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還有人說本書抄襲的,這個歡迎指證舉報,如果有抄襲,請指出是哪本書,哪一章,哪個情節……如果說不出,就閉上你的X嘴。

……

吐槽萬萬千,本撲街一次性回應了。

本撲街寫的,不是論文,而是一本【從頭到尾】【連環裝逼】【無限打臉】的【無敵流小白文】,沒那多講究,爽就完事了!!!

看不慣這種類型的,可以出門左拐,起點有很多書可供選擇。

真的。

某些噴子,其中包括一些同行,沒必要一天到晚跑過來噴口水,污染版面。

有這個閑空,不如倒立擼30秒……

信我,很爽的!】 不是她不想求情,而是……他真的生氣了。

…………

林沁兒沒想到,傅予清在別墅留宿了。

回到別墅的她,遇到了穿著睡衣,盤腿坐在沙發上,敷著面膜看著電影的傅予清,當時著實把她震驚了。

揭下面膜,傅予清彎唇一笑,那笑,猶如勝利者示威的笑,「回來了,林小姐?」

林沁兒抿了抿唇角,強忍住心裡那股不適,「嗯。」

與傅予清的態度相比,林沁兒冷清而又疏離。

算是打過招呼了,她目不斜視的往樓上走去。

傅予清關掉電視,也跟了上來,她不緊不慢的跟在身後,林沁兒閉了閉眼,告訴自己,回到房間就好了。

眼不見心不煩。

到時候,看不到她,自然也不會心煩了。

回到客房,轉身剛要關上門,一隻手,適時地伸了進來,擋住了門。

關門的動作一頓,傅予清推開門,唇角噙著一抹笑,聲音輕柔染笑,「林小姐這是怎麼了,不高興么?」

「不,我很高興。」

「高興?」傅予清好笑,「我怎麼完全看不出來呢?」

林沁兒也不想跟她繼續裝了,「說吧,你跟上來,是想要說什麼?示威?還是挑釁?說吧,我聽著。」

說完了,能不能麻煩她離開,她還要休息。

時間也確實不早了。

「也沒什麼,就是想告訴你一聲,景行還挺喜歡我的。」傅予清靠在門框上,把玩這睡袍的腰帶。

像是想起了什麼,她又嬌聲一笑,「對了,陸胤說,麻煩我照顧景行。我覺得,這對於我而言,是一件小事情。畢竟我很喜歡孩子,照顧他的小外甥,我十分樂意。我想,你也跟我一樣,對不對?」

林沁兒的心,像是被針扎了一下。

她面上不動聲色,「你說,陸胤讓你留下來照顧景行?」

「是啊,他說,你一個人照顧不來,讓我幫幫忙。他也真是客氣,我們誰跟誰啊,即使他不開這個口,我也會主動留下來幫忙照顧景行的。」

傅予清說,「畢竟,我很喜歡孩子。」

「那再好不過了。」林沁兒問,「還有事么?」

「林小姐,你似乎對我留下來,很有意見?」

「不敢。」

「看你的樣子,可不像是不敢啊。」

林沁兒耐心即將到達極限,她閉了閉眼,緩緩睜開,「說完了么?如果你是來炫耀的,那麼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如果你是來示威的,抱歉,你找錯地方了。我不是你的假想敵,也希望你別把我當成假想敵。」

「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歡陸胤?」傅予清說完,自己先笑了,「林小姐,你想騙我。眼睛是騙不了人的,如果你不喜歡陸胤,我……」

「大晚上的,不睡覺在這幹什麼?」

一道男聲,響起。

兩人同時轉頭看去。

陸胤剛從書房裡出來,正準備回房休息,就聽到兩人的談話聲。

怎麼,大半夜的不睡覺,在這談論他?

「陸胤,你忙完了?」傅予清唇畔漾起淺笑,明媚動人。

身子突然被人一推,她低低的叫了一聲,身子失去平衡。 「這——」

蘇鸞渾身一顫,眼中綻放出異樣的光芒,「手感也太好了吧。」

於是,她忍不住又摸了幾下。

太舒服了。

簡直比摸那種最極品的萬年溫玉,還要舒服啊!

就在她愛不釋手的時候,一道聲音驟然響起:「摸夠了嗎?」

沒……

蘇鸞下意識地搖搖頭,然後瞬間縮回手,身形爆退。

可惜,晚了。

一隻大手閃電般探來,如同鐵鉗一般,牢牢抓住她的手腕。

「鬆手!」

蘇鸞體內強橫的真氣,沿著手腕湧出,狠狠一震。

就算真是鐵手,也要被震成碎片!

然而,那隻鐵鉗一般的手,卻是紋絲不動,直抓得她的手腕生疼,骨頭都要裂了。

「是你!」

蘇鸞抬頭一看,那位睡在床上的禿頭已經轉過來,露出一張熟悉的面龐,讓她忍不住驚呼一聲。

果然是那個大鬧紅蓮教的禿子。

難怪剛才一看到那亮鋥鋥的後腦勺,就給她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只是……

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有沒有很驚喜。」

顧白看著眼前這位黑衣銀面的大奶女子,忍不住嘴角一勾。

如此打扮,除了那位雲霧山的蘇仙子,還能是誰。

還真是巧了。

他一鬆手,道:「蘇小娘皮,你是真的皮,竟然追到這裡來,還敢摸本座上面的頭。」

「大師,誤會了。」

蘇鸞一邊揉著酸麻劇痛的手腕,一邊解釋道:「我是為了打探消息,才會來到這裡,真的沒想到,竟會在此碰到大師,還無意中摸……摸了大師,還請大師勿怪。」

說到最後,她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方才,也不知是鬼迷心竅,還是怎麼的,一看到那個亮鋥鋥的禿頭,她就忍不住去摸了一把。

「這就完了?」

顧白打了個哈欠,一臉不滿地道:「打擾本座睡覺,還敢摸本座的頭,你道個歉就想混過去了?」

「那大師想要如何?」

蘇鸞語氣中帶著一絲委屈,不就是摸了幾下頭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個嘛……」

顧白目光在蘇鸞的嬌軀上遊走一遍,這小娘皮的身材,還真是好,都快趕上大師姐了。

蘇鸞渾身一顫。

在顧白那充滿侵略性的目光之下,她感覺自己身上的衣物彷彿都被剝光了。

再加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她頓時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羞恥感。

「你別胡來!」

蘇鸞正準備向後退,卻發現自己無法移動身體。

不僅如此,她的身體周遭,也被一股神秘力量給禁錮了,就好像被布下了一個強大的禁制。

她嘗試著施展風遁之術,竟然也無效!

糟了!

她猛地想了起來,這個禿頭男子曾經手撕法相,一人鎮壓了整個紅蓮教。

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禿子!

蘇鸞渾身涼涼,雙手抱胸,猶如一隻待宰的小羔羊。

「小娘皮,咱們也算是有緣,所以本座也不為難你。」

顧白從床榻走下來,圍著她轉了一圈:「脫掉你的面具,讓本座看個爽。」

「不行。」

蘇鸞斷然一搖頭:「我有婚約在身,只有出嫁那日,才能摘下這個面具。」

「你竟然有未婚夫了?」

顧白臉上露出一絲驚喜:「人妻什麼的……咳咳,本座非看不可。」

「你這是強人所難!」

蘇鸞心中一陣羞惱,她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這個死禿子竟然還不放過她。

「不好意思,本座就好這一口。」

「你變態!」

蘇鸞氣得渾身發抖。

讓她在這個臭禿子面前露臉,還不如殺了她……既然如此,索性拼了!

她剛有動作。

顧白卻比她動作更快,輕飄飄的一腳,踢在她的腹部。

啪。

她體內的真氣,被這一腳當場踢潰。

不僅如此,還有一股霸道至極的怪力,鎮壓她全身,讓她瞬間失去反抗能力。

她雙腿一軟,直接跌坐在地上。

這個禿子,太凶了!

被一腳踢趴在地的蘇鸞,心中滿是絕望。

「女人。」

顧白居高臨下地看著地上的蘇鸞,「不要給臉不要臉,這是你最後的機會,脫還是不脫!」

「你……」

蘇鸞抬頭看著那張異常冷漠的面龐,忽然全身打了一個寒戰。

她已經意識到。

如果自己不按這個禿子說的做,只怕下場會很凄慘。

就像那位紅蓮教主一樣。

重生兵團一家 「我……能不……能……讓我想一下……」

蘇鸞低下頭。

她心中正在不斷掙扎,到底是順從,還是誓死不從。

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若是順從,就要犧牲她的尊嚴和誓言,以後再也沒臉見人了。

若是誓死不從……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