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第口裝甲團、突擊炮營、偵察營發起攻擊,而突擊兵團負責增援,尋找可通過的道路以便能隨時接應友軍部隊。在佔領茶水之後,中**隊將從那裡出發繼續向東推進。

當時跟隨第2偵察營的一名戰地記者記錄了整個行動的過程,包括裝甲部隊於37年。月3。日對茶水的進攻:

「早上3點左右,方冶中尉說他和第3突擊炮營3連的部隊成功擊退了6輛從西面方向過來的日軍坦克的攻擊,並成功擊毀了其中的輛。口點3。分左右。第2偵察連和突擊炮營,連從右路出發,攻擊日軍側翼,而偵察營其餘部隊將繞道前進,炮兵團,營的一個連負責支援。

在戰鬥開始后的3天時間裡,「項羽。摩步師讓那些駐守在其當面的日軍蒙受了慘重損失,以日軍山口步兵大隊為例,該部被俘虜了600多人,到3。日結束之前,日軍的損失已經到了極其慘重的地步。

而對於蕭遠來說,光是開局這幾天進攻中所取得的出色成績就夠他樂上一陣子了。不過最讓蕭遠擔憂的是該師的補給情況,各後勤單位不得不與極度惡劣的道路環境以及不斷增大的戰鬥部隊與補給基地之間的距離做鬥爭。

載重卡車沒日沒夜地駛向後方裝載彈藥備用武器、食物以及最重要的燃油。並把它們運送到前線。回來的時候這些卡車上也是滿滿的一車傷員。他們經常還能在半道上遭遇到日軍的掉隊士兵。這些人有時會伏擊供給的車隊,逼著那些習慣了開卡車的司機不止一次拿起武器,拚命對著窗戶外面開火,殺出一條回家的血路。

後勤人員的貢獻往往會被大家忽視,但也多虧他們默默無聞的努力才能使那些坐在指揮部里的將軍們可以安安心心地部署他們的進攻計劃,不用時刻為供給不足而牽腸掛肚。

。月3。日晚。「項羽。摩步師圍繞著茶水附近地區架起了宿營地,就地休息。

在該師向第軍提交的報告中這樣寫道:我部已經跨過了旭川、富態、元松丸一線,並在茶水河對岸建起了一個橋頭陣地,還向那裡派去了,個加強連。我們的箭頭部隊,團和第2偵察營、第2裝甲營

已經像一把鋒利的匕首刺進了對方的防線深處。

二:」項羽,摩步師的十兵們從太陽升起的那刻起便開糊泌起來。步兵們忙著搶佔東側的隘口,反坦克炮則被部署在各個重要的位置以防日軍坦克的突然出現。後勤運輸隊的摩托車和卡車則隱藏在灌木叢中。忙完了之後,士兵們則舒展舒展筋骨,欣賞著周圍美妙的景色休息了一下。

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安靜,只有還在悶燒著的日軍坦克殘骸不停地往外噴吐黑煙,這會令人回想起前一天的激烈戰鬥。裝甲兵忙著給他們的坦克補充燃油和彈藥,而大多數人則是在洗漱、整理被褥或是啃著香噴噴的麵包。

但是和之前幾天不一樣的是。這天的戰鬥是從一場突襲戰開始的。第裝甲營2連的孫曉上士描述了當時所發生的一切:

「經過了一個涼爽的夜晚。第一縷陽光開始溫暖著我們的身體。周圍儘是一堆堆的廢銅爛鐵,有的車體裡面甚至還在悶燒。鐵路路基後面就是我們的反坦克炮陣地。我剛打算開始吃早餐的時候,周圍有人喊道:「日本人!它們從右前方開過來了!,

我們一個躍身跳進了自己的戰車,發動起了引擎,履帶很快就呼呼碾動起來。穿過了鐵軌,根據命令我們的第一個作戰位置是在反坦克炮陣地旁。大約。米以外。輛3式坦克正從我們前方駛過,並向我們的反坦克炮開火,它正在碾過我們一門放置在更前方陣地上的迫擊炮。

「預備!射擊!,「幹得漂亮!直接命中!,

與此同時,我們營其他的部隊也都準備完畢,開始進行反撲。在距離。米遠的距離上,我們發現了另外,輛日本坦克,日本人搶先開火。決鬥開始了!我們將炮彈一顆接著一顆地打了出去,一發失的。二發失的,直到第三發炮彈才讓那輛坦克燒起來。

緊接著我接到命令轉向右側,開始追擊逃跑的日本坦克。就在我們追擊的時候。戰車的右側遭到了對方炮火的打擊,車身頓時顫動了一下。正在運轉中的負重輪也被敲壞了。之後發生的一切實在令人不堪回首。我們所有人拚命試圖跳出車外。但敵人的機槍還是把我們逐個掃倒在地!

軍醫開著他的裝甲車呼嘯著趕來,救起了傷員。向我們開火的那輛日本坦克閃到了一旁的鐵軌邊上,我們這邊迅速有2輛戰車向它沖了過去,並迅速將其打爆,連它的炮塔都被炸飛,落在鐵軌的右邊。這場戰鬥結束之後我們發現,短短。多分鐘的交火中竟然摧毀了對方2輛3式坦克外加2輛輕型坦克,大家都很高興能迎來這樣一個旗開得勝的早晨。

到了早上6:3」。裝甲營完成了它在這次戰鬥,而得到一個輕型榴彈炮連加強的。偵察營也動身前往日軍防線。這一路上進展異常順利,不僅天氣晴朗陽光明媚小道路狀況也非常良好、地形也相當開闊。視線所能到達的範圍內儘是綠油油的草地和田野,兩側的道路旁還蜿蜒流淌著小溪。

領頭的第2偵察連在進抵手枝村外公路北側時遭到了來自村子里的猛烈炮擊,我們立刻撤出戰場。並與趕來支援的第4連一起退到了23高地附近尋找掩護。先頭偵察部隊的報告很快就提交到了營長的手中,顯然在這日軍構築了良好的防禦工事。之後的報告又表明那裡還有3式坦克。

好在考團的跟進腳步夠快。大約,個小時之後他們便在公路北部完成集結、準備進攻,但最先打響戰鬥的還是來自坦克殲擊營的的3輛自行反坦克炮。他們呼嘯著沖入手枝村內。接連摧毀日軍7輛坦克,次后這一戰果得到確認,並被奉為中國自行反坦克炮部隊的教科書式的經典戰例。

不過事後連瓦斯特勒爾自己都承認一如果當時他知道村子里有這麼多日軍的話,他壓根就不敢在沒有進行任何炮火準備的前提下衝進村子里去「找死」他本人的回憶里是如此寫的:

「我們被加強給了整個。師的先頭部隊第2偵察營,一起前往手枝村。一大清早我們就出發了,一陣陣清風從我們的耳邊拂是,

被派去偵察手枝村的部隊很快就被日本人的炮彈擋了回來,他們的一個中士親口告訴我村子里到處都是對方的大炮,可能還有坦克。我當然不會認為一個小小的村子能擋住我們的前進步伐,現在該是輪到我們上場的時候了。

在召喚了我的兩輛僚車之後,我們沿著一條隱蔽的小道向村口高速駛去。我們在距離村口大約7。米處停下了腳步。因為從右側的溪谷傳來了熟悉的坦克馬達發動的聲音,一輛輕型坦克很快出現在距離我們前方大約0米處。我的戰車處於最理想的射擊位置,瞄準之後第一發便點射命中。

但這僅僅是個小開始,緊接著又有第2輛坦克向我們這衝來,僚車最先從望遠鏡里發肥乙。一個小3連發之後我們取得了第二個戰果。已經嘗死工聯利滋味的我們當然不甘心就這麼結束。開始慢慢驅車向前挪動,想細細觀賞一下我們的戰果,但在我們到達之前,第2輛被擊毀的日本坦克的炮塔艙蓋打開了,一名日本士兵從裡面跳了出來,一溜煙地鑽進高高的草地,然後拚命向遠處跑去,我不忍心扣動手裡的扳機,一個戰果或這麼從我眼皮底下溜走了當我還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時,耳朵里傳來了僚車車長的喊叫聲

「向右面看!有日本人!,我一抬頭就望見在大約。米外,有8輛日本坦克企圖從側翼包圍消滅我們。我一面通過無線電通知後面的部隊趕來支援,一面試圖與對方脫離接觸,從被摧毀的坦克冒出的滾滾濃煙此時成了我們最好的掩護。

,很可能還會有更多的日本坦克出現,我的戰友說道。話音剛落。3輛日本人的重型坦克出現了,向已經在村外集結完畢準備向我們提供支援的步兵沖了過去。我們隨即開火施以援手。在不到6。米的距離上,我們的幾次點射迫使個於沖在最前面的那輛日本坦克停了下來,它開始向我們這邊轉動炮塔。並開炮還擊。

但或許是我們的炮火對於它來說實在是太猛烈了,那輛坦克開始試圖逃走。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另外2輛日本坦克上面,但是它們也早就脫離了我的視線。經過這一系列的行動之後,我們距離村口己經非常近了。配合進攻的步兵也忙著在村子四周構建掩體,暫時還不會進入村子。因為裡面有著不少日本坦克,它們的火力非常強勁。

行動重新開始之後,我的部下黎明下士駕駛著他的戰車沿村子左側的小道推進,他通過走字形道路成功避免被炮彈擊中。而我和方德下士的戰車則試圖隱蔽接近村口,展現在我們面前的儘是由各種農具搭建起來的反坦克柵欄。車旁的步兵會幫我們把這堆垃圾推到一邊,我的駕駛員只要顧著踩油門加速就可以了。

一輛3式出現在了我們的正前方,我能確定他們也發現了我們,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應,我們出膛的第一發炮彈就幹掉了那輛坦克。隨後眼前又出現了第2輛3式,我也僅僅用了兩發炮彈就將其結果。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此輕鬆就能獲得這麼出色的成績讓我對自己的武器又重新充滿了自信。一旦馬達運轉起來之後我就不再想讓自己的戰車停下,一直衝到村子的盡頭。

連我和其他車組成員相互之間的談話交流也要比之前輕鬆很多。而且異常地興奮。當然。我們的耳朵還不得不一直忍受著炮彈爆炸聲的煎熬。但真正的考驗就在這個時候降臨了,視野範圍內突然出現了2輛日本坦克!

我幾乎沒有任何考慮的時間小本能地命令駕駛員將戰車開到一處合適的作戰位置,並馬上開火。真是幸運,近千米遠的第一次射擊居然也命中了目標,這已經是我們當天所幹掉的第4輛坦克了。

但此刻還有一個潛在的威脅在不知不覺中向我們逼近,彈藥已經快全部用完了。為此我不得不向方德尋求援助,但就在向他靠攏的時候,發現他那邊也遭到了一輛。米開外的日本重型坦克的威脅。我毫不猶豫地按下了發射鈕。該死!炮彈被卡住了!在排除故障的同時。我的戰車開始拚命躲避對方坦克的炮火。不幸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方德的傳動系統肯定是壞掉了,底盤就在我的眼前爆炸了,好在車組成員還算幸運,都及時跳了出來。我的車在又搭上3名受傷的友軍之後。轉向後方補充更多的彈藥。

在路上我遇到了黎明下士和他的車組,他們隱蔽在一片茂密的灌木叢中。他剛才獲得了他們的第二個戰果」,回到己方陣地后。當我們報告說先後幹掉了7輛日本人的坦克…」

先頭部隊在手枝村遇到強勁阻擊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指揮官的耳朵里,就在先頭小股部隊還在和村裡日軍糾纏的時候」團已經在通往手枝村的公路北部的溪谷附近集結完畢,同時各種口徑的榴彈炮也紛紛進入它們的射擊位置,村子很快就被滾滾煙霧所籠罩。

同時,2團2營、3營、4營已經前出到了,並在那建立起了一條防禦線。以拱衛師的南翼。

早上的太陽高高掛起之後」輛日軍坦克出現在了,中**隊的88毫米高射炮迅速對其實施打擊小但沒能命中。沒過多久,又有3輛坦克出現在了鐵路線西側的公路上。向2連陣地推進。中國人的反坦克炮不斷開火,日軍坦克根本無法靠近。

而隨著中國裝甲戰車的加入戰鬥,對於日軍來說一切都已經徹底結束了!

在百度搜索「89」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在百度搜索「89」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第一百七十四章橫衝直闖

一沾二青雲約楚齊。安排兩人分工,甚齊去旺水區碾哎刷。而他自己去東弈維也納酒店。

來到酒店行政辦公樓,接待他的是一的多歲的女士,很職業的那種,戴著一副玳瑁眼鏡。黑框的。叫王娜,名片的的職位是酒店公關部的經理。

「張科長。事情的前因後果我剛才已經跟你說了,情況就是這樣!我們酒店行的正、坐得穩,不怕別人查!」女人介紹完情況,一堆眼眶朗聲說道。應付督查室的一科長,她完全有信心!

張青雲眯著眼睛不做聲,只是拿著他的名片左右翻看,半晌抬起頭說道:「你叫王娜?公關經理是嗎?」

女人面色一變。有些難看,敢情自己說了半天,別人根本一句話都沒聽,她不由得哼了一聲。

濟總在嗎?我要見他!」張青雲淡然說道。王娜的臉色更難看,給了張青雲一個白眼,心想這人不知天高地厚,齊總一天日理萬機,什麼人相見就能見的嗎?他還真把督查室當一回事了,憑齊總的勢力,這點小兒科的公關危機,他還真沒放在眼裡。

「對不起!張科長,見齊總需要預約,有什麼問題跟我說也是一樣!我儘力配合你工作。」王娜面無表情的說道。心中卻對張青雲更為輕視,認為他不知進退,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科長?省委大院守門的可能都是科級辦事員吧?

「沒有預約?你們昨天沒有接到督查室的電話嗎?」張青雲臉色一變,音調陡然升高,他是看出來了,別人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忍

「我很難相信你是公關經理,你更像一個牢騷經理,一個不懂公關學的人擔任公關經理,要想認為維也納酒店沒問題都難了!

你根本就沒明白問題的關鍵在哪裡,問題的關鍵是公眾認為你們酒店涉及色*情服務。你以為你講的這些所謂的證據起作用嗎?省委接待單位,必須保證健康的形象,你以為是兒戲嗎?」張青雲冷聲說道,臉色一下變得很嚴肅。

王娜一愣。臉色通紅,她沒料到一個科長說話竟然如此霸道,一點面子也不留!她嘴唇掀動了幾下,哼了一聲道:「張科長,你這話過了吧?你們督查室高主任也是維也納的常客,」

她話說一半。張青雲抬手止住了她的話頭,道:「沒用的話不要說了。你有兩條路。一條是要你們齊總過來,我想聽幾句真話。第二條就是就是我現在馬上回去,向上面如實的反饋情況

「你王娜臉上一下掛不住,身子已經站起來了,道:「張科長,請你注意措辭,我們維也納是省服務行業龍頭企業。而且我們作為接待單位省委黃秘書長親自簽字批准的」

「我能不能認為你是在拿領導壓我?你知不知道你正在威脅省委督查室的督察員!」張青雲毫不示弱的說道。

王娜差點瘋掉。這時她才知道自弓遇到了一個瘋子,蓉城的官員她打交道多了。廳級處級幹部那也是經常在一起吃飯。可是還沒見過這麼不給維也納面子的官員。

張青雲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走到樓下就被人叫住了,一個很秀氣的女孩,一身黑色職業套裝,下身短裙絲襪,分外具有誘惑。

「請問您是張督察員嗎?我們齊董事長有請!」女孩跑步過來很客氣的說道。

張青雲哂然一笑,還以為齊峰的養氣功夫深呢!就沉不住氣了?

酒店董事長辦公室很大,足足有一百多平方,內面採用深紅色的色調裝修,看上去很雍容大氣。辦公室位於酒店的最高樓層,全部是落地窗戶拉開窗帘便可以將整個蓉城美景盡收眼底,看得出來齊峰是個格調很高的人。

齊峰四十七八歲的樣子,一頭頭烏黑油亮。鋥鋥光,目光炯炯有神,宛若鷹隼一般,顯得很有精神。

張青雲進去以後遞給他一張名片,說了一下自己的來意。

齊峰臉上露出一絲哂笑,一直沒開口說話,只用眼睛盯著張青雲,張青雲也沒先開口,就在他辦公桌前面一臉平靜的看著他。

伙子。不好意思!剛才我正在和別人談一個大合作,為了見你我至少損失了勁萬!」齊峰突然開口道。

張青雲眼睛一眯,這個齊峰很託大,而且很善於給別人壓力,張青雲一笑道:

「如果我沒記錯,督查室昨天晚上就已經給您通過電話了,看來您的秘書可能要換了!」

齊峰目光一收,突然哈哈大笑,彷佛遇到了很有趣的事情一般,良久才道:「我記的黃姚那丫頭好像也在督察三科吧?她怎麼沒來?」

「避嫌!」張青雲回答簡短有力。

齊峰又一愣,卻沒有再笑,饒有興緻的打量張青雲,他是第一次見張青雲,但是張青雲顯然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這些年來,敢用這種態度跟他說話的年輕人已經很少了,至少這個。年輕人很有膽識!

「案子的問題。我們已經在和旺水區公安局進行積極溝通,案情已經基本明朗!我們有一定的責任,那就是對舊萬瓜主人員監管有疏漏,但是我們酒店本身並沒有涉及解。制冊務!」齊峰道。

張青雲點點頭,道:「今天我終於聽到了一句實話。既然齊總這樣坦誠,我明確的告訴您,監管疏漏不是個小問題。

酒店能混進三陪女,就有可能混進恐怖份子。所以我個人認為在酒店管理沒有明顯改善的情況下,省委接待單位暫時可能要換一下,這個問題我將如實的向上面反饋

「什麼?」齊峰眼中精芒一閃,盯著張青雲良久」多了一聲道:「張先生。接待單位的事應該是由省委接待辦負責吧?督查室的手應該還沒有那麼長吧?」

張青雲心中一動,齊峰的話已經表示他很生氣了,這點張青雲當然清楚,不過張青雲卻不想改變自己的計劃,含笑道:「當然!我們也只是建議而已,具體怎麼處理還得領導拿主意!」

完他站起身來,笑道:「那我就祝齊總好運了」。

張青雲離開以後,齊峰臉色鐵青,一個科長竟然如此不識抬舉、得寸進尺,囂張至斯,他感覺心裡憋得慌。嘭一聲,一個景德鎮的精品花瓶就這樣讓他給砸了。

女秘書慌慌張張的走進來,戰戰兢兢不敢說話,齊峰轉頭瞪了她一眼道:「約黃秘書長吃飯的事情辦妥了嗎?小,

「那,,那」,黃秘書長今晚要開會,可能沒有時間,」秘書怯怯的說拜

齊峰揮揮手,心中一陣煩悶,走到辦公桌前撥了一個手機號碼,半晌電話接通,齊峰臉色一緩,道:

「是姐夫嗎?今天晚上要加班嗎?」

「電話里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誕巴!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啊?」

齊峰沉吟了一下道:「是這樣的,督查室今天已經過來人了,一個。姓張的科長。很年輕,態度很惡劣。揚言要撤銷我們做省委接待單位,這事高謙做得有些過了吧?」

「哦?姓張的年輕人?叫什麼名字啊?小,電話那頭黃新權饒有興緻的問道。

「叫啥來著?我看看,哦,對!張青雲。這人新來的吧!一個愣頭青,說酒店能混進三陪女,就能混進恐怖分子,你說這不是耍官腔、扣大帽子嗎?他這像是黨員幹部說的話嗎?小,齊峰牢騷道。

「知道了1對了,我現在有點忙!先這樣吧!以後你對人也要和氣點。一個科長怎麼了?那也是組織上的幹部,」

掛了電話。黃新權眯著眼睛,張青雲的名字他是聽過的,從下面進辦公廳的人他當然知道,這小夥子有點意思。年紀不大,拿著雞毛當令箭的本事到不小。

三科內部碰頭開會,張青雲把卷宗給大家看了看,上面有他個人的建議1問大家看有什麼意見。

「啊?」黃姚臉色一下變得煞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面倒還好,旺水公安局提供的調查資料,證實那八名色*情女郎非維也納酒店內部人員。維也納酒店本身沒有提供色*情服務。

但後面。張青雲詳細記錄了他這次調查的全部經過,維也納酒店對省委督查室工作配合不夠,尤其是態度惡劣,其中重點提到了一個王娜的公關經理。認為酒店人員素質有問題。同時,通過這次事件,充分證明維也納住客監管疏漏太大,有重大安全隱患,建議辦公廳領導重視。

黃姚臉色變了,其他人腦袋都湊到一塊兒。然後齊齊扭頭睜大眼睛看著張青雲,眼中全是驚恐之色。

「黃姚你就不要言了,避嫌嘛!其他人說說吧」。張青雲含笑道,臉上神色出奇的輕鬆。

「不言就不言!」黃姚嘟囔了一句,心中很是氣憤,扭頭出去了,這個張青雲看上去還懂點人情世故,怎麼如此不盡人情,這下姨父可有些慘了!不行,晚上回去得跟爸說一下,這樣下去張青雲這個科長能當幾天?

黃姚耍脾氣走了,其他人哪敢說什麼話。張青雲砸了砸嘴,伸了一個懶腰道:,「你們都沒意見那就這樣定了,王齊。把卷宗送給高主任吧!我們的活兒忙完了。」

高謙辦公室,高謙看著面前三科送來的調查材料,心枰枰的跳。他前面坐著杜勇和唐國輝,杜勇臉色也白得有些難看,唐國輝倒神情相對輕鬆。

「高主任。這樣大的事我們還是親自下去走走吧!全面放手給青雲他們可能會引一些偏激上任。經驗方面還需認為這小子正直圓融,這下就把天捅了個窟窿,竟然措辭如此嚴厲,這不是給黃秘書長臉上潑屎嗎?

「唐主任。你認為呢?」高謙掃了一眼唐國輝道。

「這」嘿嘿,難說!難說!張科長實事求是這一點還是值得肯定的。我看還是聽聽他自己的觀點吧!」唐國輝狡猾的說道。

高謙朝杜勇努努嘴道:「去。把這個包拯給我找過來,解鈴還需系鈴人,我們三個人都被他好了一軍。」省委黃秘書長辦公室在省委辦公樓五樓,張青雲拿著卷宗上樓,心裡有點緊張

剛才他被高謙和杜勇臭罵了一頓,然後要他自己把這份東西送給秘書長,不去還不行。因為高謙還沒來得及跟張青雲溝通,維亞納齊峰的電話就毛經打到高謙的辦公室了。

的話當然有些難聽,重點就是說張青雲要撤維也納接待資格的事情,說張青雲已經放了言了,督查室有越權的嫌疑。掛了電話小高謙氣沖沖跑到三科辦公室,還沒等張青雲抬頭就把卷宗扔給了他。

「你乾的好事你自己去擦屁股,誰讓你亂說話了?竟然在督查室內部決議沒出來前就對齊總說要撤他的接待資格,你膽子不小啊?」高謙罕見的怒了。一旁三科的同事大眼瞪小眼,齊齊傻了,都替張青雲捏一把冷汗。

倒是黃姚那丫頭臉色有些得意,心中爽歪歪了,她的思想單純得很,姨父可是最疼他的人,誰要對他姨父不客氣,誰就是她的敵人,張青雲當然也不例外。

高謙火,張青雲倒並沒被唬到,而是認真的說道:「高主任您誤會了,我跟齊總說的是我個人的看法,並不是督查室的決議!如果領導覺得我的看法不妥。大可以重新研究」

高謙一愣,一時氣結,可張青雲這話確實是滴水不漏,張青雲再糊塗,也不可能當著齊峰說督查室怎麼怎麼樣!可是這個個人看法就害死了人,現在督查室再改調子,那不是擺明向別人示弱嗎?

那些盯著這件事的人背後亂嚼舌根子,督查室固然聲譽要受影響,黃秘書長臉上也不好看吶?一想到黃秘書長,他腦中靈光一閃,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彷佛悟到了很多東西,這個,張青弈」

「卷宗拿著,自己送秘書長辦公室!送不出去你明天就不要來上班了」。高謙哼了一聲道,臉上的神色卻漸漸緩和,這個燙手山芋終於甩掉了,這個張青雲值得利用。

張青雲殃殃拿著卷宗,正準備出門,一旁的杜勇再也忍不住了,怒聲喝道:「你還真敢去啊?你怎麼這麼不知輕重,高主任說的是氣話你難道聽不出來嗎?」顯然他還沒有看出其中的門道。

張青雲一呆。吃驚了看了高謙一眼,高謙拍了拍杜勇的肩膀,道:「誰說氣話了?我說到做到,你去!」

杜勇臉烏一變。扭頭看向高謙道:「高主任,這有些不妥吧?」

「怎麼不妥了?他去不妥,要不你去?反正我是不去找罵的。」高謙哼了一聲,杜勇連忙閉嘴,他知道主任這次是真怒了。

黃秘書長的年齡應該和黃嵩山差不多,頭已經白了一多半,不過人精神倒很好,第一次見省級領導,張青雲的緊張心情可想而知了,坐在椅子上一雙手不知道放哪裡,他第一次覺得拘謹,比見趙傳還拘

黃新權身上很自然就散出一種大佬的氣勢,這種感覺綿軟但壓得心跳動很吃力,他就坐在椅子上,眼睛好像有些不好使。閉著嘴唇認真看張青雲遞過來的卷宗,偶爾手往前伸一點或者脖子直一下,老花眼的人才會有這種舉動。

他看得很仔細。偶爾會皺皺眉頭,他看得也很慢。似乎是看卷宗連帶著品書法。看了一會兒,他眼珠轉動膘了張青雲一眼,只一下。張青雲心頭就一顫。

張青雲連忙調整坐姿,以為他看完了,準備等待他的垂詢,誰知他按了一下內部通話器要門外的秘書上茶,然後又認真的看了起來。

黃新權的秘書是個男的,刃多歲,看上去就是很沉穩的人。上茶的時候他忍不住好奇的打量張青雲,心裡嘀咕督查室越來越不像樣子了,竟然讓個科長直接來跟秘書長彙報,高謙真是不知輕重。

「你們高主任今天沒上班嗎?」安靜的辦公室里突然響起黃新權低沉的嗓音,很渾厚。

張青雲渾身一激靈,道:「不,,不是!高主任說不敢過來,說我們三科調查報告措辭太嚴厲」。

「哦?」黃新權一抬頭,眉頭微皺:「既然知道措辭不妥當,為什麼不修改呢?。

張青雲定定神。長吁了一口氣才道:「根據督察手冊,督察員當如實的記錄調查經過。併合理建議!所以我認為在我們辦公廳內部,督察員可以將情況反映得真實一點,這樣領導的決策也更方便。如果需要將問題提交常委會討論,或者移交其他部門,我們再通盤考慮,合理措辭不遲!」

黃新權微微一愣。嘴角露出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笑容,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暗暗的點了點頭。

心想不愧是在基層摸爬滾打多年的幹部,辦事的果決和領會領導意圖方面這今年輕人比那些老機關要強太多了。維也納涉色門,可能下面有人也看出了道道。但是沒有氣量捅出來而已,別人不清楚,高謙肯定是心裡有底的。不然給他一千個膽子也不敢讓個科長拿卷宗過來。

豬哥稱為掌門。此兄晉陞弟子,感謝!最後一天還是要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們還等啥呢?翻倍!)) 一沾二青雲約楚齊。安排兩人分工,甚齊去旺水區碾哎刷。而他自己去東弈維也納酒店。

來到酒店行政辦公樓,接待他的是一的多歲的女士,很職業的那種,戴著一副玳瑁眼鏡。黑框的。叫王娜,名片的的職位是酒店公關部的經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