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0 月 30 日 0 Comments

當然,眼下擺在三組涉谷小隊面前的,還是協助港區找出那個流竄進涉谷的「喰種」。

不得不說,人類的現代化科技中無處不在監控網絡,絕對是打擊罪犯,降低犯罪率的重要一環。

而這次,它也再次發揮了作用。

港區的三組小隊中午抵達的時候,走進警察署的兩人還從外面給大家帶了盒飯。

而吃飯的空隙,警視廳本店那邊就發來了最新獲得的監控情報。

眾人趕緊塞了兩口飯,又喝了一口水,腳步匆匆地趕回了會議室。

等看完錄像之後,眾人的臉色卻變得有些怪異了起來。

監控錄像是在代代木公園附近的廢品站拍攝到的,據說廢品站最近老丟東西,老闆將一個廢棄攝像頭改裝了一下,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安裝上去想抓拍小偷。

攝像頭的質量明顯不太好,畫面看起來有些模糊。

但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目標是一個女性「喰種」,在她對廢品站的流浪漢發起襲擊后,一個身形魁梧的板寸肌肉男突然出現。

他直接將其一腳踹飛出去,兇殘的「喰種」在他面前宛如小雞仔一般被他提溜起來,裝進了編織袋后隨手扔進了一輛麵包車裏。

隱約可以看到麵包車後排,似乎還有一個同樣大小的編織袋。

監控錄像中,麵包車看不清車牌號。

然而在麵包車倒出廢品站,揚長而去的時候,監控卻拍攝到了副駕駛位置的眯眯眼青年。

柳田淳一眉梢微微一挑,起身道,「果然是他們!噬身之蛇的人!」

說完后,他又轉頭對眾人道,「我曾經去京都府交流過,剛那個傢伙叫千葉榮次郎,是當地古老黑暗組織噬身之蛇第三柱的執行隊隊長『瞬劍』,據說是一個五段武士,但有記錄在案死在他手裏的五段武士不下十個。」

眾人聞言不由有些動容。

一般來說,成為武士后每提升一段,實力都是10的N次方倍增長。

想要從四段武士晉級五段,也是要在日本劍道武士協會的場地里以一敵十,即同時面對十個四段武士,並且戰而勝之。

然而同樣的「五段武士」和「五段武士」,卻也有着強弱之分。

你能擊敗十個通過考核,是你拼盡全力,剛好打十個。

而人家能擊敗十個,是因為只有十個。

這時,從港區來的倆人中,一個中年人點了點頭,面色有些凝重的說道,「那這次可能有點棘手了,據說『瞬劍』在出劍的時候擁有連人眼都無法捕捉的超神速,不用劍型都能擊殺武士。」

眾人再次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武士掌握的炁體劍型威力巨大,速度更是不亞於槍械這樣的熱武器,還更加讓人難以防備。

很難想像,對方在正面對決中如何不用劍型,就能擊殺一個炁之武士。

或許是偷襲?

沒到劍豪引炁入體的境界,武士也是人,

人被殺,就會死。

如果對方是找機會偷襲,又或者放棄了武士的驕傲,暗中動用現代槍械之類的話。

唔…那確實算是不用劍型。

就在眾人腦海中想法不一的時候。

這時,淡島美雪忽然問道,「噬身之蛇的人不是這次凶獸流竄的始作俑者嗎?他們怎麼會幫忙抓捕『喰種』?」

說完,她咬了咬鮮艷的紅唇,低頭自問自答道,「還是說…他們有什麼其他不為人知的目的?」

「不管什麼目的,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柳田淳一展現出了領導的決斷力,「就以代代木公園的廢品站為中心點,朝着四周可疑的地方進行排查,搜查課會全力配合你們。」

「這次,就拜託你們了!」

現場的眾人對視了一眼,目光也變得銳利了起來。

「劍光如我!斬盡荒蕪!」

他們平時處理的都是東京各地凶獸突發案件,但這群黑暗組織的老鼠在東京搞出那麼多事情,未免也實在是太不把第三偵查組放在了眼裏了。

……

涉谷清河町,柳源道場。

山崎海吃完飯,找了個借口就要溜出道場。

嗯,臨走時,他當然沒忘記帶上房間保溫杯里的賽茜莉雅。

賽茜莉雅看到大半天不見的山崎海回來,立刻迫不及待地用小手從內側拍打着杯壁,等山崎海擰開后問好心人什麼時候放他走。

山崎海暫時還沒這打算。

為了安撫她,山崎海便說等驗證完她說的那些話的真實性后,就放她走。

說完,他為了讓這個小不點安分一點,還加重語氣強調。

如果在這段時間裏,

他發現賽茜莉雅有可疑的逃跑行為,當場吃掉;

有欺騙他的話語,當場吃掉;

有類似昨晚那滴重水對別人造成危害的行為,當場吃掉….

他一連說了五六個「當場吃掉」。

保溫杯里的賽茜莉雅聽得滿臉驚恐,身體有些發抖,最後竟一屁股坐在杯底,仰頭咧開嘴傷心地哇哇大哭。

「嗚嗚嗚,你不是好心人!你是壞人!你就想吃掉賽茜莉雅!你就是饞賽茜莉雅!嗚嗚嗚!你這個壞人!」

山崎海頓時看得目瞪口呆。

這特喵是水之女神?

他看到這小不點聲哭聲越來越大,趕緊又先給大棒再給棗子,連續做了三個「只要聽話就不吃」的保證,這才將其安撫下來。

隨後沒等小不點再說話,山崎海就將保溫杯擰起塞進單肩包里,出門直接給背在身上。

……

出了柳源道場,按照上午在谷底地圖上的搜索,山崎海最終將這次的「試驗地」定在了涉谷東南部的廢棄商圈。

貌似是商圈常年經營虧損,人氣嚴重流逝,年輕人都在涉谷中心,於是區政府打算拆掉將那片地方拆了重建。

說起來自從幾十年前東京二十三區變成十八區后,樓市就一路走高,東京的房價持續飆升。

想來可能是有房地產商看中了那塊地方,打算修建個住宅區,剛好那裏距離代代木公園也不遠,建好後房價肯定不會低。

搖晃的電車上,山崎海靠着扶桿瀏覽著目的地的一些信息,心裏微微有些放心。

今天選的地方看起來比昨天靠譜,商圈是沒人氣才拆的。

想來,應該不會出現昨天那種「一碰就碎」的危樓了吧?

目的地不算遠,山崎海傍晚還要回道場打工。

周日本來就是高峰期,柳源道場的學員這一天人最多。

再加上這兩天東京街頭出現的「喰種」,也催促着人們哪怕沒那份才能感受不到炁體,但學點基礎劍道好歹遇險時也能防身。

山崎海下午出門的時候,道場就來了不少想要報名的新學員了。

柳源三姐妹都在跑前跑后的接待介紹,他也想早點回去幫忙。

大概二十分鐘后,下了電車,山崎海又坐了一段公交,接下來就是跟着導航步行了。

沒一會兒,前方的廢棄建築群就躍入眼帘。

遠遠地看着,靠近西北角好像還有一個比較大的百貨商場。

山崎海沒往前繼續走,因為他半路發現一個看起來十分老舊的路邊小超市。

繞着周圍走了一圈發現沒什麼人,山崎海索性停下了腳步。

就在這試劍吧。

他像是昨天那樣,隨手找了一截枯木枝,掰去那些多餘的枝丫,揮了揮剛好趁手當做木刀。

不料山崎海剛想要對着廢舊超市的後門開懟的時候,耳邊突然聽見一陣由遠及近的警笛聲。

劍型即將出手,山崎海好險才硬生生地憋了回去,腦海里冒出了問號。

什麼情況?

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怎麼會又警車?

等等,別不會是昨天在目黑區那邊動靜太大了,引起警察注意了吧?

可是阿Sir!

你那本來就是危樓,倒了也不能賴我啊!

山崎海腦海里想着有的沒的,從超市後面微微歪過腦袋想要看看情況,卻見馬路上三輛警車開着紅藍暴閃燈,一路呼嘯而來。

然後…呼嘯而去。

山崎海再次浮現出三個黑人問號。

儘管心中迷惑不解,但不是沖着他來的,那他也管不著人家。

深吸了一口氣,山崎海再次看向了超市的后牆。

他準備從第二式開始試驗威力。

以牆體損毀程度作為參考,控制變數,來估算每一式之間威力的提升。

可接下來,讓山崎海有點無語的是,他這邊剛要在腦海石板優化后的第二式投影的輔助下使出第二式劍型。

路那頭,警笛聲再次由遠及近的傳來。

山崎海這次有點心理準備,憋了口氣,再次硬生生將其憋了回去。

尼瑪的,為什麼?

他有些無語地露頭看了一眼。

果不其然,又是兩輛警從公路上飛快的擦肩而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