,他相信王世興不敢拿高俅的命令開玩笑,當即冷哼一聲,十分不爽的收回自己的靈氣,扭頭看著旁邊幾名富家子弟說道:「既然他王世興想要用規矩壓咱們,你們就上去把他解決了,反正也只是一兩秒的事情而已。」

話落。

整個武鬥場一下子竟然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竟然沒有一人膽敢上前。

為何?

因為,丟人!!!

在場的,哪個不是豪門巨富超級妖孽?

那個不是在同輩中堪稱無敵的存在?

那個不是心高氣之輩?

可現在,讓他們親自動手去找一名在他們眼中,連下人不如的傢伙的麻煩,誰願意出手呢?

這不是自掉身價嗎?

就算是一招秒了林逸,也絕對得不到任何的好處,只會白白的浪費力氣。

王世興一看,卻是忍不住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陳文斌啊陳文斌,虧得你還如此得意洋洋,你看看你挑選的這些人,竟然無一人膽敢出來應戰?」

「你……老夫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好,既然你想要應戰,我就你,司徒安,你出來!」

陳文斌一聽,直接被王世興氣的鬚髮皆顫啊!

這是不敢出來嗎?什麼情況你丫的看不出來?

司徒安雖然心裡很是不爽,不過陳文斌的命令他卻不敢違背,只能咬著槽牙,怒瞪雙眼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可是殺氣卻無法掩蓋,簡直濃郁到了極致。 此時的司徒安,只感自己就像是一個小丑一樣尷尬,難受?

而他之所以有這種不爽的感覺,一切的來源都是林逸。

一個明明只是寒門的窮小子,一個明明只是這個社會最底層的渣子。

在離林逸還有三四米的時候,司徒安停下了腳步,深吸了一口氣,盯著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說道:「你出手吧!」

「?讓我先出手?」

林逸一聽,眼睛猛的一瞪,有些震驚的看著司徒安質問了起來。

「不錯,我要是先出手的話,你恐怕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司徒安嘴角微微咧開,噙著一抹不屑的冷笑,高傲的說道。

這話雖然有些狂妄,可是他背後那些號稱是天才的傢伙,一個個卻抑制不住的點了點頭,實在是沒有人看好林逸啊!

「不是,你這麼弱的小的修為,你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竟然敢讓我先動手呢?我想不明白!」

可下一秒。

林逸的話卻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司徒安弱小?

人家的修為已經是無限接近地仙之境了好不好?

如果不是為了壓制修為,參加這次的比賽,就憑藉司徒安的天賦,早就已經是仙人之境的強者了。

而林逸,現在還不過只是區區一名化神期後期的小子。

彼此的實力,孰強孰弱,這不是一眼就能夠看明白的事兒嗎?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嘲諷司徒安?

「我了個去,難道城主大人是怕我們太過緊張,故意派他來搞笑的?」

「我簡直要笑的肚子疼了,他是不是個傻子啊?竟然敢這麼跟司徒安說話?」

「哈哈,你們看司徒安的面色,如果眼神兒能夠殺死人的話,這小子恐怕已經千瘡百孔了啊!」

一道道嘲諷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這下就連王世興都有些急了,這還沒有去參加比賽呢,這林逸卻已經把整個小團隊的人都給得罪了,這對後續的比賽可是非常不利的啊!

「林少,我知道您神威蓋世,可咱們有的時候也應該學會低調一點啊!」

王世興急忙上前,盯著林逸一臉討好的勸說道。

境界是劃分實力的標準,可是眼前這些人卻是例外啊!

他們每個人的身上最少都有數件仙器,每個人的戰鬥力,最少都能夠硬撼仙人之境,否則,如何能夠在億萬生靈之中脫穎而出呢?

閃婚大叔用力寵 「啊!!!!你個小畜生,老子要殺了你!」

司徒安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暴躁,整個人揚天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

「轟轟!!!!」

一道道可怕的氣息就像是炸彈一般,不斷的在司徒安的體內炸開。

而後。

天地家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傻眼了。

竟然被氣的氣息不穩,突破了?

「啊!!!你個小畜生,你竟然敢毀老子的一生,我要你死啊!」

司徒安揚天咆哮,他們的修為本來就已經壓制了數十年,幾乎已經到了隨時都能夠突破的地步。

所以,平時他們都會十分注意,可林逸,這麼一個窮小子的出現,竟然把他氣的氣息不穩,接連突破,進入了仙人之境,試問他哪裡還有資格參加比賽呢?

他這十年的苦豈不是白吃了?

林逸簡單的幾句話,可就等同於毀掉了他十年的努力啊!

「卧槽!就這種心性,連自己的境界都穩不住,你這要是上了擂台,也是仙人之境的修為啊!鐵定是參加不了比賽了,哎,果然,上天永遠都會給帥氣的人就會,既然你不行了,那我就參加比賽好了啊!要不然,咱們總不能少一個人去參加比賽,讓別人笑話我們連人都湊不夠吧!」

林逸見狀,咧嘴無所謂的笑道,那口吻,神情,彷彿讓他去參加比賽是何等不情願的一件事兒一般。

「司徒安,給我回來!」

陳文斌一聽,頓時面色大變,掌心一探,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鎮壓在了臉色蒼白,氣息狂暴的司徒安身上。

萬一林逸真的被司徒安殺了,到時候,白雲城連戰隊的人數都湊不夠,那可就是死罪啊!

別看,他平日里在高俅的面前倚老賣老,可一旦真的觸怒了高俅,等待他的絕對是死。

「陳文斌你放開我,他毀了我的一生,我要他死!」

司徒安咬著槽牙,宛如困獸一般,憤怒的咆哮道。

「你想殺他可以,可不是現在,馬上比賽要開始了,他若是沒有死在擂台上,我會給你殺他的機會的!」

陳文斌咬著槽牙,死死的摁住司徒安的肩膀,無比憤怒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那猙獰的神情,簡直就像是要把林逸給吃了一般。

「喂,你們這是什麼眼神兒?要是不爽,大可以出來一戰嘛!幹嘛用眼神兒攻擊人啊?」

林逸一看不爽了,一臉玩味的嘲諷道。

「小子,你不要太囂張了,我告訴你,比賽過後,若是司徒安殺不了你,老子親手斬了你!」

陳文斌咬著槽牙,瞪著眼睛,同樣一臉憤怒的呵斥道,這些人可都是他費盡心思培養出來的,為的便是今天一戰,名揚天下。

可現在倒好,還沒有上戰場,竟然先被自己人氣的突破了境界,這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啊!

這要是讓外人知道了,還不笑掉大牙啊?

「林少,咱們少說幾句吧!」

王世興看著對面,那一道道想要殺人的目光,也是有些心驚膽顫啊!

他可是見證了好幾次比賽,可這一次,這司徒安絕對是諸多比賽中最憋屈的一個啊!

這就好比踢足球,打了八十九分鐘,就差臨門一腳了,結果被自己的隊友給整了個烏龍球一樣,那種憤怒,恐怕只有鮮血才能夠洗禮了。

他還真怕林逸再墨跡下去,陳文斌等人安耐不住心中的殺機,直接在這裡跟他拚命了啊!

「這也不能怪我啊!我又沒有動手?是他自己定力不行啊!」

林逸一聽,也是一臉的委屈啊!這他嬢的一來,這些人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現在,走火了,竟然還怪他,他林逸招惹誰了啊? 「是是,都是他們不對,您就當可憐可憐我,給我個面子好嗎?」

王世興簡直要瘋了,他知道林逸的脾氣有點臭,可如何能夠想到竟然臭到了這種地步啊!

這你妹的完全是不分場合的節奏啊!

要是再這樣下去,等會兒他們白雲城的參賽選手自己在後台拼上了,那後果,恐怕滅他九族都是輕的啊!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這個面子我給你!」

林逸看著王世興,輕飄飄的說道,那口吻,那神情,彷彿真的給了王世興天大的面子一樣。

「小子,你休要狂妄,我來會會你!」

一名男子咬著槽牙,朝著林逸走了出去,他一步跨出,虛空頓時一顫,彷彿都無法承受對方的恐怖威力一般。

「哎吆,我的天啊!你們都還在這裡做什麼?其他三大城池的人都已經到了,你們都想死不成?」

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捏著嗓子氣急敗壞的催促道。

眾人一看,全部都收斂了氣息,開玩笑,這可是高俅的貼身隨從,他的話幾乎代表著高俅的命令,試問在場眾人有誰敢功違背呢?

「對了,那個叫林逸的來了沒有?城主大人可是點名要他來的啊?」

翁旗又捏著嗓子,再度問道。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呵呵,我來到是來了,可是他們不讓我去啊!要不我還是回家睡覺好了。」

林逸聞言,咧嘴無所謂的盯著翁旗笑道。

「什麼?我的天那!是誰?是誰?是那個殺千刀的不讓你去的?這一個個都是想死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