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金蛇狂舞!」裂天槍提在手中,漫天的槍影匯聚成一條金色的長蛇轟向了一道影身。

「五行相生,人王印!」洛天並沒有停止攻勢,雙手飛速變換,人王印脫手而出。

而洛天的本人則是飛向了另外一道影身跟前,五屬性的元氣包裹著被鮮血染紅的拳頭狠的砸在了第三道影身的身上。

轟鳴中,上官宏圖的三道影身瞬間消散開來。

就在洛天攻擊三道影身的時候,上官宏圖的另外兩道影身已經形成,兩個影身,雙手飛速的變化,熟悉的元氣印記再次從兩道影身的手中飛出。

洛天雙眼冷芒閃動,身形再次閃動起來,閃身間,洛天身體中的氣勢陡然一變。

「煉體九重……化骨初期……化骨中期……」

「化骨巔峰!」氣勢直到增長到化骨巔峰的時候,才停了下來,正是洛天很久沒用過的模仿比自己高一等級的雞肋技能。

此時這技能已經不在是雞肋,化骨巔峰的氣勢對於煉體境來說也是不小的壓力,縱容應對的人是上官宏圖這樣的天才,也能夠讓其愣神一瞬間,一瞬間,對於洛天來說,就已經足夠!

果然,在洛天身上氣勢散發出去的一瞬間,上官宏圖的兩道靈身微可查的顫抖了一下。

洛天眼中露出無限的冰冷,飛身躲過向自己襲來的元氣印記,強大的神識散發出去,雙手飛速的變化,神識所至,一枚由神識形成的元氣大印狠狠的向前一推。

「攝魂印!」洛天現在所能施展的最強武技,彷彿一道無形的颶風飛向前方。

「嗷……」一聲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將人們震的耳根發麻。

擂台之上,上官宏圖的兩道靈身早已將消失不見,而上官宏圖則是倒在地上雙手抱頭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哀嚎。

這一切僅僅都只是發生在一瞬間,一些人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看到擂台之上傳出幾聲轟鳴聲,便看到了上官宏圖已經倒在了地上。

洛天口中喘著粗氣,上官宏圖的確難纏,自己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爆發出來了,才將其解決,如果換做是別人,也許早就死了不知道幾次了。

「趁他病,要他命!」洛天雙眼冷芒直閃,他不知道這上官宏圖還有什麼手段,畢竟是幽冥宗的天才,到現在上官宏圖還沒用出什麼武器。

想到這,洛天腳下用力一蹬,瘦弱的身軀出現在擂台的上空,大手一揮,一個泛著青色雷光的青銅大鼎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鎮魂鼎,洛天現在還不能使用,現在也只能夠用鎮魂鼎那無以倫比的重力,來砸人!

在鎮魂鼎出現的一瞬間,杜永昌的面色便狂變了起來,他能夠感覺到鎮魂鼎上的壓力有多大,這種重力絕對不是現在的上官宏圖能夠承受的住的。

「不要!」杜永昌雙眼很快被紅色所填滿,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幾乎是在鎮魂鼎出現的瞬間便落了下來。

「嗡……」鼎身摩擦著空氣,彷彿能將整個地面都能砸穿一樣,狠狠的落下。

下落的方向,正是那正在抱頭哀嚎的上官宏圖! 第一百八十六章幽冥老祖

沉重的鎮魂鼎,帶著強大的壓力,狠狠的砸向了倒在地上的上官宏圖。

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知道,上官宏圖這個幽冥宗的天驕,完了。

「不!」杜永昌心中後悔,不該讓上官宏圖去跟洛天對上,他也沒想到上官宏圖真的會被洛天殺死。

魏明軒低頭沉思,似乎在考慮如果上官宏圖死了,如何去承受住幽冥宗和玄陰宗的怒火,而眼下還有個天屍宗如鯁在喉。

「好!」五行門的弟子們卻是不管不顧,爆發起熱烈的掌聲,他們也沒想到,爆發起來的洛天居然如此恐怖。

五行門的一些化骨境的長老們甚至都心生顫抖,尤其是一些化骨初期的人,心中暗自思索,如果他們被洛天這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擊中的話,能否承受的住。

不過很快大部分的人則是心生苦澀,前面的攻擊還好,但是這個青銅大鼎,卻是太過駭人了,絕對是砸哪,哪沒。

鎮魂鼎瞬間出現在了上官宏圖的頭上,千鈞一髮之際,上官宏圖腰間一塊玉佩彷彿感受到了鎮魂鼎的壓力,散發出陣陣的金色光芒。

一個金黃色的結界將上官宏圖包裹了起來,金色的結界看似普通,但是眾人能感覺到那結界之上複雜的紋路,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的出來的。

「咔嚓……」碎裂的聲音傳出,雖然金色的結界不一般,但是鎮魂鼎的壓力太大了,還是將那結界給壓的碎裂開來。

但是經過這麼一緩衝,鎮魂鼎的位置也是偏離了不少。

「轟……」整個擂台在這巨大的壓力之下轟然破碎,鎮魂鼎昂然的矗立在那裡,彷彿在證明自己是天地間的霸主一般。

而雖然被金色結界保護了起來,但是上官宏圖還是被衝擊之力傷的不輕。

已經落在地面之上的洛天,看著鎮魂鼎,心中激動無比,他很期待自己什麼時候能夠完全催動這鎮魂鼎,那時候絕對霸氣無邊。

感嘆了一下,洛天的目光再次落在了上官宏圖的身上,他能夠感覺到現在的上官宏圖即使是一個普通人都不如,稍微一用力,便能夠讓其崩碎。

飛身來到了上官宏圖的身前,將其提了起來,甚至提起來的時候,都有些小心翼翼,不敢用力觸碰。

「洛天,你最好放了他,否則,你將會為你們五行門引來大禍!」 豪門千金嫁世交 杜永昌低吼了一聲身形來到了洛天的對面,如果不是洛天先一步將上官宏圖提到了手中,也許暴怒之下的他會一巴掌拍死。

可是考慮到如果一不小心,自己用力過猛的話,上官宏圖也有可能被自己誤殺,杜永昌強壓下了心中的憤怒,開口說道。

「憑什麼!」洛天臉上無悲無喜,雖然跟自己說話的是元靈巔峰的杜永昌,但還是冷聲問道。

「就憑他!是幽冥宗幽冥老祖的玄孫!」杜永昌臉上帶著一絲鄭重,他生怕洛天衝動之下把上官宏圖給殺了,那麼到時候不僅五行門倒霉,就連他也會跟著倒霉。

「幽冥老祖,他還活著!」魏明軒等一干人,聽到杜永昌的話,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幽冥老祖,一萬年前和五行門的創始人一個時代的人傑,也是當初那個時代有名的強者,力壓八方,在宗門林立的南域大地創建了幽冥宗。

一萬年過去了,到現在,各大宗門還記載著當初那一代幾位天才的驚人戰績,而幽冥老祖的名字,則是被排在了前三位。

「的確還活著,所以,他不能死,他若死,會有無數的人為他陪葬!」杜永昌目光掃過魏明軒和一干五行門的主要人物,低沉的說道。

魏明軒臉上露出一陣凝重,杜永昌給他的消息真的是太震撼了,萬年前的強者,居然還沒有離去,五行門的創始人也只是給後人留下了一些底蘊而已,便破開了虛空飛到了上界,而這幽冥老祖卻選擇了駐留下屆,這是為了什麼!

不過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萬年前便成名的強者,那麼到現在到底有多恐怖,魏明軒心中已經有些不敢想象了,如果真的被這樣的人找來五行門,那麼五行門真的有可能擋不住。

「洛天,將他放了吧!」魏明軒的聲音響起,眼神看向洛天,他知道這樣的話對洛天有些委屈,但是他也不得不這麼做,他不能讓五行門陷入困境,正如當年比這個更加艱難的抉擇一樣,他選擇了五行門,放棄了自己心愛的人。

「恩?」包括洛天在內,所有五行門的弟子,紛紛看向了魏明軒,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五行門的弟子都知道,魏明軒是最霸道的一個人,從來都是說一不二,但是沒想到今天被人欺負上門來了,居然還讓洛天放了要殺洛天的上官宏圖。

洛天眉頭微微皺了皺,對於上官宏圖他已經忌憚到了極點,如果不是剛才自己出手迅速的話,那麼結果還真的不好說。

不過聽到魏明軒的話,便知道這幽冥老祖絕對是個恐怖的存在,他此時心中也是很亂,不殺上官宏圖的話,有這麼一個人成天惦記著自己,那自己寢食難安,殺,那麼那個恐怖的幽冥老祖怎麼對付,洛天不由的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三個師兄的身上。

張子平,雷永,季晨三人看到洛天有些求助的目光,眼裡都是露出了微笑,沖著洛天點了點頭,隨後三人的聲音紛紛烙印在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隨你!大不了一死!」季晨冰冷的聲音響起。

「小師弟啊,想殺就殺,別婆婆媽媽的!殺完了咱們去宴月樓慶祝一下怎麼樣!」雷永帶著鼓勵的聲音,絮叨起來。

「有師兄在,別怕!」張子平最後溫和的聲音如同一股暖流,將洛天的心徹底便的溫和起來。

微微鬆開了上官宏圖的手,一枚丹藥出現在了手中,放進了上官宏圖的口中。

「呼……」丹藥吃過之後。昏迷的上官宏圖臉上稍微緩和了一下,悠悠轉醒過來。 第一百八十七章死吧

看到洛天出手將上官宏圖救醒了,杜永昌和魏明軒心中同時喘了口粗氣,慶幸事情在往好的狀況上發展。

「你立下血誓,不會遷怒於古千雪和古雷,我今天便放了你!」上官宏圖還在渾渾噩噩的看著四周,便聽到了洛天那冰冷的聲音,身體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徹底清醒了過來。

感覺到自己被洛天提在了手中,上官宏圖臉上馬上便是怒意橫生,即使在南域那個天驕林立的地方,他都沒有如此狼狽過,何況是在這個他瞧不起的北域。

「你最好放了我,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上官宏圖臉上猙獰,看著洛天,雖然他此時虛弱無比,但是到是升起了一股長期形成的上位者的氣勢。

「立下血誓言,此事不能遷怒於古千雪和古雷,我便放你離去!」洛天再次開口。

血誓,修鍊者通過秘法來催動自身精血來立下的誓言,如果違背,那麼會發生不祥的事情,從古至今,就連祭魄,甚至之上的強者都不敢輕易的立下血誓,稍不留神,那麼就連這些大能們都有些承受不住誓言的反噬之力。

聽到洛天的話,剛剛恢復到元靈境的田伯站在人群之中,臉上露出感動的神色,洛天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也不是五行門,而是古家的古千雪和古雷,害怕上官宏圖由此遷怒古千雪和古雷。

「做夢!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把我放了,否則,不僅僅是你,跟你所有有關係的人都將會因為你的無知,而為你陪葬!」上官宏圖滿臉高傲,大聲呵斥。

「他完了!」五行門的弟子紛紛撇了撇嘴,熟悉丹殿的人都知道,丹殿的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的貨,尤其是以張子平的師兄弟們為最。

眼下這上官宏圖如此找死,不斷的威脅,在五行門的弟子們看來,甭管你什麼身份,只要落在了丹殿的手中,還如此的大聲威脅,這上官宏圖多半活不下去了。

魏明軒此時也是有些凝重的看著洛天,自己剛才已經命令洛天放了上官宏圖了,但是洛天卻是無動於衷,這就表明,洛天對於上官宏圖還是有殺心的。

「洛天,還是放了他吧!他死了,五行門,真的保不下你!」魏明軒低聲開口,目光灼灼的看著洛天。

張子平聽到魏明軒的話,臉上露出了無盡的失望之色:「你還真是個好的掌門!」

「我!」魏明軒看到張子平臉上那強烈的失望之色,想要說些什麼,但終究還是化作了一聲長嘆。

洛天臉上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但是他知道,自己可以死,但卻不能將自己的師兄弟們牽扯進來,如果真的是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張子平他們以為自己而死,讓洛天怎麼能夠受的了,他已經欠張子平三人夠多的了。

在上官宏圖那驕傲的叫囂聲中,洛天緩緩的送開了上官宏圖的衣襟,將上官宏圖放在了地上。

看到洛天將上官宏圖放在了地上,五行門的弟子一片沉寂,臉山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沒想到一向霸道無比的丹殿今天居然會服軟。

不過,隨後看向洛天的眼神卻是變的更加敬重起來,他們知道,洛天這是不想為五行門帶來大麻煩,所有才強忍著,沒有出手。

看到上官宏圖那囂張的身影,五行門的弟子有一種,自己親自上去踩兩腳的衝動,只不過,洛天都放了他,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出手,一時間五行門的弟子臉色通紅的站在那裡,雙眼都快噴出火來。

身為北域第一大宗門,走到哪裡不是被人客客氣氣的迎進去,但是今天這裡卻是被一個被自己門派天驕打成重傷的弟子,大聲喝罵,不敢還口,只因為對方有個厲害的玄祖。

杜永昌心情大好,他知道,洛天應該是想清楚了利弊,心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開始觀看起五行門所有人的表情來,畢竟五行門在外面也算是一大門派,能看到五行門吃癟的次數可不多。

看到整個五行門都向是被自己的氣勢所壓倒,上官宏圖不禁臉上帶著輕蔑的笑容:「放心吧,即使你不說,我也會照顧好古千雪和古雷的,畢竟一個是我的未婚妻,另外一個是我未來的小舅子不是!哈哈!」

「死!」洛天冰冷的聲音,如同九幽寒潭。

而剛剛起身的上官宏圖,便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下崩碎成了一團血霧,徹底死去。

在上官宏圖死去的瞬間,整個五行門有那麼一瞬間很是安靜,甚至可以聽到人們那緊張的呼吸聲。

「洛,洛天,你殺了上官宏圖!」杜永昌雖然是元靈境的強者,但是此時卻是伸出手指著洛天,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魏明軒臉上也是有些震驚,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洛天突然下起了殺手,想必是跟古千雪和古雷有關係吧,當務之急不是想這麼多的時候,而是想想這事情要怎麼收場。

張子平三人眼神淡漠的看著杜永昌,已經站在了洛天的身前,陸鯤鵬也是跟在了他們的身後,而在場的丹殿弟子,也是紛紛站在了幾人的身後,他們不知道接下來將會迎接的是什麼。

「洛天就是洛天!我服!」其他山峰不知道是誰大吼了一聲,站到了丹殿弟子的人群之中。

「洛丹師,是我輩的榜樣,就該這樣,這才是真正的修鍊者!」人群低吼,不斷的有一些熱血的弟子站在了丹殿弟子的人群之中。

「完了!」杜永昌已經感覺到自己玄陰宗宗主的位置可能保不住了,甚至有可能小命都會葬送掉。

「洛天,你闖下大貨了!」杜永昌大吼一聲,臉上帶著濃濃的殺氣。

與此同時,離北域千上萬水的南域幽冥宗,一個灰衣老者盤坐在一座漆黑的大殿之中,如同一座雕像,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渾身散發著一股滄桑的氣息。

募然間,老者睜開雙眼,飛出陣陣的寒芒,手掌輕輕的向天空一揮,彷彿在驅趕蚊子一樣。 第一百八十八章化解

老人只是揮了揮手,但是一個遮天蔽日的元氣手掌卻是在幽冥宗的上空瞬間形成,帶著恐怖的壓力,劃破空間朝著北域飛去。

「魏明軒,我勸你還是交出洛天,否則,不死不休!」杜永昌臉色露出強烈的殺氣,雙眼死死的盯著洛天,恨不的馬上將洛天活捉起來,帶到幽冥宗去承受幽冥宗的怒火。

「這!」魏明軒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看了看站在洛天身後的五行門的眾多弟子,最後目光掃到了張子平的身上。

「洛天,我不能交!」魏明軒臉上露出掙扎,低聲喊道。

「掌門威武!」在魏明軒的話音落下,五行門的弟子便爆發出無盡的歡呼聲,顯然魏明軒的做法贏得了弟子們的心意。

「當初,你若如此選擇該有多好!」張子平面帶複雜的看著魏明軒,輕聲呢喃。

魏明軒何等修為,更合況他還分出了一絲心神來觀察著張子平,聽到張子平的話,魏明軒身軀微震。

「魏明軒你可要想好了,雖然我知道五行門底蘊深厚,但是我敢說除非是當年的五行門的掌門復活,否則誰都救不了你們!」杜永昌沉聲問道。

「我五行門從古至今,存留到現在,還一直都沒有沒踢出一流宗門之外,我就不信一個幽冥宗就能滅掉我們五行門!」魏明軒臉色越來越凝重,因為他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波動從遠處而來。

……

南域冰川,座落在南域的最南邊,也是整個天元大陸的最南方,長年被積雪掩蓋,這裡是冰與雪的世界。

這樣惡劣的條件之下,本應該沒有人類能夠生存,但是這裡不但有著南域有名的一流門派,還有成千上萬的冰雪屬性的凶獸居住。

在南域冰川之地卻有著這樣一處絕地,到處都是紊亂的元氣漩渦,甚至已經將虛空的絞碎開來。

一絲絲虛空的裂痕在這裡的天空之上形成,就連這裡最大的宗門冰極島都不敢來此,因為稍微一不小心便會被捲入那虛空之中,無論你有多麼高的修為,都別想從那裡面在出來。

「吼……」一聲長長的嘶吼之聲,從一道裂縫之中傳出。

「人類!你們要封印我到什麼時候!」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一道陰冷的聲音讓人望而生畏。

而與此地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一對頗顯年輕的夫婦,盤膝坐在地上,無論下面發生什麼狀況,夫婦二人都是緊閉著雙目,不聞不問。

但是就在幽冥宗那名老者的元氣大手剛剛形成之際,夫婦二人同時睜開了雙眼,眼中都是露出冰冷的殺意。

中年人將背後的長劍取出,朝著虛空之中冷冷劈出一劍,一到澎湃的劍意帶這冰冷的氣息衝天而起,直追那元氣大手而去。

宋春歸 「哼!天哥!我要去!今日,你別阻攔我!」婦人冷聲開口,眼中露出冰冷,一絲絲瘋狂的氣息在婦人的身上形成,彷彿被傷害了幼崽的老虎。

「在忍忍吧,那位前輩說只要天兒到達元靈境,咱們就可以相聚了!」中年男子低聲勸慰。

「忍忍忍,我忍了五百年!還要忍到什麼時候!」婦人低聲嘶吼,後背一把長劍出鞘,消失在這冰天雪地之間。

……

五行門,此時卻被一種緊張的氣息所圍繞著。

杜永昌臉色難看的看著魏明軒和一干五行門的眾人,他知道,以現在他們的陣勢,如果五行門強加阻攔的話,跟本就不可能將這洛天帶走。

但是一想到回到宗門面對各個老祖,杜永昌就心中顫抖,上次王思源和那位老祖的死,已經讓眾多老祖不滿意了,這次幽冥宗的寶貝居然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死掉,他真的沒法交代。

就在兩方謹慎對峙的時候,那隻巨大的手掌已經快飛到了五行門的上空。

感覺到元氣大手的恐怖,五行門各山峰上分別有幾兩道強悍的氣息傳出,幾名老者出現在了五行門的上空,面帶凝重的看著那遮天蔽日的大手。

「這是各峰的老祖宗!」各峰的峰主看到這幾道蒼老的身影,紛紛激動的大吼起來。

各峰的峰主已經到了元靈境,自然能夠感覺到那元氣大手的恐怖之處,如果真的被他拍在五行門的山上,那麼五行門即使能夠抗住,那也必將損失慘重,元靈境以下的弟子長老也會十不存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