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馬場遠沒有礦場那麼容易隱祕,畢竟飛馬牧場是那般龐大的存在,早被遊戲玩家所熟知了,多少人想在那裏觸劇情。

李清研也是對輕舞飛揚親近,私心裏對於輕舞飛揚也很是同情佩服,所以這事情就沒有瞞着她。因爲劍出如風剛說過,就算別人想要展馬場也至少得一年時間,不怕他抄襲馬場了。

更何況這般說出來,別人也不會想到,其實楊思月只是掛個名,真正從無到有全都是劍出如風一手策劃的。

輕舞飛揚兩年來四下打探楊思月的下落卻始終沒有音訊,此時纔算是從李清研的嘴裏打探到,眼光一閃,如果是楊思月的牧場,自己買大批量的馬匹是否會提升好感度?

不對不對,就算要買也不能從劍出如風這裏買,這樣好處全被劍出如風給撈去了c感度神馬的肯定也被劍出如風私吞,一定要親自到飛馬牧場找楊思月。

輕舞飛揚也是敏銳之人,瞬間已經想通,微微一笑,說道:“那麼我先走了,有空找你玩。”

丟出回城符,人影消失。

最近家裏的網老是斷線,真是鬱悶了,試着研究想用手機上傳,結果失敗,只能跑網吧,真是鬱悶了。

jing彩推薦: 其它npc還停留在飛鴿傳書的時候,楊思月使用的卻是千里傳音。仙人境界就是厲害,已經跟玩家沒有兩樣了啊。

劍出如風本就在附近刷副本,聽到楊思月的千里傳音後,立即火力全開加快刷副本的度,心中暗暗琢磨楊思月的用意。想必是跟此次的國戰系統有關吧?

而此時,輕舞飛揚已經來到飛馬牧場。

“什麼人敢擅闖飛馬牧場!”幾乎是剛踏足這片區域,已經被李不三責問。

輕舞飛揚連忙說道:“在下想要買馬!”

既然是搞馬場的,買馬當然是一個完美的接近理由。

李不三回道:“我們副場主不在,請過段時間再來。”

輕舞飛揚心說我就是知道劍出如風不在我才趕過來,要是劍出如風在,我哪還有接近楊思月的機會。

此時忙道:“副場主不在麼,好可惜啊,我此來可是想要買一千匹馬,那場主在麼?”

其實李不三的回答很有些問題,怎麼說副場主不在,一般來講不是都講場主麼。

李不三聽到一千匹馬的時候,臉sè也有些變化,卻說道:“場主大人從來不理會這些瑣事,要不,您請入內稍候,我這就通知副場主回來!”

輕舞飛揚心說一千匹馬,如果剛纔李清研大呼小叫的是詫異,很可能就是這馬匹的價格,那麼足足八十萬黃金的收入,居然還是瑣事麼,那麼楊思月開辦什麼牧場,直接弄個別墅山莊就好啊。

輕舞飛揚道:“既然場主就在牧場內,可否通報一聲,就說在下想買一千匹馬,相信場主不會置之不理全文字小說!”

結果是聽到李不三苦笑一聲,說道:“客人勿怪,並非在下不肯通報,實在是除卻副場主之外,其它人完全無法接近場主通傳。”

靠!

輕舞飛揚咒罵一聲,這楊思月怎麼好像是劍出如風的專屬npc了,想繞過劍出如風去結交都不行!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點頭道:“如此就勞煩了。”

李不三點頭道:“請入大廳喝茶。”

輕舞飛揚進入大廳,剛打算坐下呢,就聽李不三喜道:“副場主回來了。”

輕舞飛揚聞言四望,也沒能看到劍出如風的身影,驚訝李不三是怎麼知道的。

原來楊思月看李不三的眼力不錯,居然某天有空指點了他一下,結果是任何人接近飛馬牧場不管能不能看到他都可以察覺,幾次周芷惠一靠近都被他察覺讓劍出如風躲過危機。

隨手調教一個npc都有這樣的實力,劍出如風也是感嘆楊思月的實力簡直逆天,不愧是能跟五強者比肩的人物。

此時的劍出如風剛剛踏進飛馬牧場,就看到李不三迎面而來,行禮道:“主公。”

劍出如風點點頭,以爲是正常的打招呼,就打算越過他去見楊思月,卻聽李不三說道:“主公,剛剛有一個冒險家說是要買一千匹馬,執意要見小姐,屬下看她的模樣似乎有些意圖不軌,已經將她暫時穩在大廳中,主公要不要去見一見?”

劍出如風一愣,連忙到大廳門口偷偷望一眼,原來是輕舞飛揚。

前腳纔跟輕舞飛揚說有馬買,輕舞飛揚就順藤摸瓜的來到飛馬牧場,肯定是從李清研那裏聽到什麼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咳嗽一聲,走上去笑道:“舞幫主,這麼有雅興在這裏喝茶。”

輕舞飛揚看着劍出如風,心裏是恨恨的,臉上笑意盈盈,說道:“宣哥哥,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如此彆扭的稱呼讓劍出如風差點摔倒,驚道:“你有什麼yin謀,居然這麼噁心都叫的出來。”

輕舞飛揚笑道:“瞧你這話說的,我能有什麼yin謀,不就是想讓你買馬的時候便宜一點麼。”

劍出如風搖頭道:“八百金一匹,堅決不二價。”

輕舞飛揚撇撇嘴,說道:“黑心鬼,喂,這馬匹能增強僱傭兵實力多少?”

劍出如風說道:“增加100——150的移動,50——80的攻擊度,以及提高威懾力,等等強力屬xing,總體上來講可以提升一倍實力差不多,比兵器要犀利一點。”

兵器是增加攻擊防禦能力,而馬匹從攻擊防禦的增加來看遠不如兵器,但是全方位的增長,這一方面是完兵器的。

輕舞飛揚道:“爲什麼不是固定數值,總有個浮動?”

劍出如風解釋道:“先是僱傭兵本身有強弱,有各種屬xing的最佳值和最佳加成。而且馬匹質量也有優劣,當然你放心,從我這裏出售,哪怕是八百金的馬匹,質量也是上乘的。”

輕舞飛揚微微眯眼,道:“聽你這話裏的口氣,八百金是最差的馬,你還有更好品種?”

劍出如風點頭道:“確實如此,不是說八百金是最差的馬,只不過我這裏還有一批最好品質的馬,汗血馬全文字小說!”

汗血馬,一聽這名字,正常的歷史迷都懂得神奇。

輕舞飛揚驚道:“你居然還有這馬,多少錢?”

劍出如風老實道:“我這也只有幾十匹,價錢是定位在三千金,本來是打算留着賣給天狼星的,你要的話,兩千八百金賣給你。”

輕舞飛揚氣道:“好啊,說什麼也是老朋友了,你給我就賣普通的,天狼星就賣最好的馬,你們兩個上牀了吧!”

這姑娘還真是夠直接的,劍出如風汗道:“因爲從xing價比上面來看,這汗血馬太貴不如其它馬。”

輕舞飛揚默然半晌,聽起來劍出如風倒是爲她着想了,她雖然是個富二代,可遠不能跟天狼星、笑蒼天、莫言無敵他們相提並論。

只是怎麼總感覺不舒服呢!

輕舞飛揚氣道:“那你就以普通馬的價格賣給我就好啊!”

“這個這個……我只是個打工的,不是我說了就算啊,我的權限最低也得兩千八才能賣。”劍出如風把責任朝楊思月身上推,反正自己說什麼楊思月都不會反對的。

輕舞飛揚不知道內情,以爲劍出如風說的是事實,只得點頭,說道:“那就給我買一千匹馬,但是我有個條件,必須要見楊思月一面!”

聽到輕舞飛揚提這個要求,劍出如風纔是恍然,原來她來到這裏的終極目標其實就是想巴結楊思月。

遊戲進行到現在,別說劍出如風知道np9g,就算是一般人都是明白的,輕舞飛揚想要攀上楊思月這無可厚非。

劍出如風點頭道:“我可以幫你通報,不過小姐見不見你我可做不得主好看的小說。”

輕舞飛揚切道:“小姐?你還真能叫的出口,馬屁jing,快去!”

劍出如風朝她豎箇中指,相信輕舞飛揚對於林雨燕拍的馬屁更厲害。

“候着。” 寵上呆萌小記者 劍出如風說。

劍出如風前往楊思月的居處,行禮叫道:“小姐!”

“進來罷。”楊思月的聲音幽幽傳來。

劍出如風推門進去,看到楊思月正坐在牀上打坐。

所以說想成爲絕世高手那也不是隨便說說到處裝逼就可以的,看楊思月的勤勉程度,劍出如風每次來她都是在打坐,才造就她直逼五強者的境界啊。所以她的實力是遠在十大門派掌門之上的。

“小姐召我回來何事?”劍出如風行禮問。

楊思月睜開眼,淡淡道:“前幾ri聽聞我大哥起兵造反,你有何看法?”

果然事情還是離不開這個主題啊。

是時候賣弄自己的本領了,此時便是道:“那要看公子作何決擇。”

楊思月道:“此話怎講?”

劍出如風說道:“公子起兵於黎陽,左右有三條路可走,其一爲搶佔幽州切斷隋帝楊廣回家之路,其二爲長驅直入大興國都,憑潼關之險可抗隋軍。其三,就近攻洛陽,憑洛陽堅城可抗隋軍。然則洛陽城堅,守衛甚密,怕是極難攻克,因此進攻洛陽乃是最下之策!”

楊思月眼一斜,淡淡道:“居然分析的這麼清楚,百度了吧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一陣無語,這麼智能,還讓不讓玩家裝逼耍酷了!

就在此時,世界公告:蒲山公李密率三萬人馬投靠楊玄感,楊玄感軍隊威勢大增,誓師兵攻取洛陽,從者甚衆!

世界公告:衛玄率軍兩萬從大興東出潼關前來支援洛陽,預計三ri後可達。

世界公告:左翊衛大將軍宇文述兵三萬從河北前來支援洛陽,預計七ri後可達。

世界公告右驍衛大將來護兒兵三萬前來增援洛陽,預計半月後可達。

看到這公告,血舞蒼穹一片轟然,洛陽的守軍越來越多,這還攻城個毛,這麼多的軍隊,一個來回就能夠將蒼穹幫幫衆殺個乾淨。

楊思月深吸一口氣,淡淡道:“如風,你去想辦法,替我大哥將洛陽拿下。”

劍出如風驚的全身一陣涼風拂過,爲何這等變態的事情,楊思月可以說的這麼淡然!

系統提示:你接受傳奇任務《入主洛陽》,想法子替楊玄感攻取洛陽!

好吧,傳奇任務,楊思月你身上到底有幾個傳奇任務,爲什麼你的傳奇任務都是沒頭沒腦的沒個章節,似乎是隨想出來一樣。

劍出如風道:“小姐要參於到這爭霸天下的遊戲中去麼?”

楊思月掃視劍出如風一眼,淡淡道:“真有這心思本座也親自動手,豈會輔佐他人。只是不管如何,他畢竟是我大哥,此次也可算是替父親報仇,我便助他拿下洛陽,從此後互不相干。”

jing彩推薦:

劍出如風聽到楊思月的話音:“立即來牧場全文字小說!”

其它npc還停留在飛鴿傳書的時候,楊思月使用的卻是千里傳音。仙人境界就是厲害,已經跟玩家沒有兩樣了啊。

獨步後宮:妃不出皇城 劍出如風本就在附近刷副本,聽到楊思月的千里傳音後,立即火力全開加快刷副本的度,心中暗暗琢磨楊思月的用意。想必是跟此次的國戰系統有關吧?

而此時,輕舞飛揚已經來到飛馬牧場。

“什麼人敢擅闖飛馬牧場!”幾乎是剛踏足這片區域,已經被李不三責問。

輕舞飛揚連忙說道:“在下想要買馬!”

既然是搞馬場的,買馬當然是一個完美的接近理由。

李不三回道:“我們副場主不在,請過段時間再來。”

輕舞飛揚心說我就是知道劍出如風不在我才趕過來,要是劍出如風在,我哪還有接近楊思月的機會。

此時忙道:“副場主不在麼,好可惜啊,我此來可是想要買一千匹馬,那場主在麼?”

其實李不三的回答很有些問題,怎麼說副場主不在,一般來講不是都講場主麼。

李不三聽到一千匹馬的時候,臉sè也有些變化,卻說道:“場主大人從來不理會這些瑣事,要不,您請入內稍候,我這就通知副場主回來!”

輕舞飛揚心說一千匹馬,如果剛纔李清研大呼小叫的是詫異,很可能就是這馬匹的價格,那麼足足八十萬黃金的收入,居然還是瑣事麼,那麼楊思月開辦什麼牧場,直接弄個別墅山莊就好啊。

輕舞飛揚道:“既然場主就在牧場內,可否通報一聲,就說在下想買一千匹馬,相信場主不會置之不理全文字小說!”

結果是聽到李不三苦笑一聲,說道:“客人勿怪,並非在下不肯通報,實在是除卻副場主之外,其它人完全無法接近場主通傳。”

靠!

輕舞飛揚咒罵一聲,這楊思月怎麼好像是劍出如風的專屬npc了,想繞過劍出如風去結交都不行!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點頭道:“如此就勞煩了。”

李不三點頭道:“請入大廳喝茶。”

輕舞飛揚進入大廳,剛打算坐下呢,就聽李不三喜道:“副場主回來了。”

輕舞飛揚聞言四望,也沒能看到劍出如風的身影,驚訝李不三是怎麼知道的。

原來楊思月看李不三的眼力不錯,居然某天有空指點了他一下,結果是任何人接近飛馬牧場不管能不能看到他都可以察覺,幾次周芷惠一靠近都被他察覺讓劍出如風躲過危機。

隨手調教一個npc都有這樣的實力,劍出如風也是感嘆楊思月的實力簡直逆天,不愧是能跟五強者比肩的人物。

此時的劍出如風剛剛踏進飛馬牧場,就看到李不三迎面而來,行禮道:“主公。”

劍出如風點點頭,以爲是正常的打招呼,就打算越過他去見楊思月,卻聽李不三說道:“主公,剛剛有一個冒險家說是要買一千匹馬,執意要見小姐,屬下看她的模樣似乎有些意圖不軌,已經將她暫時穩在大廳中,主公要不要去見一見?”

劍出如風一愣,連忙到大廳門口偷偷望一眼,原來是輕舞飛揚。

前腳纔跟輕舞飛揚說有馬買,輕舞飛揚就順藤摸瓜的來到飛馬牧場,肯定是從李清研那裏聽到什麼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咳嗽一聲,走上去笑道:“舞幫主,這麼有雅興在這裏喝茶。”

輕舞飛揚看着劍出如風,心裏是恨恨的,臉上笑意盈盈,說道:“宣哥哥,我還真是小看你了。”

如此彆扭的稱呼讓劍出如風差點摔倒,驚道:“你有什麼yin謀,居然這麼噁心都叫的出來。”

輕舞飛揚笑道:“瞧你這話說的,我能有什麼yin謀,不就是想讓你買馬的時候便宜一點麼。”

劍出如風搖頭道:“八百金一匹,堅決不二價。”

輕舞飛揚撇撇嘴,說道:“黑心鬼,喂,這馬匹能增強僱傭兵實力多少?”

劍出如風說道:“增加100——150的移動,50——80的攻擊度,以及提高威懾力,等等強力屬xing,總體上來講可以提升一倍實力差不多,比兵器要犀利一點。”

兵器是增加攻擊防禦能力,而馬匹從攻擊防禦的增加來看遠不如兵器,但是全方位的增長,這一方面是完兵器的。

輕舞飛揚道:“爲什麼不是固定數值,總有個浮動?”

劍出如風解釋道:“先是僱傭兵本身有強弱,有各種屬xing的最佳值和最佳加成。而且馬匹質量也有優劣,當然你放心,從我這裏出售,哪怕是八百金的馬匹,質量也是上乘的。”

輕舞飛揚微微眯眼,道:“聽你這話裏的口氣,八百金是最差的馬,你還有更好品種?”

劍出如風點頭道:“確實如此,不是說八百金是最差的馬,只不過我這裏還有一批最好品質的馬,汗血馬全文字小說!”

汗血馬,一聽這名字,正常的歷史迷都懂得神奇。

輕舞飛揚驚道:“你居然還有這馬,多少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