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若是小胖子吳飛或者大胖子王大山在這裡,肯定又要罵李長安一句不解風情了。

計程車上,司機嚇了一大跳。

「我天,小夥子,這麼大的黑豹子你是從那裡弄來的?我可聽說現在大部分動物都進化成妖獸了,想要弄到一隻純種的動物可是很難的。」 黑豹子嗎?確實有點像。

「師傅,它是一隻貓。」李長安哭笑不得的說道。

「小夥子,你別欺負我老眼昏花啊。」計程車師傅說道,「貓我也見過,哪有這麼大的?」

「您看這裡十幾隻都是貓,我帶個豹子幹嘛?」

「說的也對哦,不過這麼大的貓還真是奇了怪了。」計程車司機嘟囔了幾句。

回到家,王蘭和李輝還沒睡覺。

用他們的話說以前天天在車間上班,忙完了渾身筋疲力竭,回了家倒頭就睡。現在日子過得好了,一天天的就坐著,閑下來反而有些不習慣,連覺都不想睡了。

「媽,你看我給你帶回了什麼好東西?」李長安懷裡抱著一隻小貓,身後還跟著一群貓崽仔。

特別大的小霸王,在最後面驅逐這些貓,生怕有那隻掉隊了。

「貓,怎麼這麼多隻啊?」王母驚訝了,「長安,你準備讓我們養?」

「嗯啊,貓舍馬上就送來了。一會兒我們給這些貓安個家,明天再送去寵物店給它們洗洗澡。」李長安帶著一群貓走了進來。

因為是兒子李長安的建議,王母也沒多說啥,特意讓開了一條道。

現在房子很大,養幾隻貓倒是不成問題。況且貓這種動物也愛乾淨,也不用怎麼收拾,每次做飯多做一些基本就成了。

在李長安重金的懸賞下,寵物店那裡已經送來了五隻大型的貓舍。

李長安準備讓這些貓今晚先睡,明天帶他們去寵物店洗洗澡。

王母直接攔住了,「去寵物店不用花錢啊,要節儉知道嗎?」

王母左右也沒事,就親自給這些貓洗澡了。對於王母的做法,李長安早就習慣了。

十幾隻貓一隻只的被扔進了盆子里,王母開始了勞動。

這些貓本來很不喜歡洗燥的,個個想要從盆子里逃出來。不過李長安給小霸王說了幾句之後,在小霸王的壓迫下,這些貓也就乖乖的坐在盆子里,毫不情願的被洗的乾乾淨淨。

貓舍也已經安裝好了,房子挺多,李長安隨便找了一間,作為這些貓居住的地方。

最後把這些貓給送進去了,一來一去的,已經忙活到深夜了。

這時王母累的不行,直接回房子睡了,李長安也回到房子里安安靜靜的冥想打坐。

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一千九百千克了,現在冥想吸收靈氣的速度大大降低,基本上一晚上才漲幾千克左右。想要達到冥想巔峰,恐怕還要幾個月才行。

李長安不想進步的這麼緩慢,可是短時間內卻有沒什麼辦法,或許等到章飛羽忙完了,可以問問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長安沒有絲毫的察覺。

在小區外面,一個黑衣男子走了進來。他的速度很快,連監控攝像頭都無法看清他的身影。

他慢慢的走到了李長安這幢樓前,順著外牆慢慢的爬了上去。

這種類似於蜘蛛俠一樣的爬牆方法對他而言沒有絲毫困難,慢慢的他接近了七樓的一個窗戶。

窗戶里一個人影正在冥想打坐,但是周圍靈氣太濃郁了。

「嘖嘖嘖,周圍的靈氣這麼快,應該是有什麼寶物。」黑衣人的嘴角流出了口水,「要是拿出去賣錢,那些有錢老爺為了自己的孩子,肯定很捨得,說不定價格蹭蹭上漲。最好是拿去拍賣會拍賣,到時候有錢的老爺肯定瘋狂提價。」

黑衣人沒有急著進入李長安家裡,而是靜靜的思考今天發生的事。

白天的時候他已經探查了四周的情況,周圍修鍊境界最高的人也就是李長安,冥想後期的實力。一旦打起來,黑衣人有把握兩招之內拿下他。

這樣任務就完成了,接著房子里尋找那件寶物,到手后立即撤退。

完事後不論寶物的價格,光李長安的人頭就值一千萬大洋。

殺一個古武境界的妖獸,價格才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要知道古武境界的妖獸可是很難擊殺的,但是殺一個冥想小子就有一千萬,哪怕沒有那件寶物,黑衣人也覺得這次值了。

路線早已經計劃好了,現在到了行動的時刻,黑衣人迅速的破窗而入。

「嘩啦」,窗戶的玻璃碎了。

床上的李長安聽到聲響,已經有醒來的趨勢了。

「速戰速決」黑衣人自言自語了一句,他的身子撲向了李長安。

科技霸權 準備一拳擊向李長安的要害。

「刺啦」。

黑衣人忽然覺得自己的後背好似被什麼東西撓了幾道,頃刻間火辣辣的疼。

「有埋伏」,黑衣人連忙回頭,只見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條黑顏色的貓.

綠油油的眼睛正在注視著自己,黑衣人不免的慌亂了起來。

「猛虎出山」,李長安從床上站了起來,一招武技擊在了黑衣人的身上。

黑衣人已經是古武中期了,身體的堅韌程度早已經非冥想境界能打破的了。但是李長安這一拳,依舊讓黑衣人感到心驚。

一股血衝到了胸口,黑衣人忙壓了下去。

看來李長安早有察覺才是,黑衣人連忙後退,從窗戶一躍而下。

李長安看了房間內一眼,最後狠狠心,也從七樓一躍而下。

這麼高的距離,李長安跳下時渾身氣血翻騰,好似不受控制了一樣。

大黑貓小霸王也跟著從七樓跳了下來,然後緊跟著黑衣人離開了。

李長安強忍著不適,也追了上去。好在他自小在這裡長大,雖說速度上沒有黑衣人那麼快,但可以抄近道,省了不少時間。

還好今晚帶回了大黑貓,要不然今晚就完了。

黑衣人的目標明顯是自己,一個古武中期的敵人,李長安貌似還不敵。

自己最近一段時間好像沒惹人啊?到底是誰派來的?李長安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邊一個空曠點的地方,小霸王已經追上了黑衣人。

妖獸的速度一般比人快得多,也只能說這個想要殺自己的人運氣有些差了。

李長安與小霸王匯合到了一處,攔住了黑衣人。

「看來我今天應該是栽了。」黑衣人終於忍不住了,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沒想到在一個冥想境界的人手上栽了。」黑衣人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

「誰讓你來的?」李長安冷冷的說道。

被人暗殺已經是第二次了,李長安難免的有些憤怒。

「呵呵,你猜?」

黑衣人說完這句話,又迅速的沖了過來。

他彷彿與黑夜融合在了一起,一道看不清的殘影直奔李長安襲來。

大黑貓沒給他機會,躍向了黑衣人的後背。

黑衣人好似早有察覺了一般,迅速的轉身,一拳擊向大黑貓。

大黑貓的反應也不慢,身體詭異的扭曲,躲過了黑衣人的拳頭。

李長安也沖了上去,與黑衣人廝打在一起。

有大黑貓牽引黑衣人的動作,李長安倒是輕鬆了許多。

武技一招一招的使用了出來,打的黑衣人不斷的後退。

這個小子太恐怖了,短短五秒之內,已經使用了三次武技,加上之前刺殺他的時候,一共四次武技了。

黑衣人頭一次覺得可怕,據說華國的那位領袖,冥想境界的時候最多可以使用五次武技,這小子豈不是快和華國的那位領袖相當了。

「此子不能留。」黑衣人長嘯一聲,一拳轟開大黑貓,轉身與李長安撕殺在一起。

……

另一邊房間里的王蘭和李輝聽到有動靜,立刻跑到李長安的房間里。

窗子的玻璃已經碎了,哪還有李長安的身影。

「趕緊報警!」李輝急忙說道。

訴說了事情之後,王蘭還是覺得不妥。「孩子他爸,你說咱們孩子已經是武者了,一般的小偷應該不懼才是,怎麼直接不見了?」

「有道理,就怕也是武者找他麻煩。」李輝也認同王母的建議,「你等著,我去聯繫上官城主。」

之前上官城主和古都城主一起來探訪李長安的時候,就留下了聯繫方式,說有什麼事可以聯繫他。

這次李輝也急了,找出那張卡片,立刻聯繫起了上官武。

一家豪華的別墅內,上官武正在休息,他旁邊的手機正嗡嗡作響。上官武有些迷糊,「喂,誰啊?」

「上官城主,我是李輝啊。」

李輝?上官武有些楞,自己好似聽過這個名字,但是一時又想不起在哪裡聽過。

不待上官武思考,電話那段的李輝就急忙說道,「上官城主,是這樣,我孩子剛才在家裡睡覺。突然傳出了一陣聲音,我們夫婦連忙去看的時候,發現我兒子居然不見了。」

「不見了?」上官城主有些想發火,人不見了不去找保衛隊的人,找他幹什麼。

上官城主思慮了片刻,語氣還是溫和了些,」這位老哥,你現在撥打你們守備區保衛隊的電話,就說是我說的,讓他們趕緊出動人,幫你尋找。」

「那好吧,麻煩上官城主了。」李輝有些失落。

從父親的角度上講,孩子出了事,他肯定要動用最厲害的關係去救自己的兒子。在他的眼裡,上官城主作為秦山城最厲害的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掛了電話,上官城主躺在床上,忽然睡不著了。

美婦也被電話吵醒了,頭靠在上官武的胸口,「怎麼了?」

「有一家人的孩子失蹤了,他們讓我幫忙找找。」

上官武現在頭腦清醒了,猛然想起了一個問題,一般的人怎麼會有他的電話呢?

姓李、姓李、姓李……上官武瘋狂的思考著腦海里有關姓李的人。、

李長安!上官武猛地醒來。

看這個電話是陌生電話,那麼打電話的人和他的關係可能一般。他是為他兒子求情的,就證明他的兒子很重要。

李長安,只有這個人了。

上官武連忙起床,這個人可是秦山城的寶貝。他能取得高考狀元,其中一方面就是秦山城教育的成功。

而教育在某一方面也算是政績,加上這個孩子還被古都主城的城主看重,上官武更加不敢大意了。

「出什麼事了?」美婦還是有些不明白。

極戰獨尊 「沒啥大事,我去去就來。」

上官武連忙披上幾件衣服,出了門直接飛向李長安的家裡。

等到上官武到的時候,保衛隊的人還沒到。上官武不由的有些憤怒,這些人幹什麼吃的,速度這麼慢。

上了樓,只有王母在家裡,李父已經出去尋找了。

「城主」,王母有些驚喜,本來還以為上官武不會出現的,沒想到不到十分鐘,他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他們離開多久了?」上官武臉色有些陰寒。

在秦山城鬧事,是不把他上官武放在眼裡嗎?竟然這麼肆無忌憚。

「不到十五分鐘吧。」王母連忙說道。

上官武走到了李長安的房間里,一眼就看出是有人破窗而入的。普通人可沒這麼大的本事,難道是武者?

「嫂子,你在家裡等著,我去看看。」上官武安慰了王母幾句,從窗戶口也跟著一躍而下。

地上的痕迹上官武很快的就發現了,根據這些痕迹,上官武展開了追蹤。

幾分鐘后他出現在一片空地上,李長安和那個黑衣人正在打鬥,還有一隻黑貓也在旁邊對抗。

「城主!」看到來人,李長安激動了,這次應該沒事了。

「你先退開。」上官武喝道。

李長安立馬閃的遠遠的,先天境界的人出手,李長安是見過的,威力恐怖如斯。

上官武本來還在黑衣人十幾米遠的地方,下一刻就到了黑衣人的面前。一拳擊向了黑衣人的面部。

「在秦山城鬧事,是不把我上官武放在眼裡嗎?」

「上、上官武。」黑衣人驚訝了。不久殺個冥想學生,怎麼會驚到了上官武。

黑衣人心底產生了退意,不敢硬憾。

穿書八零大佬們要養我 「想走,也得你能走得了。」上官武一聲猛喝,再次一拳擊向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彷彿一隻斷了線的風箏,飛出了十幾米遠。 幾分鐘后,護衛隊的人才姍姍而來。

上官武板著一張臉,「每次出隊這麼慢,要你們有什麼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