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七殺白了東方晨一眼:「臭小子,那土坑裡玩得可還開心?」

緊接著他神色一稟:「團長,多謝你救了青龍一命。」

東方晨微笑道:「道長,您客氣了,這本就是在下的職責。

那傢伙應該死了,咱們趕緊撤吧,說不定他的同夥得到消息,就會馬上殺到。」

這是個讓人無法拒絕的提議。不一會兒,東方晨扶著天樞,七殺背起青龍,打包拿走沙丘的作戰服殘骸,然後開啟自身作戰服隱形,極速升空離去。

天樞和青龍直到現在依舊昏迷不醒,自然沒看到之前發生的生死一刻,也不知道東方晨和七殺為了他們,拼到了怎樣慘烈的地步。

…… 就在東方晨四人離開此地一個半小時后,焦黑地面憑空捲起一股勁風。風塵消散,緩緩浮現出一個相貌平庸之極的中年男子。

男子望著滿目狼藉眉頭微皺,然後閉起眼睛細細感受了一番,自言自語道:「唔,挺熱鬧嘛。有大地、火焰、水、金屬、星辰,還有這般凜冽的殺氣。

火焰,殺氣,星辰,嗯,應該是東方晨與七殺無疑了。唔,金屬、鋒銳之意,是天樞吧。

哦,這水元素中帶有一絲絲王者氣象,霸猛之意,又有那麼一點若有若無,但卻凝練之極的陰柔,應該是水的下級分支:霸水、潛臧。那麼,這第四人應該就是四聖中的青龍了。

我猜的對嗎?沙丘。」

中年男子自顧發問,卻沒得到任何回答。

他沉默良久,繼續說道:「沙丘,大人多次強調,我們是一個團體,要堅決根除以前的老毛病,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圖克拉斯被大人叫去一頓臭罵,說我們管教不力,對你太過寵溺。

沙丘啊,你已經不是孩子了,能不能為我們省點心?圖克拉斯大人和我一天到晚有多少事要忙?還要操你的閑心,就不能體諒體諒我們嗎?

圖克拉斯大人很生氣,我看族法之刑你是跑不了了。」

男子說完,回答他的依舊是寂靜無聲。

他來回走了幾步,又絮叨起來:「沙丘,大戰在即,你如此任性妄為,遲早會害死大家的。

看看人家阿克萊爾,你應該好好學學的。

唉,我說這些有什麼用?反正你也一句都聽不進去。這些事過後,不知我還有沒有機會再對你說。

當初是我們把你帶出家鄉的,我們說好了,一定要把你完完整整帶回故鄉。只是,唉,世事難料啊……」

男子感慨完,低頭看著地上一堆焦炭露出無限哀傷的神色,久久矗立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偽裝成歐洲白種人中年男子樣貌的監守者卡茲拉,忽然說出了一段話。

如果此時東方晨和七殺還在此地,定會被這段話當場驚得魂飛魄散。

只見卡茲拉忽然收起滿面哀傷,高聲喝罵道「我說了這麼多,能不能給點反應?

你這不安分的渾蛋,死了沒?沒死就趕緊給老子滾出來!」

卡茲拉話音一落,不遠處焦黑土地咔咔作響,而後緩緩隆起一堆石塊似得事物。

接著成堆石塊竟然堆疊而起,隱隱勾勒出一個人形之物。

啦啦啦的響聲越來越密集,到最後岩土紛紛剝落而下,顯露出其中真容:一個通體漆黑,看起來精瘦矮小卻充滿爆炸性力量,渾身布滿緻密鱗片,身後粗大長尾悠悠甩動的怪異生物。

那長著詭異六角的頭顱前方,猛然亮起兩點冰藍色冷光,嘴巴緩緩開合:「你說的廢話,我都聽著呢。」

卡茲拉嘿嘿一笑:「怎麼樣?被人胖揍的滋味,不好受吧?」

不知用什麼法子起死回生的沙丘哼了一聲,隨後憤怒道:「卡茲拉,這次老子虧大了。

你也清楚,我從出生到現在,差不多快兩百萬年了。除去平日,單純用在戰鬥上的時間,加起來差不多也有個幾千年的樣子。

無數次深陷危局,死裡逃生,什麼樣對手沒遇到過?什麼樣的惡仗沒打過?可即便這樣,那一招我也才用了三次。

萬萬沒想到啊,第四次,竟然送給了那群土著。

恥辱!這是我蠻神沙丘的奇恥大辱!

下一次再遇到那些蟲子,老子定將他們親手撕成碎片!」

卡茲拉暗暗失笑,但表面上依舊冷言冷語:「連阿曼尼大人都對屠神團讚賞有加,你說你招惹他們幹什麼?

這回知道深淺了吧?我看你還是那幅德行,不吃點虧,就永遠不知道前路險惡!

呵呵,其實我也挺意外的,原來你又用了一次那招啊,這回要多久才能恢復?」

沙丘摸了摸胸前鱗片,心有餘悸地說道:「那黑色火焰太很恐怖了,這次耗費頗大,差不多得要兩三年時間。」

卡茲拉點點頭:「好了,知道了,趕緊收拾收拾跟我走吧,大人們還等著呢。

大家都想聽聽,你冒著被圖克拉斯打屁股的風險,為我們帶來了什麼好消息……」

……

另一邊,東方晨和七殺等逃離出安全距離后,就馬上聯絡普羅修斯,讓他抓緊時間過來接應己方人員,因為天樞和青龍需要緊急救治。

就這樣,大家齊聚普羅修斯的里世界,來不及詢問事情經過,抓緊時間救人,在奧拉戰艦中折騰了半天才算鬆了一口氣。

天樞還算皮糙肉厚,再加上他受到同伴影響,私下裡也弄了些母巢原生液,之前遭受沙丘攻擊用在了關鍵時刻,身體得以及時恢復,所以略微治療一番便已無礙。

可青龍就沒那麼好運了,全身骨折數十處,大量小石子和砂礫擊穿她的皮肉留在體內,內臟已被毀壞得一塌糊塗,生命體征幾乎快要消失,只有大腦還有活動跡象,全憑身為進化一階的頑強生命力吊著一口氣,要處理起來很麻煩。

可以這樣說,當時的青龍,只要沙丘吹口氣就能讓她魂歸西天,全憑東方晨和七殺的堅持,才讓她奇迹般地活了下來。

這種程度的傷勢,恢復類秘法和藥劑也愛莫能助,就算治好了也會留下後遺症,只有進血池進行載體重組最穩妥。看來,青龍最起碼也得在血池中沉睡一年時間。

好不容易處理好傷員,眾人馬上開會討論。

搖光氣急敗壞地喊叫:「團長,到底怎麼回事?大師姐怎麼傷成那樣?連命都差點丟了。」

東方晨先是自我檢討一番,而後沉痛地講述起來:「我們遭遇了墮落蠻神沙丘。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

十幾分鐘后,眾人聽完東方晨描述無不冷汗直冒,心懸於頂。

奧維利亞不可思議道:「監守者居然玩起了計謀,還是順著我們的思路來,太可怕了吧?」

艾露斯芬瑟一聽這話就不高興了,冷笑道:「大家要清楚監守者的前身可是暗影團。

暗影團是幹什麼的?它從來就不是一支與敵正面交鋒的力量,奇謀詭計才是它的拿手好戲,動手那是最後的選擇。

之前是因為屠神團還不成熟,沒有形成宇宙流浪團那樣的行動模式,所以他們沒把諸位當作同一級別的對手。可後來他們馬上就為輕視日益完善的屠神團付出了代價,以後的行動作風當然會改變。

說實話,這才是暗影團真正的樣子。」

七殺從來到里世界就一直吊著個臉,畢竟自己的女兒搞成這樣子他負有很大責任,所以一直憋著一股怨氣沒有說話。

當艾露斯芬瑟發言完畢后,七殺突然出聲問道:「大野貓,我懷疑……

你給我們的情報是不是錯了?」 艾露斯芬瑟一聽七殺的口氣居然帶著質問的意思,心中大怒不已,爭辯道:「一團長,雖然我以前出身暗影團,但還不至於連這點事情也有必要隱瞞。

墮落者三人組:沙丘、卡茲拉、圖克拉斯,他們的最強狀態都是一階八旋。這在暗影公開的數據資料里寫得清清楚楚,更是大家都親眼看到的事。

他們本來平時就很低調,只有阿曼尼才能指揮得動,即便出手也是以絕對實力碾壓對手,獲勝輕鬆無比,一點也不給讓我們看透他們的機會。請問您還要多精確的情報?

不信你可以問問男爵大人,她可是曾經當過暗影團代理統領的,看看她知道的是否比我更多?

七殺,你的懷疑我能理解,但你想過沒有?我已經背叛出暗影團了,別的不說,費米拉和阿曼尼是絕對不可能放過我的。費米拉身為監守者指揮官,處置背叛者理所應當,怎麼都不過分。

可最想殺死我的,一定是阿曼尼啊。她可是我進入暗影的推薦人和擔保人,我出身黑月族,因為外貌不知被多少同僚恥笑排擠,是阿曼尼大人一直在保護著我。

我如此傷她心,以她的脾氣,不久后與破堅小隊的一戰,很可能就是我艾露斯芬瑟的最後一戰,救贖之戰!

如今,我選擇了新的路,已經萬萬不能回頭了。你們懷疑我還沒有跟監守者撇清關係,請問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祈求阿曼尼原諒嗎?為費米拉和暗影團立功?繼續註定失敗的一生?自甘墮落成為命運的棄子?」

艾露斯芬瑟說完,低下頭失聲痛哭起來。

阿緹婭見狀趕忙溫言相勸:「一團長,我和艾露斯芬瑟是一樣的,我們之前都是暗影的人。可我們同樣也是流浪者,是鮮活的生命,我們有求生本能,能分辨出什麼是希望,而什麼又是絕望。

在地球白白耗費了一百多萬年,已經佔據我們太多的時間了,我們沒有多餘的生命可以浪費,更不想一頭霧水地死在異鄉。

所以我相信艾露斯芬瑟,請大家給她多一點寬容和理解,就像對我和蒙卡諾一樣,好嗎?」

七殺也覺得之前言語有些欠妥,更明白戰前相互猜疑是團隊大忌,於是態度一下和藹了許多:「本座沒有懷疑艾露斯芬瑟,只是就事論事。

艾露斯芬瑟,我只有一個問題。你和阿緹婭多次陳述,監守者之中達到一階九旋巔峰的只有阿曼尼,但根據我同沙丘的作戰數據顯示,這傢伙也是一階九旋巔峰。

請問如何解釋?」

艾露斯芬瑟聞言大吃一驚:「九旋巔峰?這不可能。他要是九旋巔峰你們還能活著回來?

你說你有交戰數據,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七殺到了這種時候,再不可能為九鼎推脫了,只好硬著頭皮,撿要緊的部分,給眾人大概解釋了一番九鼎的來歷及其功能。

最後他說道:「我的九鼎對能量波動極為敏感,可以實時全頻段不間斷偵測,同時它又是我手中利器,攻守兼備。

想當初,本座憑著六尊九鼎,便能與昆塔斯斗個旗鼓相當。雖然我攻擊力不如他,戰技更是不如他花樣百變,但光憑六鼎護身,就能讓昆塔斯對本座無可奈何。

但之前與沙丘對戰,那傢伙只一拳就將六鼎布成的尖錐陣打散,而且還將其中一鼎打得倒回,讓我受了重傷。

這在本座活過的幾千年裡,還是頭一遭,重如山嶽的九鼎被完全壓制。」

普羅修斯聽不下去了:「行了行了,什麼九鼎,不就是智族造的一件稀罕玩意嘛,我老人家見過的多了,別吹噓得那麼玄乎行嗎?

你以為得到稀有裝備就無敵了?我老人家倒是覺得,這次你們遇到沙丘是好事,最起碼給你們上了很有教育意義的一課。

別扯淡了,趕緊說要緊的。九鼎監測的數據呢?快拿出來啊,沒有數據,你剛才說的就是廢話。」

其實七殺根本就沒在乎所謂的數據,早就忘到九霄雲外去了。之所以拿數據說事,主要是懷疑艾露斯芬瑟可能對監守者情報有所隱瞞,只想讓她為難而已。

可沒想到,屠神團幾位外星同志一聽到自己煞有介事地說出「數據」一詞時,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個辭彙上,反倒對與沙丘的戰鬥過程不怎麼上心了。

看來,數據,一定是個關鍵點!

七殺沒有辦法,只好默默詢問九鼎,在得到明確答案后,他無奈說道:「根據監測記錄,沙丘戰鬥過程中,最高爆發力達到13s,最低9064a,平均值5.7s。

這都是啥意思?看不懂啊。」

七殺說完這幾個奇怪的數值后,屠神團地球成員全都面面相覷,一頭霧水。反觀幾位外星大神:蒙卡若又一次瞪大了眼,張大了嘴,露出兩排標誌性的大板牙;阿緹婭條件反射般地掩口驚呼,臉色煞白;艾露斯芬瑟一下子卧倒在地,失神地嘀咕著:「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還是普羅修斯用一段幽默的話語打破緊張氣氛:「我靠,真的假的?

可以啊,這樣你們都能活著回來,我老人家都想為你們燒柱高香了。」

東方晨看出苗頭不對,趕忙問道:「普羅修斯先生,您能解釋一下那些數據嘛?」

東方晨這個問題一出,毫無疑問,普羅修斯掃盲班又得開講了。

「呵呵,我還真有點心裡沒底了,這次事件不知道是你們命大呢?還是有命運之神一路庇佑?」

普羅修斯耐心說教著。

「東方小子,你知道我的最高瞬間爆發力是多少么?哦,宇宙標準術語應該叫作力量強度。

讓我來告訴你們,是6389a。

呵呵,明白了吧?如果拋開階級分差因素,大家都放在同一標準指標模型內,我老人家的力量強度,是遠遠不如沙丘的!」

東方晨等人在聽到此話后,全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一臉不敢相信的神色。

普羅修斯無奈了,無知限制了想象力,這句話說的就是這幫地球土著。

於是再次解釋道:「什麼?還是不能理解?那麼我再舉個例子。

我曾經給搖光做過測試,她也是一階,可以和沙丘做類比。搖光的力量強度為2a,這已經超出我的預料了。那麼便可以算出,沙丘最低力量強度都是搖光平均值的4500多倍,再綜合其它指標,他不是九旋巔峰就怪了。

所以說,你們能活著回來絕對是命運的庇護。

而七殺通過九鼎,判斷出沙丘的真正實力,這對你們來說是很關鍵的情報!」 聽完普羅修斯的解釋,東方晨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於是便開口問道:「沙丘怎麼可能那麼強?還有,這些數據,力量強度是怎麼算的?標準該如何界定?」

普羅修斯呵呵一笑,開始慢慢講述起來:「呵呵,終於遇到棘手的對手了吧?那麼你們也該知道一些流浪者之間的基本常識了。

對於各個級別境界流浪者實力的劃分,你們之前知道的只是一元統計法,俗稱旋階劃分法。所以你們只知道流浪者從低階到高階分為:零、一、二、三、四、五這六大階級,以及每個階級下分的二至九旋這八個等級。

當然,如果算上九旋巔峰,那麼便是九種等級。你們可以從我老人家,從阿曼尼、沙丘身上看出,九旋巔峰與九旋雖然名稱相似,但根本不是一個概念,故此按照流浪者之間的習慣,九旋巔峰被單獨列為一個等級。

想想看,我現在已經不是九旋巔峰了,所以對普羅西斯也沒以前那麼硬氣。沙丘的具體情況還有待考證,我贊不評論。可阿曼尼,卻是貨真價實的九旋巔峰,毫不誇張地講,除過意外和金手指因素,只憑個人能力,她一個人至少可以吊打三支屠神團!

沙丘是你們領教過的,應該明白我所言不虛。如果沒有命運之神的幫助,大家都憑真本事吃飯,你東方晨和七殺,還有天樞、青龍,還能活著回來?

而且我可以斷定,沙丘還沒有出全力。聽你們講述戰鬥過程,他應該不止只有那麼兩三種秘法秘術,他的靈器呢?技法呢?禁術呢?這些你們都沒看到。」

東方晨和七殺聞聽此言相視一眼,頓時汗流浹背,后怕不已。

普羅修斯繼續說道:「好了,不管怎麼說,沙丘已經死了,不提監守者了,咱們說回正題。

諸位現在是在地球這樣的封閉環境,還不曾體會有到什麼不妥,可到了大千宇宙呢?你們將會遇到無數形形色色的流浪者,到那時該如何判斷對手實力境界?怎麼才能得到他們的詳細情報呢?靠問對方得到答案么?這顯然不可能。

於是,對全宇宙流浪者便有了更加精確的二元統計法,也稱為進化生命標準指標資料庫,簡稱指標數據。

至於這種對流浪者各項指標數據的界定是誰權威發布的?資料庫又是誰搜集整理保存的,這個以後再細說。這裡我只給大家大概解釋一下它的由來。

在宇宙中,流浪者乾的最頻繁的事情,是流浪歷練,是相互廝殺,是戰鬥。在上述過程中,他們會被各種各樣的目光關注,會被無數花樣繁多的手段觀察偵測,包括敵人的,同伴的,自己的,上級的,還有形形色色的隱秘組織。

你出手次數越多,在舞台上越活躍,活的時間越長,被觀測搜集的數據就會越豐富,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套專屬你的資料庫。所有參與遊戲的流浪者的資料庫集合起來,便有了這套大家公認的二元統計法。

二元統計法,包括兩個部分:進化生命主要指標,以及簡介。

先說主要指標,它包含十項,翻譯成地球語言便是:心靈強度—h,載體強度—b,思維強度—m,潛能強度—t,力量強度—p,速度強度—s,防禦強度—d,再生強度—r,親和強度—f,感悟強度—a。後面的字母是代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