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黑龍哈哈一笑,一隻手掌在黑魔龍的注視下將一顆心臟拿了出來。

是的,是一顆心臟。黑色的心臟不停地跳動着,而在拿出來的十幾秒裏他也從快速的起搏跳動變慢了幾毫秒。而黑龍興奮的笑容和黑魔龍驚愕甚至發呆了的狀態對上了號,這可心臟的價值由此體現。

如果說剛纔魔鬼的頭顱那麼值錢。那麼這可吸血鬼侯爵的心臟要比那魔鬼的頭顱貴上十倍不止!

吸血鬼侯爵,在地獄之中那是比地獄領主還高出兩個級別的存在啊。他們的實力已經超越了皇者,馬上要比肩人類修煉者的宗者級別了。他們一直生活在地獄或者是西方大陸最爲神祕的地區,他們住在城堡之中,雖然力量已經能夠在白天行動,但是他們的習性使他們只在夜間出沒。

一個吸血鬼侯爵的血魔法和魔法的力量要比一個大法師的法術強出幾個等級。他們的特性使他們無比強悍,而特殊的地位也讓他們成爲了夜的君王。舉着高腳杯,鮮紅的血液參雜着高級的紅酒一同滑動在高腳杯之中,慢慢的順着推引進入吸血鬼的喉嚨之中。

Www•ttKan•℃O

一個吸血鬼侯爵能夠抗衡的強者是人類修煉者的宗師初期的高峯。而且特殊的變化能力使他們在逃生的造詣上不比一些靠着速度的人來的慢。捉捕一個吸血鬼侯爵不是不可能的,但是你的代價必然很多,除了大量的金幣甚至寶貝的代價之外還要頂着被吸血鬼家族發現追堵的可能性,一般能夠進入侯爵領域的吸血鬼他的家族必然強大,就算沒有比侯爵家主還要強大的吸血鬼,他們的數量加上血魔法的輪番攻擊也會讓你疲憊不堪最後死在他們的兩顆尖牙之下,變成一具乾屍…

“咚咚~咚咚~”心臟強有力的起伏着,黑龍順着黑魔龍已經變成期盼的目光將那顆吸血鬼侯爵的心臟塞進了那顆魔鬼頭顱之中。在塞進去的瞬間黑龍的手掌變得黑芒四射,同時魔鬼的頭顱發散着強烈的黑色光芒。

黑龍沒有掉以輕心,手中的魔紋劍快速的舉起。那頭顱有些消停的感覺,而四隻琉璃盞迅速的被黑色光芒拉近了頭顱之中,而黑龍卻沒有什麼反應。手中一張符咒落下,這是一張禱告祭司的符咒。只見符咒降落在了魔紋劍的劍鋒的頭部,祭司的祭品已然開始被黑色光芒吞沒,黑魔龍的嘴中也嘟囔起祭司的咒語了。

“饕餮魔神在上,我黑龍,黑紋魔龍一族願以祭品祭奠您的偉大,您忠實的信徒祈求您將此咒符破印開來,新鮮的祭品已經送上,願饕餮魔神享用愉快,同時….”近兩分鐘後,黑龍將眼睛睜了開來,黑色的光芒瞬間涌動,而身前的那些祭品早已經消失在了不知道何時結束的黑芒之中了。

黑龍邪邪的一笑,雙臂用力的擡起。魔紋劍順着強大的黑色光芒刺進了奇封天地之中,順勢間魔紋劍也消失在了黑色的光芒之中,黑色的光芒如同一個黑洞漩渦一般,將奇封天地迅速的吸入了黑色的空洞中,奇封天地釋放着彩色的力量抵抗着,而黑芒也不差,就這樣在僵持了足有五分鐘後,那祭品強大的黑芒終於將奇封天地的力量吞噬的一乾二淨。

“砰!”火山瞬間碎裂成了兩個部分。因爲黑魔龍的抵抗火山早就疲憊不堪,要不是奇封天地強大的支持這座火山早就爆發在了深海之中,而現在奇封天地符咒已然消失,被那黑芒連帶着一起進入了虛空的界面,消失在了這裏。

“我黑魔龍自由了…”黑魔龍呆滯的站在碎裂的火山堆之中,望着自己已經疲憊不堪的兒子淚眼婆娑的說道。

“父親!”黑龍大嚎一聲,瞬間變成了龍形。撲向了自己久違的父親。黑魔龍醒悟了過來,自己真的自由了。這裏的壓制已經消失了。

“我黑魔龍自由了!吼吼吼!吼吼吼!”一對父子興奮地吼叫着,黑魔龍的強大是幾千年的見證,魔氣沖天而起掩蓋了萬里的海域。

魔龍現世!

(最近章節總是被網站大姨媽出現的鬼吃了,所以以後儘量不定時發佈,到了時間我直接自己來上傳。)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萬年的詛咒

海水如同被翻了一個頭一樣,強大的魔力使一些低級的海底居民進入了上流水遇。這一個星期靠近海域的漁民們賺足了腰包,紛紛膜拜水神,將上好的祭品投入到水中以求再有此等興旺的兆頭,但這事情的起始者正在深海之中戰鬥。

漆黑的海底映上來一條條黑色的魔紋波動。強者所在的地方早已被最簡單的照明術給照亮。現在所有的人都警惕着防禦,以免被這未知的海底不小心吞噬了去。

葉翔手臂一抖,金色的葉子如同一個護盾一般踏在了腳下。而一旁在葉子上趴着的是五具灰濛濛的屍體。程東呼喊着大家來到葉子之上葉翔一揮手包裹着金色的力量如同一個游魚在水中快速上竄。

“大家都沒有事情吧。”程東看着身邊的衆位長老問道。環視了四周,也只有幾位長老受了輕傷而已,對面的聯盟也沒有做太多的攻擊,畢竟也只是來走個排場的,在浪費了自己的一條性命卻是不值當。

而毀天殿的一波早就跑了,毀天毀地兩人在琴王的一手高超的武藝之下也受了重傷而琴王也不負琴界之主的名號,除了少量的能量消耗以外根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毀天殿也裹着一種強者在加上那兩句屍體逃走了。而犯了大事的垃圾桶守護者五人直接送給了葉翔沒有做過多的表示,他們也知道這五人已經犯了大事,自己如果包庇那隻會得到一片罵聲。

“魔龍已經現世,我琴界守護的功夫算是白費了。也罷,待我組織人馬再去將那黑魔龍封印了。要不然直接殺了也好。”琴王眉頭緊皺,壓制黑魔龍的這座火山並不簡單。那是一座睡眠火山,但是他睡眠的時間已經夠了,有了黑魔龍他才繼續假睡狀態,而現在黑魔龍已經不再火山裏了,也就是說火山也要醒了。

簡單點說就是。火山一直沒有爆發,而黑魔龍也在他安靜的時候封入。而火山在一段時間之後也要爆發了,但是黑魔龍的龍氣在火山之中起了一個壓制的作用讓他沒有爆發。而現在黑魔龍終於從火山之中出來了,火山也沒有了阻礙即將可能隨時爆發!

“嗯,落天賦這邊我也會派人過來。一定要將黑魔龍擠壓到最低迷的狀態,要不然西南地域的光景無法想象。”葉翔駕馭着金色的光輝說道。黑魔龍的復仇心理實在是太強了,就剛剛散發出來的龍氣之中,就能聞出那強大的復仇氣息。

¸ ttkan¸ C O

“我們各自佈置,爭取早日將黑魔龍征服。”葉翔說道,手中揮出幾片金色的葉子飛舞向天際的四面八方。金色的葉子會將信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導到告知者的手中,早日讓大軍集合壓制這隻強大的能夠翻江倒海的怪獸!

琴王的眉頭緊皺,手中快速釋放出十幾道音波鑽向天際。有三道明顯是往琴界的方向去的、“嗯,我們快快佈置。西南地域的海岸線的幾個跟我們有關係的門派已經統治了下去,這幾天有修煉者的幫忙防水大壩會磊好的。力爭將人民的損失降到最低。”

葉翔勉強的笑了笑,“但願如此吧~”。

在深海的底部。

“父親!惡水族所有的人已經準備就緒,我們攻上西南地域吧!”黑龍恭敬的站在一旁,他的前面一身黑色盔甲的男子昂首挺胸。堅毅的外表有着厚重的男人味道,將軍一般的身姿絕對是一流的戰士。這位英俊的男子正是黑魔龍的人形,黑龍的帥氣可是遺傳了他父親和母親的所有。可見黑魔龍的樣子也不會差到哪裏。

黑魔龍的手掌之中緊緊抓着幾道黑色的兵符。“是啊!好久沒有來到惡水族的領地了。我聞到了久違的氣息,啊~惡水族沉寂了這麼多年也是該讓那些人類明白明白我們惡水族的厲害了。雖然我們不去爭搶陸地,但是他們真的很不長記性,既然這樣一味的低調下去,只會讓我們變得更懦弱。”

“去~”幾道兵符向深海的四面八方一拋,飛向海域中的幾個角落。黑魔龍的眼睛緊閉,用鼻孔吸食着深海中的氣息。臉色有些不自然的文老師也在他的身邊恭敬的立着。文老師的傷勢已經痊癒,只是身體蒼老了有些變差了而已,也不礙事。惡水族的王已經回來了!他的身體瞬間爆發,年輕的感覺快速的涌回了他的身體。

“我主~文濤對不起你。”文老師跪在了深海之中,兩行清淚從深深的眼眶之中淚淚而出。黑魔龍呵呵一笑“文濤,你做的很好。你不僅將惡水族保存到了現在,而且我們惡水族的核心實力根本就沒有受損。我很欣慰,你沒有將這幾道隱藏的兵符交給黑龍,就將那幾件祭品準備好了。”

“可是…十二護龍使。我沒能夠留住…”文濤低沉的說道。

而黑魔龍則是哈哈大笑起來,文濤還以爲黑魔龍氣急了呢,心臟撲通撲通的起搏、而他聽見的卻讓他緩和了。“誰說過那十二個傢伙是我們的核心了?就憑他們剛進入八階不久?而且他們能夠逃出我的手掌心麼?”

“您說的是…”文濤試探性的問道。而黑魔龍只是望着遠方,手掌聚集起黑色的一張符咒。輕輕的捏碎了…

遠在幾十萬公里以外的十二隻青紋大龍,他們來到了紫機大陸想要找尋能夠征服異火的強者。藏迷修還是一席白袍,十二個兄弟在一片森林之中穿行,傳說中這片森林之中有一位隱世不出的老人,他的能力已經超越了自己的理想範圍,所以悟出了新的東西,避世不出。

“大哥,我們走了三天了也沒有見到房屋是不是這裏沒有什麼老人啊。”一個身穿綠色袍子的兄弟說道。“不,馬卡里。我們還應該找一找,這座山很大,我們只走完了一半而已。”紅色袍子的安家魯對自己的弟弟說道。

“嗯,安家魯說得對。我們想要破開黑魔龍的封印自由自在的只能安心的找下去,爭取早日的解開我們身上這道噁心的封印。”藏迷修安慰的說道。而就在此時,十二道黑色的雷電突然出現,“咔嚓!”一下將十二兄弟周圍的樹木全部劈的灰飛煙滅,一片巨大的魔雲出現在天際之上,十二兄弟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

“魔雷!黑魔龍已經出來了!琴界那些混蛋,竟然沒有壓制住!”藏迷修氣憤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瞬間變成了沖天的大龍,十一個兄弟也紛紛變成了龍形,朝着森林的深處狂奔而去。而那道烏雲見到十二個兄弟如此竟然不慌不慢的遊動着,對十二兄弟的速度根本不在乎。

“啪嚓!”又是十二道魔雷從天而降,緊緊地追蹤着前方快速逃跑的十二兄弟。只是,青紋大龍的速度和反應的確不慢,接下來的七八次攻擊都沒有奏效。而與此同時一隻巨大的手臂從黑雲的背後伸出,隨後一顆巨大的頭顱也勉強的深處雲彩之外。

“嘿嘿~不守信用的小傢伙。我該說是你們不幸運,還是說你們真的太傻了呢。”巨大的頭顱咖啡顏色,如同一個巨人一般。但是巨人的樣子十分奇怪,一整顆頭顱之中只有一隻巨大的眼睛,鼻子根本就不成樣子,只是平平的露出兩個鼻孔,一個金色的鼻環穿透鼻子。尖尖的頭頂只扎着一隻彎彎的馬尾辮子。

“魔力之雷!”巨人舉起那隻露出的大手,指向十二隻青紋大龍。深黑色的雷電瞬間劈出,如同一個放射性的槍頭一般將雷電釋放而出,深灰色的雷電瞬間擊落在最後面的一隻龍的尾部,龍嚎聲瞬間瀰漫了整個山峯,而那隻青紋大龍也哀嚎的抱着尾巴捲縮一團。、

藏迷修作爲大哥自然不會扔下兄弟,十一隻青紋大龍恭敬的拜倒在黑色的雲下。“偉大的黑雷魔神在上。當初我們十二人只是被強迫簽下了那詛咒,如今已經過去了上千年,符咒應該已經消失了吧,還請大人饒恕了我們,轉身去找黑魔龍吧。”藏迷修顫抖的說道,在上面的可是要比自己高出幾個層次,甚至已經成爲神明的人物,就算自己用盡能量自爆在他的身上只是如同被推搡了一下而已。

“不,藏迷修。你很不明智~上次你找到我的時候就告訴你送上來的的祭品太少了,那些塞牙縫的東西我也告訴你了情報,異火能夠消散封印。但是你真的很慢啊,這都已經幾百年了再見到你你還是沒有找到異火。”巨人慵懶的說道,話語之中根本沒有氣憤的存在,更多的是玩味。

“魔神大人,我們已經在努力尋找了。上次我差點就找到了,只是急於成功被人陰了。你再給我幾天的時間我一定找到異火。”

“不不不,你的時間已經結束了。那面黑魔龍已經將詛咒發動了,作爲吃下功勞的我,只能照辦了。”巨人說道。

藏迷修的臉色大變,現在的他十分氣憤“黑魔龍已經被關押了幾千年!符咒的威力怎麼還在!難道是神符麼!一個符咒的限額時間只有兩千年而已,現在已經過去三千多年了!”

“不不不,可憐的孩子。黑魔龍當初的祭品可是很誘人的,他制定的可是萬年合約喲!” 第一百九十七章 白翁仙谷

“不可能!不可能!黑魔龍怎麼會定萬年的詛咒呢!”藏迷修大聲的嚎啕着。身體卻是在止不住的顫抖,一個合約的時間說長也長說不長也不長,對於一直龍來說還算短的。但是期盼了很久很久的他爲什麼這麼不高興,因爲黑魔龍定製的是傳說的萬年合約!

詛咒的性質十分奇特。先是一位施術者用自己的力量再加上信仰和祭品召喚出一個神明,這個神明可以是任意界限任意地區的。然後在以強大的祭品供奉召喚而來的神明,只要得到神明的滿足施術者就可以得到自己剛開始想要在神明那裏得到的詛咒卷軸。

詛咒卷軸是作用力的起始。將施術者的一小部分靈魂和認同者一半靈魂綁定在一起。而這兒卷軸的作用一定是要同意的,不管用什麼方法認同者認同了那麼在一定時間卷軸就能夠生效。然後觸發卷軸上的指示。

當年黑魔龍還很強大,可以說是年輕氣壯。在深山之中的十二隻青紋大龍剛剛脫離幼兒期算得上是十二個青少年。黑魔龍發現了他們,在他們被迷惑誘惑甚至是威逼利誘之下將卷軸簽約。這黑魔龍使用的是魔神的卷軸,也就是這個黑雷魔神的。卷軸的名字叫做“黑色的穩牢”和名字一樣,施術者可以通過詛咒操控認同者,命令、傷害以及殺死。認同者在受制上會得到相應的反應。這卷軸的等級很高,最起碼一顆純種的吸血鬼伯爵的腦袋才能夠供養成功。

而萬年時間的卷軸那就更厲害了!詛咒的時間延長,這就是萬年卷軸的作用。簡單地說,一個兩千年的卷軸通過更強大的祭品可以直接指定成爲萬年的,但是這其中所需要的祭品等級以及強度,要比兩千年的詛咒要高出三四個位別,就像這個“黑色的穩牢”這樣的詛咒,除了那顆純種吸血鬼伯爵的頭顱以外最起碼也在有一些其他小魔鬼的內臟或是心臟、頭顱的供奉才能達成這麼高級別的。

“不可能的!黑雷大人,請您告訴我黑魔龍的祭品,我一定給你的要超過他!”藏迷修害怕了,萬年的詛咒到現在還是一直有效的。而自己十二個兄弟已經被困在了這裏,剛纔要不救兄弟可能還能有三四隻逃出去幾天,而藏迷修雖然不善良但是不代表他也不重親情,兄弟可是一塊從媽媽肚子裏出來的,不能就這樣放棄了。

“小傢伙,你的祭品肯定不足。上次那些祭品就不入我的法眼,我不指望你能夠拿出比上次更好地了。不過他麼都說我是一個話嘮,而且我這個人和你慈善的,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黑雷魔神已經有十幾年沒有任務出動了,這次能夠出來一定要跟這青紋大龍好好聊聊。

“唔~我想想。那次黑魔龍給我了一顆純種的吸血鬼伯爵頭顱,二十個索命無常的屍體,還有一個地獄執行者的頭顱。那個執行者應該是一隻牛頭執行者吧,嗯,我想起來的。就是牛頭執行者的頭顱,那牛眼睛的味道我很喜歡。”黑雷說完用那張咧開的大嘴,掃了掃自己的鼻環。

“怎麼樣,小傢伙。你能拿出來麼?”黑雷笑呵呵的問道。而藏迷修的一張臉都已經憋紅了。

純種吸血鬼伯爵雖然自己能夠對付,但是那些純種的貴族老爺可都是生活在城堡裏享樂的傢伙。因爲血脈的純正他們可以閉門不出用鮮血和月光作爲代價來補充自己的實力,能夠出來遊歷的純種吸血鬼伯爵實在太少了,就算出來了他的身邊也會有一些不弱的護衛。

而二十隻索命無常,雖然說起來他們的等級很低但是想要抓捕到依舊不怎麼簡單。因爲他們強大跳躍能力能夠讓他們瞬間進入地獄敞開的漏洞回到地獄的界面,而且他們手中的刺鞭以及隨意從身體深處的索命鎖鏈還有那長長的舌頭都是保護自己的好寶貝。

而地獄執行者更不用說了。牛頭執行者在東方大陸被稱作牛頭。他們可是看管大門的小卒,地獄的大門是多麼重要,而且每個小門的附近只有兩隻執行者巡邏,一個牛頭一個馬面專門對付那些以前有些實力不願意進入地獄的修煉者,他們的綜合實力已經達到了八階中期,算得上一個大高手了!而且牛頭執行者要比純種吸血鬼伯爵難對付的多…拋開兩個的等級與實力,一個吸血鬼伯爵的消失會惹得吸血鬼家族的搜查,但是往往結果都是有一大半沒有找到原因,只有那些聰明的吸血鬼才在自己死亡之後留下訊號期待家族的報**“復活”。而一個牛頭執行者的死亡可是直接就得到地獄的追捕,地獄只派出一波執行者來找,而來尋找的一般都是一個地獄騎士,騎士的力量最起碼也有八階高級的高峯,但是騎士一死地獄也不會在做無謂的犧牲,因爲更強大的地獄人物會引來人類強者的襲擊,只有那些強大如斯的地獄領主還有那些死了親信閒的蛋疼的小領主纔會出來報仇。

滿臉潮紅的藏迷修在一瞬間臉色蒼白。如同一個男子剛剛擼到**的時候一下子見到了如同大鼻孔和殘牙的景象,興趣全無的樣子。“我拿不出來….”

“唉~說的也是嘛,還以爲今天能夠碰到一個土財主滿足我這幾年閒置的胃口呢。你可不知道這幾年我吃的祭品只有那些不入流的東西,現在我急切需要一些好東西讓我的胃口好受起來。那樣的話我的神格纔會最飽滿,你們十二個的龍筋還有身體就不錯,做一碗龍筋面再加上青紋大龍製成的肉羹,我想除了我自己還能收到那些傢伙帶來的好酒吧。在我的附近可是住着好幾個貪吃的傢伙喲~”黑雷的大嘴咧開,雄厚的聲音充滿着磁性,不時的真疼了藏迷修的耳朵。

而黑雷的話無一不是在刺激藏迷修,藏迷修急切的懇求黑雷魔神“黑雷大人!您就寬限我一段時間吧。我會送上更好地祭品的,只要給我時間吸血鬼伯爵的頭顱還有魔鬼的屍體,我一定送到。我給你一倍!不一點五倍!”

“我還以爲你要說兩倍呢~”黑雷打了個哈哈說道。“不過有時候實質的東西要比承諾要好得多,難道你要我等你幾十年去給我收集那些我睡覺的時候就能送到嘴裏的東西來換取我冒着風險把你們放走,然後你們找到異火將詛咒解開。到嘴邊的十二隻青紋大龍飛了,祭品也沒有了麼?”

“您一定要相信我們!我們青紋大龍最講信用了!”藏迷修紅着眼睛懇求的說道。生命要比尊嚴更可貴,這是他很早之前就明白的一個最簡單不過又最難實現的道理。

“不,孩子。曾經有過不少的龍欺騙過我,我不相信你們。現在就讓我把你們做成烤龍吧!到時候你們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說完黑雷直接拋下了幾十道黑色的雷電,近在咫尺的距離讓十二個兄弟感覺到,生命的盡頭已經在呼喚着他們了。

“不!”藏迷修最後的一個字說完,便昏了過去。十二個兄弟一樣,意識已經沉睡,身體自然的倒在地上,只是沒有預想的那種烤焦的味道,而是完好無缺的人形躺在那片周圍荒蕪的森林之中。

“是誰打擾我抓捕獵物?”黑雷的臉色變了變,在剛纔自己扔下魔雷的最後時候一道白色的光芒將他的魔雷接了下來,再泯滅的過程之中又向十二隻龍釋放了一個強大的催眠術。十二隻青紋大龍現在已經進入了最沉靜的夢鄉了。

“我不喜歡有人在我的地盤消滅生物,而且是來求我辦事的生物。”一個白色衣服的老頭從天而降,他的胯下飛舞着一隻仙鶴。老頭的一身白袍還有長長的鬍鬚以及手中的那柄白色的拂塵讓他的感覺只有一個詞形容“仙風道骨”。

在老頭出現的一分鐘後,周圍的森林圍來了許多生物。有的就是平常的動物,也有妖獸,甚至已經有了幾個通人語級別的妖獸也在一幫小的們的簇擁下膜拜者這位老者。

“老傢伙,你是誰?報上名字來!我黑雷魔神不打無名之輩!”黑雷的身軀全部從黑雲中顯現而出,巨大的身體呈咖啡色,除了一些紋路之外也沒有別的什麼。

“我是一個人類修煉者。你可以叫我白翁。”老者說道。

“老傢伙,你知不知道你打擾到我的捕獵了!讓一個魔神吃不到好東西后果可是很嚴重的!”黑雷鼓着腮幫子用力的說道。

“這裏是白翁仙谷,不是你的老家。區區一個神級中等的魔神也敢聒噪。速速離開~”白翁的保持着仙風道骨的笑容說道,拂塵向前揮動了一下,那馱着黑雷的黑雲竟然向後不受控制的漂浮了幾千米。

“老傢伙!我讓你好看!”黑雷十分氣憤,一雙大手釋放出強大的黑色雷電向老者激射而去。而老者沒有躲避只是拂塵一會,一股白色的仙氣就將黑雷的攻擊消散了去。“讓你見識一下,東方修煉者的厲害。”

(五一假期,五月一日至五月五日每日三更。而且今日的貴賓到了五十了,共四更。謝謝大家~) 第一百九十八章 分部將軍的陰謀

遠在西南海域的黑魔龍正以最高的情緒來迎接自己積攢的部隊。突然間雙手的麻痹使他倒地不起,黑色的雷電在他的手掌上舞動,這可不是自己操控出來的電流而是詛咒成長而出的魔雷電流,在電流深入契約靈魂的情況下,黑魔龍根本沒有防禦就被雷電的力量攻上心頭。

“父親!父親!您怎麼了,是不是出來還沒有適應。”黑龍扶住自己的父親黑魔龍,黑魔龍的怪象讓黑龍很不放心。雖然在這幾天他看到了惡水族隱藏的軍隊到底有多麼壯觀但是他自己最爲擔心的還是這麼多年沒有接觸過的父親了。

黑魔龍麻痹抽搐了好一會臉色才慢慢轉緩但是嘴脣的蒼白和眼光的絲絲暗淡還是讓他看起來有些難受“沒事,龍兒。是詛咒的事情。”黑魔龍在黑龍和文濤兩人的攙扶下重新坐回了自己的那個新做的黃金座椅之上。

“主公,詛咒的事情?文濤應該是感覺到了其中的不正常試探的問道。”

“唉~黑雷魔神應該是遇到了什麼高手、看來那十二個傢伙的運氣不錯,應該是遇到仙人的搭救了。” 黑魔龍幽幽的說道,語氣之中透着一股無奈的感覺。

“怎麼可能,黑雷魔神不是一向很厲害的麼?怎麼這次會敗退呢。”文濤不可置信的問道,在魔神之中黑雷已經算是一箇中等的存在了,比那些剛剛成就魔神小位置的要強上不少,信譽也是可以保證的,一般的情況下根本不會出現這樣的差錯。

“唉~黑雷魔神也算是不錯的了。只是將我的詛咒之印燒掉所以我纔會這麼疼。而且據他傳過來的最後靈識報告,他失敗的地方應該在紫機大陸,位置應該是在一個仙谷之中,能夠打敗魔神等級的仙谷仙人有不少,但是能夠讓黑雷如此驚恐的應該就是白翁仙谷裏的那個白翁。”黑魔龍也是感覺到自己臉上的不光彩,搖了搖頭。

白翁,白翁仙人。是已經成名已久的大仙人了。自萬年前得到以後便悟出了屬於自己的真理還有自己的修心方式,隱居山林。一片山林在白翁駕到以後變得祥和起來,食物鏈互相謙讓尊敬,不會發生有礙和諧的事情,而山林得到仙氣的滋潤變得一日比一日更要漂亮。

白翁修習的乃是一種和諧的心,十分強大又十分和諧。只要不是輕易上白翁仙谷挑釁的人根本不會得到懲罰,只有那些去到仙谷橫行肆虐的纔會被白翁降罪,而且也不會把人殺死只是教訓一下而已。因爲殺生不利於他的修心,所以白翁輕易也不會殺生的,只有他忍不住自己那顆橫行過的心,纔會將敵人宰殺。

白翁的橫插一腳讓黑魔龍很是受傷,但事實上黑魔龍也沒有任何辦法。他打不過白翁,而且現在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大軍的臨近和西南水域的相爭之中水域中的水族明顯要比人類弱上不少。

那些黑龍請來的盟友早就各自散去。再次求助得到的結果就是一句“剛剛出戰不宜再戰,門派需要休養生息。”這些話語是每一個門派的答覆,就連毀天殿也聰明的套用這句話。畢竟一個門派的力量再大也不如琴界加上東南地域第一的落天賦給力,人家一聲令下大軍絕對會把自家門派吞下,而且也不違反道義,畢竟黑魔龍是原來他們幫助放出來的。

“主公,我們在西南地域最邊緣的隱藏軍隊也帶回來了。”文濤看準時機說道。這樣一來讓黑魔龍繼續辦理門派的事物就先暫時把那個白翁還有青紋大龍的事情放在了一邊,也等於爲黑魔龍適當的放鬆一下。

“還算快的,傳進來。”黑魔龍拿起一旁的摺子看了一看,扔在一旁讓人上來。文濤一個手勢門口進來了三人,爲首的是一個英氣十足的中年人。身後是兩個年齡再大一些的兩個男子,三人的裝束奇特,紅色甲冑上雕刻着一隻金光閃閃的鯉魚。

爲首的中年人進入大殿之後走了十步,立馬單膝跪地做出一個膜拜主公的姿勢“稟主公,惡水族隱藏實力,黃金鯉部部長金赤申帶部來到。”中年人金赤申用充滿磁性的聲音說道。雙手遞出一枚金色的軍符交到了文濤的手上。

文濤將軍符送到了黑魔龍的手上,黑魔龍看了一看確認之後問道“金赤申?你是金黃的孫子吧~”

“稟主公,我是金黃的長孫。封家族的命令一直將黃金鯉延續至今,作爲隱藏的惡水族分部在西南地域的最西端生活。現在我族已經走向繁榮,位列八階的強者共十人,進入八階高級的三人。部族魚人勇士三萬左右,進入四階以上的勇士五千左右。”金赤申尊敬的對黑魔龍說道。一段話說完了黑魔龍的臉上也是洋溢着一種興奮地感覺。

“不錯,不錯。當年金黃在我身邊作爲禁衛軍的大將一向英勇。當年我派出去也是因爲我知道那次逃不出去了,所以纔將所有的將才全部送走了。金黃也不辜負我的期望將當時只有千人的部隊發展到現在的規模,說實話我還要感謝你們金家啊!來人啊,給我獎賞金赤申!”黑魔龍哈哈大笑着一邊說道。

金赤申明顯有將軍的氣概,面對他人都是從容不迫,而看着自己的主公則是一臉堅毅忠誠的樣子。他將拳頭再次壓在大理石的地面說道“謝主公的誇讚!爲惡水族培養軍隊是我們應盡的義務,我們作爲惡水族的一份子自然要對惡水族做出有貢獻的事情,獎賞還是留給惡水族繼續發展吧。”

“好!有如此的將才乃是我黑魔龍有幸。上座~”黑魔龍笑呵呵的說道,奴僕送上來三個椅子放在一邊金赤申也不客氣帶着兩個人坐了下去。恭敬的看着黑魔龍等待黑魔龍要說的指示。

“金赤申,你給我說說你們水域的情況。”黑魔龍說道。

“是!主公!我們黃金鯉靠近蠻荒大陸,而蠻荒大陸的沿海線比較平靜,基本上都是一些小部落棲息而大部落在蠻荒大陸的內部而不再外圍,外圍的部落除了一些地盤的爭鬥之外不會再海水之中佔領地盤,靠近海水的只在海浪線之前捕捉豐富的魚類販賣,因爲那些部落信奉的獸神告訴他們水神十分厲害。黃金鯉的生長和蠻荒大陸的平靜不無關係,而且德亞大陸的人進入蠻荒大陸大多也不再我們水域走,因爲這裏比較臨靠南方大陸所以一般都是走航海線,很少有人從我們那裏通過。”金赤申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