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你什麼意思,如果不想告訴我,那就別說,別以為我會求你告訴我,如果要告訴我,就直接說,別賣什麼關子,也不要以為你告訴我后我會對你感恩戴德,」莫無星臉色倨傲地說道,

「你有沒有想過,莫家在神之遺境當中有這麼多人,從族人到供奉,不到煉魔境的人不在少數,為何要派你們三個進來此地,」

莫無星不置可否地一笑,道:「你該不會是不知道吧,每個人一輩子只能進入一次無盡島,我們的人都進過一次了,只有我們三個年輕一輩的人沒有進來,」

「是嗎,那離風聖院的導師們呢,」 月陌塵並沒有多說什麼,僅僅是一句反問,便把莫無星問住了,

「那離風聖院的導師們呢,」

是啊,離風聖院的導師們呢,

離風聖院的導師陣容十分強大,連同莫家在學院任職的導師在內,百劫強者不下百位,

這數量即使與其它聖地對比,也是十分驚人的,雖然大多數是通過莫家的資源賜下,但蟻多摟死象,這些高手放在神之遺境當中,絕對是一批不可多得的資源,

既然這星形晶石被莫居麒說得那麼珍貴,為何他不調多些人來幫忙,那些人可是多數沒有進入過無盡島的,

論戰鬥力,莫無星或許自信能敵得過他們當中任何一人,但如果兩個呢,三個呢,這些人的力量絕對比單單讓莫無星三人要強大,特別是這當中還有一個剛進天級的林若,

論忠心程度,因為莫家的資源方才得以晉陞百劫境的導師們,忠心是絕對無用致疑的,不是因為莫家人緣好,而是在那些資源中,早就被摻雜了其它東西,若是這些人敢有異心,莫家隨時可以讓他們死無全屍,

如果說,派出太多人還可以用過於引人注目來勉強解釋的話,那麼,另外一點,莫無星再怎麼想也想不通,那就是月陌宇的存在,

一個從淺月宮投誠到坎靈殿,再由坎靈殿劃分到離風聖院的普通弟子,即使是一個天才,那也僅僅是離風聖院中一名比較優秀的學生而已,為何莫居麒會讓自己在無盡島中聽從他的安排,

從莫無星露出表情一看,月陌塵瞬間便將其心思摸得七七八八了,於是便開口道:「還記得交流大會上莫家的安排嗎,讓你向林若認輸,相當於直接剝奪了你的冠軍之位,如果不是我的強勢出現,莫家會讓冠軍拱手讓人,冠軍只能是代表離風聖院與坎靈殿的月陌宇,」

「那又如何,他代表的,同樣是莫家,若是遇到林若的是他,他一樣會被安排認輸,」

莫無星不願意承認心下的擔憂,因為他知道,這很可能是一個事實,而事實,往往是十分殘酷的,

「哦,原來你是這樣想的,我還以為你會疑惑,以你莫無星少爺的身份,為何會被一個連內院學生都不是的月陌宇力壓一頭,」

月陌塵淡笑道,目光注視著莫無星,像是要把他的內心看穿一樣,

不知道是被月陌塵這樣看著,還是想起了什麼,莫無星的心內不由一亂,一股無名之火湧起:「夠了,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我知道的不多,但足夠救你一命,你們要尋找的東西叫星之耀,乃無盡島中三耀聖匙之一,三耀聖匙只要得其一,便能開啟傳承之地,取得一件珍惜的寶物,但集不齊三耀聖匙便開啟傳承之地,要付出十分慘重的代價,」

「什麼代價,」

「你的性命,」

月陌塵頓了頓,繼續說道:「我清楚莫家是否會清楚三耀聖匙的具體信息,但有一點是肯定的,他們絕對清楚要使用三耀聖匙的代價,因為若是你們尋得星之耀,也就是你所謂的星形晶石,要開啟傳承之地,必須要三個靈魂力相當的人一同打開,這就是為什麼莫家會安排你們三人來此的原因,」

莫無星嗤笑道:「你又怎麼知道我們只能找到星形晶石,你不許我們已經擁有了其它兩塊晶石,所以只需要尋找星形晶石,」

「不可能,因為三耀聖匙已經有兩塊在我的手中,所以,你們只能是尋找星之耀,從一開始,莫居麒就已經作好了打算,要犧牲你們三人的其中兩人,這兩個人會是誰,我不確定,但是如果你連要犧牲都不知道的話,一定有你的一份,」

月陌塵的話讓莫無星心下一寒,莫居麒派自己三人進來,而主事人是月陌宇,那麼犧牲品是誰,已經很明顯,想到這裡,他不禁片體生寒,

「你說的是真的,,」莫無星依舊不死心地問道,

月陌塵掃了莫無星一眼,道:「你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了,何必問我,」

眼中映出仇恨的光芒,莫無星雙拳緊握,手指關節因為用力過度而微微顯得蒼白,他冷冷道:「莫居麒,月陌宇,原來早就將我算計進去了,」

「還有一點忘了告訴你,月陌宇早就不是月陌宇了,跟我一樣,他的身份是假的,月陌宇早就死了,你所見到的月陌宇只是莫不平壓舍而來的軀體,現在,你知道為什麼了,」

「好,我相信你的話,那,哥,,我應該怎麼做,」莫不平冷冷道,語氣像是來自九幽之中的惡鬼,充滿怨恨,

月陌塵心下幽幽一嘆,雖然看得出來莫無星還未完全接受到自己的身份,但好歹也肯開口叫自己哥了,這讓他十分欣慰,

「不是你,是我們,無星,有哥可在,沒有能傷害你的,我們兄弟倆還要一起在莫家手中救出母親,」

「母親,,,母親,,」

莫無星喃喃自語道,像是在回憶著什麼:「你剛剛說,我們的母親是獨孤家的人,」

「不錯,無星,你有母親的消息,」月陌塵連忙問道,眼中儘是希冀,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小時候,我曾經見過一個被關壓在懸風堂的女子,據說是獨孤家的三小姐,但后來,,」

莫無星說到這裡,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但月陌塵卻沒有發現,見莫無星語頓,連忙繼續追問道:「后來怎麼樣了,,,」

「自從那一次開始,我就再沒有再過她了,因為從那時開始莫不凡限制了我的自由,無論我到哪裡都有人跟著我,直到我離開懸風堂,來到離風聖院之前,都有人監視著我,說是說不想我玩物喪志,但現在想來是怕我再誤打誤撞見到母親,」

月陌塵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但旋即又不死心地問道:「可根據我的調查,母親應該被轉移到了離風聖院的內院之中,你常出入內院,你也沒有一點線索嗎,」

聞言,莫無星一愣,正準備開口說話,卻聽聞遠處隱隱有打鬥的聲音傳來, 「但這根本說不通!」喬喬眉頭緊鎖:「按照你的敘述,我被囚禁的時間,應該在你抵達世界盡頭之前。」

「是的。」陳小練點了點頭:「我進入到現在,還不到一百個小時。那時的你早已被抓了。所以我才覺得不可思議。但想來想去,也只有這一種可能了。」

陳小練苦笑一聲,望著藍海:「藍海先生,你應該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是的。」藍海沉聲道:「我們一路闖進去,救出喬喬,雖然也算是險象環生,但……細細想來,卻還是順利得有些詭異了。那個漏洞者主動帶著我們進入萬神殿,又指引著我們找到喬喬。以及……他被我們殺死之後,屍體又為什麼突然消失。這一點,我到現在也沒有想明白。」

「一切的一切,現在回想起來,總讓人覺得,似乎那傢伙早已知道了我會來救喬喬的樣子。」陳小練皺著眉頭:「對了,我記得那個漏洞者說過,他們的首領……叫做阿貝托尼的吧。」

「等等……」喬喬突然打斷了陳小練的話:「你剛才說的那個名字,叫阿貝托尼?」

「沒錯。怎麼了?」

「可……」喬喬皺著眉頭:「抓住我的那個男人,有一次在給我送食物時,我曾聽過另一個漏洞者稱呼過他的名字。他叫——雷狐啊!」

……

趙雲整個人伏在白馬的馬背之上,面色蒼白如紙,嘴唇上也沒有了一絲血色。

馬蹄凌空,越過了奧林匹亞山,向著約定的那個雪原副本疾馳而去,但身形卻同樣有些搖晃。

騎行了不多久,剛剛抵達雪原的邊緣,白馬就已經顯露出不支的模樣,緩緩向著地面降落下去。

在還剩下數十米的高度時,白馬突然前蹄一軟,將背上的趙雲摔落了下去,自己也化作一團銀芒漸漸消散。

趙雲砰地一聲砸在地面上,陷進了厚厚的積雪之中。

她在地上躺了一會,才緩緩用手肘撐著地面,坐起身來,嘴角微微有一絲血跡流下。

擦去血跡,趙雲抬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混雜著雪片的寒風,閉上眼感應著周遭的氣息。

不知道是因為離開了奧林匹亞山副本的區域,還是因為受傷太重的緣故,之前隱隱感覺到的那股強大氣息已經消失,再也捕捉不到。

但幸好,之前從高空俯瞰下來,陳小練已經順利地找到了他們要救的人,擊敗了追兵離去。不久之前,趙雲已經感應到了自己長槍被斬斷消散的訊號,並在腦中標記出了定位。

那麼說,陳小練三人現在應該已經在這片雪原中的某個安全的地點等待她的會合了。

趙雲搖搖晃晃地抬起腿,向著雪原深處走去,但在厚厚的積雪中剛走了沒多久,就開始微微喘息起來。

她抬起雙手,低頭望著掌心,微微苦笑了一下。

——這一次,傷得也太重了些。

雖然為了擊碎白起留下的禁制,耗費了一多半的力量。

雖然那些漏洞者人人身手都不弱,最強的那個紫面大漢,已經和塞巴斯塔相差不太遠。

雖然他們手中的那八面銅鏡組成的陣法威力極強。

雖然有那麼多雖然,但趙雲估算了一下,如果換做是白起,面對著這些人接下來的圍攻,絕不會像自己這樣狼狽。

自從白起離去,已經過去了漫長的歲月。趙雲原本以為,自己比起當日的白起,已經差不了太多了。

但直到剛才,她才明白,那一日殺盡了世界盡頭裡所有漏洞者的白起,究竟有多強。

「還是,差了你一點么?哼!」

趙雲冷笑一聲,緩緩向著雪原深處走去。

只是,一點……

……

「雷狐?」陳小練皺眉思索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但……不是在世界盡頭裡。」

「你聽過?」喬喬訝然。

「在你還被你父親軟禁著的時候,某次副本中遇到的對面陣營的某個小角色。但不會是漏洞者,也不可能擁有那麼強的實力。」陳小練搖了搖頭:「反正不是真名,只是外號而已,所以或許只是簡單的重名吧。我更在意的是,為什麼你口中的名字,和我們聽到的不一樣。」

「我可以肯定我不會記錯。」喬喬堅定地看了一眼陳小練。

「我也沒有。」陳小練看了一眼藍海:「藍海先生,您的看法呢?」

「用來確認我們的身份的伎倆吧。」藍海雙手抱拳,撐在下巴上,低著腦袋緩緩道:「先假設喬喬聽到的那個名字,雷狐,才是正確的。那麼當盟約里的人,或者至少是資深的漏洞者,聽見他的話時,第一反應應該是錯愕才對。而我們並不知道盟約領導者真正的名字,所以即便聽見了阿貝托尼這個名字,也會順著他附和下去。」

陳小練思索了片刻,緩緩點了點頭。

「既然我們做出了這樣的反應,那就可以判斷出我們是外來者。」藍海的語速很慢,邊說邊思考著:「我們姑且可以先這麼認為——他之前雖然懷疑我們是他等待著的,要來救喬喬的人,但卻還不能夠確定。」

「你是認為,那個人就是雷狐本人?」陳小練皺眉:「但他已經被我們殺死了。」

「可能性有很多。我雖然已經不再擁有身為覺醒者時的記憶,但我想,應該會有類似製造化身或是控制心智之類的技能存在。」藍海想了想:「當然,我們手頭的信息量太少了,我只能暫且圍繞著這個思路推測下去。」

「確實可能。」陳小練望著藍海笑了笑:「我大概已經能夠明白,為什麼刀山火海能夠在天刀失蹤那麼久之後,一直維持著不隕落了。有你這樣的領導者,確實是他們的幸事。」

藍海擺擺手,繼續道:「那麼……再讓我來進一步地整體復盤一下。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既然雷狐囚禁喬喬的時間節點在你到達世界盡頭之前,那麼可以暫且猜測他認為通過喬喬,可以有回到現世的機會。

於是雷狐找到了喬喬,將她軟禁起來,等待著那個他自己也不清楚具體是怎樣的契機的到來。

然後,世界盡頭出現了變化,停止了刷新。雷狐不清楚這究竟是否和喬喬有關,只能先聯繫其他的漏洞者,建立起盟約,執行清理工作,來確保自己不會死於開發組的手動刷新。

同時,他也在奧林匹亞山布置了防禦的人手,實力恰好足以讓我們能夠順利地救走喬喬,但同時也不會起疑心。

當然,我們順利地成功了。

但我想,雷狐應該全程監視著這一切,並且還有謀定而後動的計劃正要實施。

那麼,現在距離你預定回去的時間還有多久?」

陳小練想了想:「大約是還有十五個小時。」

「如果我的推測正確的話,那麼他應該會在餘下的這十五個小時之內出現吧。」藍海點了點頭:「不知道他究竟計劃了什麼,所以我們必須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時刻保持警惕。」

「對。」陳小練勉強笑了笑。

和藍海大致分析完現在的局面,陳小練原本在脫離奧林匹亞副本之後的喜悅心情又微微沉了一些。

「好了,現在不用先想那麼多。」喬喬的手從背後溫柔地按在了陳小練的肩上,輕輕拍了拍:「一切都還只是藍海叔叔的推測,也未必就真是這樣。況且就算如此,對方也還沒有露面,現在犯愁也沒什麼用。」

咚咚咚!

喬喬的話音剛落,清脆的敲門聲突然響起,三個人同時面色一變。

他們早已給趙雲發送了坐標,正等著她來會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