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但結果,江寂塵從天而降,十息之間,屠盡十大戰隊的修士。

可怕,太可怕了。

餘下的人,心中除了有劫後餘生的感覺,心中便被這種想法充滿了。

特別是看到江寂塵只是天道九重境的修士時,更以為自己看到是幻覺。

「若香,收戰利品!」

江寂塵開口道。

若香巧笑嫣然的飛出,纖纖玉手揮動,收取十個空間法器。

直至這個時候,餘下的人才不得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多謝公子相救!」

餘下的人齊聲道謝。

「不用謝我,我並沒有打算救你們,我只是在搶劫十大戰隊而已。」

「而且,若沒有你們為誘餌,我也不會這麼輕鬆的殺了他們。」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

事實,江寂塵說的是事實。

比如,他若真心要救這些人,早一些出手,自然可以救下他們。

但與此同時,他們就要與十大戰隊的高階神人正面對上。

那樣,也將要花費很多時間、精力。

但江寂塵並不是聖母婊。

要知道,這些戰隊的人,若有機會,絕對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掉比他們弱小的戰隊,然後奪取神晶。

在這一片沒規則之力,善良、同情之心,只會讓自己隨時陷入死境中。

江寂塵如此直接的話,讓活下來的那幾人無言以對。

「其實,我還可以殺掉你們,奪取你們身上的神晶。」

江寂塵的話,讓餘下的修士,臉色瞬間慘白,正欲要出手,對江寂塵進行拚死一擊。

「可惜,你們身上的那點神晶,本公子實看不上眼。」

然後,江寂塵與楊雪瑤已經離去,只留下了這一句輕飄飄的話。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對於這些小戰隊,江寂塵並沒有趕盡殺絕。

事實上,他留著這些人,也不奪走他們的神晶,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太弱、神晶太少。

而是因為他們還有作誘餌的價值!

十大戰隊的隊伍看到他們,必然還會出手。

而只要有人動手,江寂塵便可以輕易的感應到他們的存在。

於是,接下的十天時間裡,隨著不斷深入原始古林,十大戰隊的外圍隊伍一個個被屠滅,空間法器被奪走。

而江寂塵之名,已經傳遍整個原始古林。

現在無人不知,江寂塵在打劫十大戰隊。

而且,還有很多的隊伍都是江寂塵親手從十大戰隊的屠殺下救出來的。

雖然說,江寂塵把這些人當成了誘餌,但江寂塵救他們一命,且不奪他們的神晶,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所以,很多人對江寂塵的感官還是極好的。

心中對他實是又敬又怕。

同時,一名天道修士,可以任意屠殺神道七重境的神人,這絕對是逆天之舉。

當然,十大戰隊之人則對江寂塵恨之入骨。

只是十天時間,十大戰隊被屠了一百支隊伍,共一千人。

要知道,這一千人都是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啊,想想都讓人感到極度的心驚。

而江寂塵更是奪取了十大戰隊的一千隻空間法器。

想想,這當中究竟有多少的神晶?

那絕對是難以計數的!

至少,原始古林外圍的神晶,幾乎被江寂塵一人斂盡了。

餘下在眾戰隊修士手中的並不多了。

此時,十大戰隊都在通緝江寂塵,他們終於不得不組合起來,再也不敢分成十人一個戰隊。

這次,他們真的怕了!

不是怕一個組織,也不是怕一個頂級神人的存在。

而是怕一個小小的天道修士!

這一切,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

十大戰隊的人,完全被江寂塵殺怕了。

對方的偷襲技法,驚世無雙,根本是毫無徵兆、防不勝防。

反正,但凡被江寂塵盯上的戰隊,沒有一個可以倖存。

所以,中、外圍的十大戰隊修士,人心惶惶,充滿了恐懼。

餘下的十大戰隊修士,只能聯合起來,不敢走散。

如此一來,就讓眾戰隊鬆了一口氣。

因為,十大戰隊再也沒法如之前一般來搶奪他們的神晶、屠殺他們的隊伍了。

但江寂塵,也無疑成為了他們聯合追殺的對象。

要知道,聯合起的十大戰隊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還有一千名。

此時全部在一起,便是江寂塵遇到,那必然也是生死難料。

「現在是江公子一人吸引了十大戰隊所有外圍隊伍的火力,我們藉此機會,儘快圈殺神獸,多賺神晶。」

「嘿嘿最好他們拼個兩敗俱傷,好讓我們坐收漁翁之利!」

「確實呀,江寂塵身上的神晶,已不知凡幾,絕對多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此時,十大戰隊所有的外圍隊伍被引走,諸多戰隊又動了心思。

這當中,甚至還有很多江寂塵順手救下的隊伍。

「嘿,真是一群忘恩負義的東西,無論怎麼說,江公子都是救了他們一命。」

望月戰隊的一名隊員憤然開口說道。

「唉,在這地方,哪有救命一說?只有弱肉強食,只要有利益驅動,他們可以不顧一切。」

林望嘆息了一聲道。

而此時,十大戰隊外圍的隊伍聯手,浩浩蕩蕩的追殺江寂塵。

江寂塵被逼進了一處山谷之中。

「江寂塵,看你還能往哪裡怕?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這傻逼竟然逃入山谷,那不是自取滅亡么?」

一千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圍住了這一處山谷。

在別人看來,江寂塵便是插翅也難飛。

「妖瞳和劍影兩位大人說,這小子要留活的。」

這時候,卻有高階神人開口道。

「那簡單,廢了他,留他一息不滅!」

有人如此說道。

最終他們都達成了一致做法。

而江寂塵,此時立在山谷之中,看著四周的敵人。

這些都是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場面極是壯觀。

這麼多人,也只是為了追殺他一個天道修士而已。

「我進入這一片山谷,難道你們就不覺得有些蹊蹺么?」

江寂塵平靜的站立在山谷中心,環視四周開口道。

「哈哈,你也不用嚇我們了,除了只能用偷襲的手段,你在我們眼中什麼都不是。」

十大戰隊的眾高階神人大笑道。

事實也如此,在他們的印象中,十大戰隊所有的高階神人都是被江寂塵偷襲而亡了。

這十天時間,江寂塵根本沒有正面出現過。

於是,江寂塵在所有修士眼中,只是一個偷襲者而已。

正面,強不到哪裡去。

所以,這一千高階神人認為,逼得江寂塵現身,只能正面相對,那已不足為懼。

江寂塵看著這一千多高階神人在大笑、諷刺。

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道:「既然我敢引你們來此,自然有屠盡你們的把握了。」

江寂塵的話一落,十大戰隊的一眾神人已經開啟了嘲笑模式。

「什麼?我沒有聽錯了吧!」

「沒有,這絕對是我們平生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確實,裝腔作勢罷了,不要與他廢話了,廢了他吧。」

一眾高階神人,嘲笑的同時,便已經出手了。

而這時候,很多戰隊飄落四方,也要觀看這難得一見的驚世大場面。

「江寂塵靠偷襲才能斬殺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正面面對一千神道七重境的高階神人,那是根本不會有一絲的機會。」

「何況,這些神人當中,還有數名神道七重圓滿境的。」

圍觀的戰隊,也對江寂塵不看好。

畢竟,他只是天道修士,連神道也未入。

然而,江寂塵看著四周圍殺過來的上千神人,嘴角牽起一絲冷笑。

他又豈會不明這些修士的想法?

認為他是天道境修士,根本不可能正面對敵一千高階神人。

但若他不再是天道修士呢?

那麼,是否一切都變得皆有可能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雖然她的腿已經好利索。但關強子仍舊不放心。走到張小花前面,就蹲了下來。

說要背張小花下樓,但是張小花哪裡肯。一聽說要背她,張小花先是一驚。之後連忙一個人,就走在了關強子的前面。

怎麼都不肯讓關強子背她。說她的腿已經好利索,根本不需要她來背。自己一個人能走下去,

想想自己的個子雖然不高,但是重量卻不輕。這關強子這個年紀,而且看著長年不幹體力活。

雖然有1米70的個子,但是卻很瘦很瘦。臉上都沒有肉,只有一層薄薄的皮,包著大大的高凸的顴骨。眼睛也陷進了,遠看的話就像上面頂著兩個坑。

還有些駝背。這個身板怎麼看都是背不動她。如果是因為不放心她,而硬撐著要背她下樓。

如果到時候,萬一不小心。閃著他的腰就不好了。而且自己真的已經好了,只是關強子就是不信。

但是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既然知道自己已經能獨自下樓。怎麼說都不會讓關強子來背。

關強子見她執意不肯,還嚇得趕緊跑到了前面。 陸少,你老婆又跑了! 只好無奈的站了起來,緊跟在張小花背後。

看張小花躲閃的樣子,關強子心裡不是滋味。因為,這小丫頭像是瞧不起他。於是忙解釋說

「小花,你別看關叔瘦,關叔有的是肌肉。雖然力氣不如牛,但是背你這個小身板還是綽綽有餘。怎麼你懷疑我背不動你呢?」

「嘿嘿,我相信你能背的動我。只是我在籠子裡面呆了時間久了。現在既然出來了,就得多活動活動。如果不活動,枉費你剛才費力的幫我打通滯留血脈。」

關強子想了一下。覺得張小花說的話,似乎有些道理。再看張小花連下了幾個台階,都輕鬆自由。

這才放心下來,讓張小花獨自下樓。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從閣樓到樓下一層樓梯間。他一直都伸著雙手,做好隨時扶她的準備。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