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馬濤反應了過來,他也聽到了外面傳來的警報聲忙說道:“對,”

“跟我來,”林楓向樓上走去。

馬濤雖然不知道林楓爲什麼選擇爬樓但是也忙跟上。

兩人很快就到了樓頂,

“林兄弟,爲什麼我們到這裏幹嘛?”馬濤實在是不解,爲什麼林楓會帶他到天台,現在下去從後門走也不可能了,樓下的一堆警察已經將輝煌大酒店包圍了。

林楓看了一眼對面的天台笑了笑,一隻手抓住馬濤的胳膊。

“唰!”

馬濤只感覺自己的胳膊一疼,望着林楓說道:“林兄弟,你掐我幹嘛,”

“你看看,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林楓沒有過多的解釋。

馬濤不解的說道:“還不是…艹,我們怎麼過來了,”他本來想說還不是在輝煌大酒店的天台,可是映入眼的是不一樣的天台,他才發現自己來到了輝煌大酒店對面的天台。

林楓還沒說什麼馬濤忙說道:“難道是剛剛的那一下。”

林楓點了點頭。

馬濤一臉的激動,這林兄弟居然還會飛。其實林楓並不是飛,只是彈力比較好罷了,想飛最少也要到天階的修爲才能實現。

“走吧!”林楓看了一眼底下的警察對馬濤說道。 次日,

齊納國一處深山碉堡中。

“火老,情火幾人失敗了,”一名中年男子低聲說道,不過他的身前沒有任何人。

“咚,”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一名紅髮的老者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前的椅子上。

“情火他們失敗了?難道那林楓是個B級老牌的異能者或者是A級異能者?”紅髮老人嘀咕道。

中年男子看到紅髮老人一臉的沉思,開口說道:“火老,讓我去收他的首級,”

紅髮老人看了一眼中年男子說道:“沒想到我們火部居然會吃了這小子的虧,你去也好,這次一定將他的人頭帶到我的面前,”

“是,”

“等等,別殺他,將他帶來,我看看到底他是有什麼本事,”紅髮老人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改變了注意。

“是,火老。”

HN星鄭市,

夏之爽酒店。

“林兄弟,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麼答謝你,”馬濤不好意思的看着林楓說道,他很想找東西來送林楓,可是又不知道拿什麼,自己發現林楓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東西,拿錢嘛,他還給了自己價值三億的寶石,而且有點庸俗。

“濤哥,你怎麼能這麼說呢?什麼答謝不答謝的,當初答應要幫你的!”林楓摸了摸鼻子說道。

馬濤感動的對林楓說道:“林兄弟,以後不管有什麼事,只要我馬濤能做到的,一定義不容辭!”

“濤哥,怎麼會說這些客套話呢?”林楓知道這幫主之位對馬濤很重要,所以馬濤纔會說出這些話。

這時盧超走了過來並用拿出一張卡遞給林楓,說道:“濤哥,楓哥的那兩顆寶石已經換了,密碼六個八。”

“謝謝了!”林楓接過盧超遞過來的銀行卡謝道。

“楓哥,別客氣,你可是我們天義幫的大人恩啊!”盧超忙一臉的不好意思說道。

“濤哥,如今你也做上了天義幫的幫主之位,我也是時候離開了!”林楓歡暢的說道。

馬濤聽到林楓說要走了黯然的說道:“林兄弟,我知道你還有更重要的事,也不留你了,你什麼時候離開?”馬濤知道林楓這種有本事的人,肯定還有很多的事情,如果自己執意要留他的話,反而會弄巧成拙,

“一會兒就走!”

馬濤不捨的說道:“好吧!還以爲你能看到我重建義、薄、雲、天四個堂!”

“原來你們天義幫的堂劃分爲義、薄、雲、天四個堂,這我還真不知道!”林楓笑道。

馬濤戳戳手說道:“天義幫一直都以這四個堂笑傲星鄭市。”

“哦!”林楓點了點頭,他對這些根本不感冒,這些黑幫對他來說就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不論身份,還是個人實力,他都有資本將這些黑道看做過家家。

“濤哥,飯我也吃了,那就此別過了,” 林楓微微一笑說道。

馬濤知道林楓今天是非走不可了,悵然若失的說道:“林兄弟,是準備去什麼地方?林兄弟這這裏人生地不熟的,我給林兄弟定個飛機票,讓林兄弟節約點時間。”

“齊納國扭約,”林楓想了想說道,一開始他也沒想到到M國的什麼地方,但是一想扭約是M國都會區的核心,而且還是M國集聚人比較多的地方。

“好的,林兄弟一會我們送你!阿超你打個電話給阿飛,叫他弄張飛機票!”馬濤先對林楓說後,又對身旁的盧超吩咐道。

“好的,濤哥!”盧超迴應後,立刻轉身離去。

林楓抿了抿嘴說道:“濤哥,你們就不用送我了,我還有件事情要做,一會我直接到機場就可以了!”

馬濤沉默了會,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去了,你到機場會有人接應你的!”馬濤本想問,林楓有什麼事的,但是發現林楓沒有說的跡象索性就不問了。

“濤哥,楓哥,阿飛說一個小時後就有一班去M國扭約的飛機,票的問題他已經搞定了!”打完電話的盧超走過來給兩人說道。

林楓心裏估計了一下說道:“濤哥,那我走了,就不用你們送了!”

“恩,林兄弟你保重!”三人此時已經走到了夏之爽酒店門口。

一個半小時後,星鄭市飛往M國扭約的頭等艙飛機上。

一張壞壞的笑臉,兩道濃濃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漣漪,好像一直都帶着笑意,彎彎的,像是夜空裏皎潔的上弦月的英俊青年慢慢的品嚐着機艙裏提供的美酒。

這不正是我們的豬腳林楓嗎?原本林楓在飛機即將起飛的一個小時前就離開了夏之爽酒店,不過他沒有來機場,而是去消費,林楓一口氣買了6億的古董,成功的兌換了18000的積分,而且還郵寄了100顆那閃閃的寶石給古震龍,並叫古震龍給他換成錢,爲他收購大量的古董,他從M國回來就需要這些古董,古震龍雖然不知道林楓要這大量的古董幹什麼,但是林楓給了他好處,他照辦就是了,這些也不是他想知道的。現在的林楓總共已經有了20100的積分,也算是這次去M國的資本。

Ps:今天是莫名其妙的累,求收藏,求推薦! BJ市白家大院白鴻雲書房。

“父親,夜王天使的有幾個殺手已經死在林楓的手裏,目前林楓已經前往M國扭約的路上。”白辰恭敬的爲白鴻雲彙報着林楓的行蹤。

白鴻雲背對着白辰,手裏還轉動着兩顆鋼珠,看着牆上的一副國畫淡淡的說道:“沒想到這林楓會如此厲害,居然連續殺了夜王天使的幾個殺手!”白鴻雲在白慕被林楓殺後,就產生了捏鋼珠的習慣,同時他也將這鋼珠看着林楓的腦袋,任由他玩捏着。

“父親,這不正合我們的意嗎?如今林楓與夜王天使算是真正的鬧僵了,就算林狂親自出馬又能怎樣,搞不好還會被夜王天使弄的林家勢力大減,到時候我們坐收漁翁之利,一舉拿下林家。”白辰爲自己的父親說了自己的看法。

白鴻雲眯着眼轉身緊捏着手裏的兩顆鋼珠說道:“如此一來,林家的氣數已盡,而我白家將要頂替林家。”

“是的,就是這樣!”白辰忙低頭哈腰的說道,心裏已經幻想着林家的氣數已盡,林楓死在他面前的場面。

bj市區天空廣場。

一名上身穿着一件可愛的卡通T恤,下身是雪白的七分褲,褲腳裁剪成今年最流行的樣;腳上穿着一雙鞋跟足有五公分厚的小皮靴,大概二十四五歲的樣子。

她身旁的女子也是人間極品美女,以她年齡相仿,這極品美女皎如秋月、清秀絕俗,一副白淨的瓜子臉還擁有一雙碧眼盈波的眼睛,不過她美麗的眸子被碩大的黑色墨鏡擋住,使得大家只看得見她嘴角的那絲完美弧度,透着一股無所不知和天下無敵的自信。

“嫣然,聽說白慕被林楓殺了?這是怎麼回事?”穿着卡通T恤的女子對她身旁的女子問道,被問話的女子正是東方嫣然,從小與林楓指腹爲婚的人,不過現在已經解除了婚約。

而問話的則是華夏第二把手羅錦州的孫女羅媛媛,最近才從M國學習歸來二天,這第二天就找到了自己的好姐妹東方嫣然,於是兩人就一起來逛街聊聊天。

“白慕確實是被林楓殺了,聽說是因爲白慕僱殺手殺林楓,沒有得逞,反而被林楓殺了。”東方嫣然的臉上不知道是什麼表情,對於白慕被殺,東方嫣然感覺像沒事發生一樣,她曾經也質問過自己,自己應該不是那種人啊。

“林楓不是一個只會玩弄女孩子感情的紈絝子弟嗎?怎麼現在會這麼厲害,而且我聽過爺爺說,林楓還獲得了世界特種兵的冠軍。”羅媛媛滿腹疑問的看着東方嫣然。

羅媛媛對最近BJ市發生的什麼好不知情那是因爲她去M國學習一個月後,武尊林楓才附身到了紈絝林楓的身上,所以林楓的很多事情她不知道。

“恩,你得到的消息沒錯,林楓是奪得了世界特種兵比武大會的冠軍,最近的似乎變了一個人,完全與以前的林楓不一樣,以前的他不捨說我半句,而現在他對我完全像是對陌生人一般!”東方嫣然回憶似的說道,聲音裏略顯惆悵,不過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

羅媛媛感覺到有點不對,她發現自己的好姐妹似乎對林楓有不一樣的感覺,她昨天也知道了東方嫣然與林楓的婚約已經解除,而林楓與歐陽若蘭低調的訂了婚。

與東方嫣然從小長大的她,知道東方嫣然對林楓暗許了芳心,看着東方嫣然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心裏忍不住想到:“這應該就是人們說的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吧!改天幫幫她,我也看看這林楓到底變了什麼樣!”

羅媛媛忙轉移話題說道:“嫣然,聽說時尚衣櫥來了很多新款,我都等不急了,走快一點吧!”話音剛落立刻拉着東方嫣然白皙的向時尚衣櫥快步走去。

東方嫣然剛反應過來,就被羅媛媛拉走出了數十米,一臉的無奈,她也清楚她這個姐妹,最喜歡買一些新款的衣服,顯然的一個購物狂。

羅媛媛嘴角微微揚起,看來自己轉移話題的方法還是很成功。

………………

林家大院,

“爸,小楓太給力了,幾名異能者殺手直接被他廢了!”林項餘禽獸般的聲音從林狂書房傳來。

林狂的書房之中也只有林狂與林項餘兩人,在林楓離開林家後,林狂就給林楓的小叔林項餘一個任務,要他隨時注意林楓的消息,不過這消息似乎來的也太慢了,這已經是昨天的事了!林狂也沒有再告訴其他人,林楓是出去幹什麼,現在林家知道林楓出去做什麼,也只有林狂與林項餘,大家依然還以爲林楓出林家是爲了找他的師傅,

“不愧是林狂的孫子!”林狂欣喜若狂的說道。

“看來自己的老爹,還是當年那麼的自戀!”林項餘聽到自己老爸林狂的話,心裏有點醉了的想到,不過他心裏所想的,他可不敢說出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45714/ “是的,一切都是因爲父親的霸氣,小楓才慢慢的受到了感染!所以將那幾名殺手給擺平了,”林項餘滿臉笑的跟個麻花似的說道,這林項餘看來也是一個無恥的人。

林狂知道自己的兒子就是那德性,不過還是高興的點頭說道:“說的有理!”

如果這裏還有其他的人,心裏一定會想到:“這尼瑪不虧是父子!”

“雖然小楓將那幾名殺手給擺平了,但是接下來的路會更艱難,你繼續隨時注意小楓的消息!”林狂並沒有因爲林項餘的話,而忘記了正事!

“父親,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們的與小楓根本就是兩類人,異能者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強大!”林項餘說出了最讓他頭疼的事情。

林狂沉默不語,他知道林項餘說的對,但是他就是想知道林楓的行蹤,想了想還是算了,就算知道又沒有什麼用,自己不可能調一個軍隊去,雖然他可以請華夏的異能者組織出手,但是那是萬不得已的時候,淡淡的說道:“那就不用一直注意小楓的行蹤了,偶爾注意就可以了!”

“是!”

PS:求收藏,求推薦! 扭約是一座世界級城市,直接影響着全球的經濟、金融、媒體、政治、教育、娛樂與時尚界。扭約在商業和金融的方面發揮影響力。扭約的金融區,以慢哈頓下城的華二街爲龍頭,被稱爲世界的金融中心。扭約時報廣場位於百老匯劇院區樞紐,亦是****產業的中心之一。扭約慢哈頓的唐街是西半球最爲密集的天龍人集中地。

唐街,

“老闆,給我做個吃的!”林楓磁性的聲音出現在唐人街的一處店裏。

林楓剛到齊納國扭約,就直奔唐人街來了,他看到齊納國人,就覺得彆扭,還好齊納國還有個唐街,二話不說就直接打的到了唐人街。

這不,的士師傅直接將他帶到了唐人街的美食街,看到以前從來沒見過的一衆美食,心裏也癢癢的,看到一家手撕豆腐店,屁顛屁顛的跑了進來。

“小夥子,你要幾份!”一位老婦在看到一名華夏人坐到自己的店裏後,忙迎身而來。

“老奶奶,給我弄二份吧!”林楓大概的看了一眼這店,只有一個老婦人和一個在算賬的老漢兩人。

“好的,馬上就來!”老婦人忙走向老漢處的烤架旁。

林楓看着兩個老人,認真的幹着自己手上的活。心裏一陣感悟:“如果白蓉不背叛我,也許我們也能這樣幸福的過着!”

“來小夥子,多送你幾個!”老婦人從遠處看到林楓眼神裏帶着惆悵,還以爲林楓想家了,從烤架上多拿了幾塊豆腐在林楓盤子裏。

林楓好奇的看了看老婦人,老婦人一臉輕鬆的笑道:“都是身在異鄉的人,難免會想念家鄉,忍忍就過去了!”雖然老婦人說的輕鬆自如,但是林楓從裏面的語氣的知這老婦人,肯定多年沒有回華夏了!

“張老頭,出來!你的保護費什麼時候交?”一聲拗口的華夏語傳來。

只見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帶着一羣身穿五顏六色的青年走了進來,他們一來,大部分的客人都忙走了出去,唯獨林楓還在。

這羣人乃是斧子幫的人,專門負責這一片的保護費,這斧子幫是依附齊納國最大的齊納國人幫派黑魔黨的,本來一開始這一片屬於唐街最大的一個天龍人的幫派青德幫所管,這裏的華夏老百姓不用交任何保護費,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這裏被黑手黨給劃分了過去,而黑手黨將這裏給了靠這裏最近的斧子幫管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