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聖殿中忽然傳來一陣轟鳴聲,強烈的血脈之力浩蕩,閃念間就波及到了聖殿每一個角落。

一滴滴的血脈之力凝成了血脈之晶,這是對自身血脈之力的劇烈消耗,不過蕭戰倒也不是很擔心,他體內的血脈之力早就達到了一種極致,不再繼續增加,這種消耗並不是浪費,對他的影響微乎其微。

凝聚血脈之晶是一件非常耗時的事情,一枚枚的凝練,整個過程可不止枯燥那麼簡單。蕭戰完全沉浸在物我兩忘中,一枚枚血脈之晶被他強行凝練而出,看著它們晶瑩閃爍,妖艷奪目的樣子,他只覺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成就感。

蕭戰結束了漫長的凝練過程,他獲得數量十分驚人的血脈之晶,整個聖殿中濃郁的血脈之力浩蕩,將每一個區域都充斥起來。當蕭戰離開聖泉的瞬間見到了守候多時的大長老跟薛如龍,他們的臉上都顯露出激動的神色,對於蕭戰這次長達將近兩年半的修鍊充滿了好奇。

蕭戰的目光很是柔和,並沒有透出太大的情緒波動,目光在大長老跟薛如龍的身上掃過,他吸了口氣道:「不知道如今薛家怎樣了?」

薛如龍微微笑道:「如今的薛家一切都走上了爭取的軌道,三年的時間很近了,有了默武,這次我們薛家一定能夠保住前一百的排名,如果運氣好點話,說不定還能夠衝擊更高的排名。」

大長老點頭道:「抵抗來自蔣家的挑戰,這只是一種自保而已,咱們第一百位的排名實在是太不保險了,本長老絕對應當衝擊更高的排名才行。青年一代有默武絕不是問題,唯一有點麻煩的是薛家真正核心的戰力,在這個上面薛家根本不怎麼佔優。」

薛如龍顯得很是樂觀,微微笑道:「其實排名最後的那些世家論核心戰力相差並不是很大,只要青年一代取得絕對的優勢,排名絕對能夠提升不少。這次默武擒拿潘家的那位邪槍,所表現出來的戰力絕對是圓滿聖境中最頂尖的存在,而又經過了兩年多的修鍊,相比默武的實力已經更上一層樓了,到時大戰絕對能夠成為殺手鐧。」

蕭戰點頭道:「沒錯,而在經歷了這兩年半的修鍊,實力的進步非常的明顯,最明顯的就是體內的血脈之力完成了進一步的覺醒,目前已有圓滿聖境初階直接晉階到了中階。由於《紫金龍訣》的存在,境界可以強行提升兩個境界,這樣我的實力將超過圓滿聖境的巔峰,在境界上完全凌駕在任何這一等級的武者之上。」

說到這裡,蕭戰有些興奮的道:「不過這些都是我個人的修鍊所得,家族排位看的可是整體的實力,抱住前一百不是問題,要想更上一層樓需要家族整體的實力更上一個台階。其實相對於個人的實力提升,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到了一種可以煉化聖泉中血脈之力的方法,只要能夠讓族人煉化精純的血脈之力,實力的提升將是全方位的。」

「默武真的掌握了煉化血脈之力的方法?」

大長老跟薛如龍都是渾身一震,他們感到一陣駭然,不過很快他們都臉露狂喜之色,如果蕭戰真的掌握了煉化血脈之力的方法,薛家的實力將迎來一個質的飛躍。

蕭戰取出了一枚血脈之晶,微微笑道:「這兩年在聖泉中修鍊,我得到了一種先祖遺留下來的方法,可以快速煉化血脈之力,這些晶體就是最近半年來我利用這種方法凝練出來的血脈之晶,只要族人能夠將這些晶體煉化,體內的血脈之力就會迎來一次覺醒的機會。」

大長老接過蕭戰手中的血脈之晶,她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其中蘊藏的血脈之力非常的精純,遠遠的超過了她體內的血脈之力。大長老驚喜的發現,血脈之晶內的血脈之力活躍度非常高,要將其煉化遠比煉化聖泉中的血脈之力容易太多了。

手握血脈之晶,大長老感覺自己體內的血脈之力在蠢蠢欲動,她有股直覺,只要自己煉化一定數量的血脈之晶絕對能夠引發體內的血脈之力覺醒,到時她的實力將迎來進一步提升。

看著一臉激動的大長老,蕭戰微微笑道:「這半年來我凝練了不少血脈之晶,只要拿來給族人煉化,咱們薛家這次參與家族排位的成員實力絕對能夠更上一層樓。」

大長老跟薛如龍對視了一眼,他們非常清楚血脈之晶的重要性,煉化這些血脈之晶,只要族人中能有一部分人覺醒了血脈之力,實力的提升將非常明顯。兩人很快有了決定,將族人中這次參與家族排位的人召集起來,讓他們一同煉化血脈之晶。

……

三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年半,離家族排位越來越近了,如今整個薛家都處在一個緊張的氛圍中,這些年來所有的家族成員都異常的拚命,實力的提升也非常明顯。

家族排位是要看兩方面,青年一輩跟家族的中堅力量,年輕一輩的實力看的就是天才的質量跟數量。雖然薛家實力衰落了很多,但是族中還是湧現出了不少天才,相比蔣家在伯仲之間。以前蕭戰未出現時,薛家跟蔣家在武力上相差無幾,家族排位未知因素太多,誰勝誰負這對於薛家來說實在是太過兇險。

而隨著蕭戰的出現,青年一代將完勝對方。雖然青年一代要比質量跟數量,但只要一人足夠橫掃對方所有人,便足以,當然了,如果整體也很強,那麼獲得更高排位的幾率將大增。至於家族核心武力,變數就大了,畢竟能夠排入魔天王朝前一百位的世家,哪個不是存在的年月異常久遠的家族,就算至尊難得一現,但是圓滿聖境中的超級高手實在是太多了,沒有人能夠保證自己是至尊下第一人。

當然了,並非沒有人能夠決出至尊下第一人的稱號,相傳只要將《紫金龍訣》練到大成即可。蕭戰的分身薛默武如今《紫金龍訣》大成,唯一欠缺的就是修為,只要等他晉階圓滿聖境的巔峰,就有絕對的資本競逐這一稱號。

薛家年輕一輩聚首,千歲以下,修為最強的已到了聖境,一共兩人,是一對兄妹,皆為身體,是薛家從前青年一輩頂樑柱。除了這對兄妹外,其餘人的修為就差了很多,最強的也就一尊極致境齋武,而且年齡有九百多歲了,他要在千歲前晉階聖武基本上不可能。

作為薛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每一個人都是自負而驕傲的。薛鳳榮,九十多歲,修為已至齋武,他是薛家那對兄妹外最有名的天才。薛鳳榮長得一點也不帥,外貌給人的感覺比較陰鬱,尤其是他那雙眼睛,微眯時透著一股陰冷,讓人不寒而慄。

薛鳳榮天賦很是出色,不過他在薛家年輕一輩中的實力只能算一般,千年的跨度,如果修為達不到上位齋武這個境界,根本沒有一點兒優勢可言。

薛鳳榮自視很高,在一眾薛家子弟中顯得有些不合群,似乎在他的眼中除了那對修為已正式跨入聖武的兄妹,其餘之人都未曾放在他的眼中。

此時,薛鳳榮獨坐一旁,閉目養著神,似乎大廳內發生的一切都和他無關一般。

一名從外表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忽然打破沉默道:「你們知道這次族長命令我們過來所為何事嗎?」

一名雙臂懷抱著一口神劍的俊美青年癟嘴道:「大比之日將至,將我們找來肯定是為了這個了,有什麼好驚訝的。」

先前說話的青年男子搖頭道:「非也!非也!這次將我們這些年輕一輩的高手找來,可不是族長的意思,聽我小叔說是咱們薛家那個新出的聖體。」

聖體!

聽到青年男子的話,大廳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作為薛家年輕一輩的天才人物,他們自然聽過聖體這件事情。尤其是兩年前潘家跟蔣家聯手進犯,聖體強勢出擊,將潘家有名的邪槍擒拿,這事據說轟動了整個魔天王朝。

「振峰,咱們薛家真的出了聖體?」

一名生得俊逸不凡的男子忽然開口了,很快他變吸引了大廳中所有人的目光。薛斌,實力已經聖武,在蕭戰崛起前,他是薛家第一天才。

「這事絕對錯不了,這位聖體剛出生沒多久體質就覺醒了,不但練成了《紫金龍訣》,他的修鍊還一路勢如破竹,兩年前不但將《紫金龍訣》練到了大成之境,一身修為還達到了圓滿聖境。」

「紫金龍訣!?」 「圓滿聖境!」

薛斌的眼中露出了震動之色,圓滿聖境並不可怕,但如果是一個一張白紙似地人,僅用了十二年就能達到這一境界,那未免就太過聳人聽聞了。聖體在九幽並不是沒有出現過,但如此逆天的還是第一次聽到,尤其是聽聞其修鍊了《紫金龍訣》,作為薛家一員,哪個成員最開始沒有幻想過自身修鍊這門薛家第一絕學,在大成之日威震整個九幽。

以剛入圓滿聖境的實力,擒拿潘家邪槍這位在魔天王朝非常有名氣的強者,這種手段就算是最巔峰的圓滿聖境也很難做到,更何況是一個僅十二歲的聖體。

在場之人都是薛家的天才,每一個都非常自傲,但是這個時候他們發現自己這點實力在這位未曾謀面的聖體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一時間所有人都沉默了,實力的巨大差距讓他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眾人的沉默並未持續多久,薛如龍出現了,此時他的修為似乎更近了一步,整個人顯得很是興奮,那外溢的氣場讓薛家這群天才驚詫的同時,深深感到一個人僅用了十二年就能達到這等恐怖的程度,是件多麼逆天可怕的事情。

薛如龍的心情怎能不好,自己的兒子如此給力,不但自身修為強得有些離譜,他還能幫助整個家族提升實力,得子如此,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薛如龍從未想過自己有治癒頑疾的可能,當初被那潘龍設計所傷,就絕了衝擊至尊的念頭,沒想到如今頑疾盡去,修為更甚一籌不說,隱約間他感覺自己再次獲得了晉陞至尊境的機會。

這種機會雖然渺茫,但相比以前毫無一絲機會來說,好太多了。

「再過不久就是家族排位了,這是一場關係到咱們薛家生死存亡的大事,稍有不慎,整個家族就可能萬劫不復。家族排位,你們中有人可能經歷了不止一次,似乎這一切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這次本族長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你們,不要再抱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了。如果僅僅一個蔣家,對於如今的薛家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當加上一個潘家,那就是有著亡族滅種的可能。」

薛如龍臉上的興奮之色已經消失了,他沉重的目光掃過廳內每一個年輕一輩的族人,沉聲道:「潘家是我們薛家永遠的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次排位,潘家肯定會出手,我們的敵人不再是一個小小的蔣家,而是已經成了龐然大物的潘家,如果不做好準備,你們中每一個人都會隕落。」

「家主,是否是因為咱們擒拿了邪槍的緣故。」

忽然又一道聲音出現了,音量很小,顯示出說話之人的心情忐忑。

薛如龍的目光陡然銳利起來,死死盯著這個開口的薛家年輕一輩,寒聲道:「潘家當年利用咱們薛家至尊境強者隕落之機,一舉成功取代了咱們薛家的地位。這萬年來他們一直想方設法的削弱著咱們薛家的實力,你們認為不將這個叫邪槍的傢伙擒拿,他們就會放過對付我們薛家的機會嗎?不!他們不會。事實早就證明,從一開始潘家就是想要滅亡我們薛家,他們不會因為任何的原因放棄對付我們的機會,這次他們已跟蔣家聯合,不管我們是否擒拿了這位邪槍,排位時他們都會出手對付我們,只要失去了大雲洲,咱們薛家再無翻身的可能。」

面對薛如龍銳利的目光,先前開口之人膽戰心驚,他強咽著口水,咬牙道:「我們的實力能夠對付排名第七的潘家嗎?」

薛如龍目光如炬,堅定異常道:「能!我們薛家一定能行!這次將你們召集過來是因為,我們找到了煉化聖泉中血脈之力的方法,只要你們能夠煉化裡面的一絲血脈之力,就極有可能深層次激**內隱藏著的血脈之力,讓自身實力突飛猛進。」

薛斌吃驚道:「這是真的?」

薛如龍笑容興奮的道:「這自然是真的,本族長已經親自嘗試過了,只要你們能夠將取自聖泉中的血脈之力煉化,更進一步完全可能。」

聽到薛如龍如此肯定的答覆,薛家這群年輕一輩徹底心動了,激活血脈,就表示他們的潛力將飛躍似提升,實力更強,境界更高誰不喜歡。

薛如龍將這群薛家年輕一輩帶進了禁地中,給他們每人一枚血脂晶體,將一些細節告知之後,轉身離開了,他還有薛家真正的強者要安排,如果能讓他們實力更進一步,一個蔣家根本不足為懼。

得到了血脈之晶,薛家忙碌起來了,不過這些都跟蕭戰的關係不大了,弄足足夠的血脈之晶后,他整個人悠閑下來了。天魔變的修鍊已到了第十六變的極致,埋頭苦練完全失去了效果,現在對於蕭戰來說就是碰到突破的契機,而一旦突破了,他的實力將再度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紫金龍訣》的增幅僅僅是兩個境界的提升,這根傳言中完全堪比至尊還有著不小的差距,蕭戰清楚就算他使用本體,也不可能真正的堪比至尊,由此可見這門玄功肯定還未曾練到真正的大成圓滿之境。

如何衝擊第十七變,蕭戰沒有絲毫頭緒,他離開了禁地,回到了薛家內。如今的薛家完全處於封閉狀態下,一切事務都已排位為主,其它的統統被放倒了一邊。僅剩半年不到的時間,薛家正做著最後的準備,然後帶著家族精英,一同前往王朝帝都。

對於家族排位,蕭戰在魔天王朝這段時間時常聽到,現在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家族實力的排定絕不是簡單的讓兩個家族血,拼,似乎要進入某個獨立世界中,同所有家族一道競逐。初次聽聞排位具體細節,蕭戰感到有些驚訝,不由開口道:「一同競逐,那豈不是表明家族要想更進一步,所面對的競爭者不止一個蔣家這麼簡單了?」

薛如龍點頭道:「對手絕對不止一個蔣家,每次參與競逐排位的除了前一百名世家外,王朝還會邀請十個有著競逐前一百實力的家族,但凡排名最後十名的世家都會被剔除排名。」

「這麼說來我們薛家的競爭對手有十個家族喏。」

「薛家排名第一百,能夠入選的十個世家肯定會以我們薛家為首要衝擊的目標,他們將成為我們最直接的競爭對手,不過卻不是真正的威脅所在。」薛如龍面色有些凝重。

蕭戰挑眉道:「不是最直接的威脅?咱們排名最末,上面的家族沒必要跟我們死磕吧,這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一點好處。」

薛如龍苦笑道:「其實我們薛家的實力還是很強的,絕不可能排名最末,只是每次大比總會有不少實力強大的世家針對我們,想要更進一步實在是太難了。要不是我們的實力遠遠超過了那十個家族,就連一百位怕是也保不住。」

蕭戰若有所思道:「這麼說來,蔣家根本不足為慮了。」

薛如龍點頭道:「蔣家的實力的確很強,不過底蘊遠不如我們,如果沒有其它世家的干擾,他們根本不足為慮。這次潘家肯定會出手,青年一輩的大比有了你參加,倒是不用擔心,唯一困難的是家族中堅力量的對抗,如果潘家跟蔣家聯手,極有可能我們會慘敗。」

蕭戰皺眉道:「這排位到底又怎樣的規則,潘家排名第七,他們能夠同蔣家聯合,那豈不是其它候選家族也可以這麼做?」

薛如龍搖頭道:「的確可以聯合,不過候選家族要想上位,主要還是靠自己,實力不夠,就算藉助了外力也無法上位。蔣家是實力離我們差距最小的,他們要想上位,同更強的世家聯合幾率大增,不過最終要想擠掉我們薛家,還只能憑藉真正的實力才行。」

蕭戰腦中念頭閃動,忽然道:「我們薛家有沒有至尊?」

薛如龍嘆道:「自從老祖隕落後,咱們薛家再也沒有至尊了,不然只要家族仍有一位至尊坐鎮,就算進入前十很困難,排名也不會從第七一直跌落至最末。」

「咱們薛家只出過一位至尊嗎?」蕭戰皺眉。

薛如龍搖頭道:「那倒不是,二十萬年以來我們薛家曾非常強盛過,家族中就連上位至尊也出現過。只是十多萬年前夢族為禍,咱們薛家損失慘重,至尊中僅剩老祖一人,而且還舊傷未愈。」

蕭戰沉默了,眸光急閃,他忽然有了主意。結束了跟薛如龍的談話,蕭戰再度進入了禁地,聖殿內他的目的直指聖泉,只是讓他稍稍意外的是聖泉中有人。

一男一女,只是最為普通的聖武而已,不過他們的年齡都不到千歲,也就是說兩人算是薛家真正意義上的絕世天才了。

大長老守在了外邊,顯然她對於聖泉中的男女非常看好。

「這就是我們薛家的天才嗎?」

大長老的臉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點頭道:「他們是兄妹,都是神體,僅僅修鍊數百年修為就能達到聖境,算是除了你外天賦最為出色之人了。」

蕭戰有些詫異的道:「他們似乎跟大長老有關?」 大長老點頭道:「他們都是我的後背,雖然彼此輩分相差太過懸殊,但對於我們這樣的家族來說,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輩分什麼並不是很看重。」

蕭戰的目光看向聖泉,氤氳血霧根本阻擋不了他的視線,他將這對兄妹的樣貌看得一清二楚。兩人煉化了血脈之晶,而且他們明顯觸發了體內的血脈之力,磅礴的力量湧出,只讓他們的修為連破數關,一舉由初位聖武,達到了初位聖武的巔峰,只要契機出現,他們兄妹二人絕對能夠更進一步,達到中位聖武的程度。

如今蕭戰的目光有些俯視的味道,別說中位聖武,就算是巔峰境聖武都已不被他看在眼裡了。聖泉中這對兄妹的血脈覺醒持續了一個多時辰,他們才從聖泉中出來,興許是感受到了體內磅礴的力量,臉上儘是興奮的笑容。

「老祖!」

一身青色的貌美女子顯得很是激動,顯然血脈的覺醒,讓她心情激蕩。

大長老含笑點頭道:「血脈的覺醒只是第一步,雖然你們兄妹的境界提升了不少,但是血脈覺醒的好處還沒有表現出來,今後你們就會發現它的好處。」

貌美女子這時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蕭戰,此時的他從外表上看去年齡只有十五六歲的模樣,女子眸光一閃,若有所思道:「你是?」

蕭戰尚未開口,大長老介紹道:「他就是我跟你提到的那位聖體,從輩分上來說,你們兄妹是曾孫,應當稱呼他曾爺爺。這些血脈之晶都是由他提供,你們兄妹能夠激**內的血脈屬他功勞最大。」

女子臉上笑容一僵,看著年齡比自己笑了數百歲的蕭戰,她如何都喊不出曾爺爺來。不過發現大長老目光有些嚴厲,女子不由有些為難道:「薛妤見過……曾爺爺。」

蕭戰搖頭道:「輩分這些事情不用在意的,咱們可以平輩論交就是。你們兄妹很不錯,一個人血脈的覺醒,這都是他本身血脈足夠出色所致,血脈之晶能夠起到觸發作用,這證明我的嘗試是正確的,只是希望對這次家族排位有用就好。」

總裁霸愛之追妻 大長老笑道:「一個人的血脈就算是在驚人,如果不能激活,那跟沒有又有什麼區別。血脈之晶對於薛家來說非常重要,不單這次家族排位,今後咱們薛家的崛起全都要靠它了。」

薛妤有些好奇道:「曾爺爺,您真的已將《紫金龍訣》修鍊到了大成之境?」

曾爺爺?

「其實《紫金龍訣》沒有想象那般難以修鍊的,只要血脈純度足夠,都可以進行修鍊。」蕭戰看了一眼眼前美人,暗自搖頭。

大長老搖頭道:「這話我可不敢苟同,這個《紫金龍訣》咱們薛家又有那一個族人沒有嘗試修鍊過,可惜真正練成的人除了默武你之外,迄今為止沒有一人,可見要想修鍊《紫金龍訣》雖然血脈純度很重要,但是這人的悟性還是必不可少的。」

說到這裡,她暗自感嘆了一番,這才說道:「這次家族排位,年輕一輩就由默武來主持了,你們兄妹可要從旁協助與他。」

兩兄妹對視了一眼,並未提出異議,畢竟蕭戰不單修為擺在那裡,他的輩分也只能讓他們仰望,他們兄妹就算有意見也得憋著,更何況沒有意見。

蕭戰並未跟這對兄妹多做糾纏,而是獨自一人進入到了聖泉中,這次他不是為了修鍊,而是為了一個嘗試。確信聖泉周圍沒有了人之後,蕭戰將天凝雪召喚了出來,被他收服了之後,這個曾今的魂域之主顯得很是溫柔,柔情脈脈的目光始終凝聚在他的身上,似乎這個世間除了他之外,再無其它,哪怕周遭那磅礴的血脈之力讓她血脈一陣激蕩,她也渾然不去在意。

重生過一次,天凝雪外貌看上去只有十六七歲,青澀中透著一股熟女的誘惑,很是吸引人。

聖泉中血色霧氣氤氳,視線稍稍拉遠就看不真切了,不過這一切都阻擋不了天凝雪的視線。身體盈盈下跪,磅礴的血脈之力被排開,此時的天凝雪完全將自己的身份定位成了女奴。

蕭戰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天凝雪同他以往遇到的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同,自從被收服之後,她的眼中與心中除了他之外再無其它,一心一意的只為討好他。「魔種」的霸道對於蕭戰來說已不是第一次使用了,但是這個天凝雪絕對是讓他最有征服感的女人。

十多年的魔天王朝之行,蕭戰始終將這個女人帶在身邊,雖然她的美貌已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但是每次他都很衝動,尤其是自家那兄弟,都有股怨言了。為何怨氣衝天,原因嘛很簡單,天凝雪如此極品,又可以任君品嘗,而不能將她的第一次奪取過來,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絕對是一種恥辱。

可惜面對這個恥辱,蕭戰卻沒有太好的辦法,自從天凝雪將媚術練到了實質化境界之後,摟摟抱抱不是問題,可自家兄弟只要嘗試斬破荊棘,總會狼狽潰敗,多次嘗試讓他明白了一個鐵一般的事實,修為達不到至尊境,媚術練到了實質化的美麗至尊,他降伏不了。

如此絕代妖嬈甘心侍奉,蕭戰卻不能將她真正降服,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過憋屈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