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現在是六百多倍的超級頻率,以後還能達到一千倍,一萬倍。

最後不斷髮展下去,就真的能達到無物不切、萬物可斬的地步了。

李悼平復周身的氣血,眼中出現了滿意之色。

大成之後的無形陰罡比他想象中還要強大得多,有了這種高周波切割的能力,他以後做很多事情都方便了許多。

並不僅僅只是戰鬥才需要用到這種能力,還有許多地方都用得到。

譬如此刻。

李悼轉過了身,向倉庫的另一邊走了過去。

那處牆邊正放着一個寬敞的工作平臺,平臺上用粗重的鐵索綁着一個血肉模糊不成人形的物體。

正是魔物藏山。

作爲擅自截殺四名摧日門弟子的元兇之一,李悼自然不可能就這麼將他給放了。

正好他對魔物的身體構造也很感興趣,就又帶回了這邊,作爲他研究魔物的個體素材。

藏山早就醒了過來,見到李悼向他走去後,他整個身體都劇烈顫抖了起來,抖得身上沉重的鐵索都嘩嘩作響。

他臉上滿是恐懼,用一種極其驚恐的眼神看着李悼。

“你不必這麼害怕,我說過我不會殺了你。”

李悼來到鐵籠子前,打開沒有上鎖的籠門,淡淡道:“只要你配合我一段時間的研究,等我研究完畢後,到時候自然會放了你。”

他沒有騙對方。

相比於冷冰冰的屍體,一個活體素材自然更爲寶貴。

而且魔物的體質極其強悍,哪怕再重的傷勢,只要得到及時的補充就又能逐漸恢復過來。

簡直就是最完美不過的研究素材,很多非常規的手段都可以放心大膽的使用,完全不用擔心素材的損壞。

“不……不要……我不要被研究……”

藏山在聽到他的承諾後,卻反而更加恐懼,身體也顫抖地更加厲害。

因爲他已經有了一個下午的被研究經歷,知道所謂的配合研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一身慘不忍睹的慘重傷勢並不是因爲什麼虐待毆打所致,而是李悼在研究的過程中用了一些過重的手段。

“求求你放了……啊啊啊!!”

藏山的求饒聲還未說完,就直接變成了痛苦的慘叫。

李悼看着藏山被剖開的胸腹中不斷蠕動的臟器,頓時感到了幾分滿意。

魔物的身體極其強悍,一般的手術刀想要切開他們的身體,就像用鈍刀子割肉一樣非常麻煩,用不了多久,手術刀的刃口就不行了。

他一個下午就用廢了兩把手術刀。

現在有了大成後的無相陰罡,凝練出超頻罡勁,切開魔物的身體就像切開黃油一般簡單,讓他的研究工作方便了不少。

日後其他研究當中,也可以發揮出很大的作用。

……

……

接下來的日子風平浪靜。

李悼白天照常上課,課餘時間利用實驗室做一些巫師的基礎實驗。

到了晚上就回到地下車庫,研究魔物的身體結構,使用罡魔形態吸收輻射能量來增長精神力。

每天都是在這樣的規律中度過,很快就度過了大半個月的時間,來到了十月份。

十月份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酷熱,微微有了幾分涼意,商大的一些學生甚至都開始穿起了長袖。

此時正值午間,結束了上午半天的課程,不少人都已經回到了宿舍。

李悼雖然在商大外面買了房子,但也沒有完全從宿舍裏搬出去,課餘時間除了做實驗外,就回到宿舍看那些生物、化學方面的知識。

在三個舍友眼中,儼然一副刻苦學習的學霸形象。

宿舍內,陳新強一反常態地沒有坐在電腦前打遊戲,而是從櫃子裏翻出了好幾件衣服,正在一個勁兒地試穿着,讓王越和郭興華給他參謀哪一件更好看。

“李悼,你也給我看看,我這些衣服哪件好看。”

陳新強對李悼喊道。

李悼放下了手上的書,望了過去,笑道:“強哥這麼帥氣,自然穿什麼都好看了,不過你下午是要去約會嗎?”

“什麼約會,我這是有正事。”

陳新強說道:“週六我們電競社有活動,到時候我做主持人,自然得穿的好看點,得撐起我們電競社的門面啊。”

李悼頓時無言。

他看這貨這麼興師動衆的,還以爲他找了個女朋友,結果沒想到是社團活動。

“強哥牛逼啊!”郭興華眼中一亮,問道:“你們電競社那個什麼活動,外人也能參加嗎?”

“老郭你什麼時候對電競社感興趣了?”

李悼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他感興趣個屁!”陳新強毫不客氣地罵道:“這個老色批分明就是衝着我們社團的妹子去的。”

他們電競社是商大排名前三的社團,裏面妹子要佔上很大一部分比例,很多漂亮妹子都在裏面。

“還是強哥懂我,不愧是好兄弟。”

郭興華被一語叫破本質,絲毫不以爲意,厚着臉皮對陳新強說道。

“去你的,現在知道叫我強哥了。”

陳新強一臉嫌棄,然後對李悼說道:“李悼到時候過去玩玩?社裏我可認識不少妹子,到時候介紹你認識幾個。”

因爲陳新強壕氣大方,經常沒事就請三人出去吃飯,而李悼又不是隻知道佔便宜的那種人,便也多次請了回去。

當然也捎帶上了郭興華和王越這兩個錢包裏不是那麼殷實的舍友。

所以李悼和宿舍裏幾人的關係處的都還不錯,有什麼好事,陳新強自然也就很快想到關照他。

“還是算了,週六我還有事。”

李悼擺了擺手。

他現在只對學習感興趣,哪有空去認識那些妹子。

爆寵小狂妃:邪帝,要留情 “李悼你這也太‘宅’了。”陳新強無語地看着他,“你這樣下去不行的,就連老王都加入了格鬥社,宿舍裏只有你什麼社團都沒加吧。”

說起來也好笑,人高馬大差不多一米九的陳新強加入的是電競社,而不到一米八,最爲瘦弱的王越加入的反而是格鬥社。

兩人看起來就像互相加錯了社團一樣,外形和彼此所在的社團一點都不匹配。

“什麼叫就連我也加入了格鬥社。”王越有些無語地說道:“我加入格鬥社很奇怪嗎?”

“確實挺奇怪的。”郭興華在旁邊打量着他說道。

“……”王越臉皮抽搐。

他要是有這幫傢伙這麼高大壯實也不會加入格鬥社了,有了這麼大的塊頭,還學個屁的自衛格鬥。

“李悼你要多參加一些社團活動,不然你這樣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陳新強對李悼說道。

看着這貨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李悼不由就有些哭笑不得,他正要開口說話,忽然就聽到宿舍門“砰砰”響了起來。

有人在外面敲門。

“誰啊。”

離門最近的郭興華走了過去,打開了宿舍門。

當打開門後,他頓時就愣住了。

門外站着一個短髮少女,少女面容俏麗,眼眸純淨,穿着一身得體的白色連衣裙,宛若一朵春天開放的小百合。

“你好。”少女露出了一個微笑,“請問李悼是在這間宿舍嗎?”

“你好……他在宿舍。”郭興華這才反應過來,老臉微紅,轉身對裏面說道:“李悼,有人找你。”

他一讓開身子,陳新強和王越也跟着看到了門口的少女,兩人也是一呆。

“李悼。”

短髮少女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裏面的李悼,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夏顏?”

李悼臉上也閃過幾分驚訝。

……

便在宿舍其他三人意味深長的目光中,李悼帶着夏顏走出了宿舍樓。

兩人在一處綠草坪中間的小路上緩步走着。

“不是說週六纔過來麼,怎麼今天就到了?”李悼打量着夏顏,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夏顏穿裙子的樣子。

仔細一看還化了淡妝。

不得不說,這樣穿搭打扮之後,夏顏看上去確實多出了幾分魅力,更加光鮮照人。

“怎麼,不歡迎我呀?”夏顏嘴角噙着笑意,帶着幾分嬌嗔。

這丫頭怎麼感覺怪怪的?

李悼心中奇怪,總覺得夏顏今天和他說話的語氣似乎有哪裏不對勁。

“不是,沒想到你會提前兩天過來。”他眉頭忽然皺了起來,“今天才週四,你是不是翹課了?”

夏顏沒想到李悼居然會問到這方面,也是一呆,隨即就道:“我沒有翹課,就是請了兩天假。”

李悼臉上更加嚴肅了起來:“你已經上初三了,不到一年就要中考,現在學習可是重中之重,怎麼能隨便請假? 兵王傳奇 中考可是人生的關鍵……”

“……”

夏顏額頭青筋暴起,用力捏緊了小拳頭,強忍着給這傢伙來一拳的衝動。

她特意把自己打扮得這麼漂亮,沒有預先通知就提前來到了商都,就是想爲了給這傢伙一個驚喜。

但是現在卻……

這個不解風情的木頭疙瘩!死木頭!

“那我要不要現在就回去啊?”夏顏生着悶氣,滿臉都寫上了不開心。

“來都來了,就好好在商都玩兩天吧。”

李悼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自然不是不解風情的木頭,感覺到異樣後,很快就察覺到了這個丫頭的一些情愫。

不過對於夏顏他向來是當妹妹看待的,並沒有什麼其他想法。

所以他就故意說了那番大煞風景的話,直接就將這丫頭心中的那點旖旎心思破壞得一乾二淨。

“我一個人在商都人生地不熟的,有什麼好玩的?”

夏顏撅着小嘴道:“還不如回去算了。”

“誰說你一個人了,這不是有我嘛。”李悼知道這丫頭是故意說氣話,不禁就有些無奈,只好這樣說道。

“哼!”

夏顏把小臉別向旁邊,依舊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午飯吃了沒有?”李悼問道。

“沒。”

“跟我去吃飯。”

“好!”

李悼也沒有帶夏顏去外面的飯店吃飯,而是就帶到了商大的食堂那邊去。

作爲帝國知名的頂級學府,商大的食堂遠比外面一般的飯店要強出許多,菜品豐富,價錢低廉,味道也很不錯。

夏顏本就不是真的有多麼生氣,吃飯的過程中就恢復了活潑開朗的性子,和李悼開心地聊起了各種事情。

等到吃完午飯後,兩人一起離開了商大,來到商大校區不遠處的正陽國際廣場。

正陽國際是商大附近最大的一個商業廣場,大廈商場內,電影院、美食店、網吧等一應俱全,每天這裏都擠滿了人。

而且從商大步行過來只要不到十五分鐘的路程,來這裏非常便捷,商大許多學生都喜歡來這邊玩。

兩人到這邊來卻不是爲了逛街遊玩,而是另有正事。

大廈的第五層原本是一個兒童遊樂園,不過常年經營不善,早就沒了什麼人氣,一直半死不活地吊在那裏,就算是節假日都看不到多少人帶着孩子來玩。

就在一個多月前,李悼讓摧日門給他拿下了這第五層,拿下這一層後就有施工隊入場裝修,裝修了一個多月,這一層已經徹底大變了樣。

夏顏跟在李悼後面走入大門,第一眼就看到牆上高高掛起來的四個大字—— 腹黑寵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