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說上次有個屁用,你這次也整個拉風的毒隊來那才叫能耐!」

趙強不屑的看了杜貴一眼,杜貴愣了一下,臉上立即露出了憤怒:「老大在當然沒問題,可老大現在去了歐州,你讓我去哪給你弄拉風的車隊去?」「「弄不來就別說,少在這裡吹牛!」

趙強甩了甩腦袋,大步向前走去,留下一臉愕然的杜貴站在後面。

「小強。我告訴你,你這是嫉妒,**裸的嫉妒!」後面,杜貴已經大喊了起來,快步向趙強追去。

保鏢已經把開來了用飛機託運來的防彈車,趙強理都沒理杜貴,先上了車。

「你小子等著,等我見了老大一定告你的狀,說你在背後一直罵他。說他的壞話!」

杜貴也氣呼呼的上了車,保鏢們互相對視一眼苦笑一下,這兩個大少爺放佛是天生的對頭,在一起絕對沒有十分鐘的和平時間,幾乎每天都是在爭吵中渡過的。

人,你告我我也告你,你背地裡說老大的壞話還少!」

趙強立即轉過了頭,瞪著杜貴,開車的保鏢再次搖搖頭小又來了。

半小時后。

「我說賭鬼。你確定是這裡?」

趙強一臉疑惑的看著杜貴,杜貴上次來過,知道吳庸的住處在哪,兩人按照杜貴的指示,直奔這裡來找吳庸。

「我記的應該是在這裡,沒有錯啊,可能幾年沒來了,有些忘了

杜貴尷尬的摸了摸腦袋,他帶路來的地方是一棟棟的高樓大廈,根本不是曾經吳庸的那個別墅,杜貴給忘了,吳庸原來那棟別墅早就被美國給摧毀,這裡已經被吳庸的和平集團給廢物利用重新開發成重要經濟區,現在吳庸住的地方杜貴並不知道。

「還信誓旦旦的說你一定能找到老大的地方,還是看我的吧!」

趙強冷笑一聲。掏出身上的手機,翻開通信錄,隨後播出了一個號

「我找夏瑩瑩。瑩瑩,是我,趙強,哈哈,是的,沒錯小我現在不胖了,恩,你現在在比勒陀利亞吧,我,我網到這裡,對,我現在在

掛了電話。趙妥還得意的看了一眼杜貴,一會夏瑩瑩就會派人來接他,趙強現在特別慶幸上次問吳庸要了夏瑩瑩的電話號碼,本想著逢年過節問候一下。沒想到現在派上大用場了。

「你,哼!」

杜貴怒視著趙強,突然轉過身去,也掏出了自己的電話。

「興民兄。 魔妃臨門:邪帝大人不好惹 我杜貴啊,哈哈,最近怎麼樣,我可聽說你現在在非州火的很那,對。對。兄弟我網到比勒陀利亞,現在迷路了,好,好,我在聯,我等你。你一定要馬上來,要快哦!」

掛了電話,杜貴也瞪了趙強一眼,意思是別以為只有你自己有人接,我也有。

旁邊的保鏢們可都傻眼了,這倆大少爺也太能鬧了,不僅迷了路,連找人來接都那麼個性,一人一個」那他們一會豈不是要分開來離開。

「別得意。告訴你,一定是瑩瑩派來的人先到。你別忘了,瑩瑩是非元的總負責人。她現在最重要!」

趙強哼著鼻子說道,杜貴立即轉過了身:「你也別忘了小吳興民可是老大的二哥,還是南非總統府要員和非盟首腦辦公室的負責人,他是政府官員。一定比夏瑩瑩的人快!」

「等著吧。肯定瑩瑩派的人先到!」

「你錯了。肯定是吳興民派的人先到!」

兩人說完。又同時都背過了身,這倆人,恐怕也就只有吳庸能鎮住他們,倆人天生相剋,沒有吳庸在身邊那就是一鍋滾油,每時每刻都在***。

沒多久。東邊開過來幾輛很豪華的車子,兩人腦袋都仰的高高的,希望是來接自己的人到了。

「老闆,後面!」

個保鏢突然拉了拉杜貴,杜貴猛一甩手:「什麼後面?說清楚

等杜貴回過了頭,他也傻在了那裡,西面也有幾輛豪華的車子開了過來,看速度,似乎和東面的車子能同時到。

兩邊的車子到了杜貴他們的位置之後都停了下來。東邊車子上下來一個穿著軍裝的人,趙強一眼認出下來的人就是他曾經的教官,趙大海。

西面的車子上也走下了一個人,杜貴也認了出來,吳興民親自來接他了。

薦!」

「賭鬼!」

再人同時叫了一聲,互相看了看,同時露出一絲苦笑。

趙大海和吳興民也都挺意外的,等聽兩人說完所有的事,兩人都是一臉的哭笑不的。這兩個活寶也太能搞了,他們到了這裡恐怕以後的日子不會在那麼枯燥了。

最後,兩個車隊和趙強他們的車子匯聚在一起,把兩人接到了吳庸的新別墅,夏瑩瑩是實在走不開身,不然她也會親自去接趙強,趙強不僅是吳庸少數的朋友之一,也是夏瑩瑩兒時的夥伴和同學。

「老闆。布萊爾的態度很奇怪啊!」

英國倫敦;酒店裡面志明對吳庸說了一句,吳庸輕輕點點頭,布萊爾網剛從他這裡離開。

吳庸提出的要求布萊爾只是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不過布萊爾只是答應他盡全力去說服那些基金公司,至於最後他們會怎麼選擇布萊爾並沒有保證。但是誰都明白,那些基金公司都是英國政府在背後支持的,更何況布萊爾是親自去辦這件事,那些人無論如何也會給他們首相大人一個面子。這次的事情也可以說已經成了。

「會不會是海默先生那邊?」

志明又突然問了一句,吳庸想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海默先生已經幫過我們兩次大忙了,這種小事他應該不會去過問!」

看了看志明。吳庸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布萊爾態度轉變這麼快,一定和海默先生有關!」

「是啊。都是海默先生的影響力在起作用,如果僅僅是我們見了他一面就讓布萊爾這麼緊張,那麼海默先生的影響力簡直就太可怕了!」

志明也忍不住點了點頭,兩人都沒有想到,這次的事情還真是海默先生幫了他們的忙,而且還是墨兼斯親自打電話給的布萊爾。

吳庸的英國之行很順利,特別是他去安爾賽並且在那呆了半天,這件事歐洲很多國家都已經知道,對那些首腦們的震撼非常的大。

隨後,吳庸又去了德國,丹麥,瑞典,捷克等國家,最後去了義大利,隨後才返回非洲。

每一個國家,吳庸幾乎都很順利,僅僅十二天,吳庸就結束了這次的歐洲之行,這比吳庸之前預料的時間要短了一半還要多,而且,結果也是讓吳庸非常的滿意。

吳庸每走一個國家,那個國家對非元進行狙擊的基金和公司就會停止所有的行動。吳庸走下這一圈,整個歐淵就只剩下幾家公司還在非洲非元金融市場上有動作,其他都已經撤了回來。「根據事後不完全統計,吳庸這一趟歐洲之行讓至少三千億美金的投資從非元撤出。讓非元減少了非常多的壓力,加上朱奇在美國的行程也起到了很不錯的效果,出訪之後狙擊非元的資金已經對非元造不成什麼傷害,甚至夏瑩瑩還有餘力能讓繼續留下來炒作非元的人得到一個教

口年月舊號。吳庸的專機抵達比勒陀利亞。隨著吳庸回來的還有納爾遜,這次的出蔣,納爾遜其實就是陪襯,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納爾遜這次就是一次成功的出國訪問,納爾遜回來之後非洲和歐州的關係已經得到了很大的緩和,很多領域又重新有了合作。

「終於回來了!」

網下飛機,吳庸就輕輕呼了口氣,這口氣還沒呼完,吳庸便愣在了

里。

嘖大。老大。你可回來了,我想死你了!」

「老大。別聽他瞎話,最想你的是我才對!」

兩個人。一左一右,先向吳庸跑了過去,讓剛剛想去和吳庸擁抱一下的夏瑩瑩都呆在了那裡,而吳唐,更是獃獃的。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對活寶。 「大家進來吧,就是這裡了。」

「哦哦!夏目老師!快看!這是你的天堂!」

「別隨意把我殺掉。」

ratatoskr的對策部門,位於這艘空中艦艇的後方,在那裡有一個專門的訓練室。

訓練室其實不是用來練習打鬥亦或者是鍛煉體力的,也不是用來進行什麼機甲操作的訓練,準確來說,是ratatoskr用來訓練讓精靈嬌羞,攻略精靈的設施。

如果從房間外面觀察的話,便只會看到鋼鐵的牆壁和卡槽而已,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其他不同的地方。

也就是說,要是沒人提醒的話,想必不可能有人會注意到這裡就是『攻略訓練室』『戀愛達人訓練天堂』。

所以,被提醒的夏目,在刷卡之後,跟著村雨解析官進入了這個房間。

當然,不只是夏目一人,身後還跟著笨蛋錄小姐,啃著披薩的c.c.以及五河士道,另外兩位精靈也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從場面來看,這的確不是戰鬥,可是對於夏目和士道來說,卻是一場戰鬥。

為了讓兩人鍛鍊出更加精湛的技藝,所以特地準備了這樣的地方提供給兩人當做訓練設施。

不過這真的可以訓練出來什麼成果嗎?夏目可不認為這樣的行動存在著意義。

放眼望去,這個和ratatoskr操縱室一樣大的空間裡面充滿了各種遊戲道具和機子。

王道的夾娃娃機,一般難以看到的黑白機,就連美少女格鬥遊戲的類型都有。

因為是用作『假想約會』的地方。所以原本單調的壁紙貼上了略帶香味的森林壁紙。將這個空間全部包裹起來。

裝飾用的彩燈在閃閃發光。不同種類的遊戲機如同繽紛商品一般,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夏目揉著拳頭,今天就來試試曾經風靡一時拳皇系列吧,只不過這裡真的有那種街機遊戲嗎?一般約會不會去玩那種格鬥遊戲嗎?

在腦中預演一下,如果自己有了女朋友,帶著她去玩拳皇,最後小虐一番,哎呀。哎呀,還真是有成就感。

不不不,那根本就是笨蛋吧。

誰會帶著女朋友打街機,而且還故意虐人的。

朝著裡面走去,身後的人也各自進入不同的區域。

【很好,此刻精靈們的情緒已經確認了,你們需要做的事情是讓精靈小姐情緒爆表,知道嗎?】

「我明白了,儘力而為。」

【什麼儘力而為,給我用盡全力。全力以赴啦,另外錄小姐的情緒似乎也很高漲。可以讓她更加高漲一點嗎?】

我拒絕。

立馬就拒絕了琴里的提案,那個笨蛋丫頭反正不會被傷害的吧,情緒高漲也在情理之中。

「看這個!士道!你喜歡嗎?」

「貓耳的話不討厭呢。」

「士道小弟……看看四糸乃的啦!兔耳朵果然很適合她吧!」

四糸乃手上的人偶四糸奈叫喚著士道的名字,同時四糸乃也從下往上看著士道。

放佛摻著淚水一樣的雙瞳讓人不禁想要保護她,士道就這麼撓著頭髮,誇獎起來。

「很好看哦,四糸乃戴起來很可愛。」

「唔~……」

一下子臉就紅了起來,四糸乃十分害羞地低下了頭。

反觀夏目這邊。

左手拿著披薩,右手端著章魚燒的夏目緊緊前方兩名少女身後。

雖說這裡只是一個訓練室,但是像是祭典上的食物,還是有現成的準備的。

c.c.站在前方,用手指著夾娃娃機,裡面有很多不同的東西,她似乎盯准了其中一個披薩玩偶,果然這種東西琴里也準備好了啊。

「我想要那個,人類。」

「想要嗎?沒問題,用剛才得到的遊戲幣吧。」

「夏目老師,我想要那個被龜甲縛的熊貓玩偶!」

「想要嗎?沒問題,你自己去抓吧。」

「嗚哇!這是溺愛!是差別對待耶?!我要去pta告你!」

「你是哪裡來的小學生嗎?給我從地上起來,等一下抓給你!」

哦哦哦!恢復了精神的,可能是之後敵人的錄從地上站了起來,她牽起c.c.的手走向了抓娃娃機。

同時,士道他們似乎也瞄準了自己的獵物。

【遊戲難度被提高了最高!努力吧!哥哥還有夏目!】

「相當困難啊。」

夏目和士道對望一眼,做出決定的勇者,士道率先挑戰抓娃娃機!

「就是那個! 悠閒四福晉 士道,那個貓咪超可愛的哦!」

「我想要……海豚……」

十香和四糸乃指著想要的東西,像個孩子一樣趴在玻璃之上。

「錄,別舔!」

「沒有啦,人家只是看看能不能用唾液將其打開一個洞而已!」

「你的腦子裡面有根筋不對了吧。」

唔嘿嘿。

露出了害羞的笑容,似乎將夏目的話完全曲解了。

機械手臂朝著目標移動過去,第一次,咔嚓,滑了……第二次,咔嚓,滑了……第三次,咔嚓,滑了……

「失敗了……」

「dm!讓我來!」

拍了拍士道的肩膀,夏目也開始挑戰這個難度超高的抓娃娃機。

第一次,咔嚓,滑了……第二次,咔嚓,滑了……第三次,咔嚓,滑了……,和剛才士道一樣,得到了同樣的結果。

這個時候c.c.點了點夏目的肩膀,指著裡面的機械手臂說道

「抓東西的地方,似乎吐了潤滑油。」

「「這哪是提高難度啊!」」

根本就是為了讓人出糗才做的吧。

c.c.走到抓娃娃機前,問夏目要了一枚遊戲幣后投了進去,移動,下方,張開,抓住,最後——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