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尤其是武尊畢玄的炎陽奇功,不愧是江湖上頂尖的功法,施展之後層層熱浪席捲整個房間,威力著實驚人。

炎陽奇功與寒冰勁是兩個極端,一熱一寒,宛若陰陽交替。

張亮在思索,如何將這兩門武功整合歸一,形成一門獨特的奇功,如此一來,對敵時便能起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最近,清月客棧的小二趙四,總是好奇地盯著張亮所在的天字一號房,他很好奇住在裡面的公子究竟是誰,已經整整一個多月了,對方每天深居簡出,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這一天,一隊打扮奇異的武林人士來到了清月客棧之中,在趙四驚訝的目光下,徑直來到了天字一號房的房間外,恭敬地說道:「少主,屬下奉宗主之命,前來接您回宗!」

「少主?!」

趙四忍不住雙目一凝,想著這個天字一號房的公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讓這些個看起來便凶神惡煞的傢伙,稱之為少主!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張亮有些冰冷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讓房間外眾多的的魔門弟子頓時感覺後背有些發涼。

其中一個領頭的魔門弟子站了出來,恭敬地說道:「宗主派探子潛入突厥隊伍,得知你受傷離開了草原,所以命在下等人沿路尋找,終於在這裡發現了您的蹤跡。」

房間里沉默了一會兒,緊接著說道:「好,我知道了,兩天之內我自然會回花間派。」

那個弟子猶豫了一下,隨後說道:「少主可能不知,最近和氏璧重現江湖,宗主正在與那些名門正派全力爭奪,可能需要…需要您的幫助。」

「和氏璧…」

房間內,張亮邪魅的雙眸發出異樣的神采,自從梵清惠死了之後,和氏璧的下落便無人知曉,如今終於出世了嗎?

「好,我知道了,我會儘快趕回去的!」

稍後,張亮應了一聲,摸了摸各增添一道血絲的雙眸,既然和氏璧出世了,那他自然要去湊湊熱鬧。

「那…屬下就先行告辭了!」

領頭的魔門弟子見張亮應允下來,恭敬地行了個禮后,便帶著眾人離開了清月客棧。

趙四看了一眼那些人離開的身影,不由得對天字一號房的公子多了一份敬畏。

第二天一早。

張亮在小二趙四敬畏的目光中,騎馬離開了清月客棧,當晚便回到了花間派。

他見到魔女婠婠的時候,發現後者的氣息有了些許的變化,體內似乎多了一道氣息。

「什麼時候有的?」

張亮自然知曉發生了什麼事情,神色柔和地望著魔女婠婠,他沒想到,自己剛回來,就喜當爹了。

「你離開的前幾天…」

婠婠臉色有些羞紅,和她平日里的嫵媚動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很好…」

張亮也有些不知所措,畢竟他也是第一次當父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大哥哥,你怎麼才回來?!」

這時候,一個扎著雙馬尾,眼睛大大的女孩跑到了張亮的身邊,捏著他的衣角笑嘻嘻地說道。

「花兒!」

張亮蹲下身,將那個小女孩抱起來后,有些驚訝地看了魔女婠婠一眼。

後者笑了笑,道:「在你離開不久,我覺得有些寂寞,就將花兒一家人接了過來,並且收她為徒,她的體質,真的很適合修鍊天魔大法。」

「是嗎,那挺好的。」

張亮颳了刮花兒的鼻子后說道。

花兒皺了皺鼻子,隨後笑著道:「對了,大哥哥,我已經將你教給我的劍法練到了第三章!」

「第三章?!」

張亮有些驚訝地看了花兒一眼,她小小的年紀,竟然在這個時候就將慈航劍典練到了第三章,將來的成就,恐怕不可限量!

魔女婠婠點了點頭,道:「她天資聰慧,學習武功的速度很快,天魔大法已經練到了第五層!」

聽到這個消息后,張亮不由得看了花兒一眼,這個小傢伙的天資很強,恐怕不弱魔女婠婠。

「對了,你聽說和氏璧的消息了嗎?」

魔女婠婠神色認真地看了張亮一眼,隨後問道。

張亮點了點頭,道:「我已經聽說了,似乎邪帝正在和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全力爭奪呢。」

「是啊,和氏璧的出現,引發了江湖上新的紛爭,我師父和邪帝已經與宋缺等人交鋒了好幾次。」

魔女婠婠神色嚴肅地說道,說實話,她有些擔心自己的師父,不難看出來,邪帝似乎對後者已經沒有什麼感情可言。 宋缺等人,的確是爭奪和氏璧的強勁對手。

不過,張亮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步,再也無懼天刀宋缺等人,與石之軒聯手奪取和氏璧,也未嘗不可。

知曉了張亮的想法之後,魔女婠婠有些擔憂地望著他:「不管能不能得到和氏璧,你都要平安歸來,我不想孩子還未出生,便沒有了父親…」

張亮摸了摸婠婠的臉,點頭答應下來,當天下午,他便出發前往邪帝所在的銅殿,和氏璧便被放置在那個地方。

當他趕到的時候,石之軒和陰后,正在與宋缺、寧道奇等人對峙,暫時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見到張亮出現,石之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有自己這個弟子在,他們取勝的把握又多了不少。

不過,雙龍也來到了場中,他們將突厥的布防圖交於李世民后,便趕來了這裡。

如今,雙方的局勢有些微妙。

邪帝石之軒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天道高手的境界,在場的所有人,單打獨鬥的話誰也不敢說能夠勝他。

可是,這並不是單打獨鬥能夠解決的事情。

如果宋缺或者寧道奇其中一人纏住石之軒的話,對方將會空出來一個頂尖高手,張亮他們這一邊,並不好受。

「邪帝,和氏璧乃是秉承天地浩然正氣的至純之物,你意欲毀掉它,莫非就不怕天譴?」

天刀宋缺持刀而立,一股傲然之氣由內而外地散發出來。

「奇怪,宋缺的實力竟是又精進了幾分,這是為什麼?」

張亮有些好奇地打量著天刀宋缺,對方因為梵清惠的緣故,心境出現了破綻,可是現在卻實力精進不少,其中恐怕有些貓膩。

石之軒似乎看出了張亮的疑惑,解釋道:「青璇…不對,應該是師妃暄,她將慈航劍典借與宋缺觀看了三天,後者有所感悟,所以實力這才精進不少。」

張亮頓時一驚,一是因為石之軒已經知曉了師妃暄的另一重身份;二是後者對自己的恨意是在太強了,竟然不惜將慈航劍典借給外人觀看。

稍後,石之軒冷哼道:「宋缺,你莫想亂我心志,天譴這東西,本尊向來不信,我只信我自己!」

「哼,無所敬畏!」

宋缺冷哼一聲,明白多說無益,與寧道奇和雙龍對視了一眼后,決定動手,奪取銅殿內的和氏璧。

一旁的師妃暄,憤恨地望著張亮,梵清惠死去的畫面,從未在她腦海中消失過,便是這個男子,殺了自己最敬愛的師父!

一場混戰頓時展開,寧道奇出手攔住了張亮,雙龍纏住陰后祝玉妍,天刀宋缺則與邪帝石之軒對決起來。

剩下的師妃暄,不再管這裡的情況,閃身衝進了銅殿,意圖奪走和氏璧。

「師妃暄,我怎能讓你稱心如意!」

這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場中,緊隨著師妃暄,闖進了銅殿之內。

「婠婠!」

聽到這個聲音,張亮焉能不知道是誰來了,他頓時擔心起來,後者畢竟有身孕在身,動起手來哪裡會是師妃暄的對手。

不過,此時有寧道奇在,他想離開,沒有那麼容易。

「寧前輩,我敬你是一代宗師,這才留手,既然你非要阻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張亮怒喝一聲,不再猶豫,施展出武尊畢玄的炎陽奇功,層層熱浪伴隨著拳勁,不斷地攻向對面的寧道奇。

「武尊畢玄的武功,你怎麼學會的?!」

寧道奇忍不住驚呼一聲,轉念間便反應了過來,後者既然能夠學會他的散手八撲,宋缺的天刀八式,那學會畢玄的炎陽奇功也不是不可能。

另一邊,闖入了銅殿後,師妃暄在裡面果然見到了和氏璧和一心大師的骸骨。

愛就對了 這時,婠婠的身影也沖了進來,一個翻身後,穩穩落到了師妃暄的對面。

「魔女,莫非你要阻我不成?!」

師妃暄見婠婠出現,忍不住冷哼一聲,因為她聽說,對方早已和殺她師父的多情公子結為夫妻,是她的敵人。

婠婠輕笑一聲,道:「慈航靜齋的聖女果然伶牙俐齒,一口一個魔女,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你慈航靜齋正道翹楚的地位。」

「我不與你做口舌之爭,動手吧!」

說完,師妃暄抽出長劍,一劍刺向了對面的婠婠。

「動手就動手,誰怕誰!」

魔女婠婠也被師妃暄的話激起了傲氣,她身為陰癸派的傳人,怎會懼怕慈航靜齋的聖女。

霎時間,銅殿內劍氣縱橫,緞帶飄飛,兩個江湖中少見的奇女子對殺起來。

慈航劍典與天魔大法,都是少有的寶典,二者不斷變換方位,長劍與緞帶不斷碰撞,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音。

半柱香之後,婠婠忽然感覺身體一頓,腹部隱隱作痛。

師妃暄哪裡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劍光劃破長空,瞬間臨近魔女婠婠,眼看就要將她斬殺。

這時候,一道冷哼聲響起,緊接著一股寒冷的氣勁迅速席捲師妃暄,狠狠地擊在了她的長劍之上。

長劍瞬間脫手,師妃暄也被氣勁所傷,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張亮的身影赫然出現自魔女婠婠身邊,摟住她的肩膀后,有些擔心地問道:「你沒事吧?」

婠婠搖了搖頭,道:「沒事,只是不小心動了胎氣,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一旁的師妃暄聽到胎氣二字,頓時一驚,怪不得自己與這個魔女交手的時候,對方格外注意自己的肚子,原來她已經有了這個魔頭的孩子!

這時候,散人寧道奇也衝進了銅殿中,不過他的嘴角隱隱有一絲血跡,臉色也有些許的蒼白。

「這怎麼可能?!」

師妃暄一臉不敢置信地望著寧道奇,寧前輩可是三大武學宗師之一,怎麼會被這個魔頭所傷。

莫非,後者的實力又精進了不少。

「年輕人,你的實力進步如此之快,踏足天道絕對有可能,為何要痴心魔道?」

寧道奇看了張亮邪魅的雙眸一眼,心中甚是震驚,對方身上的魔性越來越強了,再不制止,恐怕真的會成為空前絕後的大魔頭! 「痴心魔道?」

聽到寧道奇的話,張亮忍不住冷哼一聲:「何為魔道?何為正道?莫非他們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生來便是正道?」

寧道奇眉頭微皺。

誠然,這個年輕人的話不無道理,可是邪帝石之軒意圖稱霸武林的念想眾人皆知,對方若是助紂為孽,豈不是助長魔道氣焰。

他緊盯著張亮,道:「不管怎樣,和氏璧決不能落入魔門手中,老夫勸你還是早些回頭,免得墜入魔道,白白浪費了自己的武學天賦!」

「苦海已無涯,回頭豈是岸?」

張亮長笑一聲,隨後讓魔女婠婠退到自己身後,神色冷漠地望著寧道奇和師妃暄,和氏璧,他勢在必得!

一旁的師妃暄聽到張亮的話,彎月般的雙眉緊緊地皺在了一起,隨後對寧道奇說道:「寧前輩,這個魔頭早已經不辨是非,我們不需要再跟他白費口舌,還是儘早取走和氏璧!」

寧道奇無奈地嘆了一聲,隨後傳音說道:「等一下我會盡全力纏住這個小輩,你趁機取走和氏璧便可。」

師妃暄點了點頭,一旁的魔女婠婠身懷六甲,實力大打折扣,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這個計劃可行。

霸婚老公賴上門 霎時間,寧道奇的道袍無風自動,揮袖之間,一股氣勁便朝著不遠處的張亮襲去。

「來的好!」

張亮嘴角露出一絲譏笑,炎陽奇功強勢出手,以他如今的實力,根本不懼面前的這個散人。

很快,兩人便戰作一團,出手間氣勁翻飛,讓一旁觀戰的魔女婠婠忍不住大吃一驚,心中更是不由得擔心去起張亮來。

此時,師妃暄猛地朝高台上的和氏璧躍去,想要一舉拿下這個正邪兩道都在覬覦的寶物。

婠婠早就察覺到了這個慈航靜齋的聖女有所企圖,手中的緞帶「嗖」的一聲飛出,朝著師妃暄的後背擊去。

「魔女,休想攔我!」

師妃暄冷哼一聲,揮劍將緞帶擊飛,借力之後,猛地加速,伸手抓向了和氏璧。

「你真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之間的計劃?」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師妃暄便感覺到一股熱浪朝著她的後背襲去,即便是她拿到了和氏璧,恐怕也帶不走。

無奈之下,師妃暄只好在空中一個翻身,避開那股熱浪,有些狼狽地落到地上,一臉憤恨地望著不遠處的張亮。

此時,銅殿之中又進來了幾道身影,邪帝石之軒,天刀宋缺,陰后祝玉妍,還有寇仲和徐子陵。

「婠婠,你速速退下!」

祝玉妍有些擔心地看了婠婠一眼,她知曉對方已經有了身孕,不適宜待在這樣的場面。

「師父…」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