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柞夏還在躬身致謝之際,那名將近八十歲的年輕女子柞夢,也收到了白衣少爺的賞賜,五枚中品靈晶。

白衣少年的右腳邁入院門,步步遠去。

院門外獸車旁邊,柞夢和柞夏一直杵著沒動。

等到白衣少年的背影徹底消失,柞夏回到獸車車夫位置上,柞夏回到車廂中,兩人沒有離開,就這麼隨時候著。

當白衣少年在院內出現,很快有兩名素衣少女迎了上來。

兩名素衣少女欠身拜道:「奴婢春蘭(秋香)拜見公子。」

白衣少年點點頭,伸手送出六枚下品靈晶,春蘭,秋香,每人三枚。

兩少女激動不已,連忙行禮道謝。

白衣少年一臉平易近人,溫和言道:「春蘭秋香儘管放鬆些隨意些,無需拘束,本公子不喜歡看到身邊人緊張兮兮的。」

「是,奴婢遵命。」兩少女齊聲應道。

白衣少年搖搖頭,「改改,重新說一遍,說春蘭秋香明白了。」

「是,公子。」兩少女相互對望一下,然後一同說道:「春蘭秋香明白了。」

白衣少年點頭贊道:「不錯,挺好。」

當白衣少年準備邁步,兩少女習慣性左右分開,保持著微微低頭,跟在白衣少年身後。 馭山踏入後院,後院花園中早有一位白裙飄飄的佳人在等候。

然那位佳人,卻淚眼凄迷。

佳人年方十八,身子高挑,亭亭玉立,容顏美妙,楚楚動人。

馭山步步走近,目光上下打量,肆無忌憚,壞笑連連。

感覺到不懷好意的目光在自己的身子上掃來掃去,白裙少女的眼淚撲簌撲簌滑落,卻又不得不恭恭敬敬,欠身行禮。

馭山伸手將少女托起。

突然被公子的指尖觸及,少女渾身一顫,慌亂抬手捂住嘴巴,差點哭出聲來。

馭山一隻手托著不敢抬頭的白裙少女,另一隻手對身後擺了擺。

「是。」春蘭秋香欠身退下,腳步輕輕離去。

馭山收回手,出聲道:「你叫珠兒?」

白裙少女點點頭。

馭山目光轉向別處,口裡頭問道:「為何不說話?」

白裙少女連忙躬身,「珠兒拜見公子。」

馭山邁步走向涼亭,到了涼亭下,隨便找了個地方坐著,身子靠在柱子上,然後望向白裙少女,說道:「我叫奪纏,往後珠兒想站著就站著,想坐著就坐著,想笑就笑,想說就說。無需對任何人行禮,包括對我。珠兒儘管抬起頭做人,沒人敢訓斥珠兒半句。珠兒永遠都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沒人會進入珠兒的房間,包括我。沒有人敢欺負珠兒,因為有我在。如果珠兒願意,叫我哥哥就行了。好了,珠兒回自己房間去吧,有事我會叫你的。」

雖然馭山說得很誠懇,但珠兒並不敢相信。

聽到最後一句話,珠兒動了動,轉向馭山,準備欠身行禮退下。

馭山輕輕一揮手,發出一股柔和的靈力,靈力瞬間環繞珠兒周身,令她沒法彎腰低頭。

感覺到有外力制止自己行禮,珠兒神色慌張,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做。

馭山微微凝目,釋放出魂力,以魂力牽動環繞珠兒的那團靈力,將珠兒抬離地面半尺,然後徐徐移動她,速度跟平時走路差不多,就這樣將她送去了主卧隔壁的房間。

珠兒進入房間后,雙腳落地,環繞周身的那股柔和之力消散,同時,門自動關上了。

愣了一會,珠兒走到窗前,透過窗戶,靜靜望著涼亭下的白衣少年。

此時珠兒仍不敢相信,一切會如那白衣少年所說,亦不敢相信,那白衣少年今夜不會進入珠兒的房間,奪去珠兒的初夜。

白裙少女心中忐忑不安,就這樣,一直靜立窗前。

她的視線中,白衣少年閉目養神,一動也不動。

直到某一刻,春蘭走近,準備行禮。

這時白衣少年突然睜開眼睛。

白衣少年一睜開眼睛,春蘭再也蹲不下身子、低不下去頭,只好以站直的姿勢開口說話,「公子,柞絲執事求見。」

白衣少年點點頭。

春蘭習慣性躬身往後退,然,她再一次沒有做到,只好直起身子離去。

稍後,滿面春風的柞絲執事走了過來,遠遠便開始對馭山拱手施禮。

已經起身站立的馭山,轉身望向柞絲執事,略略點頭致意。

柞絲執事笑著問道:「對於浪浪閣等九處產業的收購,公子是想快些辦,還是等個兩三天再辦?」

馭山爽快回道:「既然定了,自然越快越好。」

「那…」柞絲執事目光望向馭山右手上的納戒,意思不言而明。

馭山稍稍笑了笑,移步到涼亭內的石台邊,右手在檯面上輕輕拂過,下一刻檯面上熒光閃閃。

不多不少,正好三萬下品靈晶。

然後馭山出聲道:「除去潛龍殿準備墊付的五萬,另外的五萬,本公子希望身在浪浪閣的閣主書房,付給柞絲執事。屆時,請柞絲執事喝浪浪閣最好的酒。」

柞絲豪爽一笑,亦是好爽一笑,「公子爽快!潛龍閣保證將事情辦好,保證一切順順利利,絕不會出現半點影響公子心情之事。」

馭山一邊邁步往屋裡走,一邊大笑道:「如此,甚好,柞絲執事辦事,本公子很放心。」

看到涼亭下的那一幕,窗戶內,白裙少女小心臟蹦得厲害,好想偷偷提醒白衣少年,千萬別急著付出靈晶,一定要慎重考慮,那浪浪閣到底值不值得接手。

但珠兒卻不敢,這樣去做。

夜晚,珠兒毫無睡意。

一方面忐忑不安,擔心著某一刻白衣少年突然進入房間,一臉壞笑,對她做那,她不敢去想象的事。

另一方面,她腦海中一直在回放著,白天涼亭下所發生的那一幕,白衣少年伸手拂過,檯面上熒光閃閃。

然一直到下半夜,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珠兒下床,在窗前站了一會,隨後走到門口,準備伸手推門,緊接著將手縮回,然後轉身,轉身走到床前,準備上床,剛爬上去一半,又倒退下來,轉身走向門口,到了門口,伸手推門,手一接觸門,當即又縮回手。

反反覆復,來來去去,好幾趟。最後,門吱呀一聲響,白裙少女終於推開門走了出去。

門外響起珠兒的聲音,「公子睡了嗎?珠兒有事向公子稟報。」

馭山默默一笑,回道:「公子已經睡著了,我沒睡,珠兒是想進來說,還是在門口說?」

門外沉默一陣,才響起聲音,「哥,哥,珠兒進來說,可,哥哥會不會…」

說到後面珠兒欲言又止,她擔心什麼,不說馭山也明白。

馭山認真說道:「會與不會,珠兒自己判斷。當處境不明,不可心存僥倖,定要判斷清楚,珠兒得記住這一條。」

話音剛落,門開了,白裙少女邁步走進來。

進來之後,她望向倚靠床頭的白衣少年,「珠兒相信哥哥,不會對珠兒怎麼樣。」

馭山欣然一笑,問道:「為何?」

珠兒毫不遲疑的回道:「直覺。珠兒感覺哥哥不是壞人,相反,哥哥是難得的好人。珠兒看著哥哥,會,會滋生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安全感,珠兒只能說,哥哥肯定可靠。」

馭山點點頭,伸手指向一張椅子,「珠兒坐下來說吧。」

珠兒嗯了一聲,快步走到椅子旁,然後坐下,準備說浪浪閣的事。

不過馭山先開口道:「珠兒先說說自己的事,至於哥哥的事,珠兒無需擔心,哥哥既然那樣做,定然是有把握的。」

珠兒一愣,「哥哥知道珠兒準備說什麼?」

馭山點頭道:「珠兒臉上寫著,哥哥當然知道。」

少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終於第一次露出笑容。

隨後少女小聲的說著,自從懂事那天開始,一直到今天,關於她的所有的事。

這個過程,更像是在傾訴。

馭山靜靜地聽著,沒有出聲,少女說著想哭的時候,任她好好的哭出來。

不知什麼時候,少女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第二天天亮時分,少女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蓋著被子,房中只有自己一個人。

隨後轉頭望向床邊,只見床邊的小桌台上,放著一杯水,熱氣騰騰。

看著那熱氣,頓時讓人感覺到無比溫馨。

少女拚命的回想,尋找迷迷糊糊的印象。然而卻有些失落。

因為那一刻,哥哥站在窗前,揮揮手,發出一股綿柔之力,輕輕將妹妹送到床上。

不過最後卻又有些安慰,因為哥哥走過來,親手為妹妹蓋上被子,整個過程很細心,生怕哪裡會漏風,會讓妹妹受了涼。

珠兒,沒有姓氏,不識父母,四歲被收進江南宮旗下潛龍殿藝女院,至今已有十四年,乃潛龍殿藝女院重點培養出來的特級藝女,琴棋書畫舞,樣樣精通,市價,五十枚中品靈晶。

馭山走出大門。

大門口的獸車上很快下來兩個人,柞夏,柞夢。

擺擺手打斷兩人行禮,馭山張口說道:「請夢姐跑一趟,去買兩百下品靈晶的,上好的靈果和既好看又好吃的點心。請夏兄跑一趟,找柞絲執事,就說,潛龍殿藝女院的特級藝女,本公子全要了,今日送來。」

柞夏愣了一下,伸出十個手指,結結巴巴說道:「公子,潛龍殿藝女院有一百名特級藝女,那,那就是,五千枚中品靈晶。」

馭山笑笑道:「去吧,讓柞絲執事找上面能做主的人,打個折。」

柞夏連連點頭,然後一路小跑出去。

傍晚時分,十輛獸車排隊駛入江南雅苑,在一品居門口停下。

從獸車下來一百名頭戴帷帽的白裙少女。

春蘭和秋香將那一百名頭戴帷帽的白裙少女,全部帶去了一品居的後院。

不久后,柞夢從一品居出來,將一個裝著四千枚中品靈晶的納袋,交給柞絲執事。

柞絲執事查看了一下納袋,滿意地點點頭。接著,他對專門派來給一品居當護衛的一隊青袍人宣布:即日起,一品居除了奪纏公子之外,其他男人一律不得入內,膽敢擅自闖入者,殺。

浪浪閣坐西朝東,整塊地皮長寬千丈,方方正正,四周圍牆封閉。

圍牆高十丈,寬十丈,每隔百丈設一個瞭望台,共四十個瞭望台。

每個瞭望台由一名二級戰將級別的護衛日夜值守,值守護衛共四十人。外加十名二級戰將級別的巡邏護衛,護衛總數五十人。

除了正中心的閣樓之外,圍牆內全部由低矮花叢覆蓋,形成花海,一年四季百花爭艷,遍地芬芳。

一望無際的花海之中,一棟大型閣樓高高矗立,如同一座高聳入雲的孤峰。此閣樓,名為浪浪閣。

閣樓長寬三百丈,整體高達一百丈。共十層樓,層高十丈。一樓為大堂,二樓至七樓為包房,八樓為空中花園,九樓為管理層,十樓為閣主層。

閣樓布置有陣法,樓層與樓層之間、包房與包房之間,隔音隔視隔神識,就算王級修為者,亦無法暗中窺探。

不過,每年需支付給布陣大師授權使用費,十二枚上品靈晶。

另外,維持陣法運行每年需消耗,三百六十枚中品靈晶。

五十名二級戰將級別的護衛,每年總共需支付傭金,六萬下品靈晶。

美姬,丫鬟,管事,雜工,加起來約么五百人的日常開支及酬勞,以及各類雜項費用,每年總共需開支,五十萬下品靈晶。

雖說馭山只花三萬下品靈晶接手浪浪閣。

但從今天開始馭山得承受,每年約五十六萬下品靈晶、三百六十枚中品靈晶、十二枚上品靈晶的開支負擔。

婚劫:只歡不愛 然而即日起,浪浪閣閉門謝客,歇業十天。

即日起,除了五十名護衛,以及負責在大堂幕後撫琴配樂的琴女之外,浪浪閣美姬、丫鬟、管事、雜工約五百人,全部分派到另外八家青樓。

即日起,浪浪閣從一樓大堂到九樓管理層,僅剩下五人,總台柞夢,前台春蘭和秋香,大堂幕後琴女——柞夏的母親,獸車車夫柞夏。至於第十樓,閣主層,應該有一百零二人,因為公子帶著珠兒等一百零一名白裙少女上去之後,一直沒下來。

即日起,浪浪閣更名為——天上凡間,招牌已經更換。

馭山食言了,沒有在閣主書房付給柞絲執事五萬下品靈晶。

而是讓柞夢將一個裝有五萬下品靈晶,外加一枚上品靈晶的納袋,在大堂交給柞絲執事。

柞絲執事神識探入納袋一看,當即樂得一哆嗦,隨後,連蹦帶跳衝出大門,轉身朝著閣樓頂層,連連鞠躬行禮,完后,笑容燦爛,神神氣氣,大大方方,揮手對柞夏、柞夢、春蘭、秋香、琴女,一人賞賜一枚下品靈晶,此乃有史以來,柞絲執事最大方最豪爽的一次。

在聖域,上品靈晶,中品靈晶,下品靈晶,三者之間沒有標準兌換比例。

但凡需用上品靈晶支付的交易,就必須得用上品靈晶,對方絕不會接受以中品靈晶或下品靈晶代替,否則取消交易。但凡需用中品靈晶支付的交易,就必須得用中品靈晶,對方絕不會接受以下品靈晶代替,否則取消交易。亦無人願意,以手中的上品靈晶去跟人家兌換中品、下品靈晶,或以手中的中品靈晶去跟人家兌換下品靈晶,強買強賣除外。從而沒法核定出,下品、中品、上品靈晶之間的標準兌換比例。

同時下品靈髓,中品靈髓,上品靈髓,三者之間也是如此。

並且靈髓與靈晶之間,同樣沒有標準兌換比例。

除非是關係不錯的人之間,友好互換,互通有無。 **閣更名為天上凡間的第四天,一大清早的,天上凡間江南城分支產業八家青樓的管事,全部被召來開會。

八名中年女子在天上凡間的大堂,等了足足一個時辰,才見到有人從十樓下來。

從十樓下來的人,是一名雙十年華容貌的素衣女子,自稱媚總管。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